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詭三國
詭三國 連載中

詭三國

來源:外網 作者:馬月猴年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馬月猴年

遙想三國當年,各路風流人物在短短几十年間碰撞出炫耀無比的光華。一個小職員穿越,無財無權無勢,是怎樣在三國各路牛人間走出自己的道路?梟雄還是英雄,美女還是江山,陰謀還是陽謀,王道還是霸道?慢慢一路走三國,你會發現其實曹操沒做獻刀,劉備不光會哭,孫權平衡有術,一起來會一會呂布關羽的武藝,一起來見一見大喬小喬的呆萌......展開

《詭三國》章節試讀:

這是一件普通的梁木結構的泥瓦房,大概也就二十幾個平方,黃泥牆上塗的白堊有些地方都已經脫落了,露出了裏面的泥胚和稻草。房間裏面靠牆立着好幾個個木架,每個木架上面都整齊的擺放着一卷一卷的竹簡,數量頗多,有一些油光發亮的竹簡明顯是被人多次的翻看,不僅外表光亮,連捆竹簡的麻繩都一些花了。在最邊上的書架還有幾個精緻的木盒,看起來像是裝書的盒子。

在房屋中間鋪着一片席子,席子上擺放着一張矮桌,桌角上擺放着了兩三根毛筆和零散的的一些竹片、刻刀什麼的文具之物。在書桌的邊上還有一口瓦罐,樣式古樸粗糙,斜插着兩三根絹布捲軸。

斐潛就獨自盤坐在書房桌几之後,眼神有些發散,發起呆來。

原來的東漢的那個斐潛一場大病,垂危之際又重新活過來,但沒人知道靈魂卻換了一個後世的斐潛。

後世的斐潛是一個都市公司小職員,所謂的專業職場小混混,臉不夠厚心不夠黑,所以只是混日子爬不上去,循規蹈矩日復一日。一次慶祝新領導上任,喝多了,回家的時候都有些神志不清了,結果清醒過來一睜眼就到了東漢。

也就是三國。

正確來說還不是三國,三國要等赤壁大戰之後三足鼎立,曹操稱魏劉備稱蜀孫權稱吳才真正是三國,現在,按照年號來說是光熹元年。

黃巾之亂已經告一段落,洛陽也亂了一陣子,漢靈帝才剛死,皇宮就亂了,漢靈帝想讓他兒子劉協繼任皇帝位置,可是居然沒有找什麼三公大臣來委託,而是委託了宦官上軍校尉蹇碩。

漢靈帝原以為西園八校尉的老大上軍校尉蹇碩能鎮得住場面,結果實際上蹇碩其實遠遠沒有看起來的那麼強大。

蹇碩和何進原本就爭權奪利,兩個人積攢的仇恨不少,現在有機會可以名正言順的想執行漢靈帝的遺願,又順便除掉大將軍何進,蹇碩覺得這真是太好了,於是便計划著殺掉大將軍何進。

何進他妹妹是漢靈帝的皇后,而何皇后也有個兒子叫劉辯,何進一家子肯定只想着讓自家的孩子劉辯登位,而不願意讓劉協登上皇位,於是和蹇碩就正面懟上了。

可惜蹇碩還是高估了自己的執行力,殺何進的計劃被泄密,不僅沒能幹掉了何進,蹇碩反而自己還丟掉了性命。不僅如此,一夜之間跟隨蹇碩所有的人,還有包括他自己的直系親屬都被殺了個乾淨,蹇府連地上的青磚都被染紅了,菜市口的人頭成堆。

隨後大將軍何進擁立劉辯登位,年號光熹,何進之妹從何皇后升級成為了何太后,但是後宮裏面還有一個之前漢靈帝的董太后。一山容不下兩隻母老虎,更何況是一個皇宮裏面居然有兩個太后,於是何太后擺了個鴻門宴,找個由頭幹掉了董太后,隨後何氏家族登上了外戚的頂峰。

可是接下來的事情,斐潛就有點想不明白了,大將軍何進出了個昏招,董卓被召喚進京!

雖然說了解一點三國的都知道,董卓進京代表着東漢皇權徹底的完蛋,但是現在斐潛不能也不敢跟任何人講。

菜市口上堆積的人頭活生生的給斐潛上了一課,這裡是封建社會東漢王朝,沒有審判沒有緩刑,走錯一步就是人頭落地。

所以斐潛只敢一個人偷偷的琢磨,雖然他對於三國的歷史不是非常清晰,但是托後世的那些電視劇遊戲等等的福,大體上還是有點印象的。

現在整個漢王朝就是一個字:「亂!」

太亂了!黃巾亂,接着是洛陽宮亂,然後董卓來個西涼兵亂,最後全國大亂……

斐潛慶幸原來的那個斐潛還給他留了個並且多多少少也算個後備官員的身份,這才窩在家裡沒被前段時間的洛陽宮亂的亂兵波及到。

漢代官員是由各地地方長官,也就是地方太守推薦,稱之為「舉孝廉」,被推薦的人員可以進京參加筆試,筆試考試的內容是「諸生試家法,文吏課箋奏」,也就是一些經詩文集外加公文運用,筆試通過後經過面試,面試合格的會被留在京城,並授予郎官稱號,等待地方官員出缺外放候補。

所以上次洛陽亂兵的時候這個郎官的身份還起點作用,至少沒有被波及到。可是接下來的這層身份就可能不頂用了。

董卓即將進京了,隨後西涼兵可就沒有像之前洛陽士兵的還多少講點鄉土情,下手肯定沒有分寸,更何況斐潛還記得最後董卓是把所有洛陽的人全部遷移到長安,一路據說是「伏屍盈野」,還一把大火燒掉洛陽,全城都幾乎焚盡了……

斐潛打了個寒戰。

去阻止董卓進京?

哈,一個不入流的候補官員去跟當朝大將軍指手畫腳?況且斐潛記得好像何進是董卓進京之前就被人砍死了,跟一個快要死的人去賣好?

或則去救何進一命?

可是怎麼救?別說大將軍,就連斐潛知道的曹操、袁紹等比大將軍職位還要低一點的這些牛人,想先拉點關係混個臉熟都見都見不到。莫非要到大將軍府門口作死高呼「大將軍命不久矣!請聽在下一言?」估計還沒見人就被衛士砍死了。

漢代真不是想見誰就能見誰的,人際交往要講究一個對等,還要有相應的禮節。任何人搞什麼突然拜訪都是很失禮的事情,主人完全可以拒之門外。一般來說是要先遞上名刺預約一下,然後在根據對方的身份準備好鴨、雉、鵝、羊羔等等相應對等的物品,在約定好的當日當時前帶去去拜訪。

至於什麼金銀珠寶等等物品,那都是見面之後私底下偷偷派人送收的,明面上誰敢帶着直接走大門送,那是比打臉還要嚴重的侮辱行為,就連見錢眼開的十常侍也不敢幹的。

斐潛剛到的時候沒有完全融合之前記憶的時候差點出笑話,幸好當時還以大病初癒腦袋混沌為由矇混過去,否則當時就友人變路人,路人變仇人了。

袁紹出身四世三公,雖然是庶出,畢竟是長子身份,這個級別就不用說了,就連曹操也是曹嵩之子,曹騰之孫。曹騰是服侍過四任皇帝的超級大宦官,還被封為費亭侯。那時候侯爵還是非常珍貴的,想想眾所周知的李廣,到死了也沒撈着個侯爺,而曹騰是當時唯一封侯的宦官!

套句現代通俗一點的話來說,曹操、袁紹是一等一的高層衙內,層級是比封疆大吏的兒子還要更高一層面,是斐潛這樣一個剛進政府圈子的候補實習生能想見就見的?

想抱大腿都抱不着啊――

斐潛嘆了口氣。

突然肚子咕嘟響了幾聲。

斐潛下意識的左右瞄瞄無人,略略側身,放了幾聲響屁。

斐潛再次嘆了口氣,今天的飯豆子放多了,身體自然反應。

「誤導啊,」斐潛想起後世的那些電視劇小說之類的,「全是誤導!」電視上三國電視劇的小兵都端着碗吃白米飯,而他來三國算算也有一年了,居然沒吃過一頓像樣的大米飯,好一點的時候是栗、粟、麥之類,差的時候就只能加豆子,各種豆子,而豆子吃多了就容易放屁……

前段時間何進和蹇碩兵亂的時候市面上連栗粟麥都斷貨了,害他吃豆子吃得天天屁聲不斷。

這還不算什麼,關鍵是沒手機啊!沒電腦啊!沒度娘啊!沒點娘啊!一天只有兩頓飯,點燈費油點不起,天一黑就要上床,長夜漫漫挨餓到天明……初到三國的時候,斐潛想想就是一把淚,真心是一天天熬過來的。

穿衣也是,長袖大袍,看電視電影上穿的也挺好看的,實際自己穿起來各種麻煩。小袖子那是胡服一般只有勞動人民或是打獵時候穿,像斐潛這樣,不論何時只要出門見人就必須穿正衣,就是一套完整的漢服,三層,小衣貼身穿,再穿中衣,外面還要穿個大衣,而且還要注意不能左衽了,必須右衽,就是左面的衣襟要掩蓋到右側,系帶於右邊的腋下。關鍵還有個問題是沒褲衩!走起來真的會涼風吹到小嘰嘰的。斐潛一開始單是在穿衣上就出了不少問題,比如他以為右衽是要右邊的要蓋在上面,幸好家裡的福叔第一時間發現阻止了他。

福叔是看着斐潛從小到大的老管家。斐潛父母五年前因為傷寒雙雙離世,將斐潛託付給福叔照顧。福叔雖然名分上是管家,但實際上福叔就是把斐潛當成自己的親人一樣的照料。

原來的那個斐潛也因為傷寒重病的時候,眾人均懼怕傳染,唯獨福叔親自貼身照料,當斐潛「康復」的時候,福叔歡喜的不能自己。

後世的斐潛初來咋到的時候有些異常,也是福叔多次關心提點。福叔一直認為斐潛是在鬼門關上走了一回,陰間待的時間長了,失了陽氣,導致忘記了一些陽間的事情,能活過來就是莫大的幸事,其他的就莫要苛求了。

斐潛適應能力還是比較強的,這點他自己都很佩服自己。沒有檔的衣服就當裙子穿,沒有大米的飯就當農家飯,沒有手機就不當低頭族,沒有電就早點睡,沒有三餐就兩餐也忍了,可是唯獨一件事情是沒辦法忍耐或是適應就能解決問題的。

怎麼好好的活下去?

現在大將軍何進出昏招,董卓進京,大漢朝眼看就要垮了,各地軍閥割據,也是民生潦倒,雖然具體情況不是很清楚,但是那首小學讀過的詩還有些印象,好像還是曹操寫的,「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

曹操軍隊在最困難的時候甚至吃人肉!

別說將來,就算是接下來的洛陽也大亂將起,要好好活着不容易啊!

洛陽肯定不能待了,接下來去哪?何去何從?

袁紹袁術兩坑貨,好牌都能打爛了;孫堅還在玩他的小霸王遊戲,過不久就要領飯盒下場了,接下來的孫策也是個短命,不靠譜;曹操現在也還沒地盤,要等逃亡之後被朝廷天涯追殺通緝後方才開始他的土匪變軍閥的生涯;劉備現在好像打了督郵還在流竄中,不知道藏在那,莫非是公孫瓚那?還有劉焉劉虞劉表一大丟好像都是龍套……

那根大腿能靠點譜?曹操大腿肯定粗一些,但是現在自己一沒名望,二沒才氣,要跟一大堆什麼郭嘉荀攸陳群之類智慧高達95以上的傢伙混在一起?壓力甚大。再者說曹操眼看就要亡命好幾年,現在過去會不會直接被他給賣了也還不好說那,就曹操那多疑自私的性格。

還是自己做個軍閥頭子?沒錢沒糧沒地盤沒名分,誰跟你玩啊,都想抖一抖什麼典韋趙雲納頭就拜,諸葛龐統出謀劃策,關羽張飛帳下聽令,哪有那等好事,做做白日夢還可以,執行起來難比登天。

斐潛覺得自己的思維都被現在的狀況搞亂了,想來想去頭都大了也沒個頭緒,「唉,先見一步走一步吧,首先找個機會離開洛陽,其他的以後再說吧。」

斐潛揉了揉有些脹痛的腦袋。

此時門外一老者輕輕走了進來,微微笑着,看着斐潛,滿臉的慈祥,垂手道:「少郎君,崔少郎君來了。」

《詭三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