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禾出日沉間
禾出日沉間 連載中

禾出日沉間

來源:google 作者:路哈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盧禾 江沉 現代言情

十八歲的江沉遇到了十九歲的盧禾,對她的第一句話是「虛偽」但是心裏又在想,她還挺白,挺好看的但他不知道,那個安靜的想小白兔一樣的女孩子對他有了同樣的評價後來的江沉想要打破女孩的平靜,卻把自己的心給攪亂了五年過去,江沉挽着何池出現在城山中學的校慶上,遇到了盧禾的朋友楊思思楊思思端着手中的紅酒,對着笨蛋江沉說「真不要臉」白切黑聰明學姐×傲嬌笨蛋小學弟展開

《禾出日沉間》章節試讀:

日子在盧禾與江沉的日日補課中不知不覺的過去,後天就到城山中學高二部期末考試的時間了。

下午盧禾幫江沉畫了重點,她自己做題的時候,江沉就在那裡背她畫的知識點。經過長時間的訓練,江沉自己一個人也能乖乖看書了。可今天背着背着,江沉就忍不住看看盧禾,似乎有點心神不寧。

「江沉,注意力集中。」盧禾有意逗他的時候就喊他小學弟,嚴肅的時候就會喊他的名字。江沉聽到努力將自己的注意力轉移到書上,可看了不到兩分鐘,就忍不住把書放到一邊,他走過去蹲在盧禾旁邊,「學姐。」

他的聲音有點委屈和可憐,盧禾低下頭看他。「怎麼了,心神不定的?」江沉聽到她這麼問,有點不開心的撅起了嘴,「後天我就要考試了。」盧禾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江沉眼巴巴的看着她,「考完試我就放假了。」他好難過,學姐難道沒有一點點捨不得他嗎?他都告訴她放假要去外市了,她就不會想念自己嗎?

盧禾這麼聰明的人一聽就懂了他的意思。她彎下腰,湊到江沉耳邊,「江沉,捨不得我嗎?」她身上淺淺的肥皂味傳到江沉的鼻腔里,這是盧禾第一次在她不嚴肅的時候喊他江沉,江沉覺得自己就像喝了低度數的果酒一樣,有些微醺。他微微側頭,卻不敢大幅度的轉頭看向她,不然,他就會親到她。江沉想着有些臉紅,他輕輕的嗯了一聲,用盧禾可以聽到的聲音。盧禾在他的耳邊低低的笑了,笑聲使得江沉臉更紅了。「江沉,好好努力的話,高中以後就不會分開了。」

江沉聽到後,滿心歡喜,學姐是說高中以後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嗎?對呀,只要他和她考到同一所大學,他就有好多的時間陪着她,在他們成為情侶之後。少年總是想到最好的結果,而忽視其他可能發生的事。

如同打了一劑強心針,江沉終於能安心的看書了,他想着,他要更努力才行,一定要追上她。他是能安心的看書了,盧禾卻停下了手中的筆,她看着江沉默默背書的身影,嘴角的笑容漸漸消失。江沉,有着這麼熱烈的喜歡的你,會堅持到什麼時候呢,會一直堅持下去嗎?盧禾不確定,她能做的,只是用儘力氣拉上他往前跑,可只要他不願意了,她再用力也沒有用的。盧禾意識到,她大概還是很想江沉能夠堅持下去的,這個在她最需要陪伴的時候出現的人,她好像還是很珍視的。可冷靜自持的盧禾也能想到很多以後的事情,她會為自己做好所有的打算的,所以儘管看起來她攻勢兇猛,但其實她一直在保留着心底的一點點地方,那是江沉攻陷不進去的領域。

平常都是八點半盧禾才會和江沉道別,然而今天盧禾想了很多,到底被影響了心情。「江沉。」盧禾的聲音傳到江沉的耳朵里,江沉有點不解的看她。「馬上要考試了,早點回去休息吧,努力很重要,身體也很重要,今天就回去注意吧。」盧禾覺得江沉對她說的第一句話真的沒錯,她就是虛偽,在這種時候也欺騙着別人和自己。

江沉還不想走,他剛想撒撒嬌說等一會兒再走,盧禾似乎知道他要說什麼,摸摸他的頭,「聽話。」江沉的耳朵紅了,他乖巧的背上書包,和盧禾打了招呼離開。

盧禾這時候才疲憊的揉揉額頭,高三還是挺忙的,她最近不僅要忙自己的學習,還要幫助江沉複習,還要思考着怎麼應對他們之間會出現的問題和最後可能出現的結局,她可不是什麼天賦型的學生,如今有的成績都是她沒日沒夜的練習出來的。此時,她疲憊的到了一個高度,盧禾忍不住有點嫌棄現在的自己,優柔寡斷可從來不是她的風格。她翻開自己沒有做完的題,安靜的拿起筆做着。

第二天,身為同桌的謝寒明顯看出了盧禾的精神不振,他蹙起了眉頭,「盧禾,你的狀態很差。」看着這樣的盧禾,他有些不開心,他一直將成績好,性子冷清的盧禾當作自己最大的競爭對手,那人每天都在努力,引得他也不斷和她進行角逐,雙方從來都不會甘於落後的。可現在,盧禾的狀態確實不怎麼好,是壓力太大了嗎,是因為江沉嗎?謝寒不斷的猜測着。

盧禾看了他一眼,也皺了皺眉,現在已經糟糕到別人都能看出來了嗎?看來自己真的要好好調整一下了。「嗯,我知道。」謝寒忍不住提醒她,「盧禾,你不該被別人影響的。」他知道這個女孩不會去宣洩自己的情緒,她只會一再的壓下心底令她不開心的事。「盧禾,一個江沉就讓你亂了陣腳嗎?所以你的追求也不重要了?他是什麼,你的救命稻草,以至於你抓住就不能放手了?」

謝寒說的話不算難聽,可盧禾的怒意卻被勾了起來。她瞪向謝寒,「他很重要!但我不會把自己擺在不公平的位置上的!」她帶着怒火沖謝寒說完,這時候壓在心底的情緒終於得到了宣洩,盧禾只感覺到了輕鬆,她明白了謝寒的用意,第一次帶着微笑,感激而抱歉的對謝寒說「謝謝。」

謝寒看着這樣的盧禾,他的確有意引導盧禾宣洩情緒,但更多的還是想知道她這樣的人會在苦惱什麼,現在感覺到盧禾的感激,反而有點不好意思。他清清嗓子,「啊,不用謝。」不是今天這麼一出,他都沒意識到無論眼前的女孩表現的有多冷靜,她也始終只是一個剛過了十八歲的小女孩,可能只是比別人堅強了一點點。他摸摸她的腦袋,毛茸茸的,真可愛。「小同桌,不要怕,也不要因為不想妥協讓自己難受,江沉願意追着你那是他的選擇,不要覺得自己虧欠了他什麼。」就像一個哥哥一樣,他安撫着內心不平穩的盧禾。盧禾乖乖坐着任由他摸頭,眼裡閃爍着零零點點的光。

這一幕讓剛想來找盧禾說八卦的楊思思看個正着,她震驚的看着那兩個人,小禾不是和江沉傳着緋聞嗎,這是什麼情況,難道江沉是個幌子?她喜歡的是謝寒?楊思思衝到兩人面前,看看謝寒,又看看盧禾,眼神曖昧不已。謝寒淡定的收回手,對着明顯想多了的楊思思說:「思思小朋友,別看了,這裡沒有你要吃的瓜。」他說完就拿出自己的書看。

楊思思又盯着盧禾,盧禾笑了笑,「思思,別亂想,我們沒有什麼。」似乎想到上次她也這麼對楊思思說的,她補充着,「有些事放假了再告訴你。」楊思思一聽,立馬答應,當然好了,最近小禾忙着給江沉補課,她們都沒有機會一起出去玩了。等到放假了她們總能好好一起玩了吧,到時候一定讓她完完整整的告訴自己發生了什麼。楊思思樂呵呵的走了,盧禾又安靜的低下頭做題。不是她不告訴思思她和江沉的事,主要怕她忍不住一天天的好奇,那她可沒好日子過了。

經過發泄,盧禾再見江沉的時候又恢復成之前的樣子了。補課結束以後,盧禾對江沉說:「好好考試,儘力就好。」不像之前那樣希望他做到最好了。

高二部考試總共兩天,考完試他們就可以回去了,盧禾讓江沉早點回去,她還是和之前一樣七點才能回去的。她們還要補兩個星期的課才能放假。這兩個星期內,白天盧禾跟着大家一起學習,晚上做點搜集到的難題,彷彿回到了以前的生活。唯一不同的是,每晚八點半之後就有個人不斷給她發消息,學姐學姐的喊着她。

盧禾大多時候都是看他在說今天又怎麼怎麼了,他很想念她之類的話,然後她淺淺的回個「我也想你」,那邊的人就會安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