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貴女獨寵
貴女獨寵 連載中

貴女獨寵

來源:google 作者:大鵝吃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唐緋 姜漪

姜漪死了,卻附在了她親手送給女兒的長命鎖上,待她再次醒來時,她的女兒已經對繼母言聽計從,在葉府遊盪多年,才得知了自己去世的真相,她的家族,她的嫁妝,她的兒女,皆葬送在了她引以為傲的夫君手上,強烈的怨氣突破了枷鎖,還未等她干點什麼,卻被一道天雷擊中再次醒來,她驚恐的發現自己重生回了十歲時,本想避過葉府的求親,平平淡淡的過完一生,但隨着陰謀的揭開,她突然發現自己的身世是那麼的不平凡……展開

《貴女獨寵》章節試讀:

嘉元七年,越國京陵,春日雨水多了些,一日里有半日都是水淋淋的。

姜漪倚在窗前,看着屋檐下滴落的水珠,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着窗沿,思緒遠遠的飄走。

她沒想到自己還能有再回來的一天,前世飄蕩的幾十年里,她才慢慢悟透這些年不明白的事情,也終於知道她那所謂的良人皮囊下是多麼的不堪,只是可憐她的兒女,她的家族,皆毀在他手裡。

葉亭玄!葉家。

姜漪望着院中那被雨水打落在地面的殘葉,心中的怨恨愈發強烈,終有一天,他會如同那片落葉,狠狠的被她踐踏在泥里。

遠遠的,一個身影打着傘進了院門,姜漪眯着眼看了看,原是姜府老夫人汪氏的貼身嬤嬤,蔣嬤嬤。

姜漪起身坐到案前,那裡還有一副未綉完的春日圖,下手不過兩針,蔣嬤嬤便掀簾走了進來,身後還跟着姜漪的丫鬟春和,看着姜漪跪坐在案前靜靜的綉着,蔣嬤嬤嘴角盛開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四姑娘安好。」姜嬤嬤上前行禮。

「原來是嬤嬤,春和怎的不知會我一聲。」姜漪放下手中的針,慢條斯理的起身。

蔣嬤嬤偷瞄了一眼那尚未綉好的圖,眼中的笑意更多了幾分:「原是奴婢過來的突然,春和她們也不知曉。」

說著從袖中掏出一樣東西,遞給了姜漪:「這是長寧侯府遞來的帖子,說是長寧侯府的小姐請大姑娘,三姑娘,四姑娘兩日後過府遊玩,這不,帖子送到了老夫人那裡,讓奴婢來請姑娘定奪。」

姜漪接過帖子翻開,小巧的字跡確實是宋寶月的,只是這樣的帖子,原不用蔣嬤嬤送來,定是有其他事情與自己說。

「春和,上茶。」

姜漪重新跪坐在案前,蔣嬤嬤也順勢坐下。

「嬤嬤有事請說。」姜漪淡淡的開口。

她其實知道今日蔣嬤嬤過來所謂何事,因為她前世已經經歷過一次。

長寧候世子宋暉陽近幾年在朝堂內越發不得志,宋暉陽的兒子宋赳省又與姜漪的長姐蔣湄年歲差不多,便打起了姜家的主意,有心結為親家,想讓姜大老爺在朝堂上提拔提拔自己。

前世確實是成功了,姜湄與宋赳省一見鍾情,不過一年便成了親,婚後看似夫妻融洽,其實是宋赳省在利用姜湄,而罪魁禍首便是葉府。

今生,她定要讓那宋赳省露出真面目。

姜漪笑着聽完,隨後讓春和送走了蔣嬤嬤,自己卻坐在桌前,提筆寫着什麼。

……

福安堂內,汪氏倚在臨窗大炕上假寐,一旁的小丫鬟輕輕捏着腿,屋中淡淡的檀香味縈繞在鼻尖,越發讓人想睡。

帘子掀起,蔣嬤嬤輕步走了進來,看着假寐的汪老夫人,立在一旁。

「送過去了。」汪老夫人開口。

「是,奴婢親手送到的。」蔣嬤嬤笑着說道。

汪老夫人未再開口,屋中頓時一片寂靜。

「惠娘你說,這長寧侯府是什麼意思。」半響,汪氏再度開口。

惠娘是蔣嬤嬤的名字。

蔣嬤嬤思索一番,道:「若真是有意結親,也該提前知會一聲,怎的就如此突然尋了過來,依奴婢看,這其中貓膩不少。」

汪氏冷哼一聲,睜開眼睛:「連你都能看懂的事情,可見那安氏行事有多浮躁,不過是老長寧候死的蹊蹺,聖上有心壓一壓宋暉陽請封摺子罷了,如此沉不住氣,竟還將主意打到我湄姐兒身上,真真的鄉戶人家出來的。」

蔣嬤嬤一驚,連忙道:「那老夫人您還……同意姑娘們去?」

「有什麼去不得的。」汪氏換了個姿勢:「也該讓她們見見世面了,老頭子一死,竟都過去了三年,連漪姐兒都十歲了……」

見汪氏回憶起了往事,蔣嬤嬤示意小丫鬟下去,自己坐在綉墩上捏起了腿。

四月十八這天,天氣罕見的放了晴,日頭雖大,卻也不熱。

姜漪起身梳洗用膳後就去了福安堂請安。

春日尚寒,汪氏畏寒,福安堂內還燒着地龍,一進門,一股熱氣撲面而來。

汪氏坐在上首,身邊還圍着幾位衣着華貴的婦人和隔房的幾個姐妹。

「四妹妹來了。」最先開口的是姜漪的三姐,姜汐。

姜汐比姜漪大四個月,兩人年齡相仿,又隔的不遠,關係自然不錯。

姜汐指了指對面,俏皮的眨了眨眼。

只見對面的椅子上坐着一個婦人,大概三十左右,一身半舊的水紅色折枝長裙,外套着同色褙子,一頭水光油亮的長髮挽着偏髻,簪了兩隻水色不大好的青玉簪,下巴尖尖,眉目間有幾分怯懦。

身邊還站着一個大概十一二歲的少女,同樣下巴尖尖,豆綠色短衫,內搭淺綠色百褶裙,腰帶上垂下的穗子隱匿在裙子的褶皺間。

汪氏對姜漪這個失了母親的孫女很是疼愛,對她招了招手:「漪姐兒快過來。」

姜漪剛重生回來那幾日,對着府中的人又哭又笑的,可把汪氏嚇壞了,請了醫正過來,說是做了噩夢,一下子分不清是夢境還是現實,吃了幾副安神葯才恢復過來。

「祖母。」姜漪甜甜的叫了一聲。

祖孫間說了幾句話,姜漪才開口問道:「祖母,這兩位是?」

汪氏神色淡淡的介紹道:「這是你表姨母和她女兒芙姐兒」

姜漪對着兩人行禮:「姨母好,表姐好。」

周氏急忙起身:「四姑娘好。」說著還拉了一把女兒:「這是你表妹漪姐兒。」

林芙兒被周氏拉了一下,差點被椅子腿絆倒,還好姜漪眼疾手快扶了一把,才沒在眾人面前出醜。

「表……表妹好。」林芙兒半個身子倚在姜漪身上,摸着那柔軟的衣服,還帶着淡淡的芳香,一下子晃了神,半天才磕磕絆絆的開了口。

座上的李氏皺了皺眉,她是大家出身,如今更是掌着姜府大大小小的權,有心攀附的人見過不少,像今天這兩位這般無禮的,她還是頭一回見。

李氏轉身對着汪氏道:「如今不早了,湄姐兒她們幾個也該去了,老夫人您還有沒有要囑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