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夫人的白月光另有其人
夫人的白月光另有其人 連載中

夫人的白月光另有其人

來源:google 作者:芥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顧北 現代言情 顧淮棋

身嬌體軟小美人vs冷冽偏執大總裁B市有名的黃金單身漢慕顧北閃婚了!娶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丫頭就在所有人都等着慕顧北離婚的時候,慕顧北做了一個決定:把自己名下所有的財產轉移到自家夫人名下眾人驚掉了下巴然後…慕家夫人拒絕了過戶,並且要求離婚眾人再次驚掉了下巴!外界傳聞,慕家夫人顧淮棋婚後倍受冷落,這場婚姻遊戲什麼時候慕顧北要結束,顧淮棋就滾蛋可誰又知道,真正卑微的,從來都是他慕顧北!「小棋,求你看看身後的我好不好?」展開

《夫人的白月光另有其人》章節試讀:

慕媛媛踩着恨天高,一步一步走到顧淮棋面前,冷冷的勾着唇:「你在嘲諷我。」

不是疑問句,慕媛媛一直對人都是溫和善良,哪怕當年的醜聞讓她出盡了丑。

她也很快就能扭轉局面。

如今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丫頭當面嘲諷,也不見任何生氣的表情。

就冷冷的笑了笑,把顧淮棋的衣領整理好,趴在顧淮棋的耳邊,悄悄的說:「你以為顧北,會一直護着你嗎?」

她現在的確不敢在慕顧北面前搞事情,但是並不代表以後不能。

顧淮棋也不氣,沒有任何錶情的說:「借過。」

說著就像電視劇里的那樣,拿肩膀撞了慕媛媛一下,瀟洒的走了。

慕媛媛冰冷的目光看着顧淮棋,像一條毒蛇吐着信子。

婚內出軌是她最不能面對的事實,她為了言津明,連剛出生的孩子都能拋棄。

她絕對不允許有人對她的孩子和她的丈夫不利!

顧淮棋摸了摸撞的生疼的肩膀,剛剛是帥氣了,可是撞的好疼啊!

不過如果能讓慕媛媛的怒火從孤兒院轉移到她的身上,也算是一件好事。

她什麼都不怕,只怕孤兒院消失,怕和記憶里的那個人最後一丁點兒回憶也沒有了。

老宅的傭人廚藝一絕,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游的應有盡有。

顧淮棋坐在慕顧北的旁邊,對面是慕知南。

曾經年輕的時候,慕老爺子把餐桌做的特別大,桌長都快有二十米了,後來慕老爺子覺得沒有人情味,又找人定做了一個小的餐桌。

慕知南睜着惺忪的雙眼,一看就是沒睡飽。

慕老爺子是有點重女輕男在身上的。

「知南啊,是不是沒睡醒啊,昨天又玩到幾點啊?」

慕老爺子邊說,還給慕知南夾了一筷子菜。

慕知南點了點頭,打着哈欠說:「爺爺,昨天和朋友熬了個通宵,我都要困死了。」

「是爺爺不好,早知道爺爺就明天再通知你們來了,來吃這個小炒肉,你最愛吃的。」

慕老爺子叱吒商場一輩子,哪成想到老了,是個孫女奴。

周敏燦燦的笑着:「這老爺子還是喜歡知南啊,瞧老爺子笑的。」

周敏突兀的一嗓子,讓餐桌上的人都靜了一瞬。

鬧得還挺尷尬。

周雲給周敏夾了一個花椰菜,淡淡的說:「你嘗嘗,味道還不錯。」

也算是解了圍。

老爺子素來不喜歡周敏,但無奈是兒媳婦的親妹子,他也好久出山了,就由着這些年輕人鬧了。

顧淮棋看着慕顧北,冷白的手指撥着鮮紅的蝦。

看着極具美感。

顧淮棋發現,慕顧北特別喜歡剝蝦,準確的是特別喜歡剝一些海鮮的殼。

真是奇怪的癖好。

再往對面看,知南的旁邊是鼻青臉腫的言初,顧淮棋有些失望的低下了頭。

這麼一個細微的動作,恰巧被慕顧北看見了,剝蝦的手一頓,然後把剝好的蝦蟹放到了慕知南的碗里。

渾身上下充滿了不好惹的氣息。

「你嘗嘗這個蓮菜,你應該會喜歡。」

慕顧北低頭一看,碗里放着一塊蓮菜,抬頭看見顧淮棋溫和的笑臉,又想起剛剛她看言初,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我不愛吃蓮菜!」慕顧北冷冷的說。

但是並不妨礙把碗里的那塊蓮菜夾到了嘴裏。

還不錯,好吃!

「我也不愛吃海鮮!」

對面的慕知南氣沖沖的看着慕顧北。

然後慕顧北就被老爺子訓了:「你個小王八蛋,怎麼當哥哥的,不知道你妹妹海鮮過敏嗎?」

慕顧北思考了一下,他還真不知道。

老爺子還在說,但是慕顧北左耳進右耳出,跟沒聽見一樣,又夾了一筷子蓮菜。

慕老爺子看着慕顧北這副無所謂的樣子,氣的差點一筷子打他腦袋上。

但是終究是老了,這個孫子他最看不懂,也管不了。

讓傭人把知南的飯重新換一碗,畢竟飯已經沾染上蝦汁了,萬一過敏就不好了。

「爺爺您別生氣,表哥可能是忘了。」言初就像個針一樣,無孔不入。

看着鼻青臉腫的言初,老爺子點了點頭:「言初啊,委屈你了,你個混蛋,看把你弟弟打的!」

顧淮棋看着慕顧北,後者連一絲波動都沒有。

心想慕顧北吃頓飯也不容易,一直被訓。

慕顧北看了一眼顧淮棋,這姑娘眼睛時不時看他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夾了一筷子菜給她。

「吃啊,看着我幹什麼,我臉上又沒有菜。」

慕老爺子對於慕顧北娶的這個老婆也是略有耳聞,之前追着言初跑,後來被他這個混蛋孫子搶了過來。

「你趕緊給言初道歉,你們是兄弟,打打鬧鬧算什麼本事?」

慕老爺子雖然喜歡女孩,但是慕顧北的能力他看在眼裡,除了做事有些混蛋以外,其他的時候他還是很滿意的。

道個歉,這件事就算過去了。

「爸,言初他們就是鬧着玩,不礙事的。」慕媛媛充當和事佬。

旁邊的言津明一言不發。

顧淮棋看過去,言津明長的溫潤如玉,難怪慕媛媛對他那麼喜愛。

只不過看起來,言津明似乎對自己的兒子妻子都沒什麼觸動,哪怕言初鼻青臉腫的。

慕老爺子看了看自己的小女兒,欣慰的嘆了口氣:「還是你懂事。」

周雲冷冷的笑了笑,慕媛媛最會裝好人。

「爸,我聽說顧北媳婦兒,好像前些日子流產了,老宅里的張醫生是婦科聖手,不然您讓張醫生給顧北媳婦兒看一看?」

王麗見縫插針。

慕媛媛低頭笑了笑,不過是暗示王麗幾句,就上趕着往她的圈裡跳。

真是個蠢人。

「什麼!?流產?!」

老爺子驚恐的音調都變了。

慕知南嘴裏的排骨也掉了。

顧淮棋愣了愣,旁邊的慕顧北也看着她。

「沒有,那只是謠言。我沒懷孕。」

顧淮棋擺了擺手,連忙把自己發燒去醫院的事情說了一遍。

在慕老爺子以及一大家子審視的目光,顧淮棋無奈扶額。

「行了,她真的是去醫院,二嬸,你這麼八卦,怎麼不去做八卦記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