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鬼滅之刃:打太極的日呼劍士
鬼滅之刃:打太極的日呼劍士 連載中

鬼滅之刃:打太極的日呼劍士

來源:google 作者:墨染陵游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繼國空我 蝴蝶忍

作為漫迷的主角穿越到鬼滅之刃的世界,發現自己竟然是人間之神繼國緣一的後人,天生擁有斑紋的繼國空我總感覺自己命不久矣!繼國空我突然發現,自家祖宗的精粹–太極是調蓄陰陽,強身健體的好東西,於是一個會打太極的日呼劍士就誕生了「實彌,你的馬步扎的不太好,往下蹲!」「空我,本大爺早晚要砍死你!」不死川實彌惡狠狠地說道繼國空我凝視着遠方,無慘,等着我用太極踢你的小屁股吧!忍老婆,貼貼!展開

《鬼滅之刃:打太極的日呼劍士》章節試讀:

繼國空我一直都有在鬼殺隊推廣太極的想法,可是他現在沒有地位,應該有些難,所以這件事他就打算推遲到成為柱之後了,畢竟柱的話語權是很足的。

雖然整個鬼殺隊推廣不了但是眼前人還是有人的,於是繼國空我打着強身健體的名號,騙來了兩位學徒,當然就是蝴蝶姐妹了。

繼國空我本來也邀請神崎葵來着,但是她實在是太忙了,管着蝶屋的方方面面,實在是沒有時間。

突然蝴蝶忍的拳頭錘到了繼國空我的胸口上,因為她就夠得到繼國空我的胸口。

「喂!你不是要教我們那個太極嗎,發什麼呆呢,哼!」蝴蝶忍吐槽道。

「哎呀!我這不是回想一下嘛!」繼國空我尷尬地撓了撓頭。

蝴蝶香奈惠過來按住了蝴蝶忍,這個不安分的妹妹在繼國空我來了之後就更加不安分了,她也是很無奈啊。

「小空現在可是咱們的老師,你要放尊重一些,不要總打人家嘛!」

蝴蝶香奈惠摸了摸自己妹妹的腦袋,蝴蝶忍則是跟小貓一樣,一臉享受,看的繼國空我都手癢了。

突然繼國空我認真了起來,解釋道:「太極拳是集頤養性情、強身健體、技擊對抗等多種功能為一體,它結合了陰陽五行之變化,是一種內外兼修、柔和、緩慢、輕靈、剛柔相濟的傳統拳術。」

「那你是從哪裡學到的太極拳呢,還有你說的一堆我聽不懂!」蝴蝶忍插一句。

繼國空我對着蝴蝶忍伸出食指不斷搖晃起來,同時嘴裏還說著:「不不不,太極講究以柔克剛,四兩撥千斤,用的是一種巧勁,正正好可以彌補忍力氣小的缺陷!」

「這麼厲害!」

聽到可以解決自己力氣小的問題,蝴蝶忍眼睛都亮起來了,畢竟這可是她最大的缺點。

「算了,你可以過來打我就知道了,讓你體會一下!」

繼國空我單手背後,儼然一副大師的模樣,蝴蝶忍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笑了起來,找打的她還是第一次見,那自己就不客氣了。

蝴蝶忍二話不說直接沖了上去,就在她的拳頭要接觸到繼國空我的一瞬間,繼國空我左腳岔開,一手抓住了蝴蝶忍的胳膊。

然後蝴蝶忍就感覺自己的力氣好像被抽走了似的,身體不受控制地飛了出去,但在蝴蝶忍摔倒的前一刻,繼國空我及時地抱住了了蝴蝶忍。

此刻二人四目相對,都是臉頰緋紅,繼國空我的視線不自覺的挪開,看着繼國空我那俊俏的側顏,蝴蝶忍感覺自己的心跳好像加快了。

然後趕忙從繼國空我的懷裡起來,臨走之前還狠狠地踩了繼國空我一腳,痛的繼國空我嗷嗷叫,然後露出一臉無辜的樣子。

「我說忍啊,這就是示範一下嘛,再說我這不是接住你了嗎!」繼國空我吐槽道。

蝴蝶香奈惠顯然已經被繼國空我的這招借力打力給震驚住了,的確很厲害。

「對了,空我你是如何做到這樣的?」蝴蝶香奈惠問道。

「我嘛,從八歲開始練習,到現在應該有六年半了,就是每天早上打一遍,最主要的是要體會其中的精神,做到與天地相溝通!」繼國空我解釋道。

但蝴蝶香奈惠知道,六年半從不間斷,普通人是很難有這份毅力的,但繼國空我卻堅持了下來,可見他是多麼厲害。

不僅是蝴蝶香奈惠就連蝴蝶忍都很佩服繼國空我這份毅力,那他是為何堅持的呢,這讓蝴蝶忍很是好奇。

「好了,今天先學太極的一些基本招式,它們分別是拳,掌,勾,太極雖然叫拳但它不止有拳!」繼國空我說道。

隨後繼國空我做出了拳的握法,五指捲曲,自然握攏,拇指壓於食指、中指第二指節上。

蝴蝶姐妹則是學習繼國空我的動作,接下來繼國空我又教了掌和勾,蝴蝶姐妹也是很聰明的,一上午的時間就把手部基本動作記了下來。

繼國空我很是震驚的當時他學太極的時候,幾乎是學了就忘,光是記住所有手法就用了一周的時間。

學習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一上午的練習很快就結束了,下午繼國空我則是去揮刀,當然繼國空我不是普通的上下揮刀,而是不斷重複日之呼吸的十二個型,他知道當十二個連起來就是十三型。

練了才知道為什麼繼國緣一被稱為神明了,這玩意真的不是人練的,要不是繼國空我從小就強身健體,他可扛不住日之呼吸的摧殘。

繼國空我也幻想着可以像別的穿越者一樣來個系統啥的,那不直接腳踩上弦,拳打無慘了嘛!

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那些東西並沒有,繼國空我要想保護身邊的人必須刻苦訓練,腳踏實地才是正道啊!

很快時間就來到了第二天,繼國空我小課堂又開始了,蝴蝶忍揉着眼睛,一副困得不行的樣子。

「忍,你不會又熬夜製藥了吧!」繼國空我問道。

「沒辦法,它老是失敗,還有你的血很好用!」蝴蝶忍貪婪的舔了舔舌頭。

繼國空我瞬間起滿了雞皮疙瘩,難道又要抽我的血,在抽我就要貧血而死了。

繼國空我抱緊雙肩,瑟瑟發抖,現在的蝴蝶忍好像是餓狼而繼國空我是一個小綿羊。

「再抽就貧血了,嗚嗚嗚!」繼國空我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回頭給你補補不就好了,要是葯研發成功了,你可是大英雄啊,畢竟你那堪比鬼一樣的自愈能力可不是誰都有的!」蝴蝶忍一臉壞笑地看向繼國空我。

「好了,你不要逗小空了,咱們繼續學習吧!」

蝴蝶香奈惠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了蝴蝶忍身後,嚇得蝴蝶忍一激靈。

「姐,你走路怎麼不帶出聲的,嚇死你的好妹妹你就哭去吧!」蝴蝶忍吐槽道。

「就你一天天跟個假小子似的,將來可怎麼辦啊,嫁不出去怎麼辦,哎!」蝴蝶香奈惠無奈地扶住了額頭。

但是蝴蝶忍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的眼睛看向了正在沉思的繼國空我,但是繼國空我並不知情。

突然繼國空我抬起頭來,正好跟蝴蝶忍對視上了,繼國空我以為自己臉上有東西,胡亂的蹭了蹭臉。

蝴蝶忍瞬間把眼神挪開,還在小聲嘀咕着:「你怎麼知道我嫁不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