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拐個皇子相公去種田
拐個皇子相公去種田 連載中

拐個皇子相公去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胖胖魚頭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宮瑾 溫半夏 現代言情

溫半夏被強逼着嫁到蕭家沖喜,誰知還沒拜堂成親她的便宜相公就一命嗚呼了!惱羞成怒的蕭家祖母把她送進棺材裏陪葬就在溫半夏在棺材裏等死的時候,她那個死去的相公突然動了……媽啊!你為什麼活過來了?你不要吸我的血!救命!就在溫半夏接受了這個相公,準備和他一起發家致富時,突然發現他的身份並不簡單……展開

《拐個皇子相公去種田》章節試讀:

  雖然溫半夏要比蕭凝琴大上一歲,但是因為溫半夏的骨架小,身子也沒有長開,所以蕭凝琴的衣服她穿上還算合身。

  溫半夏有些開心地拉住了蕭凝琴的手:「凝琴,謝謝你啊,等嫂嫂以後賺了錢就給你買很多漂亮的衣服。」

  「嗯。」蕭凝琴紅着臉點了點頭,眼睛亮亮的看着溫半夏,顯然很喜歡自己的這個嫂嫂。

  送走蕭凝琴離開之後,溫半夏看到蕭南瑾正站在銅鏡面前,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你幹什麼呢?一個大男人怎麼還要照鏡子啊?」溫半夏走過去將衣服放到了床上,有些好奇地看着蕭南瑾。

  這面銅鏡是剛才蕭凝琴送過來的,說是讓溫半夏先用着,畢竟每天早上梳洗的話如果沒有鏡子很不方便。

  不過溫半夏看蕭凝琴看上去很珍惜這面銅鏡的樣子,走之前還不捨得摸了摸銅鏡,於是溫半夏就說讓蕭凝琴先把銅鏡拿回去,如果她要用的話就去蕭凝琴的房間里用。

  但是蕭凝琴搖了搖頭,說蕭陳氏那裡還有一面鏡子,她先用那面鏡子就行了,然後就離開了。

  蕭南瑾看了看銅鏡里的自己,笑了一下沒說話。

  銅鏡里的他看上去既陌生又熟悉,他沒想到他重生的這個身體竟然和他原來的相貌有八成像,但是他原來的長相是張揚鋒利的,而現在這副身體的長相更偏溫雅沉靜一些。而且臉色蒼白,精神不是很好,一看就是生了很久的病。

  溫半夏納悶地看着不說話的蕭南瑾,不知道他這是突然怎麼了,不過她現在苦惱的是另一件事情,她現在想要洗個澡換上乾淨的衣服,可是蕭家應該沒有浴桶吧,她該怎麼洗澡呢?

  就在溫半夏苦惱的時候,錢桂花突然在外面扯着嗓子大聲喊了起來:「溫半夏!你還待在屋裡幹什麼?趕快出來給你相公燒水洗澡,南瑾剛從棺材裏出來,要好好地把這些晦氣都洗掉!」

  「哎!來了!」溫半夏應了一聲,聽錢桂花的意思,蕭家應該有浴桶,那這樣她的洗澡問題也就解決了。

  溫半夏欣喜的就想要出去,但是卻被蕭南瑾擋住了。

  「不要去,你一個女子怎麼幹得了這種粗活?我自己來。」蕭南瑾堅持道。

  溫半夏倒覺得無所謂:「哎呀,沒事了!我在家裡經常干這些粗活的,你忘了我力氣有多大了?你身子骨這麼弱,一桶水你都提不起來,還是我來吧。」

  蕭南瑾被溫半夏直白的話噎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他現在的這個身子骨的確很沒有用,什麼忙都幫不上,但這也不是他的錯啊。

  溫半夏跑出去看到了一個全新的浴桶立在院子里,這是之前蕭南瑾讓錢桂花找人做的,但是蕭南瑾還沒來得及用上就去世了,所以現在錢桂花又把這個浴桶給拿了出來。

  錢桂花本來叫溫半夏出來給蕭南瑾燒水洗澡就是為了刁難溫半夏的,可是她沒想到溫半夏竟然不費吹灰之力就單手抱起了浴桶,送到了房間里。然後在廚房燒好水之後,又一手一個木桶提着將水送進了房間了,還來回跑了好幾次。

  溫半夏的力大無窮驚呆了錢桂花,蕭南瑾一直在一旁看着也有些無可奈何,他現在的力氣的確還比不上溫半夏這個小丫頭片子。

  蕭南瑾在房間里洗澡的時候,溫半夏在廚房裡繼續燒水,等到蕭南瑾洗好之後,溫半夏又跑進去把水都給倒了,又往浴桶里添起水來。

  蕭南瑾知道溫半夏這是要洗澡了,於是拿着一本書,自覺地出了房間,去院子里看書去了。

  晚上還有些涼,溫半夏覺得蕭南瑾那個弱書生的身子骨肯定受不了,於是快速地洗了個澡,就讓蕭南瑾進來了。

  等到晚上就寢的時候,兩個人都爭着要睡地下。

  最後還是蕭南瑾建議兩個人都睡床上,中間用枕頭劃分一個界限,他向溫半夏保證,絕對不會越過這條界限。

  溫半夏看到時辰已經很晚了,最後不得不接受了蕭南瑾的這個提議,小心翼翼地睡到了床的里側。

  兩個人相安無事的睡了一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第二天溫半夏是被外面的吵鬧聲吵醒的,她醒來的時候看到蕭南瑾已經起來了,正準備開門出去。

  「外面怎麼了?怎麼這麼吵?」溫半夏覺得外面好像來了很多人,到處都是說話的聲音。

  「有人來鬧事了,你別出來。」蕭南瑾平靜地回答道,說完,就推門出去了。

  聽到蕭南瑾這麼說,溫半夏嚇得直接就從床上跳了起來,都有人上門來鬧事了,她怎麼還可能坐得住啊?

  溫半夏匆忙地將衣服穿好,大概梳洗了一下,就急忙跑出了房間。

  一出去,溫半夏就看到院子里**放着一個擔架,上面躺着一個昏迷的大爺,而擔架前面站着幾個中年男子和中年女子,正和錢桂花唾沫橫飛地吵着架。

  「你們憑什麼說這是我孫子害的?你們爹自己身體不好了,就想來我們蕭家訛詐!你們做夢去吧!」錢桂花插着腰怒罵道。

  對面的一個中年女子這時候也不願意了,一邊哭一邊罵道:「我爹就是被你們家的蕭南瑾給嚇成這個樣子的,到現在都沒醒!我爹昨日中午好好地在大樹底下乘涼,誰知道你們家已經死去的蕭南瑾就這麼出現在他面前,一下子就把他嚇暈了,到現在都沒醒過來!你們賠錢!趕快賠錢!」

  溫半夏定睛一看,躺在擔架上的的確是昨日他們碰到的那個老大爺,可是那個大爺不是手腳利索地跑開了嗎?怎麼回去之後又暈倒了?

  那幾個鬧事的人看到蕭南瑾和溫半夏都出來了,情緒更加激動,指着他們倆喊道:「就是他們倆!就是他們倆把我爹給嚇暈的!」

  此時,蕭家的門外已經站滿了村裡的不少人,都湊在門口看熱鬧。

  錢桂花怎麼可能會允許這些人把髒水往蕭南瑾身上潑,她激動的跳了起來,指責道:「你們放屁!我孫子才沒有死!你們爹那個老不死的自己不中用暈倒了,憑什麼賴到我們南瑾身上啊?還有趕快把付郎中給叫過來,讓他來看看你爹是不是真的暈倒了?」

  「付郎中今天不在村裡!反正我們爹就是被你們家的人給嚇暈倒的,而且到現在都沒有醒,你們趕快賠醫藥費!否則這事沒完!我們不會放過你們的!」中年女子趾高氣揚地說道。

  她身後站了好幾個年輕力壯的男人,這都是他們家的親戚,要是蕭家不肯賠醫藥費的話,她今天就要把這裡給砸了!

  「喂,這位大嬸!」溫半夏忍了半天,最後還是忍不住站出來了,「昨天我們的確是見到了這位大爺,但是這位大爺那時候只是被嚇得跑開了,腿腳利索得很,根本就沒有暈倒。你憑什麼把這件事誣賴到我們頭上啊?」

  「就算當時沒有暈倒,但是回家之後暈倒了不行嗎?」中年女子斜了一眼溫半夏,絲毫沒有將她放在眼裡,「你個小丫頭片子還敢跟姑奶奶這麼說話!你算哪根蔥?」

  「我哪根蔥都不算,我只是出來跟你講道理的!你以為你們人多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嗎?」溫半夏也不懼怕,直接說道,「你明明剛才還說你爹一見到我們就被嚇暈倒了,現在又說他是回去之後才暈倒的。拜託你們提前對對口供好不好?否則自己打自己的臉就太貽笑大方了!這麼大的人也不怕別人笑話!」

  溫半夏的話讓圍觀的村民都哄然大笑了起來,這張家仗着自己家的男人多,就經常在村裡鬧事,現在被一個小丫頭這麼說,其他人都覺得出了口氣,活該!

  錢桂花和趙菊花都被溫半夏這副樣子嚇了一跳,這個溫半夏從昨日來到蕭家話就一直很少,她們沒想到這個小丫頭片子竟然如此牙尖嘴利。

  中年女子被溫半夏氣得呼吸都快不順暢了,她張翠蘭什麼時候被這種小丫頭片子指着鼻子罵過?

  「我現在就讓你看看什麼叫無法無天!我們就是人多勢眾怎麼了?」說著,張翠蘭就抬起了手,準備狠狠扇這個小賤人一巴掌!

  本來還淡笑着的蕭南瑾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正準備出手的時候,溫半夏自己伸手抓住了張翠蘭的手腕。

  「你幹嗎啊?說不過就打人?你這是被我說中了心思惱羞成怒了?」溫半夏輕易地就控制住了張翠蘭的手,不可思議地問道。

  外人看着這個場景,都有些害怕溫半夏吃虧,畢竟溫半夏看上去身體瘦弱,一點力氣都沒有,而張翠蘭身強力壯的,不知道幹了多少粗活,而且還在村裡經常和別人打架,這對上了肯定是溫半夏吃虧啊!

  可是只有張翠蘭知道,在溫半夏抓住她的手的那一刻,她就想要掙脫掉,可是手腕像是被鐵給鉗制住了似的,根本掙脫不開,而且溫半夏使的勁也越來越大,她的手腕都快要斷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