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傅廷遠俞恩是什麼小說
傅廷遠俞恩是什麼小說 連載中

傅廷遠俞恩是什麼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俞恩嫁給傅廷遠三年,一直盡職盡責履行着傅太太的義務。她天真的以為她的溫柔能融化傅廷遠,後來她才明白,就算她把南極冰山都融化了,也融化不了傅廷遠的心。心灰意冷之下,她選擇結束這段婚姻。結婚三年,傅廷遠認為可以用兩個詞來評價自己的妻子俞恩:乏善可陳,木訥無趣。可就是這樣一個俞恩,竟然在傅氏周年慶上當著所有人的面將離婚協議甩在他臉上讓他顏面盡失。他看着一襲紅裙優雅冷靜的女人,危險地眯起了眼。離婚之後所有人都以為傅廷遠跟俞恩這輩子老死不相往來了,俞恩自己也這樣以為。後來某國劇盛典頒獎禮,俞恩拿了最佳編劇獎,矜貴高冷的男人為她頒獎。男人將獎盃遞給她之後,忽而當著台下所有人的面低聲下氣地懇求道:「俞恩,以前是我不知道珍惜,能不能請你再回頭看看我,給我一個重新追求你的機會?」俞恩看着他笑的燦然而又疏離:「抱歉傅總,我眼裡現在只有事業。」男人拉住她的手眼底全是落寞:「俞恩,我離了你真的活不下去。」俞恩回了男人一個冷漠至極的背影,開什麼玩笑,一心一意搞事業不好嗎,為什麼要跟男人談情說愛?而且男人還是回頭草。男主屬於明明愛了但卻不自知的那種,等到徹底失去之後才會慢...展開

《傅廷遠俞恩是什麼小說》章節試讀:

雲箏確實不是因為被江敬寒弄疼了才落淚的,她只是不想跟他在咖啡廳里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爭執,正好又想起蘇凝她們叮囑她的話,說她不想理他了就裝不舒服就好,於是眼圈一紅,眼淚就落了下來,正好趁機走人。
不過她也沒想到她真的會哭出來,原本只是想做做戲的,結果竟然真的掉眼淚了,她心裏就這麼委屈嗎?
她自己都覺得納悶。
回到家後她給自己倒了杯水喝下,這才覺得情緒冷靜了幾分。
江敬寒的電話隨後也打過來了,男人在電話里誠懇跟她道歉:「抱歉,我不是故意要捏疼你的,我只是有些話想跟你解釋一下。」
「我沒事了。」雲箏這樣說道,「你去忙吧,晚飯見。」
雲箏並沒有要繼續聽他解釋什麼的打算,江敬寒也不急於這一時了,因為他有別的問題在擔心,比如她的午飯。
不是說好了一日三餐都由他負責的嗎?怎麼第一頓午飯就不用他管了?
所以他接着便問道:「午飯不吃了?」
雲箏倒也沒有隱瞞什麼:「中午我導師約我一起吃飯。」
「你導師?」江敬寒醋意大發,「他不是個男的嗎?」
江敬寒這話也等於間接暴露了他對雲箏的事情知道的事無巨細,暗地裡不知道怎麼調查她呢,這不,連她的導師是男是女都知道。
雲箏都懶得跟他生氣了,要真跟他計較起來,她非得氣死。
她坦白點頭:「確實是個男的。」
雲箏不認為自己跟導師吃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也不認為自己跟男性吃飯有什麼不妥的,這又不是私情,而是她導師有事相求,所以今天才請她吃飯,順便談事。
她導師雖然是個男的,但已經結婚了,而且她導師找她正是為了他太太的事,因為他太太很喜歡中國文化,導師聽說她會古箏,想請她教自家太太古箏。
而為了表示他的誠意,他鄭重請雲箏吃飯。
但云箏並沒有跟江敬寒解釋她跟導師吃飯的原因,她覺得沒必要,現在他又不是她的誰,她更是受夠了以前被他管三管四的日子。
以前在江敬寒的強勢霸道管控下,她幾乎沒有異性朋友了,甚至連跟男人說句話,江敬寒都能打翻醋罈子,她覺得他純屬變態,控制欲太強。
以前她還參加了學校的社團,算得上是交際能力很強的人,後來因為不想整天因為異性的事被江敬寒找事,乾脆退了社團,更甚至除了正常上課就什麼活動也不參加了。
每天就學校和家兩點一線,江敬寒倒是滿意了,她卻快抑鬱了。
她原本是個那麼愛熱鬧的人,生生被他給管成了一個整天宅在家裡的宅女。
想到自己以前過的那些「非人」的日子,雲箏愈發覺得此刻江敬寒還試圖管她的行為煩死了。
都離婚了,他還想控制她的交際自由嗎?
江敬寒原本想說些什麼的,但他一聽小姑娘語氣里此刻全是反感,頓時抿了抿唇沒說話。
但他心裏還是因為她這種反感而受了傷,她就這樣……討厭他嗎?
江敬寒沒說話,但云箏也感受到了他心裏的想法,她想了想索性坦白:「江敬寒,我們已經離婚了,我想你沒有權利干涉我的交際自由。」
雲箏覺得既然她跟江敬寒後面還要繼續相處,那就應該在一開始就把話說清楚,省得日後兩人再因為這樣的事情而發聲爭吵。
她說的很明白了,他們之間就只是暫時因為肚子里的孩子而保持聯繫,就只是他做飯她吃飯的關係。
「我受夠了那種沒有任何交際生活的日子了,更受夠了跟異性稍微有些什麼你就不願意的日子了。」
「你知不知道,我這幾年都要抑鬱了!」
「跟你在一起的這四年,我從來都沒有真的快樂過,不是因為沒有愛,而是因為你的愛太霸道了,會讓人窒息!」
雲箏這樣抗議完就乾脆掛斷了電話。
江敬寒捏着手機僵在原地,滿臉的難以置信。
她剛剛說什麼?
說她快要抑鬱了?
說受夠了被他管的沒有任何交際生活的日子了?
說她——從來沒有快樂過?
毫不誇張地說,雲箏這番話對江敬寒的打擊堪稱毀滅性的。
他一直以來自詡的深情,被她一句從未快樂過給擊打成了碎片。
他承認,他以前確實愛吃醋,確實想要將她獨佔,確實不喜歡她跟異性有太多接觸,每每得知她又被異性表白或者跟學校里的那些小男生一起幹什麼了,他就會醋意大發,就會在某件事上變着花樣折磨她……
可他沒想到這會讓她這樣痛苦。
江敬寒不知道自己在這通電話之後是怎麼回到家的,他原本有工作也處理的,但腦海中一直充斥着她說她要抑鬱了的這句話。
他仔細回想了一下,初初認識她的時候,她確實是個愛笑愛鬧愛折騰的小姑娘,當時在校慶晚會後台看到她,她跟樂團的同伴們說笑的樣子很是燦然明朗。
那笑容至今都印在他的腦海中,他想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這兩年她臉上的笑容確實不多了,人也安靜了許多,沒課的時候她大多數時間都宅在家裡,他一開始以為她是要備戰考研所以才斷了很多無用的交集,現在才知道,她那是被他折斷了翅膀。
因為受夠了他的醋意大發,因為不想跟他爭執,所以她選擇了妥協。
他知道她有時候精神狀態不太好,他還拜託許航幫她請過最好的心理醫生,他以為她是因為雲柔的病情而不開心,卻沒想到他才是那個罪魁禍首。
江敬寒想着這些,胸口難受到快要窒息。
原來,他一直都霸道強勢,一味地將所謂的愛加諸在她身上,卻從未真正考慮過她的感受。
原來,他所謂的愛,對她來說只是一種禁錮,一種負擔。
怪不得她想要逃離他的心思從來沒有斷過……
他在群里尋求幫助:「你們是不是也覺得我對雲箏的愛太沉重了?」
許航先回了他:「宋迎讓我替她回答:雲箏以前跟她們傾訴心事的時候,她們就有過這樣的擔憂,沒想到如今真的發生了。」
「她說你給的愛確實太沉重,尤其最初的時候你跟雲箏還沒有感情基礎。」
「你藉著對她的幫助從她那兒索取愛,只會讓她從心理上對你產生懼怕和排斥。」

《傅廷遠俞恩是什麼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