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夫人她真的只想摸魚
夫人她真的只想摸魚 連載中

夫人她真的只想摸魚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菌菇火鍋的水晶瑩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齊 古代言情 江乘月

江乘月是一個歷史專業的未就業的大學生,穿越到自己看過的一本小說的同名惡毒女三身上,女配歷經毀容、流產、武功被廢、截癱,年紀輕輕就死於非命一覺醒來一想到惡毒女二最後悲慘結局她心驚膽戰決定,收拾行裝,連夜跑路最開始的雲齊:「江乘月,你想好了,今夜要是跑了,就不要再回上寧了」待到她渾身冰涼之時,紅了眼眶,緊緊抱住她,彷佛將她揉進了胸膛,哽咽「阿月,我再也不許你走了」為你,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展開

《夫人她真的只想摸魚》章節試讀:

回府

初一的時候,劉氏派人接了江乘月回府。

當然坐車勞頓的她真的很懷念現代發達的交通工具。

在馬車上的她想着,早不接晚不接偏偏在江君浩(原主父親的名字)生日前一天接原主回去,回府的時候不過幾個婆子接應。江乘月記得當時原主當時來的時候大概和江府的人有那麼一年多沒見了,本想着以為這次回府不用再回鄉下待着了,誰曾想這次是直接促成其狗帶的重大因素。

原主父親四十大壽這天,宴請了眾多賓客,她那後母說是為了一家團聚,特意把她從莊子接到了江府。

原身當時以為是劉氏是真心相待,興高采烈收拾一番不料,來了才得知那是一場鴻門宴。

原身在後花園,看見了和她有婚約的太子和自己的綠茶妹妹攪在一起,你儂我儂,實在是氣不過,鼓起勇氣衝上前去,拉扯自己的妹妹 一番鬥爭。

結果人直接掉進了蓮花盛開的池塘。

原主雖然體質變差但也不至於這麼弱不禁風,丟進池塘了好久都沒有人來救,最後還是被府中家丁救起。

不過這一救之後,落了風寒,身體更差,名聲算徹底毀了。

邊想邊搖着頭,江乘月在彩姍的攙扶上了馬車。一坐上去人就昏昏沉沉的一樣真的要死了,一想到回去,拿葯,存錢,逃跑,這些詞就飛快的閃爍在她的腦海裏面,到底怎樣才能在這個世界安生立命呢?首先要活命,身體健康,然後有田地,最後自由身份......

-------------------------------------

一下馬車便見了不太愉悅的臉色,不過一個丫鬟一個婆子,那婆子臉上全沒有好臉色。對於被流放而來的大小姐,沒有同情全是鄙夷。連下人都敢當著面使眼色,可想原主之前的生活之艱難了。

「今日大小姐回府,大夫人想着這麼久不見小姐了,等小姐回苑子休息片刻,大夫人還請小姐去膳廳吃晚膳。」

那婆子想來也有五六十了,穿的花枝招展的,說話說的陰陽怪氣,衣服用的是的銀灰錦緞。江乘月還只是初來江府,看見這婆子丫鬟都不是穿的普通百姓的衣裳,便知道這江府的底子有多「厚重」了。

「有勞了。」

她也懶得客套,本來就沒想在這個家呆多久,身體好了趕緊走,離那日見雲齊也有好幾日了,她覺着他應該也證實了武功秘籍的真實性了,看他也是個講信用的人,到時候剩餘的葯一拿,身體一好,這些亂七八糟事情都跟自己無關。

在原主娘嫁到江家的時候,她爹還沒有達到這官位,而且他並非上寧人,可以說當時原主的娘在江君浩人生的起步階段出了莫大的力量,給他名氣,讓他紮根,她娘擺在那時,勉強算低嫁。

可是嫁過去才發現,她爹在外養了外室,她娘難產一死,沒過多久就把外室迎進門,在她三歲之前就扶正了。

要問她母親的娘家咋不跟着摻和,事實上天下第一庄在她母親懷着她時候便慘遭賊人所害,江湖傳言是為了爭奪武林秘籍。

她母親當時已經成婚,住在了江府,自然就逃過一劫。

不過自此,天下第一庄名存實亡,她母親從此也沒有了依靠。

不過才走到石子路,那婆子便加快了速度,另一個年紀較小的丫鬟抱着她的物品在後面跟着,彩姍則是跟在她左邊拿着點衣物。

下馬車的時候連個家丁都沒有提東西,可想這個劉氏壓根就沒有想過要原主回來住。

她先假意有些焦急,喊着前面的婆子叫她走慢些。

那婆子回過頭來,趾高氣昂,自當沒好話講:「小姐自當要走快些,江府院子大,可別迷路了。」

那婆子是當她是個傻子嗎?故意走遠路折騰她,不過這點伎倆還是難不倒她,心裏想着原主不過只是去莊子裏面住了那麼一年多,剛回來就想看她笑話,她雖然沒想過去攪合後宅鬥爭,但是真的要弄她,她也沒在怕的。

她記得原主當時被下人捉弄,還中途摔了一跤把膝蓋摔紫了,導致去膳廳的時候去晚了,自然被數落了一番。

她自然不怕坐以待斃,想當年她小時候玩小石子可厲害了,手心自然握着一顆小石頭,找準時機向著前面那個婆子彈了過去。

那婆子當時就摔在泥土地裏面,引得周圍人幾個打理花圃的下人大笑。想來罵人,卻發現自己跟後面人還隔着段距離,別人以為她狡猾,她當然知道硬物打到她的腿部,一氣之下,乾脆坐在地上不起。

江乘月見她故意拖延時間, 不顧那婆子的抱怨,她又目光一冷,停住轉頭對後面那個一直跟着的丫鬟道:「你是想和她一樣,還是替我好好帶路?」

言辭是溫溫柔柔的,不過帶着幾分威脅的意思。

那丫鬟看見前面這番光景又瞧見小姐這種語氣,連忙走在了她前面,做了個手勢,低着頭道:「婆婆許是年紀大了,記不清路了,小姐請往這邊來走。」

「不,本小姐改變主意了,想來也快吃晚膳了,去膳廳。」

彩姍猶猶豫豫,

面露難色道:「可是小姐我們手上還提着點東西,又剛剛才回府直接去膳廳,不大好吧。」

「去,等我們回了苑子再去就晚了,到時候有啥可以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