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顧九溪厲廷君
顧九溪厲廷君 連載中

顧九溪厲廷君

來源:外網 作者:名門首席花式寵妻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名門首席花式寵妻

20歲前的顧九溪,為了前男友命差點丟了。20歲後她卻突然宣布:「我孩子的父親是厲廷君!」話一出口,整個臨城亂了……兩人的輩分讓兩家人成了臨城裡最大的笑話。可人言背後呢……他寵她入骨,給盡他極致的溫柔。卻不想她竟親手雕刻玉蟬,贈與他,是咒他死……而厲廷君卻說:「不怕,此生只要有她,我願傾其所有,她是我恩人,也是我女人……」展開

《顧九溪厲廷君》章節試讀:

「一輛賓利的車玻璃而已,也至於你追到我外公這裡來?」

——————-

厲廷君微怔。

片刻後,厲廷君開口:「你是顧九溪?」

「……」顧九溪沒有回答。

低頭,她對着弩弩說道:「二弩,上去咬他!」

顯然,這一次,她又高估了弩弩對她的服從性。

因為,身手矯健的哈士奇邁着穩妥的小碎步,走到了厲廷君身旁後,直接坐在了他的腳邊。

意思好像在說:我和他才是一夥的……

這邊,顧九溪正在惱那隻吃裡扒外的蠢狗,那邊薛老首長已經推門走了出來。

在看到顧九溪也在時,他忍不住奇怪的問道:「丁嬸剛才說你在房間里換衣服,你怎麼會在這兒?」

被問到此,顧九溪心虛的朝着厲廷君看了一眼。

深怕這會兒厲廷君會出賣她。

而厲廷君也果然不負她的厚望,對着老首長說道:「顧小姐正在用心調教她的哈士奇,應該怎樣衝上去咬陌生人……」

厲廷君說這話時,表情上完全沒有告狀的嫌疑,倒是有幾分戲謔的成分。

「胡鬧!」

薛老首長對着顧九溪冷着嗓子吼道。

顧九溪狠狠的瞪了厲廷君一眼,要不是她外公在,她真忍不住想爆粗口。

薛老首長繼續說道:「小溪,廷君可不是什麼陌生人,論輩分,你還得叫他一聲叔叔……」

顧九溪的表情好似吞進了一隻蒼蠅。

叔叔!就他?!

薛老爺子沒空理會她,隨意的擺了擺手,對着她說道:「快進去吧,若淳來了,在客廳等你好一會兒了……」

「……」

顧九溪臨走前不忘對着弩弩呲了呲牙,繞過它時,還順便踹了它一腳。

進門之前,她聽到外公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廷君,你爺爺身體最近還好吧?」

……

推開了門,

顧九溪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客廳沙發里的許若淳。

許若淳和三年前幾乎沒什麼變化。

單從長相上來說,她和顧九溪差之千里。

不過是皮膚底子不錯,看着清秀而已,談不上有多漂亮。

見顧九溪走進。

許若淳趕忙從沙發上起身,回頭朝着她看過來。

「小溪……」

還是往常的稱呼,顧九溪聽着卻覺得變了味道。

顧九溪沒有應,直接越過她上了樓。

一旁的丁嬸搞不清楚狀況,見許若淳尷尬,趕忙出來圓場,道:「許小姐,您想喝什麼?咖啡還是果汁?」

許若淳語氣輕輕柔柔的回答道:「謝謝丁嬸,您別費心了,我不渴……」

……

顧九溪攢了一肚子的氣,「咣當」一聲甩上了房間的門。

煩什麼,來什麼。

一個厲廷君也就算了,許若淳也上門來添堵。

憤憤的脫掉被弩弩踩髒了的外套,韓穆寧的電話又來了。

「革命戰友,成功的逃出來了嗎?」韓穆寧在電話里情緒激昂的問道。

顧九溪從柜子里拽了一件卡其蘭的厚風衣出來,在鏡子前比量着,對着手機說道:「沒有,不過被許若淳堵在家裡了,我15分鐘以後到,你先等我一會兒。

掛了韓穆寧的電話,顧九溪將外套穿上,又換了個顏色的手提包,這才下了樓。

……

一樓的客廳里,顧九溪從沙發前繞過,直接將許若淳無視。

看着顧九溪已經在門口換了長靴,許若淳終於從沙發里站了起來。

還不等她開口,「咣當」的一聲門響,顧九溪已經走了出去。

……

別墅的門口處,許若淳追了上來。

「小溪,你等等我……」

顧九溪轉過頭去,目光冷淡的看着她。

《顧九溪厲廷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