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歸來後她被九爺寵在懷裡
歸來後她被九爺寵在懷裡 連載中

歸來後她被九爺寵在懷裡

來源:google 作者:陸天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沂 現代言情 顧緋

【寵文+雙強+玄學+1V1】傳聞中的廢物顧緋,因一場意外與惡魔做了筆交易,擁有了特殊能力,歸來就攪黃了前未婚夫的婚禮重回海城的顧緋會看相,有人嗤之以鼻:「坑蒙拐騙的把戲」有人傳顧緋在做跑腿的活,興災樂禍的嘲諷:「豪門千金也干臟活了」年少時的「朋友」嘲笑她一家老弱病殘,顧緋微笑甩了對方一紙證據送進去吃年飯京城九爺:「坑蒙拐騙?她動動嘴皮,你小褲褲都沒得穿臟活?他們怕是沒見過跑一次腿就掙幾千萬的活」九爺秘書:「我作證,以上絕對不是九爺寵出來的」海城人人想將從雲端跌入泥潭的顧緋踩在腳下後來發現,總有些大人物對傳聞中不學無術的顧緋...展開

《歸來後她被九爺寵在懷裡》章節試讀:

    「讓他晚上到雅閣。」

    車內的九爺不疾不徐的聲音從后座傳來。

    他的聲音很特別,磁性中帶着一種清雅華貴的味道,細品下,用露骨些的說法就是有些誘惑人的味兒!

    助手聞言有點愣怔:「您的意思是打算替宋家處理姚家那邊的事?」

    這可是吃力不討好的麻煩。

    「這是兩家自己的事。」

    話里說得明白,不會插手。

    助手鬆了口氣。

    九爺要插手這種事,他們做下屬的,也得做好心理準備。

    畢竟姚家惹的事不小,他們要是插手,各方面都得奔走。

    「說來也奇怪,姚家做事不像是毛躁的,怎麼這次就輕易的被挖出來。」

    光是看網絡上的報導,助手就看出背地裡操作的人很厲害。

    送上去的證據,沒有一定的能力根本就弄不出來。

    那可是海城姚家,不是普通的豪門。

    能挖到深層的犯事證據,背後的情報人員實力真的相當可怕了。

    不知想到了什麼,助手的視線往後又窺了眼。

    九爺和宋家沾親帶故,背地的人會不會也盯上了FX大樓。

    *

    顧緋回到醫院大門,就和匆匆趕過來的方恕己碰上了。

    方恕己見她從外面回來,來不及多問,臉上的情緒波動得有些高,「你爺爺他們醒了,聽小杗說檢查出來的第一項就很好。」

    「爺爺他們醒了!」顧緋臉露喜色。

    看上去也像是第一次聽到好消息。

    顧緋料到他們會醒,驚喜也是真的。

    「快上去吧,」方恕己顧不得問女兒去哪了,兩人乘坐電梯到VIP住院層。

    「二嬸!緋緋!」

    走出來的顧杗看到她們,揚手擺動了兩下,臉上是壓不住的喜悅之色!

    「怎麼樣?都檢查完了嗎?」方恕己急聲問。

    「還要去做別的檢查,結果還沒有那麼快,」顧杗的眼睛都笑彎了。

    顧緋道:「人呢?」

    「馬上就推回來了,別急,爺爺他們的情況很好,醫生說這簡直就是奇蹟。好像一夜間就自己痊癒了,算是醫學上的奇蹟。」

    「阿衍呢?」方恕己又問。

    顧杗的神色一暗:「二哥的情況還是一樣糟糕,二嬸,相信還會有奇蹟出現。」

    方恕己扯了扯嘴角:「老爺子他們能治癒好,就該謝天謝地了,阿衍的傷勢這麼重,又不是普通的傷,還需要慢慢的養。」

    「二嬸,您多照顧着點自己,別把自己忙壞了,等二哥醒來,肯定要心疼了。」

    「我知道,」方恕己撐着自己不讓倒下,就是因為家裡現在能做主的就只有她了。

    「大堂嫂那邊,三姐通知了嗎?」

    顧杗搖頭,抿緊了唇,神情不是多好:「她和宋家一樣,見勢不對就跑。我哥出事的時候,她懷了三個月,卻在我們身陷絕望的時候用那樣的手段離婚,還打掉了孩子。從那一刻起,我就當沒有這個大嫂了。」

    顧緋皺眉。

    她並不知道還有懷孕這一出。

    那她這個大堂嫂也是個狠角色。

    「大哥知道嗎。」

    「大哥一直在昏迷中,根本就不知道這事,剛才他問起的時候,我真怕自己說漏了嘴。」

    「江家那邊已經迫不及待的回踩顧家,看上去就像是在向某位宣誓忠誠一樣,」提到這位大堂嫂,方恕己的神情就變了,比聽到宋家時還要難看。

    宋家好歹沒有聯姻成功。

    江家不同。

    女兒都嫁到顧家兩年了。

    卻在顧家身陷危機時,補上一腳。

    比宋家更可恨。

    一夕間,海城人人都在針對顧家。

    都想將顧家踩死。

    當然也有那麼幾位明裡暗裡幫着顧家的,否則顧家現在的公司早就被毀掉了。

    「一個江家而已。」

    顧緋跟着燦然的一笑,那個樣子看上去有點狂!

    「也別提鬧心的江家了,先去看看他們的檢查情況。」方恕己現在滿心記掛的是家人的安危。

    身外物還能再重新賺回來。

    人沒了就真的沒有了。

    *

    三人都檢查了回來,看到清醒過來的家人,方恕己和顧杗的眼眶不禁通紅。

    「爺爺!爸,哥……」顧杗上前去幫忙推輪椅。

    「爸,大哥,你們感覺怎麼樣?」方恕己跟着快步走上去,跟着護士一起回病房。

    顧緋站在後面,看着家人沒有說話。

    直到進到病房,顧老爺子才朝顧緋招手,「緋緋,你來。」

    「爺爺!」

    顧緋走到顧老爺子面前,蹲了下來。

    顧老的手碰了碰顧緋的頭髮:「受苦了嗎?」

    老人不問她在外面幹了什麼,只是關心她是否受苦了。

    顧緋鼻子有些酸意,笑道:「我很好,沒有受苦。是爺爺你們受苦了,我在外面來不及回來,真的很抱歉。」

    「家裡聯繫不上你……心裏急,你哥他顧不得那麼多就跑了國外,誰知道會在踏進境外時遭遇那樣的襲擊。你爸也……」說到小兒子,顧老的聲音也不禁哽咽。

    顧緋道:「顧家會邁過這個坎,重新站起來。」

    「你說得對,顧家會好起來,那些踩着顧家往上爬的人,顧家不會輕易就這麼罷休了,」顧老的眼神徒然變得凌厲。

    其他人聽着兩人的對話,也露出了憤色。

    有人專程對付顧家的男人,無非就是想要除掉顧家的頂樑柱,然後佔為己有。

    他們顧家向來不結仇,無法想像到底是誰想要顧家人的東西。

    甚至是到了害命的地步。

    顧緋靠在牆邊,異常安靜的看向窗外。

    病房裡,幾位醫生在給三人進行身體的檢查。

    得到的結論是。

    他們痊癒了!

    奇蹟般的治癒,簡直是匪夷所思!

    太過了。

    顧緋想。

    小惡魔不應該直接讓人痊癒,得慢慢來。

    入夜前,顧緋去買了晚飯上來。

    一家人在房裡說話。

    聊的還是嚴肅的話題。

    顧緋推門而入。

    「緋緋。」

    房裡所有人都看了過來,也停下了嚴肅的話題。

    在顧緋面前,他們向來不談這些沉重的正事。

    「我讓你孫阿姨回去了,倒是辛苦了你跑下去買飯。」方恕己嘴裏說的孫阿姨是顧家的傭人。

    顧緋含笑將手裡的飯放到桌上:「我也想給大家做點事,媽,以後您也儘管使喚我。」

    「我可不敢在你爺爺面前使喚你,」方恕己道。

    氣氛也因這對話輕鬆了不少。

    「這次回來,緋緋你變了好多,看上去沉穩成熟了。」顧杗跟着說道。

    顧老他們不由將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確實是變了不少。

    顧緋卻笑道:「家裡發生了這麼多事,我也不能再嘻嘻哈哈了,得學會成長。」

    氣氛又僵了下。

    「好了,別提這個,緋緋,你買了什麼菜,這麼香,我肚子都要餓扁了,」顧川忙打破這突然凝了下的氣氛。

    「爺爺也餓了,」顧老跟着嚷了句。

    氣氛又輕鬆了起來。

    方恕己見此景,眼眶不禁又濕潤了。

    老爺子是真寵着她女兒的。

    入夜後的海城雅閣。

    藏在熙攘人群之後的雅閣,就像是隱於山霧裡的宮殿。

    最先入口大門內,是一條修建得古香古色的長廊,這條長廊的兩邊,通着十幾處獨立雅閣小院。

    最前面的大堂,是一般消費區,模式和高檔酒樓差不多。

    「九爺,宋大少已經在荷院等着了。」

    迎出來的助手,忙向從夜色里行來的男人說道。

    男人站到光下,將他修雅如竹的身形照得真切!

    他的長相似神來一筆的俊美,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對他特殊優待,好似好的部分都鑲到了他的身上。

    男人靜立在暖洋洋的燈光下,令人不自覺間會被這樣沉穩內斂的氣息所吸引!

    高挺鼻樑架着的金絲邊眼鏡,更襯得這個人氣質矜貴溫雅。

    鏡片後,一雙深邃似淵的眸子在反光下,滑過一抹淺淡的銳芒。

    經過燈下的女服務員,小心窺了眼,就激動得難以自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