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怪探之身
怪探之身 連載中

怪探之身

來源:google 作者:樓蘭子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美佐子 韓玉良

我是一名普通的偵探,風趣幽默怪誕,無厘頭但有態度!有一天,我踩到一坨狗屎,摔了一跤,撞到了頭,於是昏迷了過去但我卻看到天師鍾馗,他說我有狗屎運,已經開啟了自己異能,從那一天起,我能看到人世間鬼怪,能夠察覺不同於人類的生物,是的!我變牛人了我的武器原本是一隻普通的手槍,天師鍾馗說以前古代靠劍,現代靠槍,他給了我一把金槍,說道:它能變出任何你需要驅鬼伏妖的東西!我說,我只要能變出錢和美女就夠了!展開

《怪探之身》章節試讀:

一路的奔波勞碌,終於我們到了委託人的所說的「長安城 ”——很繁華很有fresh的城市,詩詞有云:長安大道連狹斜,青牛白馬七香車;隱隱朱城臨玉道,遙遙翠幰沒金堤!等等,估計很多人不理解這幾個詩句的意義,我只能給你一個中肯的意見,有空「多讀點書,上上網」啦!自己找找嘛!

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古人」,男的就不說了,畢竟現代人對於男性的看法:「男性的消費不如狗!」——處於消費底層的建築,唯一的優勢只能說「根基穩」——穩穩的墊底嘛!

吸引我的便是古代女子,着實讓人「眼花繚亂,她們的「潮流」打扮——「粉胸半掩疑晴雪」這樣詩句,最為恰當!髮型以雲朵髻為主——這種髮髻的樣式就是把頭髮收於頂,玥血上梳成雲朵狀,在髻前飾珠翠,顯得豐盈優雅!但是這個髮型,我會莫名其妙的想起《鹿鼎記神龍教主》的龍兒髮型,異曲同工之妙!穿着質料非常輕薄的衣裙,領口開得很低,裙子的腰線很高,與當今街上流行的高腰裙幾乎別無二致。

我抑制不住內心的一絲絲興奮,我超愛這樣的城市!腦海不禁想起以前讀過的詩句:木葉下君山,空水漫漫;十分斟酒斂芳顏,不是渭城西去客,休唱陽關;醉袖撫危欄,天淡雲閑,何人此路得生還;回首夕陽紅盡處,應是長安!應是長安!應是長安!

你們一定沒想到我還有這個學識吧!我當年那麼努力學習就是為了考上心目中的「象牙塔」,追求心目中的「象牙」女神!對!雖然我沒有實現這目標,不但「空了錢包,也空有一身學識!」

秀兒給了我一張紙條,讓我先去和僱主見面,僱主名叫張天青,她先要回家一趟!

我疑問道:「你家不是在葵花源嘛?不是從小就是孤苦伶仃,父母雙亡,是長老一手把你帶大的嘛?」

秀兒道:「誰和你說我從小孤苦伶仃?父母雙亡的?」

我回答道:「電視上說的!」

秀兒道:「我不認識『電視上』,所以你不要相信, 葵花源是我修鍊,學習伏魔之術的地方,我很小的時候父親就把我帶那邊,讓長老帶着我修鍊,以便以後報效大唐!」

我自言自語道:「電視太假了!」我嘆息一下,又道:「是不是家裏面不太富裕?所以學好功夫,以後可以謀個一官半職?」

「我父親本身就是官,我自己喜歡學習法術,盡忠大唐也是父親其對我的期望之一,但是也沒有逼迫過我,全憑我自己喜好!」

「秀兒,按照你的說法,你就是個自由自在,無憂無慮的大小姐嘛!」

「別人都這麼看,我自己不是很在乎!」

我眯着眼睛,說道:「秀兒真壞,隱藏的真好!不做作!」我拍馬屁!

秀兒使勁推着我,說道:「別鬧了,你趕快去和委託人見面,我們晚點見面!你按照上面的地址,這從里走500米後向西走200米,之後向東在走100米左右就看到了,如果實在找不到,就問問路人!不難找!」說完她就走了,一邊招手一邊鼓勵我!

我愣了一下,哪邊邊是西?哪邊是東?無論怎麼說,天無絕人之路皆宜條條大路通羅馬,長安城人多,熙熙攘攘,我一個人就當做逛街一般,葵花源村裡呆了半年多,頭一次看到這般熱鬧的場景,內心不免有點燥熱;先做事吧,燥熱退去,我便靠自己的能力來到了和僱主約定的地方,我抬頭一看——「怡紅院」,擁有古代歷史文化的我一看就知道,這不就是妓院!

我拿着紙條問了過往的男人,再三確定!地址真的就是這個地方!那就不能怪我了——「奉旨逛妓院」,怪不得秀兒要先回家了,我有點緊張,畢竟第一次,燥熱再次襲來,我扯了一下衣領,走了進去,我為了扮演熟客,左擁右抱倆迎賓女子,走了進去,不要問我裏面人多不多?好不好玩?精不精彩?我只能說,無論多少年過去,換了多少個朝代,唯一活過「朝代」的便是聞名中國男人心裏「必逛」旅遊聖地「妓院」!你看,唐宋元明清,那個朝代沒有?有的的更是名聞天下,比如「怡紅院」,電視電影頻頻出現。

老鴇看到我進來,一陣熱情招呼,問客官喜歡什麼樣的姑娘?我簡答說:「好看就行!」

老鴇一句:「好嘞!安排『玫瑰一號房』!」

我也不知道我來幹嘛的,自從聞到大廳的胭脂味,就失去了自我,迷糊糊被帶到了一個房間。對對對——我是裝的,在這種場合下,是人都會為自己的「越軌行為」找個理由,男人是一種很理性的動物,但是在性的面前,都是沒有道理的,你看當今現代出軌男,很多事後就後悔的,理由不外乎酒喝太多,一時迷糊,腦子一片空白,就……..哎!我就是一時迷糊,腦子缺根弦,這就是「萬能的理由」!

他們讓我在房間等候一下,姑娘很快就來,我有點口渴,拚命喝水!不一會兒,老鴇高興的帶着幾個姑娘進來了,說我年紀輕輕,魄力難擋,這些姑娘,是鎮店之寶,讓我好好挑選,估計是時代的原因,這些姑娘偏胖,我不喜歡,但是又不知如何拒絕,我立馬恢復清醒,對了,我是來找人的——一秒鐘恢復工作狀態,說道:「媽媽桑,請問『張天青』在嗎?」

「媽媽桑?張天青!?」老鴇疑問道!

「你不要管』媽媽桑『!張天青在哪?」我又問道!

「你喜歡張天青?」老鴇疑問看着我!揮手把姑娘叫走,隨後說道:「你確定你要找張天青?」

我懶得解釋,確定點點頭,老鴇遠離我看一下,叫小二道:」阿強!阿強!」這時候進來一個年輕人,她又道:「把他帶到張郎中的住處!」

我跟隨這個小二哥——阿強,來到了後院,沿着走廊蜿蜒,走了不遠,便到了一個房間,房間兩側掛着牌匾,一側寫着「天天無事」,另外一側「無事生性」,橫批「瞎混」!

小二說這就是張郎中的房間,幫我敲了門,門內回應:「來了」,隨後門一開,一個女子出現在眼前,穿着和普通**不一樣,沒有濃妝胭脂,膚色較好,白裡透紅,她看到我,臉色有點異樣,隨後變得溫和,她讓我走了進去,我料想應該是個丫鬟,看來這個張天青還挺有錢,我問丫鬟道:「丫鬟姐!請問張天青在不在!」

丫鬟被我這種問候搞的笑了一下!「你找他何事?」丫鬟回答!

「是他找我!我是受委託的,伏魔大俠!」我自吹自擂道!

「原來是約好的了,你先坐一下,我去叫他一下!」說完還給倒上了一杯茶,讓我稍等片刻!我坐了下來!不一會兒一個男的出現在我的面前,我看他長相,大吃一驚,我去!居然比我還帥,靚過冠希哥,賽過古天樂,而且穿着極為潮流時尚,與大唐的傳統的服飾相比,他的服飾融合了一些日系風格——就是古代日系風格!他看到我的長相,略微驚訝,接着他握手鞠躬,向我問好,相互介紹後,我回敬一個抱拳,看着他的容顏,我知道,他將是是「泡妞道路」上的一道坎!

我經不住誇問道:「張兄,穿着極為特別,服飾設計中融合了一些日系風格——不,東瀛風格,別樹一幟!」

張天青聽到我說出東瀛這兩個字,不禁驚嘆,兩眼放光,彷彿看到了知己,看來我的見識讓他刮目相看了;我立馬又補充一句:」張兄把醫館開在煙花之地內,很有經商眼光,張兄應該是婦科主任吧,不對,婦科郎中!」

張天青連忙答道:「兄弟真乃神人也!我確實是婦科郎中,開在此處,確實別有用意!」

我把嘴巴湊到他耳邊輕聲道:「開在妓院本來就是一件很羅曼蒂克的事情,第一,客源穩定,客戶就醫方便,她們定期做檢查,嫖客也心安,第二,自己年輕氣盛,偶爾放縱任性,也知孰好孰壞,而且就在家門口,避免被人說閑話,你真乃天才也!我好羨慕你!」說完我的眼睛都充滿淚花,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要主角光環,主角要充滿正能量,不能隨心所欲,慎言慎行,如同被人牽制的木偶!

張天青聽我說完,後退幾步,臉色發青,突然間單腳跪下:「兄弟,你真乃我的知己,我之前遊歷東瀛,學習不同國家間的醫術,回到大唐開設醫館在此,許多人報以非議,只有兄弟看出我的心思,我決定和你結為異性兄弟,黃天在上,絕無須言!小妹,趕快準備黃紙!」只見他回頭和身邊的丫鬟說。

我驚嘆:「不會吧!」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拖到地上,黃紙燒起,叩頭三拜,從此我就多了一個異姓兄弟!

張天青說道:「兄弟見識淵博,以後我尊稱你做兄長,我做二弟!」

我回道:「都可以,對於這種名利的稱呼,我都不是很介意!」

「大哥,真乃豪爽也!」天青又道:「大哥初到,也沒準備什麼禮物,也不知道大哥喜歡啥!」

我開玩笑的隨口一說:「這個丫鬟挺不錯的!」

「她不是丫鬟,她是我妹妹,叫天靚,張天靚!我們倆是孤兒,從小一塊長大!我最大的願望就是替她找一個值得託付的丈夫!」

我一聽,立馬搶答:「我剛剛是隨便說說的,你不要當真啊!又教育說道:「而且愛情是雙方的事情,不能胡來!」

張天青道:「大哥,稍等」!他舉手示意!

轉身便和旁邊的天靚妹妹聊了兩句之後回來說:「大哥,許多脫口而出的話,才是最真實反映一個人的內心!所以今天大哥開口了,我就替妹妹答應了這個婚事,具體婚配時間,等大哥見了自己父母再談是否可以!」

「大哥!我是隨口一說,你不要當真!」 我說道!

「大哥怎麼能叫我大哥呢!莫非大哥覺得我小妹不夠好?」

「不是,她很好!」

「那就行了!」

「你們古代就這麼經不起開玩笑嘛!」我內心崩潰了!

我們兩人「雞生蛋,蛋生雞」來回討論了一刻鐘,最後他來講一句。

「這就是上天安排的緣分!」

你一說緣分,我就找不理由反駁了,那我只能隨緣吧!天最大嘛!其實我頭都大了,我如何和秀兒解釋,我來找僱主的,結果事情還沒了解清楚,多了一個未婚妻?!雖然長得也不錯,但是「身受高等教育」的我覺得,這樣的行為和我所學的「文化理念」格格不入,就好比我吃牛排,配了小雲吞做湯。

再想到遠在另外一個時空的的「天仙」妹妹,如果知道我多了一個「大唐未婚妻」,按照她的性格,不把我「爆打」到見唐太宗,是不會善罷甘休的!算了,什麼時候能回去還不知道,也就是什麼死還不知道,腳踏實地,着眼現在!

我和天青表明來意,一說到正經事,天青表情嚴肅,坐在椅子,說了起來;原來距離長安不到十里路,有一戶人請他去就診,說是女兒從山裡回來後神經兮兮,經常做出一些怪異的行為,時好時壞,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去診治,也沒有看到有患病的現象,頓生好奇,不料病人突然攻擊我,掐我脖子,所幸大家把她拉了下去,我想,定是有妖魔作祟,所以找了葵花源的伏魔人幫忙調查!

我聽完大致了解了,說道:「我先和我的夥伴集合,便前去調查,你給我具體地址,就可以了!」

「好的,大哥路上小心!「天青又道:」對了,大哥,你初來長安,如果沒有地方落腳,可以住在我這裡!也方便的」

「真的嘛?」我道:「那行,我也喜歡呆在妓院,體驗生活,就像韋小寶一般,哈哈!」

相互寒暄之後,我也點頭對天靚一個微笑,她也回敬了笑容,或許我們緣分真的開始了,我離開了妓院,準備和秀兒見面,前往案發地查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