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傅小官穿越
傅小官穿越 連載中

傅小官穿越

來源:外網 作者:傅小官董書蘭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傅小官董書蘭 恐怖靈異

有幸穿越了,還是生在地主家,此生不缺吃穿卻也不想混吃等死,所以傅小官隨意的做了些事情,沒料到產生的影響如此巨大。皇帝要讓他官居一品,公主要招他為駙馬,尚書府的千金非他不嫁,荒人要他的頭,夷國要他的命,樊國要他的錢……可是,傅小官就想當個大地主啊!展開

《傅小官穿越》章節試讀:

一句略懂,令董書蘭又看了看傅小官。
紅袖招她去過,添香酒她也喝過,與這西山瓊漿相比,添香酒遜色一籌。
作為戶部尚書的女兒,耳濡目染有之,父親的刻意培養有之,她對於商機的敏銳嗅覺遠超常人,所以看着她長大的長公主才會將臨江皇商一事交給她辦理。
此酒,可入皇宮,為天下之最!
春秀為董書蘭滿上,她有些不好意思,對傅大官說道:「傅家主……書蘭前來可是有事與傅家主商談,切莫醉了誤事,就此一杯。」
傅大官笑道:「小姐舟車勞頓,正事莫急,我這別院雖然簡陋但勝在整潔乾淨,」他轉頭對春秀說道:「去把西廂房收拾出來,董小姐呆會午休。」
傅大官當然想要將董書蘭灌醉,因為他在知道董書蘭到了這裡之後,便派了人快馬入臨江,他需要將這消息遞給三大糧商。
無論如何,自己的腳步得站住。
如果董書蘭醉了,這談判能夠拖到晚上,臨江便會有回信,到時自己再見機處理,這事兒便不容易惹到身上。
所以,他極盡所能的勸酒。
然後,董書蘭的眼睛愈發明亮水靈,而傅大官卻醉了。
「我……不善飲的。」
董書蘭這下真的不好意思了。
「無妨,姑娘去涼亭用茶,我先把我爹給安頓了。」
董書蘭走了出去,小旗緊隨,低聲說道:「小姐……過了啊。」
「嗯,」董書蘭聲如蚊蠅,「太好喝了,沒控制住。」
「正事呢?」
「不急。」
……
有風落於發間,董書蘭獨立溪邊。
傅小官安頓好父親走來,便看見靜立的董書蘭。
三分酒意之下,董書蘭面若桃花顏似玉,腰肢盈盈眼流波,幾縷秀髮隨風起,仿若仙子飛天去。
他收斂了一下心神,走上前來,問道:「房間已經收拾好,需不需要休息一下?」
「不用……這處別院很是精緻。」
「父親說,這是母親當年所建。」
兩人隨意的溯小溪而行,至一濃蔭處坐下。
董書蘭坐在木椅上,傅小官坐在溪邊的石頭上。
「……前些日子,我的侍衛傷到了你,如今可好?」
傅小官一笑,「大夫說怕有後遺症,就是可能會變傻,所以我也不知道哪一天會變傻掉。」
「這事兒……對不住。」
董書蘭很是愧疚,當時在仔細的調查了傅小官之後,她得到的消息是這傢伙就是臨江城一大禍害,但偏偏官府那邊推三阻四不太願意受理。
這種事兒她是明白的,畢竟傅府是臨江首富,花點錢財買通官府也是尋常事,所以她最後叫了侍衛出手,卻沒料到差點把這傢伙給弄死了,現在撿回一條命卻留下了後遺症。
「也無大礙,你不用放在心上……說來,還要感謝你。」
「感謝我?」董書蘭偏着頭看着傅小官,有些不解。
傅小官一笑沒有回答,撿起一粒石子丟進溪水,問道:「此次臨江之行,可還順利?」
「基本上不會有什麼岔子了,只是我還想更低一些,還要花費些時日。」
一個小姑娘獨自跑來臨江處理這麼大宗生意,也算是不簡單,傅小官對此事也沒上心,心裏掠過這麼個念頭,便也沒有再問。
蟬鳴於林,魚戲於水,傅小官靜默,董書蘭忽然開了口。
「你那字……得好好練練。」
「嗯。」
「這西山瓊漿每日產量多少?」
「昨晚才做出來,還無法統計,但是肯定不會多,至少目前還沒有好的辦法提高產量。」
「你這酒……可以賣入皇室。」
傅小官抬頭看了一眼董書蘭。
「如果你傅府有皇商的身份,這酒更能夠賣個好價錢。」董書蘭又補充了一句。
「這事兒……如果是我來決定,不用你來找我,我都會去主動爭取。但現在的問題是,我父親好像不太願意,因為這挺麻煩,也因為如此便會得罪臨江三大糧商。彼此合作數十年了,沒有必要為這點事撕破了臉皮。父親也不太在乎這多的一點利潤,只是不願樹敵,此事還請你見諒。」
「那……你為什麼會願意呢?」
傅小官笑了起來,「皇商無非是能把好東西賣給皇室,我父親只有糧食,這東西雖然是好東西,但放眼天下我傅家也算不上什麼。但我有很多很多好東西,比如酒,比如……香皂、香水或者是千里鏡等等。我想,這些東西才是皇室需要的。」
董書蘭眼睛一亮,「給我瞧瞧。」
傅小官兩手一攤:「酒你知道了,至於別的東西,現在還沒有,以後做出來我託人先帶給你用用。」
畫餅呢!
董書蘭沒有聽過香皂香水千里鏡這些東西,有些新奇,但也沒期望太多。
皇室什麼東西沒有?
想來也是根據某個東西加以改進,就像這酒一樣。
傅小官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他招呼春秀過來,說道:「去請張管家,我有事找他商量。」
沒多久春秀和張管家過來,傅小官蹲在地上,用手將地上的細沙抹平,拿了一節樹枝在這細沙上畫了起來。
「這是別院,別院外這一片……」樹枝這一條直線畫了很長然後圈起,「把它買下來。」
「看這,酒坊在這個位置不妥,外面買下來之後把酒坊移出去,規模……擴大三倍。而如今酒坊的位置推倒重建,建糧倉,將原本的糧倉分一半出來,堆積太多,隱患很大。」
「另外,別院外臨水的地方,我要十畝最好的田。插秧不要停,但是在抽穗楊花的時候,如果我沒在別院,務必第一時間通知我。」
「現在能做的就這麼點,地買下來之後先平整地基,其餘的規劃我來做。」
傅小官丟下樹枝,坐到石頭上,看着張策,「明白了沒?」
「明白了……少爺這是?」
「昨天我出去走了一圈,這地方不錯,建一處工業園……作坊。」
「另外,統計一份下村匠人的名冊,各種匠人都要,我若離開了別院,送到臨江府上。」
「好,要不要請示老爺?」
傅小官拍了拍手上的沙子,「等我爹起來,你找他去。」
這不是傅小官臨時起意,昨天在看過那一片地之後他就有了這個想法。
在這裡建立一處研發中心,並量產這些沒有什麼技術含量的東西。
主要也是為了自己舒服,他需要香皂洗澡,需要好一點的牙刷漱口,上廁所時需要紙……那個棍子擦屁股,這特么太難受了。
當然他後來用了紙,哪怕春秀一臉肉痛。
張策離開,董書蘭收回了落在傅小官身上的視線,這個少年愈發讓她看不明白。
「什麼都沒有你就這麼決定了?」
董書蘭以為,做任何事都應該謀定而後動,傅小官這又是買地又是找匠人又是規劃……是不是太草率了?
地主家有錢也不該這樣用的吧,萬一造不出來,這些錢豈不是打了水漂?
「也不是什麼都沒有,這兩天我反覆的思考過,材料是有的,技術上沒有太大問題,等前期的事情處理好,也就差不多成熟了。」
「你弄十畝稻田是幹啥?」
「這個就真的是實驗了,我心裏可沒底。這需要幾年的時間來驗證,如果能夠成功的話……這一畝稻田的產量估計能夠翻倍。」
翻倍?
董書蘭一驚,江北一帶,如果年份好,稻穀畝產基本在二石出頭,也就是兩三百斤,如果翻倍……
董書蘭是不太相信的,因為千年以降,稻穀的產量才艱難的提高了畝產二石。如果傅小官能夠用短短的幾年時間令稻穀翻倍,這絕對是潑天大功!
萬民得以飽腹,前線將士得以保障,國家之糧庫得以充盈……這是惠及天下之事!
「此事,有幾分把握?」董書蘭小心翼翼的問道。
「這個不敢說,實驗的東西充滿不確定性,但只要去做了,方向沒有錯的情況下,遲早都能成功。」
「若有一天成功了,還請傅公子告知於我。」
「這個自然。」
輕描淡寫的一席話,令董書蘭再次對傅小官刮目相看。
這是一種穩重,董書蘭在京城見過許多的公子少爺,如此這般年紀能夠如此沉穩的屈指可數。
年少本輕狂,文人更不羈,眼前的這個少年身上卻沒有沾染半分。再次和兩月前的那次事件對比,董書蘭產生了一種錯覺,這彷彿是兩個人。
而對於傅小官而言,他卻並沒有想那麼多,只是想着這玩意能夠多點收成,自己家的糧倉便又能多建幾處。
至於救天下萬民,他還沒這種崇高的理想。
他只是想生活得更好一些,對這個世界多一些了解,然後四處去走走看看……僅此而已。
「傅公子何時回臨江?」
「大概十來天,這地方的事得弄出一個輪廓,細節的事情比較繁瑣,需要花費一些時間,肥皂香水等物要面世,我預計需要至少半年。」
董書蘭沉默片刻,問道:「傅公子可有功名?」
傅小官哂然一笑,摸了摸鼻子,「秀才。」

《傅小官穿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