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福娃黑化失敗後,被團寵成了女帝
福娃黑化失敗後,被團寵成了女帝 連載中

福娃黑化失敗後,被團寵成了女帝

來源:google 作者:染血的鴿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染血的鴿子 顧如意

作為現代殺手世家和神偷世家的產物,顧如意好不容易熬到了出道的年紀,不想一朝穿越,成了不滿周歲的萌娃,又得重頭修鍊顧如意:「我是一名殺手,冷酷又無情」村民:「小意寶真可愛」顧如意:「沒錯,東西是我偷的,打我啊!」某商販:「唔,好可愛的娃娃,這是叔叔送你的,還想要什麼,隨便拿」顧如意:「沒錯,那傢伙是我揍的,請用法律來制裁我吧」縣令:「嘖嘖,小小年紀便是女中豪傑,不得了,不得了這個小偷本官抓了數月,終於落網了」顧如意:不對勁,不對勁,這裡的人都不對勁,她只想當一個純粹的壞人,怎麼這麼難?黑化失敗也就算了,怎麼突然間又蹦出個貴婦說是自己的親娘,還隨手就送給自己一支軍隊顧如意帶領自己的軍隊橫掃天下,一不小心滅了自己親爹的國,兵臨城下之日,身為一國之君的老爹,親自扛着白旗,樂不可支,「你這孩子,自家人,打什麼打,來,快把這塊玉璽收着,我要跟你娘雲遊天下去了」顧如意感嘆:「這年頭,創業這麼沒難度?」隔壁新登基的皇帝:「那要不要來試試做家庭主婦?」顧如意:「主什麼?」新帝:「朕的後宮」展開

《福娃黑化失敗後,被團寵成了女帝》章節試讀:

林諾有心解釋,卻因為內心慌張,一時張口不知該從何說起。

尤其看到顧如意趴在李桃花的肩上,還對他做出一副奸計得逞的鬼臉的時候,他整個腦袋都空白了。

好在顧老太是一直在場的。

聽了顧老太將事情的始末說完,李桃花也沒有去怪林諾。

這孩子平時也經常來她家玩,什麼品性他們都清楚,便是把自己閨女弄疼了,那也定然不是有意的。

「好了,沒事小諾,嬸嬸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只是你意妹還太小,皮膚太嫩了,你以後要摸她,手上也輕些。」

林諾覺得自己已經很輕了,再輕那豈不是隔着空氣摸了?

那還有什麼意思?

但是看顧如意哭得那麼傷心,林諾還是認真的點了點頭。

「好,小諾記住了。」

之後又對着顧如意道歉。

「小意寶,對不起啦,是哥哥弄疼你的,哥哥下次一定小心點。」

顧如意嚎了半天,越嚎越沒勁,眼淚都被風乾了。

頓覺也沒意思了。

於是收住了哭聲,算是對他的原諒。

見顧如意不哭了,林諾臉上擔憂的表情才稍稍緩解。

「嬸嬸,我娘說,等過些日子,農田裡的事忙完了,讓我哥帶我去鎮上玩。」

林諾說著又看了看李桃花懷裡的顧如意,猶豫了下,還是開口了。

「到時我可以帶小意寶一起去嗎?」

顧如意在村裡是個香饃饃,不單單是因為她長得可愛。

整個河口村二十來戶人家,都是從各地逃荒而來的。

當初一路上就是顧如意這個奶娃一步步指引了他們來到這個山清水秀的地方。

那時候的顧如意還不會說話,但很會通過肢體語言表達。

大人自然不會隨便信一個奶娃的指引。

但偏偏顧如意每次不乖,鬧着一定要往哪個方向走的時候,顧家人總能發現食物和一些自己生活所需物品。

漸漸地,顧如意這個神娃就被同路的一些災民發現了。

他們開始以顧家為中心,顧家以顧如意為中心,朝着她指引的方向,一路來到了河口村。

來到河口村也有近兩個月的時間了,家家戶戶都算是暫時安定下來了。

如今恰逢春耕時節,為了生計,村民們也都不敢怠懶,能用得上的荒地都早早收拾出來了。

但畢竟才來新地方,大家又都是逃荒來的,家家戶戶都沒有存糧。

為了不在秋收前餓死,村裡的男人們一得閑便會去鎮上找些臨時工的活計。

雖然掙得不多,但也不至於讓一家老小餓着。

比起當初逃荒啃樹皮的凄慘生活,村民們對現在的生活狀態已經很滿意了。

也因此,幾乎家家戶戶都把顧如意當做一個小福星,誰都想牽出去遛遛,沾沾福氣。

李桃花自然知道林諾的這個要求也是出於善意,和對她閨女的喜愛。

但畢竟這孩子才五歲半,他哥林平也才十七歲,雖是個成年男子了,但在李桃花看來,也還是個孩子而已。

讓她把自己寶貝閨女交給這倆帶,她實在不放心。

哪怕是平日里,村裡其他大人想帶她閨女去玩兒,她也只允許在村子範圍內,還從來沒讓帶出過村子的。

「嬸嬸放心,我哥會一直背着小意寶的,不會被壞人搶去的。」

林諾看出了李桃花的顧慮。

不過李桃花現在具體考慮的不是林家倆兄弟能不能照顧好她閨女,而是想着哪天讓她男人帶閨女去鎮上轉轉。

外人總歸是不放心的。

至於她自己,就沒有去的必要了。

家裡還有一個腿腳不靈便的婆婆要照顧。

她性子雖潑辣了些,但也不是個不講孝道的兒媳婦。

河口村離鎮上還是比較遠的,以他們村目前的經濟實力,連一輛牛車都沒有,去鎮上只能徒步。

一趟來回便是大半日的功夫去掉,多少得在外頭吃上一頓。

要是他們一家三口都出去了,家裡難免要落下一頓。

「桃花啊,依我看,咱如今在河口村也算安定下來了,是該讓小意寶去鎮上見見世面了。」

李桃花心裏正計划著,聽婆婆這麼說,也應聲。

「哎,娘,我也是這麼想的,等春耕完了,就讓她爹帶她去鎮上看看,順便扯些布料子。

這不,天氣越來越熱了,也該給您和小意寶做身夏日裏的衣裳了。」

顧老太聽兒媳婦這話,笑得十分滿意。

「桃花,你有這心,娘就知足了。

不過新衣裳就不必了,又不逢年,不過節的。

我一老太太,還差那身衣裳?有件舊衣裳穿穿就成了,等來年手頭寬裕了,再做也不遲。」

顧老太說著又一臉憐惜的看着李桃花懷裡的孫女。

「倒是咱小意寶,是該做身新衣裳了。

這樣,到時你和長生一塊兒帶着小意寶去鎮上挑挑,盡量挑好點的,軟點的料子,孩子皮嫩,可別給磨壞了。」

「娘,有孩她爹帶去就好了,我就不去了。」

見婆婆能想到自己,李桃花內心已經很感動了,更是不願留婆婆一人在家孤零零的。

但是顧老太堅持一定要兒媳婦和兒子一起出去玩玩。

自從來到河口村,他們一家也只有顧長生在春耕前和村裡幾個壯年,一同去過鎮上做過零工。

李桃花是每天在家裡照顧一老一小,還要開墾院子邊的幾塊菜地,忙得昏天暗地。

顧老太太看在眼裡,疼在心裏。

「咋說呢,長生他一個大男人,怎挑的來女娃子的布料?」

李桃花見自己婆婆如此堅持,也只好先應下來。

反正現在離春耕結束還有些時日,到時再商量着怎麼來吧。

這邊婆媳倆客套着,旁邊的林諾卻有些失落了。

他也聽出來了,自己和哥哥是沒機會單獨帶小意寶出門了。

不過聽顧嬸嬸的意思,他們家也會去鎮上玩。

林諾決定回去和哥哥商量下,選和顧家同一天的日子去鎮上玩,這樣就可以和可愛的小意寶一起了。

還被抱在李桃花懷裡的顧如意,早在林諾提出去鎮上玩這事時,兩隻小耳朵就豎直了。

可是聽着聽着,最終的結果似乎離她的理想偏差越來越大。

顧如意早就想出村了。

但不是和這對爹娘。

顧如意烏黑的大眼珠子一轉。

兩隻肉乎乎的小手奮力的推着李桃花的肩膀,軟糯的聲音似撒嬌。

「娘親,寶寶跟小諾哥哥玩。」

說著兩條腿開始不安分的踢,表示自己要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