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攻略那朵高嶺之花
攻略那朵高嶺之花 連載中

攻略那朵高嶺之花

來源:google 作者:幼兒園的卡耐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時以柔 段江宴 現代言情

【放蕩不羈專情狗✖️白切黑自戀小蓮花】綁定了「十二點」系統的時以柔回到了校園時代,暗暗發誓一定要離段江宴這朵高嶺之花遠一點,再遠一點誓還沒發完呢,系統要她攻略段江宴時以柔:我的媽,我躲他都還來不及我要怎麼攻略!就在時以柔糾結要不要美色誘惑的時候那個只愛學習不聞人間吊事的高嶺之花卻自己向她走了過來,段江宴蹭了蹭她的唇,揚起眉:「你好好想一想,當初到底是誰甩了誰?」*****系統:【如果十二點的夢可以回到過去,你願意回去嗎?】時以柔眼前浮現出陽光燦爛的少年,嘴角微彎:「如果十二點的夢可以回到過去,我將永遠不要醒來」段江宴心裏有個人,卻好像永遠忘不了,後來她又來到他身邊,那一刻天光大量,神明簇擁他上前,牽起女孩的手,「歡迎回到我身邊」展開

《攻略那朵高嶺之花》章節試讀:

「下周呢,就到了我們聖高要舉辦的詩歌朗誦大會了,大家去年也都參加過,那麼今年呢我簡單給大家重複一下比賽規則,我們是以團體的形式舉行,當然也可以自由組隊。」

「要注意的是,每位學生都要參加,多參加參加活動對我們的經驗都是很寶貴的,大家一定要懂得珍惜。」

季末往左邊靠了靠,歪過頭來忍不住吐槽,「真是無語,人家隔壁一二班怎麼就不用全部參加了?咱入學這兩年,差不多每次活動都是全員參加,一二班的參加人數加起來都沒咱班一半多······」

「再怎麼說咱馬上也是准高三了,誰天天有這功夫準備什麼狗屁活動啊。」

時以柔也低頭,小聲說道,「誰讓茶姐是咱班主任呢。」

茶姐,三班的班主任也是整個高一部的教導主任。

顧名思義,因為愛喝茶,又很年輕,被眾多恨她入骨的學生們親切的稱呼為茶姐。

因此他們三班自從一開學,各種活動便被安排的滿滿當當,儘管是這樣,三班的成績依然是穩居不下,足以見得班裡人的水平多麼的厲害。

大家都很優秀,幾乎都實現了自己的夢想,考到了自己很想去的大學,學了自己很感興趣的專業,這一點在幾年後也被論證。

時以柔聽着班主任在前面講着,心裏覺得很無聊,乾脆把十二點給叫了出來,「我真的要參加這次詩歌朗誦大會嗎?」

十二點:【柔柔宿主,根據資料顯示,這次你詩歌朗誦獲得了冠軍。】

確實得了冠軍的時以柔嘆了口氣,

「就是啊,這樣真的很沒意思。」

十二點覺得自己的嘴角抽了抽。

別人都是在想一定要抽出時間好好練習,爭取比賽獲得一個好成績,它的宿主卻想,得冠軍真的好沒意思。

這一番話,這讓十二點深深的體會到了來自王的蔑視感。

時以柔趴在桌子上,語氣有些幽怨,「我真的好想擺爛,我想當鹹魚,我這輩子並不是很想獲得冠軍了,受人矚目的日子我已經過厭了。」

「這一點都不符合我的第一個夢想,我的夢想是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可現在卻連一個小小的詩歌朗誦會都拒絕不了,這不是我想要的。」

時以柔感覺自己很鬱悶。

十二點:【宿主,我們的宗旨是為了實現夢想,根據資料顯示,您是在這次詩歌朗誦大會的後台上,將夢想目標堵在拐角,並強行要了他的聯繫方式,宣布開始追求他】

十二點:【所以說,這次是個朗誦大會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機會】

時以柔神色緩和不少,慢吞吞的點了點頭,「那行吧,為了男人,我就勉強參加吧。」

***

「名單上參加單人朗誦的,只有這些人了嗎?」段江宴看著錶上這十幾個名字,試圖在裏面找到自己熟悉的名字。

「對啊。」

趙天宇一臉篤定,「除了三班以外,其他班都不強制,所以報名的很少,再說了,三班他們班班長說是集體詩歌朗誦,所以應該也沒單人朗誦。」

段江宴沒說話,他抿着唇,看着自己手裡的名單,似乎在想自己做的那場夢到底是不是真的。

在夢裡,時以柔是第一個朗誦的,也拿到了冠軍。

他在後台幫音響老師調控設備,卻被女孩兒堵在後台上,她笑起來那麼美麗明亮,「段江宴,可以認識一下,交個朋友嗎?」

那是他心悸動的開始,他已經等這一天好久了。

可是為什麼名單上會沒有她的名字?

段江宴目光沉沉,表示自己心情很不好。

難道真的只是自己做的一場夢嗎?

段江宴長得很乾凈,由於現在心情不好,就好像是一位憂鬱王子。

趙天宇看他這模樣,語氣突然神秘下來,開始八卦起來,「呦呦呦,難不成跟人約定好了詩歌朗誦,但是人家沒報名嗎?」

「宴哥還能被放鴿子啊?誰這麼大膽。」

段江宴沒理,扯了扯嘴角,把名單扔到一邊,拿出下節課上課要用的課本,趴上去,狠狠的睡了過去。

段江宴的情緒被那張名單牽扯住,一上午的課都沒有怎麼好好聽,再加上最近一直做夢沒有睡好,藉此契機,可算是好好睡了一覺。

段江宴的成績一直是班裡乃至整個高一部的拔尖種子選手,很受各科老師寵愛,包括很嚴厲的的數學老師。

他把段江宴叫起來回答問題,段江宴垂着眼睛看了一會題目,便流利的將答案敘述出來。

數學老師用讚賞的眼神看向他,點頭示意他坐下,任由他趴在桌子上睡覺。

段江宴還想睡,卻怎麼也睡不着了,因為剛睡醒的原因,他的眼角泛着濕意。

他把壓在一堆書下面的名單拿出來,從上往下掃視了一遍,再次確定了沒有時以柔的名字。

段江宴眼神顯得專註,他看着手裡的名單若有所思。

幾秒後,段江宴扯了扯嘴角,連眼皮都不帶掀一下的,拿起一旁的筆,在最下面唰唰唰的寫下了自己的名兒。

*

「太淦了,人算不如天算,我敢發誓,四年後的我,大姨媽來的日期絕對沒有這麼准!」

時以柔扶着牆慢吞吞的走着,一隻手捂在自己的肚子,由於太疼導致她額頭上都冒出了虛汗。

「你不是夢想系統嗎!你快把疼痛給我屏蔽,我不行了,我覺得我下一秒就要昏過去了。」

十二點看時以柔疼成這個樣子也很心疼,但是它真的沒有辦法:【柔柔宿主,我現在還沒有屏蔽系統的功能,現在最好的辦法是回到教室,據資料顯示,你有在書包里放止疼葯的習慣。】

時以柔好想罵人,但是連罵人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繼續慢吞吞的往前走,前面就是教室,就當她要拐進去的時候,十二點突然出聲:【夢想目標出現。】

誰?

段江宴?

果然是他,段江宴手裡拿着幾張A4紙,低頭翻看着,雖然往這邊走着,但是還沒有注意到自己。

看到段江宴走過來,時以柔眼睛一轉,虛弱的往後退了兩步,她咬了咬牙,閉上眼就往身後倒去。

媽的,

在攻略高嶺之花這件事情上,疼痛根本算不上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