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過敏體質
過敏體質 連載中

過敏體質

來源:google 作者:百分之九十黑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小小 顧野

重度過敏女主偏科潔癖男主好友搞笑助攻互相治癒極致甜寵校霸變伙夫口罩吻,蛋糕吻,高糖不斷萌妻反追高嶺之花男主展開

《過敏體質》章節試讀:

翌日

一陣輕輕的敲門聲響起,被窩裡的蘇小小蠕動了幾下。

「小小,爸爸媽媽出門了,早餐在桌子上,你起床自己熱一下,如果還缺什麼用品,自己去商場買,媽媽把錢給你放桌子上,有事給媽媽打電話。」

「好的」微啞的聲音從屋內傳出

宋嫣擔心蘇小小的過敏情況,還想問些什麼

「嗡嗡嗡」的電話震動一直在催促着

被窩兒里又傳出了蘇小小的聲音:「媽媽,我沒事,你放心走吧,我再睡會兒就起床。」

五分鐘後,隨着「砰」的一聲,蘇小小知道夫妻倆出門了。

掀開被子,獃獃的望着屋頂發獃了幾秒鐘。臉上的瘙癢感傳來,輕輕用手背蹭了蹭,癢感稍有緩解,這才下床。走到鏡子前,鏡子前出現了一個滿臉小紅點的小圓臉。紅點錯落有致的遍布每一寸肌膚上。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眨了眨,無奈的走出了房間。

是的,她過敏嚴重了,昨天的噴嚏只是一個前兆,今天的紅點才是災難的開始。

昨天半夜的時候她就發現了,好不容易在新環境中睡着,臉上就開始有了陣陣的瘙癢感,蘇蘇麻麻的,像好多小蟲子在爬,越抓越癢,蘇小小在床上翻騰了許久,清晨也許是麻木了才漸漸睡去。

蘇小小的過敏體質是與生俱來的,而且是五感全方位包圍的那種,出生的時候就不能喝牛奶,大了一點,麩製品也不能吃,每天只能吃米飯。

後來也許是環境也不好,她開始了季節性過敏,尤其是春夏,花粉漫天飛舞的季節,那些小紅點就像接收到信號一般,定時出現在臉上。

之前一直生活在北方,季節不是特別明顯,春夏時間不長,所以過敏的情況斷斷續續的,也沒太影響生活,可是看今早這情形,怕是這次過敏會比之前嚴重。

蘇小小去廚房接了杯水,從背包里翻出了葯,一飲而盡。又站在鏡子前,拿着藥膏,熟練地塗了起來。

蘇小小不想讓父母擔心,所以根本沒提過敏的事情。這些年她已經習慣了自己處理。

不管怎樣,看着桌子上的早餐,和宋嫣精心準備過的少女房間,蘇小小此刻的幸福感還是滿滿的,並沒有因為過敏而失落。

吃過飯,收拾了下自己帶過來的東西,有許多日用並沒有帶過來,列出了一個清單準備出門。

出門前又在鏡子前看了看「這個樣子怕是會嚇到人」,回屋裡穿上了衛衣,戴上口罩就出門啦。

三月的H市

充滿了春天的氣息,這個時候的北方還在白雪的覆蓋下,這邊儼然已經一片春意,一顆顆嫩芽已經初見雛形。連風都是輕輕柔柔的。蘇小小摘下口罩貪婪着的吸了一口,大大的伸了個懶腰,想着以後都能和爸爸媽媽生活在一起,就抑制不住的開心。

少女走在陌生的街頭,滿街都是聽不太懂的方言,充滿了無盡的好奇,蘇小小這瞅瞅,那兒逛逛的。買東西時聽不懂的,還和老闆是一系列手語操作。

逛累了,在一家連鎖店吃完飯後就準備回家了。走到路口的時候,一聲軟軟的「旺」在角落的垃圾桶中時不時的響起。聞聲的蘇小小,走到小奶狗身邊:「嗨,你好呀,小東西」小奶狗在蘇小小懷裡蹭了蹭,簡直要萌化了。

「你是不是餓了?」說著抱着小奶狗走到便利店買了一盒牛奶和一根火腿腸。

蘇小小把牛奶一點點的餵給小奶狗,小奶狗吧唧了幾口,就不喝了。走到蘇小小拿火腿腸的右手,嚶嚶起來。「你個小傢伙,你還挑食啊,知不知道我想喝牛奶都喝不了呢?」嘴上近乎埋怨,但還是被眼前的小傢伙萌到,把香腸打開。

蘇小小很喜歡狗,可是養不了,因為過敏,一長時間接觸就流眼淚,止不住的那種。

一根火腿腸下肚,小傢伙似乎沒吃飽,還在手邊嚶嚶嚶。拍了拍小傢伙的腦袋:「等着,你個小吃貨,再給你買一根好不好?」

等蘇小小再回來的時候,小奶狗不見了,她沿着街巷尋找。

「旺」是小傢伙的叫聲,順着嘈雜聲蘇小小急忙跑過去,巷子里小傢伙正在一人腳邊,目光一直跟隨小奶狗的她,彎下腰,一手拿着火腿腸,一手對小奶狗打着招呼:「小傢伙,快過來,火腿腸還沒吃完呢?」

小奶狗一動不動,這也讓蘇小小感覺出周圍的氣壓有點兒低,向四周掃了一眼,地上好多雙腳啊,那就意味着有好多人在這裡。她緩慢的抬起頭,正對着的是一個穿着黑T恤牛仔褲的花臂肌肉男,他手裡似乎還拿了什麼,正惡狠狠的看着她。

再看看周圍,一邊是穿着花里胡哨的社會青年,一邊是穿着校服的少年,兩伙人手裡都拿着棍棒類的東西,煙味充斥着逼仄的巷子,兩伙人都靜靜的站着,看着在這個闖入的女孩。

看着這情形,就是傻子也知道這是約架。

「這座城市到底還是不歡迎我,第一次出門就遇見這情景」心裏暗戳戳的抱怨。

出聲解釋道:「路過,不好意思,幾位大哥繼續,沒看見,沒聽見。」慌亂地擺着手,小步的往路口移動,轉身深深呼出一口氣,準備跑。

剛抬腳,不知是誰拽住了蘇小小的衛衣連帽,連人一把就拽了回去。蘇小小沒站穩一下就結結實實的撞進了一個人的懷裡。懷裡有淡淡的煙草味。

蘇小小此時的視野里就只有一個穿着機車皮衣的胸膛,一個屬於男人的胸膛。不知是什麼抬了蘇小小的手,在撞上的一剎那,蘇小小那雙肉乎乎的小手還在他懷裡捏了兩下,別說還挺硬。

顧野在蘇小小出現的時候就認出了她,也許是出於對那個軟綿綿味道的好奇,在蘇小小即將帶着那個獨有味道逃跑的時候,顧野下意識的伸出了手。

蘇小小抬頭,一雙狹長又有些戾氣的黑眸落在了蘇小小的眼裡。微光從少年的寸頭穿過,直直的照向蘇小小。少年的模樣似乎和陽光重合,只一瞬,隨即清晰。下頜線的線條分明,粉白色的薄唇嘴角上揚,鼻子微挺,幾分野性眉毛下的黑眸深沉又極具攻擊性。

感受到背後的手,蘇小小連忙掙脫開來。有些惱羞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掙脫的瞬間,顧野貪戀的味道也漸漸降低了存在感,讓他有些挫敗。

氣味兒的吸引讓顧野彎下身,他想看清這個味道主人的樣子。

蘇小小毛茸茸的大眼睛裏此時全是慌亂,睫毛上下扇動極盡無辜,顯得尤為動人,顧野的心在對上蘇小小的眼睛時停頓了,喉嚨微緊。他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

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些什麼,一句:「那個,把狗拿走?」的脫口而出,眼神也藉此逃離。

兩人同時尷尬了幾秒,蘇小小先回了神,連忙抱起身下的狗,順着小巷的另一端跑去。

跑過他們的視野,她背靠牆邊,大口地喘着氣,以讓自己冷靜下來。

蘇小小的腦子裡到現在還是空白的,回憶着剛才的情景,不禁打了個寒顫。停留片刻連忙打車回了家。

巷子里,一道狠戾的聲音把顧野生拉回來。

「顧野,之前你打了我手下的小弟,這事,我也不想鬧的太僵,但也要給小弟們個交代,今天你賠個禮道個歉,咱這事兒就翻篇。」刀疤男走到顧野身邊,用手拍了拍顧野腦袋說道。

顧野打掉頭頂的手,在寸頭上來回摸了幾下,嘖了一聲,照着刀疤男的下身狠狠的踹了一腳:「有沒有人告訴你,不是哪都能隨便碰的。」

接着抄起手邊的棍子照着刀疤男又是一悶棍:「我,顧野,不用給任何人交代。」一股鮮紅的液體直接就從刀疤男的頭頂流出。

刀疤男身後的小弟,剛想上前,顧野一個眼神就讓小弟退了回去看着,一個個拿着傢伙,前後踱步,直直的盯着顧野,深怕下一個被踹倒的就是自己。

顧野就這樣從他們的注視中走過去,社會大哥的小弟愣是沒敢動手。

走出小巷

「野哥不愧是野哥,人帥路子野,霸氣。」王俊笑嘻嘻的勾着顧野的脖子

「對了,野哥,剛才那小丫頭你認識?」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不認識」顧野不咸不淡的回答,從口袋裡拿出一支煙

嘴角上揚「不過,我想認識。」

「啊?」

王俊和趙一銘同時看向顧野,總覺得是自己聽錯了,野哥什麼時候說過想認識女生?在他們的世界觀中覺得是一輩子都不會出現的場景,更何況,剛剛的那個女孩,戴着口罩,穿着鬆鬆大大的衛衣,扎着低馬尾,也沒覺得又什麼特別。

現在聽到顧野說他想認識,真是只要活得久,驚喜年年有。

王俊還想繼續八卦,顧野已經騎上他的改裝機車消失在這午後的街頭。

2013年,17歲的顧野真的很想認識16歲的蘇小小~

有着軟綿綿味道的蘇小小~

回到家的小小收拾着明天上學要帶的東西,腦海里不時的浮現白天的場景。

越想越後怕,在北方上學的時候也經常聽同學談論打架的事,可是身處其中還是她長這麼大以來的第一次,還有那個拽住她帽子的人,那雙深沉的黑眸,總讓她有一種說不出的忌憚。

「算了,不想了」蘇小小搖了搖頭,繼續準備着書包,對於新學校她既緊張又期待。

凌晨,蘇小小還是被瘙癢折磨着

她有些煩悶,打開了頭頂的小天窗,湛藍色的天在四四方方的天窗里,好像有星星又好像沒有,太遠了,只有一點點光「那這樣的天空,明天到底是晴天還是陰天呢?~~~~」

緩慢的呼吸聲在寂靜的夜晚響起~~~

另一邊的顧野在床上輾轉到天明,蘇小小那雙無辜的大眼睛一直在顧野腦海中浮現,似乎連房間內都有了蘇小小的味道,包圍着他,像個小惡魔,無時無刻的都在勾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