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蠱變
蠱變 連載中

蠱變

來源:google 作者:王大虎在北京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楊天真 王曉輝

【社會懸疑+民俗恐怖+多重反轉+人性拷問】電視台突發神秘連環自殺事件,到底是毒蠱作祟,還是惡人行兇?詭異離奇的現場,錯綜複雜的線索,超自然詭異事件背後,卻深埋駭人聽聞的人性醜惡一場「精心策劃」的連環殺局,牽出一場跨越數十載的血腥糾葛,然而最終揭開的塵封真相,卻比撲朔表象更加不可思議強人物反套路,開啟超燃劇情!展開

《蠱變》章節試讀:

清江市人民醫院的VIP病房裡已經聚集了不少人,電視台的高層領導和《清江民生》的同事們基本都來了,此外還來了很多王曉輝不認識的人。

記者們簇擁在楊天真的病床周圍,王曉輝和一些同事只能在門邊站着,遠遠地看着楊天真回答着記者們的問話。

「當時我沒想太多,他們都是我邀請來的嘉賓,我不能眼看着他們出事。」

「您是如何救下陳潔女士的?能詳細說一下嗎?」一名記者追問道。

「我沒有那麼厲害,我只是轉移了黃軒的注意力,給陳潔製造了一個逃跑的機會。結果你們看到了,幸好我的同事王曉輝及時趕到,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楊天真的話讓所有人將注意力轉向了王曉輝,面對眾人的目光,他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萬幸記者們對王曉輝這個無名小卒不感興趣,反而繼續追問楊天真在後台發生的細節,直到有醫生進來提醒患者需要休息,記者們才不舍地離開。

站在門邊的王曉輝,看着楊天真那張天真無害的精緻臉蛋,越加覺得這個女人很恐怖,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他記得剛剛醫生處理完楊天真的傷口,說她身上的傷雖然有十幾處,但好在都是皮外傷,而手上的刀傷也只傷到了表層皮膚,結痂以後是不會留疤的。如果她願意的話明天就可以出院。能夠如此自殘卻又不給身體帶來任何副作用,沒有豐富的實踐經驗,是不可能掌握如此完美的分寸的。」

見王曉輝晃神,身邊的羅飛宇用手肘碰了碰他,「天真姐是市長千金,還能挺身而出英勇解救人質,媒體們肯定會大肆報道,你這是趕上了大新聞。」

聽羅飛宇這麼說,王曉輝不自覺想起楊天真虐打黃軒的那些畫面,搖了搖頭。

「天真,你這幾天好好在這兒休息,台里的事你不用管,我幫你盯着。」送走了記者和領導們,新聞中心主任徐冰湊到病床前對楊天真說道。

「我沒事,都是皮外傷,我可不敢耽誤了工作。」

「那可不行,現在已經鬧出這麼大的事情,你要再出點問題,楊市長還不得處分我呀,你確定不用通知楊市長,或者至少跟你爸爸得說一聲吧?」徐冰問道。

「不用,本來就沒多大的事。」楊天真回答道,「我媽這段時間本來就忙,我爸心臟一直不是很好,算了。」

「那行。」徐冰理解地點了點頭,然後轉過頭來對王曉輝豎了個大拇指,「小夥子做得不錯!」

「我也沒做什麼。」王曉輝內心複雜地笑了笑。

「怎麼會沒做什麼,要不是你,我現在至少躺ICU了。」楊天真打量着王曉輝,見他目光躲閃不禁笑了出來,「我還真得好好謝謝你。」

王曉輝不禁打了個冷顫,硬扯出一個笑容:「不用謝,應該的。」

「好了我們都回去吧,讓你們老大好好休息。」徐冰招呼王曉輝等人說道。

王曉輝正盤算着找借口離開,徐冰這話一出,他立刻拉着羅飛宇往外走。可還沒踏出病房,就再次被身後的楊天真叫住了。

「王曉輝你留下,派出所的人馬上就要到了,要給我們做筆錄。」

王曉輝轉過頭來,見躺在床上的楊天真用那雙無辜的大眼睛盯着他,後背他沁出了冷汗。

他正想借故推脫,護士已經引着兩名穿着寶藍色制服的**走了進來。

徐冰開始招呼大家:「那我們快走吧,別妨礙**同志做筆錄。」

而讓王曉輝萬萬沒想到的是,來做筆錄的兩位民警中,其中一位竟然是自己的前女友黃瑾瑜。

黃瑾瑜與王曉輝是大學時期的校友,在學生會裡相識、相知、相戀。可隨着交往的深入,兩人遭到了黃瑾瑜父母的強烈反對,黃瑾瑜的父母在體制內幹了一輩子,希望女兒以後也能嫁一個工作穩定的公務員,而不是干傳媒的體制外人員。

一開始兩人還能頂住壓力偷偷在一起,可隨着臨近畢業,專業不同的兩人終究走上了不同的道路。王曉輝的未來飄渺不定,而黃瑾瑜選擇了接受父母給她的安排。兩人的矛盾也越來越激化,最終只能遺憾分手。

這是兩人分手後的第一次見面,黃瑾瑜剪短了黑色長髮,像是跟過去做了告別,一身利落的寶藍色警服顯得英氣十足,全然沒了往日的樣子。

在這樣的場合下遇見自己的前女友,讓王曉輝感到意外而尷尬, 聯想到自己今天的經歷,簡直可以用魔幻兩個字來形容了。

「你好,我是老城區派出所的民警黃瑾瑜,需要找兩位了解一下事情經過。」乾淨清脆的聲音從身側傳來,轉過頭來的王曉輝正好與黃瑾瑜的臉對個正着。

王曉輝壓制住內心的百般感觸,定了定心神說道,「你好。」

整個尷尬過程不超過兩三秒鐘,但卻被躺在病床上楊天真盡收眼底。

等病房裡的訪客們陸續離開,楊天真開始給黃瑾瑜講述着事情的經過。或許是因為做主持人的緣故,楊天真的思路清晰表達流暢,兩三分鐘就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得明明白白。當然,進入到後台發生的事情,完全是她添油加醋編出來的。

「當時黃軒手裡拿着刀,我不敢輕舉妄動,只想着勸說他放下刀。可我剛說沒幾句,他就情緒失控朝我沖了過來。」楊天真說到這裡,像是想到當時的畫面,渾身不住的顫抖,雙臂也下意識地抱緊了自己。

她的演技順利騙過了與黃瑾瑜同來的胖民警,對方甚至還作出一副要為楊天真打抱不平的姿態,「你放心,我們一定會讓黃軒受到應有的懲罰。」

「那真的謝謝你們了,我主要擔心他會傷害到其他人,尤其是他的妻子陳潔,還請你們一定要保護好她。」楊天真雙目含露似泣非泣,楚楚可憐的模樣讓人又憐又愛,足以融化任何一個男人的心。

面對這樣一個弱女子的懇求,不明真相的胖民警立即拍了拍胸脯,回答道,「你放心,我們已經對陳女士進行了保護,絕不會再讓黃軒騷擾她。」

反觀同為女人的黃瑾瑜就理性了很多,她仔細觀察着楊天真說話時的表情,似乎察覺到哪裡不太對勁,轉頭看向站在病床邊上一聲不吭的王曉輝,「曉輝,說說你看到的情況吧。」

王曉輝下意識地看了楊天真一眼,哪裡還有柔若無骨的楚楚可憐,他分明看到那鮮紅的唇角下帶着戲謔的笑意。

這笑容讓他想起了《聊齋故事》里的那些女鬼,平日里偽裝成落難的弱女子,享受將書生玩弄在股掌間的快感,可一旦被拆穿就會原形畢露,把人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與虎謀皮,焉能全身而退。如此淺顯的道理王曉輝當然知道,可他如今早已沒有了退路,想着與楊天真之間的交易,他艱難地點了點頭,說道:「事情和天真姐說的一樣。」

「確定嗎?」黃瑾瑜看着王曉輝。

王曉輝咽了咽口水,頭上不禁冒出一層薄汗。

見王曉輝不說話,黃瑾瑜和胖子民警交換一下眼神。他們當然不知道面色蒼白的王曉輝,此時心中正承受着多麼巨大的壓力,他的嘴角甚至開始不自覺地抽搐了起來。

「曉輝應該是受了驚嚇,你們就別逼他了。」楊天真開口解圍道。

「確定。」兩三秒後王曉輝終於開口了,可話剛說出口就感覺到一陣渾身不自在。

聽王曉輝這麼說,楊天真臉上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笑容,她問黃瑾瑜,「**同志,你們準備怎麼處理黃軒啊?」

「這個還說不好,不過他今天的行為已經涉嫌綁架和故意傷害,我們之後會對他做精神鑒定。如果他真有病的話,就會送他到精神病院進行強制醫療。」黃瑾瑜答道。

聽到黃瑾瑜這麼說,王曉輝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這個問題似乎是故意楊天真問給他聽的。

為了不坐牢,黃軒就算沒病也會說自己有病,可一旦他承認自己有病,就得送去精神病院進行治療。這樣一來,陳潔就能完全脫離黃軒的控制,還能以對方隱瞞精神病史起訴離婚。

王曉輝突然反應過來,原來從一開始,這就是楊天真布下的局。他轉過頭來望向楊天真,兩人心照不宣地對視一眼。

「曉輝你幫我送一下兩位民警同志吧。」楊天真臉上帶着微笑,透出一種得逞的感覺。

王曉輝自認為看過很多懸疑驚悚小說,也見識過不少變態反派,可像楊天真這樣的精神變態,他還是頭一回在現實生活中見到!

從病房進到電梯的這段距離,王曉輝跟在黃瑾瑜和胖子民警身後,一直沒有說話。

三人進了電梯,黃瑾瑜見王曉輝一臉心事重重,以為他還處在驚恐的情緒之中,主動開口道:「沒想到你進了電視台。」

「我也沒想到,你進了派出所。」

「是我爸讓我考的,我本來報考的崗位是市公安局的法治科,但報到以後被分配到了派出所。」

「我知道,你一直很聽爸媽的話。」

說完王曉輝就後悔了,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生生把天給聊死了。果然,此話一出電梯里一下就安靜了。

幸好電梯即將到達一樓,胖民警在電梯門開啟瞬間走了出去。

王曉輝低垂着頭,看着腳下剛摳出來的三室一廳。兩人先後走出電梯,此時的胖民警已經走遠,想必是看出兩人的關係,特意給製造獨處的時間。

「英雄救美,挺厲害的嘛!」黃瑾瑜調侃道。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只是上下級關係。」王曉輝趕忙擺手解釋道。

「我又沒說你們有其他關係,你怎麼還不打自招呀?」

「你聽我解釋...」

「你不用解釋,我只想提醒你這個女上司不簡單,跟她相處你要小心點。」黃瑾瑜打斷道。

王曉輝怎會不知那女人的可怕,但黃瑾瑜能在第一次見面就得出這樣的結論,可想女人的直覺到底有多恐怖。

「好了,我該走了。我的電話號碼沒換,你如果想到什麼,可以隨時聯繫我。」

王曉輝點了點頭,目送着警車駛離醫院,這時他的手機收到一條短消息。

「明天早上來台里報到。」

簡單明了,不用點開他就知道,這是楊天真發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