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漢家天下
漢家天下 連載中

漢家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會施法的仙術士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會施法的仙術士 軍事歷史 劉榮

作為漢景帝長子劉榮,漢武帝劉徹的皇兄,文景之治的傳承者,身上流淌着高祖的血脈,漢家天下的繼承者,我將開創一個不一樣的大漢王朝展開

《漢家天下》章節試讀:

當劉榮帶着弟妹們到栗妃宮裡時,正有幾個人在坐塌在下首陪着栗妃說笑。

栗妃,又稱栗姬。

生子三人:長子劉榮,次子劉德,三子劉閼於。在這個母以子貴的時代,身份無比尊貴。

當然,不憑藉兒子,栗妃也有傲人的地方。天生麗質的栗妃,長相甜美,落落大方。

雖是齊國人,卻如同江南美人一般,給人以柔弱感,不自覺想要保護她。

偌大一個後宮,獨受寵愛。

是故,後宮裡的人經常過來看望她。

弟妹們見母親在,各自撲到懷裡。

劉榮則是不緊不慢走來,開口問安。

「兒臣劉榮,見過母妃,見過各位娘娘。」

栗妃滿臉笑意看着劉榮,充滿驕傲。

「榮兒來了,快坐。」

幾位後宮嬪妃,也一臉笑意回禮。

後宮中,栗姬原本地位並不高,只是個良人。但由於母以子貴,實際上的地位要比封位高出很多。

下首處,儘管很多人都是美人、榮華之類,依舊得看栗姬的臉色。

至於原因很簡單,劉啟獨寵她一人。

劉榮行了一禮,稱諾坐塌在栗妃左手邊。

塌,也叫坐塌。

漢朝沒有凳子,有的是坐墊一樣的塌墊。席地而坐,坐塌而安,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栗姬拉着劉榮的手,問道:「榮兒剛才帶着弟妹們去哪裡了?」

劉榮垂首回答道:「回母妃,弟妹們剛才在父皇宮前玩耍,兒臣在一旁照料來着。」

栗姬未開口,一旁的王美人倒是接起了話茬。

「還是榮兒懂事,知道照顧弟妹們。哪像我家彘兒,活脫一個小猴子,整天讓人不省心。」

劉彘在王美人懷裡聽到這話,對於說自己是小猴子頗為不滿的反駁:「彘兒不是小猴子,是…是猴大王!」

撲哧~

眾人聽到劉彘的話,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

劉榮看着劉彘,怎麼也想不到以後讓匈奴為之膽寒的漢武大帝,竟也有如此調皮一面。

栗姬側臉詢問:「你父皇都在忙什麼呢?」

劉榮貌似不經意的開口:「當時我們一直在門口玩耍,沒注意父皇在忙什麼。不過好像…」

「好像什麼?」

好似回憶思索,劉榮開口。

「好像屋裡不只是父皇,還有魏其侯竇嬰。」

竇嬰?

這時候竇嬰來見陛下,莫非有什麼事情?

「榮兒,魏其侯找你父皇幹什麼?」

劉榮當然知道竇嬰的想法,奈何現在人太多,肯定是不能和栗姬說。宮裡人多眼雜,好事傳出去就有可能成壞事。

畢竟,看似和諧的表面下,可是波濤洶湧,暗潮迭起。

各人都有各人的心思,都有各自的小算盤。其中,尤其是王美人王娡,劉榮深知其謀。

歷史上劉榮的死,跟她絕對脫不了干係。

劉榮一臉天真的回道:「這兒臣就不知道了,我們一直在外面院子里。也就是後來彘弟他們玩耍闖了進去,兒臣才知道魏其侯也在。」

說話間,劉榮暗自瞥了一眼王娡。

只見她聽見是劉彘帶頭,眉頭一皺,隨後便表現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哦~原來是這樣。」

栗姬聽完,覺得從劉榮口中不可能問出魏其侯的目的。想來也是,自己一個大人都想不出,何況榮兒一個孩子?

說完,便不以為然的搖搖頭,繼續和幾人說笑起來。

幾人又說了一會兒,這才告辭離開。

劉榮本來還很好奇,嬪妃們都會聊些什麼話題。

結果,老一套。

無非就是東家長西家短,聽得劉榮昏昏欲睡。

待幾人走後,劉榮正在思索怎麼才能看似自然的告訴栗姬,門口太監過來稟告。

「娘娘,梁王送來許多金銀首飾,說是平亂時內宮多有捐獻,現在太平了,特意送來感謝娘娘的。」

栗姬沒有多想,開心的說道:「既如此,那就收下吧。」

「諾,仆這就給娘娘取來。」

漢代下人,男稱仆、女稱奴婢。

當然,在皇宮裡,都可以。

劉榮見此,心急如焚。

得阻止栗姬才行,不然等會景帝來了,見到這些金銀首飾雖然不會說什麼,內心裏肯定不高興。

而後宮唯一不會收下這些東西的人,劉榮估計,只有王娡。而通過這件事,會讓劉啟對於王娡的看法有所改變。

不行,不能裝傻了。

「母妃,兒臣覺得,這東西不能要。」

栗姬不以為意的看了一眼劉榮,淡淡的開口說道:「為何不能要?榮兒你也聽到了,這是你叔叔送的,又不是外人。」

劉榮心中苦笑,暗自嘆息。

都說老天是公平的,每打開一扇門,必然會關上一扇窗。而給栗姬的就是絕色的美貌,失去的是則心機。

為何剛才劉榮心中想王娡不會收梁王的東西?

很簡單,皇帝的女人哪有別人封賞的道理。

哪怕,是自己的親弟弟,也不行。

因為,這關係到一個男人的自尊心。

別的事劉啟可以不在乎,但自己的妃子都被別人封賞了可能不在乎?

夫妻一體,感同身受,相認相知。如果栗姬稍有頭腦,站在劉啟的角度考慮,就絕不會收下樑王的東西。

可惜,栗姬就沒這麼想。

驕傲的栗姬根本不會站在別人的角度去想事情,哪怕那個人是自己的身邊人,這恐怕也是以後栗姬失寵的原因吧。

男人要的不過是一個面子,更何況是一個皇帝。

現在栗姬貪圖一時的東西,失去的將會是聖心。

「兒臣之所以覺得不能要,是因為在父皇那裡就要走的時候,有人已經把這件事告訴父皇了。」

「哦?陛下知道了,那你父皇有什麼反應?」

看起來,栗姬還不是完全沒腦子。知道打聽劉啟的反應,這就表示還有救。

「父皇當時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兒臣離開後,聽到父皇對魏其侯說這就是朕的弟弟乾的好事什麼的。」

陛下對這件事很反感!

栗姬一個激靈,明白了劉啟的態度。

劉榮見栗姬思索,唯恐她還不明白,開始補刀。

「叔叔也是的,父皇的女人,哪輪得到他去賞賜!這不是明擺着讓父皇生氣嗎?」

聽到這話,栗姬大驚失色捂住嘴,暗自為自己剛才收下樑王的東西而後悔不已。

不行,這東西不能要!

《漢家天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