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詭案實錄
詭案實錄 連載中

詭案實錄

來源:google 作者:流失之地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宣揚 懸疑驚悚 程博

人們說起命運總是因為面對殘酷現實的無能為力身負判官命的主人公程博陷入一件又一件的詭異命案中,他能否解開重重迷霧,知曉對方和自己的恩怨過往?恐怖源自真實,荒誕不經的傳聞背後,隱藏更深的是匪夷所思的真相!展開

《詭案實錄》章節試讀:

程博出生於某省某市的農村裡,那還是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那時他們家特別的窮,整個村裡都沒有什麼特別富裕的人家。 當然我們說越是貧窮的地方就越是迷信,那時不少人還都是沒怎麼讀過書的,所以對於他們發生的詭異的事件總是被冠以鬼神的名義。荒村裡也經常發生什麼鬼打牆,見鬼等各種事情。 程博小時候住的是平頂房,據他父母說他們小時候住的要是破一點那就是土房子,連磚頭都沒有,一下雨就十分的遭罪。所以啊,他要好好的讀書,以改變自己的命運,在當時不少人連初中都沒讀完就輟學了,所以村子裏大學生是非常稀少的。 好在程博的父母不賭錢不懶惰,從建家欠人幾萬塊慢慢打工做田積累了一些家產,能供得起他念書。程博對於老家的唯一印象就是在小時候突然中邪那件事開始的。 那一天程博在自家樓梯那裡玩,他們家有一條樓梯,通向房頂,但樓梯非常簡陋,程博小時候都不敢上去,生怕樓梯突然坍塌了。所以程博父親經常取笑他怕死,一旦上戰場他一定會當逃兵。 那時候是傍晚,天色黑沉,小程博在樓梯底逗小狗玩,突然吹來一陣陰冷的邪風,當晚他就發高燒了。當時發現他燒的父母急的趕緊將他送往當地的小診所,掛了滴瓶,但奇怪的是這次並不像以前一樣立馬就退燒了。 程博還是燒的厲害。父母當即就將他送往市裡的大醫院,醫院卻檢查他一切正常。 母親當時就建議將程博送往鬼衚衕那裡去看一看,她懷疑程博是中邪了。父親雖然平日里並不信鬼神之說,但他見事情出的蹊蹺,就抱着程博去了一趟。 說起這鬼衚衕卻是有些傳奇色彩。鬼衚衕里就住着一戶人家,早年這家人窮的要命,這一家就是一對夫妻,他們還都已經上了歲數,但孩子不孝,並未給他們給與過物質上的資助。久而久之,據說那個老婆婆被窮,逼成大仙附體。每天她都會神神叨叨的說著一些其他人聽不懂的話,久而久之就傳她有神經病。 可幾次她為人驅邪卻改變了當地人的看法。 一次她坐在家門口,當時附近的一位大嬸剛好從那經過,手裡還拿着她兒子的衣服。老婆婆立馬就叫住了她,說她在她兒子的衣服上看到了一些不幹凈的東西,說她的兒子可能已經中邪了。 當時大嬸不以為然,心想你自己都不正常了還說我兒子有問題,昨天她還看見他兒子活蹦亂跳正常的很呢,你這壓根就是在詛咒我兒子,要不是看在你年紀大了,老糊塗了,我早就衝上去罵你了。 似乎是明白她不相信,老婆婆笑了笑,並不言語。 當晚,大嬸的兒子就口吐白沫,說話語無倫次,就好像是瘋了一樣。他們以為是得了什麼病,去醫院裏檢查,醫院卻說沒有問題,身體一切正常。 當時大嬸就想到了老婆婆對她說過的話,火急火燎的趕去老婆婆家,經過幾天她兒子就恢復如初了。 從那時起老婆婆就有些名氣,但將老婆婆名聲宣揚出去的還是另外一件事。 程博的姥爺是退役軍人,一天姥爺突然就說不出話了,他漲紅了臉想要說幾句話卻無法表達。偏偏姥姥是一個很迷信的人,她沒有讓姥爺去醫院檢查,反而讓程博父親帶着程博去鬼衚衕那裡。 當時父親認為應當先將姥爺送到醫院,對於什麼鬼衚衕他極為不屑,認為這世間那裡有什麼鬼存在。可犟不過姥姥的再三堅持,只好將姥爺先送到鬼衚衕那裡去。 到鬼衚衕後,老婆婆先讓程博父親去另外一個房間,將姥爺坐在她施法的房間里,她燒了一注香,在房間里跺了跺腳,說,「這不是我看的病,這是腦中風,要送到大醫院裏去。」 父親聽完後只好將姥爺送到醫院裏去,一檢查果然是腦中風。 父親當時就被震到了,人家醫院裏密密麻麻的儀器檢查才弄明白姥爺是腦中風,可老婆婆就燒了一注香就判斷出來了,她是怎麼知道的呢?老婆婆可沒有一點知識,她就從未讀過書也不識字。 之後像這樣的事層出不窮,四面八方的人都慕名而來,老婆婆一直都住在那,她每次為人看過後都會收一百塊錢,但是從未有人來砸場,也沒有人說她不準,但凡來的人都滿意的回去了。 所以父親就將程博帶到了鬼衚衕那裡。一進門程博就看見屋子裡全是各種神像,神像前都插着香,他剛一坐在正**的板凳上就感覺特別害怕。不是那種怕陌生人的那種害怕,就好像是身體里另一個靈魂在害怕。 老婆婆燒了一炷香,沒有說不是她看的病就給了父親一張紙條,父親打開看是程博中邪的鬼的名稱,還有如何驅鬼的方法。父親取出一百塊放在桌子上就千恩萬謝的離開了。 按照紙條上的方法,父親去了幾十條桃枝,幾十條柳枝,等等在特定的時間裏讓程博沐浴,做其他事,一個星期後程博就恢復正常了。 在回來的路上程博還看到了一個在街頭擺地攤的算命的中年人。當時一位騎着單車的大媽在現場算命,具體說了什麼沒聽到,但之後只聽到大媽連說了幾句「你都講對了」,就藉著自己沒帶錢離開取錢的理由走了,中年人一陣無奈,他明白這是又一個賴賬而且還不信他的人。 當時程博父親圖新鮮,就問他一個人算命多少錢,他沒好氣的回答道,「這一生註定是工人農民的十塊,註定是從事文職的五十,註定當官的算一次要一百。」說完,他瞄了一眼父親,「看你的面相這一生註定就是個干粗活的命,說吧想算什麼,一次十塊。」 父親當場就被噎到了,於是靈機一動,說,「我不是算我自己,我是來求你為我孩子算一次。」 聽完,中年人抬頭看了程博一眼,「是他啊,註定是文職,一次五十。」 父親聽完,喜上眉梢,要知道在村子裏能說是從事文職的人可沒多少。 「文職好啊,文職好啊,那就算算他日後有什麼前程。」 中年人讓程博伸出手,摸了摸手骨,看了看手指,又仔細看着程博的面相,要了他的生辰八字,在一張破破爛爛的紙上划來划去,開口道,「你這娃生的眉毛是極好的,生辰八字又不錯,正官命,偏商命又是正旁命。可惜手骨生的不好蓋住了你的官命,以後想當個官怕是不行了,但你這眉毛和鼻子生的着實奇特,按理來講這是標準的判官命。」 中年人本還想講什麼,但遠處突然喊了一句「城管來了」,這中年人急忙捲起自己的東西,連錢都沒收就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