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漢末:從一個山賊開始
漢末:從一個山賊開始 連載中

漢末:從一個山賊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飛翔的羊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楊泰 飛翔的羊

主角楊泰經歷工作和女友的雙重打擊下,意外重生到漢末,是力挽狂瀾橫掃天下,還是唯唯諾諾苟且偷生南華仙人:「小友,我看咱倆有緣,我決定收你為徒」楊泰:「師父在上,受徒兒一拜」問天下英雄誰敵手,提起刀來說走就走!展開

《漢末:從一個山賊開始》章節試讀:

有兩個親兵趁程遠志不注意,打掉他手中長刀,衝上前去按住他胳膊,把他按在地上。

被按在地上的程遠志破口大罵這幫不忠不義之徒。

為首的親兵扔掉兵器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楊將軍,不打了我們投降。」

隨後向後面一擺手,兩個黃巾軍壓着程遠志走了過來。

程遠志用血紅的雙眼瞪着楊泰:「楊泰,有本事咱們單挑,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

楊泰擦了擦臉上的血,轉頭看向同樣滿身是血的鄧茂:「鄧將軍,這個單挑就交給你了,我想你應該知道怎麼辦。」

鄧茂點了點頭,舉着長刀來到程遠志面前。

程遠志明白了,楊泰這哪是和自己單挑啊,分明是讓鄧茂報仇,知道自己即將被殺,聲音顫抖的說道:「鄧將軍,別殺我,我待你不薄。」

話音剛落,寒芒一閃,幽州最大的黃巾軍渠帥已被消滅。

楊泰對着身後的士兵說:「凡是壓迫過你們的,報仇的機會來了。」

身後士兵一擁而上將這些親兵全部砍殺。這時候把守四個城門的士兵也都趕到了縣衙,看見程遠志身死也無心再戰,扔下兵器投降了。

楊泰告訴管亥將程遠志頭顱掛在縣衙門口,告訴雍奴縣的百姓,黃巾頭目已死,然後讓他們把這裡清掃乾淨,屍體城外掩埋,自己這邊戰死的做個好棺材,之後楊泰返回糧草營去找郭嘉去了。

楊泰進院直奔郭嘉而去:「先生,程遠志已被殺死,現在雍奴縣屬於咱們的了。」

郭嘉面無表情的說道:「將軍可暫時休息,等天亮之後再前往縣衙議事。」

楊泰聽到郭嘉讓自己去休息,說明在他心裏早已經有了想法。

楊泰揉了揉微微發酸的脖子,感覺是有點累了,沒有再說其他的,轉身進了裡屋睡覺去了。

清晨,一聲雞鳴吵醒了熟睡的楊泰。

楊泰猛然坐起,想到昨晚郭嘉說的天亮之後縣衙議事,風一般的衝出屋子向縣衙跑去。

來到縣衙的楊泰看見凡是有職位的人都已經到齊,自覺的站成兩隊,左右為首的兩人分別是鄧茂和郭嘉。

鄧茂還好說,老資歷,可是郭嘉初來乍到的,這群人怎麼會讓他站前面?原來眾人看楊泰都對郭嘉很尊重,又有楊泰御賜的環首刀,其他人不敢和他爭這第一位。

楊泰看到中間的留出來的太師椅,毫不客氣的坐了上去。

不等楊泰說話,郭嘉帶領眾人立刻跪了下去,這一舉動着實嚇了楊泰一跳。

「我等參見主公!」

楊泰瞬間就明白了,鬧了半天他們是商量好的,合著就我不知道。

楊泰想到以前在電視里看過的橋段,擺擺手推脫道:「論打仗經驗我比不過鄧茂將軍,論才學我比不上郭嘉先生,我何德何能當這個主公啊。」

郭嘉情緒激動的說道:「程渠帥由於親兵的背叛身亡,如果將軍不站出來主持大局,我們這些人該何去何從啊!」

管亥也附和說道:「對,將軍要是不站出來,我就帶着我的兄弟們回到青州,找個山頭就這麼過一輩子得了。」

二人說完,身後所有將領異口同聲的說:「請主公主持大局!」

楊泰趕緊扶起郭嘉,又命眾將趕緊站起來,看到眾人的堅定的眼神,楊泰難為情的接受了這主公之位。

楊泰重新坐在太師椅上,低聲說道:「這個演戲的事果然不好乾啊,關鍵得把假的演的跟真的一樣,太難了。」

當著眾將的面楊泰詢問郭嘉:「先生,下一步咱們該怎麼辦,請賜教。」

郭嘉淡淡的說道:「將軍,雍奴西北方向是燕山山脈,此山脈北面為鮮卑各部,他們要想攻過來只能翻過山脈才行,東邊是漁陽郡,咱們選個地方修建山寨,退可攻,進可守。」

楊泰聽得是拍手叫好:「就按先生說的辦,加封先生為軍師,處理後續一切事務。」

楊泰接着安排了眾人的職位。

管承統領斥候營,帶領軍中騎射好的先去偵查路線,為大軍開路。

管亥統領護衛營,營中士兵成員是昨晚進攻縣衙活下來五十人。

鄧茂統領其餘的所有士兵,清點人數,糧草軍械,做好準備隨時出發。

眾人全是領命而去,楊泰叫住正在往外走的管亥,叫他點齊護衛營的士兵,一會兒跟自己去辦點事。

楊泰知道要想割據一方或者平定天下,人口錢糧是缺一不可。就這樣一個劫富濟貧的想法在他腦中誕生了。

也就一盞茶的功夫,管亥從院子里跑了進來:「主公,護衛營集合完畢。」

楊泰「嗯」了一聲,叫士兵把城中的商人叫到這裡,這些商人賄賂朝廷官員,黃巾軍進城之後又賄賂他們,今天楊泰要給他們指條明路。

等到商人到齊,楊泰坐在椅子上又開始了他的演講。

這次演講的話題就是給這群商人兩個選擇,一種是把你們所有的金銀錢糧,布匹鐵器的捐獻出來,支持我們義軍。

另一種是我們缺少兵源,你們商人家中的男丁一個個的肥頭大耳,估摸着肯定能打,正好收編成義軍,你們家中女眷也不少,義軍中都是光棍,這麼好的姻緣我們是不會錯過的。

這些商人一聽要把自己貌美的妻妾搶走,所有人異口同聲的說:「義軍為民除害,我們願意捐款。」

楊泰站起身看着這些連腦袋都不敢抬起的商人,陰笑着說道:「我們義軍為老百姓着想,不用你們動手,我們幫你們把東西運過來。」

楊泰衝著管亥揮了揮手,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管亥帶着士兵推着一車車的錢糧布匹進了衙門。

商人們看見這些錢糧心裏是在滴血啊,這哪是什麼捐獻啊,這分明是抄家。

楊泰謝過各位商人,並且安慰他們以他們的能力很快就能掙回來,商人們無奈只能自認倒霉灰溜溜的走了。

待商人走完之後,楊泰命管亥拿出一部分錢糧,分給在這幾場戰爭中受到損失的百姓。

打點完一切的郭嘉等人,一進縣衙就被這大車小車驚呆了,怎麼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多出這麼些錢糧布匹。

楊泰向眾人說明之後,眾人直誇他這是個好計謀,就連郭嘉都感到自愧不如。

等眾人嬉笑完畢後,鄧茂走上前報告了全軍的情況:「主公,經過這幾場廝殺,現在還剩下能戰之士一千餘人,這其中還有二百傷兵,老幼婦孺大約兩千餘人,戰馬一百匹,糧草夠咱們用半年有餘。」

楊泰摸了摸下巴,想了想說道:「重傷的士兵,留在城裡養傷,給留下足夠的錢財在這裡安家,再拿出一部分救助一下城中乞丐和補償在戰鬥中受到隨時百姓。」

安排完這些,只等到夜晚的來臨,然後趁着夜色出發。楊泰畢竟是黃巾軍,更何況又攻陷了漢軍的城池,要想在平原的地形行軍,只能晝伏夜出。

很快天漸漸黑了下來,還沒等楊泰出門,一群人攔住楊泰,大概有二百人左右,都是一些乞丐和縣城當中的閑散人員,他們非要加入楊泰的隊伍,因為在縣城中無事可做,還不如跟着楊泰,還能掙到軍餉。

楊泰收編了他們,然後三千多人的隊伍消失在夜色中。

經過五個夜晚的行軍,終於來到燕山腳下。

「主公,前面這個山寨是燕山中最大的,大概有一千餘人。頭領外號叫鎮燕山,手持長柄鐵鎚,據說力氣很大。」

說話的人正是為全軍嚮導的管承,多日不見,管承變得又黑又瘦。

楊泰點了點頭:「等到晚上,發起突襲,奪了山寨。」

夜晚,燕山腳下一片樹林中。

楊泰手拿長戟對着郭嘉說道:「軍師,留下二百人和你一起保護糧草輜重,我帶着其餘八百人進攻山寨。」

郭嘉還想再說什麼,楊泰攔住他:「記住,這些東西可以不要,你必須保證自己的安全。」

郭嘉聽得主公的二百人是來保護自己的,不由得心中一暖,拱手對楊泰說:「希望主公得勝歸來!」

楊泰的計劃等到黎明之前,這個時間是人最困的時候,趁着這個機會利用繩索爬上城牆,殺死哨兵,打開城門。

管亥主動申請讓自己去,卻被一旁的管承攔住,管承的意思是他探查好幾天,比別人熟悉,應該他去。

楊泰點頭同意,讓管承帶着斥候營五十人,先行進入山寨。

管承等人來到山寨前,見寨牆上只有幾個山賊在巡邏,向左揮揮手,士兵們會意,彎弓搭箭將幾個山賊射死,接着向上邊拋投繩索。

管承拽了拽繩索,感覺很結實,吩咐其他士兵攀登寨牆。

來到寨牆之上,放眼望去,寨中一片漆黑,管承沒有多想,來到城下準備打開大門迎楊泰入城。

大門還未打開,四周突然火把亮起,為首的一個絡腮鬍子,身高八尺,手中鐵鎚向前一指,囂張的說:「小小毛賊,敢攻打本大王山寨,也不打聽打聽爺的外號。」

管承知道中計,對旁邊的士兵說:「你們幾個去開大門,我去拖住他。」

管承抽出腰間長刀,直奔首領而去。去開門的士兵也是寸步難行,想要在山賊的包圍圈中殺出一條血路也是難上加難。

山賊的副頭領手中長矛一揮,對旁邊的山賊吼道:「快!堵住寨門!給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