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給大佬生包子後我失憶了
給大佬生包子後我失憶了 連載中

給大佬生包子後我失憶了

來源:google 作者:木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辛 孫言鼎 現代言情

【商演小女王x毒舌綜藝殺手奶爸ceo】她本是當紅一線小花,因得罪大佬,一夜之間被雪藏,甚至被坑爹經紀人瘋狂拖後腿,搞得黑料滿天飛偶然一次機會,葉辛被迫和毒舌大佬組cp,錄製綜藝《偽裝老公》錄製第一日,大佬瘋狂吃醋大佬:「你和內個流量小生挺熟?」錄製第二日大佬:「錄製節目中產生的任何親密行為,雙方都得無條件配合」錄製第三日 大佬:「喂我」葉辛:「?」……TAT,這大佬怎麼和傳聞中一點都不一樣?好吧,她認慫!展開

《給大佬生包子後我失憶了》章節試讀:

  葉辛囧,她還真給忘了。

  不對,不是忘了——她就是隨口一說,庾奕林怎麼還當真了?

  葉辛尷尬:「我,我沒訂餐廳。」

  庾奕林不介意:「哪裡都可以,路邊攤也行。」

  葉辛想了想那個畫面:「不好吧,怎麼說你也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擔心他顏面掃地是假,怕被記者拍到是真。

  她都被黑成啥樣了,再同個框,非被他們寫成拿身體換上位不行。

  葉辛認真盤算那些小九九,模樣認真的不行。

  庾奕林摸不清她在想什麼,以為她擔心自己,還有點感動:「這樣吧,你要信不過外面的餐廳,可以去我家。或者就近取材,我們去你住的房間,你想吃什麼,我讓家裡廚子做好了送過來。」

  第一次見面就約家裡,不太好吧?

  去酒店更不行了呀,那簡直就是免費為娛樂圈提供大料!

  葉辛老老實實道:「庾總,改天好不好?」

  庾奕林蹙眉:「葉辛,你是在耍我嗎。」

  「沒有沒有。」她叫苦不迭,「庾總,你真的沒看新聞嗎??」

  庾奕林拿出手機,掃過幾行文字,眉頭愈來愈緊。

  頁面拉到底,他臉色已經黑的像個剛從礦上出來的挖煤工人。

  「小葉,我會負責的。」

  庾奕林點開一個頭像,要撥視頻。

  葉辛忙摁住他:「你給誰打電話?」

  庾奕林想了想,沒告訴她:「私事。」

  「哦,好吧。」

  葉辛頗有覺悟地走到一邊,乖乖等待。

  電話嘟嘟接通,兩秒,畫面上出現一張粉雕玉琢的小臉:「爹地,晚上好。」

  庾奕林眸光溫柔:「晚上好寶貝兒。爹地打算做一件大事,你可以幫爹地拿個意見嗎?」

  恩恩點點頭,一副乖巧樣子。

  庾奕林將鏡頭切換,照向葉辛。

  恩恩誇張的托着小臉深吸一口氣,趴在屏幕前頭:「媽媽,媽媽。」

  庾奕林溫柔地問:「爸爸要追這個女人,追到就娶回家給你當媽媽,好不好?」

  「好!要媽媽,愛媽媽。」

  庾爹滿意,兒子果然隨爹,從小就有眼光。

  掛了兒子視頻,他面色一沉,轉手接YH公關部:「怎麼辦事的?這種負面新聞,我不想看見第二次。」

  YH公關部部長何芯也奇怪:「庾總,新聞我已經撤一次了,好像有人故意黑葉小姐,出高價買了多頻通稿。」

  庾奕林看着葉辛,微微眯眼。

  多頻通稿,深層業內才會用的手段。

  簡單說,就是一篇黑通稿付出三倍以上的價格,撤一篇,立馬有下一篇接上,層出不窮,壓根摸不清對方買了多少。除非燒錢,否則根本撤不幹凈。

  到底是誰,這麼費盡心思的黑葉辛?

  庾奕林攥緊手機,壓低聲音:「對方是誰。」

  何芯道:「抱歉庾總,我問了所有業內朋友,都說不知道。」

  「是不知道,還是不敢說?」

  「這……」

  「她是悅畫的藝人,但我怎麼從來沒見她上過熒幕?」

  「好像是得罪大佬,被高層打壓了。」

  庾奕林挑眉,沒想到她性子還挺烈。

  「哪個大佬?」

  何芯笑:「燕市除了您,哪有什麼大佬,一群企業家抬高自己而已。」

  庾奕林沒否認:「圈裡倒是有幾個愛玩的,豐恆地產的孫源,建新食品的陳建新,盧氏的盧金國,辰時美妝的展俗……是哪個?」

  何芯:「好像是孫源。」

  庾奕林嗤笑。

  撿庾氏的不要的樓盤搞房產,生意做的不行,野心倒不小,把手都伸到他的女人身上來了。

  何芯問:「老闆,現在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

  庾奕林頂了頂腮幫子,腔調陰鷙:「把孫源行程調出來,手上的項目全部叫停,順便派人給稅局和城市規劃部通個信,就說豐恆地產有問題,有人匿名舉報。」

  何芯恭恭敬敬:「是。我馬上辦。」

  葉辛站的腳麻,吸吸鼻子,往這邊看一眼。

  四目相對,庾奕林一瞬間散去戾氣,一副溫和無害模樣。

  葉辛眨眨眼,老實站好。

  他跟誰打電話呢,看起來好溫柔。

  綜藝嘉賓大部分都有女朋友,庾總應該也有吧?

  雖然他脾氣陰晴不定,但他笑起來還是很勾人的,五官俊美大長腿,出身名門又有錢,誰會不喜歡呢?

  葉辛悶悶不樂,拿腳尖踢石子。

  一道高大影子壓下,她抬頭:「庾總。」

  庾奕林點頭:「熱搜的事情別多想,睡一覺,明天就沒了。」

  葉辛莫名委屈:「……嗯。」

  她低下頭,一雙手搭在兩側,睫毛投下一片陰影,巴掌臉被悲傷淹沒。

  溫馴,乖張,像只布偶貓。

  這麼好的小葉,怎麼會有人忍心欺負?

  庾奕林沉默半晌,輕輕嘆口氣,捧住葉辛的臉,親吻她額頭:「不要難過,有我在,你的星途一片光明。」

  葉辛耳朵尖粉粉的,溫度灼熱:「你,你這樣怪怪的。」

  庾奕林挑眉:「怪溫柔的?」

  葉辛:「不是,你毒舌大神的人設怪崩的。」

  庾奕林不說話了。

  淡定,淡定,這可是未來老婆,不能被她氣死。

  ……

  第二日,《偽裝老公》正式開錄。

  葉辛起得很早,五點多去外面跑了個步,七點回來,一開門,正好和小嬋撞上。

  小嬋急壞了:「你可回來了,我還以為你出事了呢。」

  葉辛笑笑,抽毛巾沖澡:「我就是去跑個步,能出什麼事?」

  小嬋趴在浴室門口看她:「還能出什麼事,外面罵你的那麼多,我以為你抗不住壓,跟黑粉火拚去了。」

  「不至於。」

  「哦……」小嬋咳嗽一聲,摸摸鼻子,「葉姐,昨天庾總和你說什麼了?」

  浴室水流嘩啦啦響,葉辛聽不見她說什麼,關掉水閥,扭頭問:「什麼?」

  她看不見人,漂亮的大眼睛緊緊閉着,水從額頭上流下來,落在深凹的肩窩,格外誘人。

  小嬋咽咽口水:「你和庾總——」

  「庾總怎麼了?」

  「……」算了,下次再問吧!

  小嬋搖搖頭,拿起綜藝劇本,給她講流程。

  八點十分,手機響。

  葉辛以為節目組來催,急忙拎包下去。

  進了電梯,她深吸口氣,接電話:「喂。」

  那頭靜默兩秒,響起一道低沉磁厚的聲音:「葉子,吃飯了嗎。」

  葉辛看屏幕一眼,心臟狂跳:「庾總,這是你的號碼啊,我還以為……」是stuff呢。

  「嗯?你以為什麼?」

  「啊,沒什麼沒什麼。」葉辛笑,「我還沒吃呢,公司訂的酒店不含早餐,我待會打車過去,隨便在路邊買一份就好。」

  「……不用。」

  電梯叮咚打開,葉辛把帽子往下壓了壓,大步出去:「啊?什麼不用?剛剛在電梯里,信號不好。」

  庾奕林坐在車裡,看見一身休閑裝的小女人,聲線柔和兩分:「你不用打車去片場。」

  葉辛好笑:「那我怎麼去?我現在可是人見人罵的滾娛圈女性,大搖大擺的騎單車出現,會遭到攻擊的好不好。」

  電話那頭似乎有開車門的聲音。

  葉辛開玩笑說:「庾總,你不會專門派車來接我吧?哇,那我可受不起呀,讓你那些粉絲看到,我又要被噴成篩子了——」

  話沒說話,她愣住了。

  隔着一扇轉門,一輛加長林肯就停在外頭,一個身姿欣長的男人靠在車邊,正笑意岑岑地望着她,目光寵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