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福運小嬌娘:靠串串香富出新高度
福運小嬌娘:靠串串香富出新高度 連載中

福運小嬌娘:靠串串香富出新高度

來源:google 作者:最愛粉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憐 宋枝

【無CP➕經商➕美食】大金朝有個名揚四海的奇怪食肆,聽說那裏面不僅有香的、辣的,酸的、甜的,還有臭的…每日一開門就都被哄搶告罄民間傳說,這食肆的老闆是個貌美如花的女廚神,上得廳堂下得廚房,能文能武,創得輝煌僅靠一雙小手起家,扶持胞妹坐上一品夫人的位置至今…未婚這下轟動了整個江湖,不論什麼歪瓜裂棗紛紛上食肆自說自話搞了一個比武招親,只為能日日吃到一碗螺螄粉(哭)展開

《福運小嬌娘:靠串串香富出新高度》章節試讀:

「阿姐,這裡好漂亮。」宋憐好奇的四處打轉,最後坐在窗檯看着街上人來人往,她還是第一次住這麼好看的房子呢。

就連床帳都是帶花紋的,還有屋子裡這些瓶瓶罐罐的植物她都從未見過,新奇地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現在要出去買些東西,你就在這裡休息。一會兒小二會送葯跟熱水上來,你的手不能碰水,就用另一隻手打濕擦洗一下。」宋枝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飲而盡。

「阿姐要去多久?」宋憐聽了,一張小臉立馬垮了下來。

「不會很久,天黑之前一定回來,你就呆在屋子裡哪也不要去,要是餓了就點幾個菜讓小二送上來吃,等我回來付錢。」

宋枝說著從懷裡掏出兩個布袋子,一個是村長給的二十兩碎銀,一個是在跑出老宋家時拿的。

原主娘私藏的十兩銀子。

零零散散的銅板給宋憐看病跟住店已經花了一些,現在已經沒有幾個銅板了,她撿了幾個不大的碎銀揣在荷包,大約有一二兩那麼多,其餘的都合在一起藏到枕頭底下。

又交代了宋憐幾句,才出的門。

客棧所在的這條街叫八灣巷,地處桃花鎮偏北邊兒的位置,隔一條街就能看到鎮上的衙門。

此時正是午休,衙門外只站了兩個維持秩序的官兵。

清水新街不比南門大街繁華,但是因着官府在此,來往辦事的人很多,所以周圍的貨郎也不少。

這邊當真如那包子攤老闆說的一樣,放眼望去都是牙行鋪子。

買賣租賃屋舍,還有奴隸行當。

在這裡流竄的人也比她想像的多得多,而且大多都是圍繞在人牙那塊兒。

宋枝過去時,正有一大娘費力的拖着一個大鐵籠出來,就像是馬戲團里裝野獸的那種鐵籠子。

可是裏面關的不是動物,而是人,還都是女人。

她們衣衫襤褸,頭髮毛躁,臉上也髒兮兮的,個個神情木訥,也有一些可能是新來的,幾個縮在一起抱團。

這些人都是奴籍出身,大部分是家族犯事被貶的下人,要麼是先前犯過錯坐過牢被降奴的百姓。

那鐵籠一出來,眾人都圍上去。

女奴往往最值錢。

宋枝遠遠看着,只見幾個穿着火辣艷麗的中年女人先擁上去。

她們是妓館的老鴇。

奴籍人士臉上落有刺青,被買回去也只能幹粗活作丫頭使,而且不得出門。但也不妨一些口味重的,被這些媽媽桑買走,過不了多久就會命隕他人之手。

「唉~又來新貨了…這人牙子的生意就是好做。」一旁一男一女倚靠着門牆,邊磕瓜子邊向人群投去艷羨的目光。

「也不知那麻子婆哪裡來的人脈,怎麼回回都有那麼多的新貨呢?難不成這大金朝的女奴都分給她了?」男人嘆嘆氣。

那麻子婆生意火爆門庭若市,他們一月也碰不着幾樁生意,還要兩個人分,清湯寡水的也不知何時到頭。

「二位。」

兩人聽聲扭頭看向來人。

是個衣衫破舊的毛丫頭,男人當即就扭頭接着看戲並不多在乎,只有那女人沖她笑了笑,「小姑娘有什麼事呢?」

「我想賣房。」宋枝開門見山。

那女人一聽,磕瓜子的手立馬停下來,熱情地邀她進去,諂媚道,「來來來,這邊走,我給你倒杯水喝,咱慢慢了解了解情況。」

男人見女人搶先一步,憤懣將瓜子殼扔了滿地,不悅的拍拍手扭身進門,到手的單子又泡湯了。

「小姑娘,見你這打扮,賣的應該是鄉下的房子吧!」女人給她倒水,自我介紹起來,「我姓王,叫王雲,你要是不嫌棄就叫我一聲王姐。」

宋枝瞭然輕笑,點點頭。

「不知道你要賣的房子可是你自己的?」她心有懷疑,畢竟宋枝年紀這麼小,也有可能是偷了人家房契來賣的。

「是我家的房子,你若是不信可以去衙門查閱卷宗,我爹造房子的時候肯定立了戶。」宋枝看了她一眼,微微抿嘴輕笑。

「阿,這是我們的了解的正常流程,小姑娘你莫要見怪,那房子如今在何處?」

「在溪頭村。」

「那離鎮上也不遠,可否給我看一眼你的房契?」王雲激動道,來活了,來活了。

現當口,村子裏的房子可比鎮上的要金貴得多。如今夏季來臨,北方有不少百姓遷戶南下,最近桃花鎮就來了不少人,而她們手上農村裡的房子數量有限,都是吵着賣出高價。

就拿她手上的好幾個客源,都還在等着房源呢。

因而村子裏房子的價格低,而且大多遷戶而來的都是庄稼人,想棲田而居,鎮上房子就不吃香了。

王雲細細看了一遍房契,三屋五房,足夠一家五六口人住,帶一個院子又加了兩分,「家裡可有田產阿?」

「田產已被我發賣了。」

「阿~」王雲嘆口氣有些可惜,要是連帶田地一起賣,價格或許還能更高一點兒。

「不過我家後門有一個菜園子,當初建房時得了村長批閱開採的,那塊兒地以後不用還可以蓋房,在房契上沒有寫。」宋枝補充道。

「不如這樣,我先帶人看看房子,要是有意向的買家,再跟你聯繫。」

宋枝想了一會兒,「那這房子預估能賣多少銀子?」

「獨門獨戶,帶兩個院子又打了茅廁,距離鎮上又不遠,房子的確是個好房子,宋姑娘我也跟你交代實話,當下農村的房子是最好的賣的,我肯定幫你賣出高價,

就拿這兩個院子來說,五十兩肯定不會少,我們牙行抽成七兩你看怎麼樣?」

如果五十兩賣出,到她手裡有四十三兩,加上賣地的二十兩跟娘留下的十兩錢,這裡就已經有七十多銀子了,夠她們在鎮上生活一段時間。

「好!」

「那咱們就先這麼定了,這兩天我就可以給你答覆。」王雲見她同意,臉上的笑意更濃。

「那到時有消息了就請到八灣巷的廣軒客棧來找我。」宋枝交代了地址,對她扯出一抹誠懇的笑意,「就請王姐姐多費心了。」

「放心放心,我一定盡心給你賣個好價錢。」王雲邊說邊送。

從那鋪子里出來之後,宋枝就扭頭進了另外一家,接待她的是一個有些圓潤的中年男人。

她把房子交付給王雲,但是住所的問題還沒有解決。要是在同一家店,對比不了價格,王雲也許會趁機賺她一筆。

穩妥的做法就是換一家店,讓人不知道她的實力,才會盡最大力給你優惠。

「我想租房子,最好帶一個院子,用水要方便。」宋枝把要求跟那個男人說完,那男人就從身後眾多的牌子里挑選了幾個。

「不知道有沒有地域要求,想在離街近的地方,還是遠一些?」

「近一些,最好離碼頭近的。」

碼頭人流量很大,且都是平民百姓,以後做生意來往方便;南門大街雖然消費能力更高一些,不過他面向的群眾是上流階層的貴族。

而且攤販重複率很高,競爭更激烈。

「喲,碼頭那邊倒是有幾套空着的房子,不過黃金地段,這房子租金自然要高昂一些。」男人有些為難的看着她這一身打扮,手指在桌上有意無意敲打着,

「不知道小姑娘你打算租多久?」

「一年起步吧,如果院子合適住的舒心,不妨考慮住的更久。」宋枝笑了笑,也許會買下來。

男人撇撇嘴,不是他看不起人,「咳咳,這一年少說要十兩起步啊……」

「十兩……我可以接受。」宋枝先是為難的沉思片刻,然後才點點頭答應。

見男人臉上舒展開來,立馬就擺了五六個牌子給她介紹起來。

光聽他說也分辨不了好壞,於是兩人說好了明天的時間去看房。

暫時解決了房子的問題,宋枝就慢慢悠悠的在清水新街逛起來,正看到一家布莊人滿為患。

這家店不僅賣布匹,還賣自家縫製的成衣,只是不知生意為何這樣好。

宋枝低頭看了一眼身上的破衣服,自嘲的笑了笑,邁步擠進去。

「大娘,這人怎麼這麼多啊!」宋枝身體瘦小,很快就擠到最前面,只可惜大門圍着不讓進,這下她更加疑惑不解,抓着一邊的大娘問起來。

「他們家來了新貨,這陳貨就要便宜出售,能搶一點是一點啊。」大娘手臂還挎着菜籃子,很顯然是出來買菜順便搶點布。

便宜出售?這不是正合了宋枝的心嗎?

眼見店裡兩個女人把圍着的障礙物移開,不等宋枝自己挪動,身後的人群就把她給擠進去了。

這些婦人很是瘋狂,頗有幾分現代搶菜大媽的氣勢,宋枝眼疾手快,在牆上扒拉下兩件成衣,又在地上撿了兩雙布鞋。

一抬頭,店裡的東西已經所剩無幾了。

……

付了五十文錢,雖不知衣服合不合身,但是佔到便宜的宋枝還是十分高興。

她答應了宋憐天黑前回去,就沒有多逗留直接回了客棧。

在前台得知宋憐沒有點菜,索性直接點了三個菜讓送上樓,她就抱着包裹上樓去。

進門時,宋憐正趴在窗台上看風景。

見宋枝回來,眼裡的光都變得有神起來。

「你都看了一天了,不膩嗎?」宋枝笑她。

「阿姐,這裡真的很漂亮,可以看到那邊的城樓跟大山,而且街上的景也十分有趣,我今天看到一個賣果的老頭不小心撞了一個婦人,那果子散滿地,不少好心人都上前幫忙呢。」宋憐滔滔不絕的跟她分享今天的所見所聞。

「葯吃了么?」

「吃了吃了!」宋憐點點頭,見她從包袱里拿出新衣跟新鞋,連忙跑過去撿起來看,「阿姐,這些衣服真漂亮!」

宋枝拿着一件粉色的在她身上比比劃劃,然後懊惱地丟在一邊道,「太大了……」

「來試試鞋!」

不過好在鞋子倒是合腳。

還是不能佔便宜阿,這些衣服的碼子一看就是賣不出去的,瘦的穿太大,胖的穿太小,難怪會便宜賣。

人家明說不退不換,只能暗暗吃這個虧了。

「阿姐,這衣服料子不錯,改一改也能穿呢!」宋憐重新拿起來在手上擺弄,給她解釋,「袖子改短一些,腰身再收緊一些……」

宋枝聽的雲里霧裡,她可不會針線活。

「咚咚咚…」有人敲門。

是小二哥送飯上來了。

「麻煩您一會兒再送些熱水上來。」宋枝禮貌送走他,就開始跟宋憐吃起晚飯。

窗戶開着時不時有風吹進來,外頭的天已經見黑,屋子裡點着燭燈通明,一道紅燒肉,一道素炒白菜,還有一個雞蛋湯。

味道一般,但是兩人就着大米飯難得吃了個飽。

「阿姐,我們明天回家嗎?」宋憐忍不住心中疑問,今天阿姐只說帶她來看傷,如今傷已經看好了卻不回家,還在鎮上住客棧,那她們什麼時候回家呢?

「你想回家嗎?」宋枝問。

宋憐認認真真的思考了一會兒,搖搖頭。

雖然那個房子是爹娘建的,不過村子裏有阿奶跟大伯娘,她多多少少也害怕那個舅舅,他連娘都敢打,更何況她們呢?

「如果能一直住在這裡就好了。」宋憐認真道,忍不住掃了一眼這間客房。

「嗯好,那我們明天就去看房子。」宋枝對她笑笑,見她表情僵住,不由得笑的更歡了。

「阿姐說什麼?」

「既然我們都不想回去,那就在鎮上租個房子住,家裡的老房子我準備賣出去換些銀錢做個生意,以後我們就在鎮上怎麼樣?」宋枝見她眼睛越瞪越大,扒了口飯。

「真的可以一直在這嗎?」宋憐再一次詢問,忽然想起阿姐今天下午出去,那一定是去賣房子了。

「所以阿姐早就想好了!」她粲然一笑,在鎮上很好,她很喜歡,主要是能跟阿姐在一起,無論去哪她都願意。

飯後小二哥送上來兩桶水,又把碗筷收下去了。

宋憐傷在左手,可不管宋枝怎麼規勸,她都跟小二要了針線,興緻盎然地改起了衣服。

她現在心裏對未來充滿了期望,就算是手斷了,她也要給阿姐把衣服改出來。

宋枝也不想打攪她。

就去舒舒服服的泡了個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