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復活後,鬼王他天天找我玩偶遇
復活後,鬼王他天天找我玩偶遇 連載中

復活後,鬼王他天天找我玩偶遇

來源:google 作者:禿了喵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君澤 蘇珩

別人做了鬼王呼風喚雨,君澤當了鬼王只能給老婆兜底老婆復活了,趕緊找人護着別又死了!老婆去打架,趕緊找人看着別被打死了!老婆去救人,自己炸着毛只能屁顛屁顛跟着去……老婆生了娃,小崽子摸都沒摸一下老婆又掛了!堂堂鬼王,天天忙着給老婆找復活甲,忙着幫老婆斗小人,最後還得忙着自己帶娃,嚶嚶嚶嚶~~~~老婆千嬌百媚一笑:你不願意?君澤:願意願意怎麼不願意!!!展開

《復活後,鬼王他天天找我玩偶遇》章節試讀:

問問……

蘇沉武沉默,世人修習法術眾多,想要人說實話,可用真言咒或真言符。

但他以武入道,以丹藥淬鍊體魄,是純粹的武修。帶兵打仗他熟,但以法術符咒逼迫別人口吐真言卻是不喜,更何況,被施術的還是自己疼愛的女兒。

「父親這是猶豫了?是不舍?還是…」蘇珩笑呵呵地看向蘇婉:「不敢?」

蘇沉武有何不敢,但是……

「平南侯,其實要知道真相,也不僅僅只有真言術這類方法。」連玉在邊上看夠了熱鬧,終於開口。

「將軍說的是?」

「區區近日剛得了個稀有符咒,叫共情符。此符用上,便可與被施術者共情,與其心靈相通,自然就能知其所為。這符,區區今日剛好帶在身上!你說巧不巧?怎麼樣?侯爺要不要試試?」

要不要試試?

蘇珩面上帶着譏諷,而蘇婉在聽到「共情符」三字時,就已經嚇得面色蒼白嘴角輕顫,顯然是一臉心虛害怕的樣子,不用想也知道是怎麼回事。

蘇沉武臉色又沉了一度,他素來要臉面,武將出身,從不在任何人面前示弱,今日卻是丟了個大臉。

比起兒女之間相互殘殺,現在讓連玉這個外人看了這麼一個大熱鬧,蘇沉武現在覺得百爪撓心!

權衡再三,他向連玉抱拳:「謝過連將軍,但此事是本侯的家事,是非曲直本侯自會查明,不勞將軍費心了。此處是小女院落,將軍不宜久待,請將軍……」趕緊滾!

「侯爺啊~」連玉打斷他:「你女兒筋骨看起來不錯,有機會送到書院,尋個老師好好教教才是啊!」

說罷,朝蘇珩一挑眉,轉身走出了院落。

「侯爺……」齊氏着急上前。

「所有人,今日之事不準泄露半個字!閑雜人等,滾!」

一個「滾」字,蘇沉武用了三成功力,在場的家僕承受不住,趕緊退出了院落,只剩下了平南侯一家四口。

「這件事,我自會查清來龍去脈。蘇珩,你既然回來了,就在家好好養傷,不要再到處亂跑。」

蘇珩冷笑,「父親的意思,我受的這些傷,就這麼算了?」

蘇沉武不語,走上前,手一揚,蘇珩手上的匕首飛到他手上。

「蘇婉,企圖謀害姐妹,杖五十!暫時封其靈脈,罰去禁室閉門思過!沒有我的允許,不準放出來!」

「爹爹!」

「侯爺!」

靈脈被封,等於被打回普通人,對修行者來說生不如死!

「閉嘴!」

「珩兒,不是為父不肯罰,婉兒畢竟是你妹妹,千錯萬錯,總不能殺了她給你泄憤。今日留她一條性命,來日她若再犯,為父定將她交給你處置。」

蘇珩冷笑,從袖中摸出一隻銀簪,豎在蘇沉武眼前。

「父親,您的這個女兒,拿着這根簪子,對我銀針封頂的時候,可沒有顧及任何的姐!妹!情!誼!」

說罷,她把銀簪插回蘇婉髮髻之中,不再看震驚的蘇沉武和齊氏,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蘇婉的院落。

蘇婉到底有沒有真的受那五十杖,蘇珩其實不怎麼關心。

本來嘛,她也沒指望能把這個妹妹怎麼樣,畢竟,蘇婉和蘇沉武才是一家人,她不過是名義上的女兒。

沒錯,蘇珩不是蘇沉武的女兒,家中僕人們不知,但主人們個個心知肚明,屬於公開的秘密。

蘇沉武是行伍出身,靠着自身的努力和機緣,摸爬滾打,不僅立下了赫赫戰功、當上了將軍,還得到了當朝皇帝的姐姐:安陽公主的青睞。

皇帝念其戰功,給蘇沉武封了個平南侯,並給他與安陽公主賜了婚。

本來,這是普天同慶的大喜事,誰知,到最後,安陽公主竟然是帶着身孕嫁給了蘇沉武。

得到消息的皇帝震怒,逼問安陽公主腹中胎兒來歷,但她咬緊了牙關就是不說。最後,還是蘇沉武念及兩人相識的情誼,認下了腹中的胎兒,也保住了皇室的顏面。

皇室自認有愧,對平南侯府便多了一份照顧,但安陽公主,此生是再也無法回到宮牆。

在生下蘇珩一年後,安陽公主便去世了。

公主去世後,按規定,蘇沉武應是不能續弦的,但皇帝不忍他就這麼絕後了,特別允許他納了一個妾,其後生下了一兒一女。

所以,嚴格意義上來說,這個家,跟她毫無關係。

多年以來,蘇沉武其實沒有苛待她,吃穿用度一應俱全,只是從不與她親近。

理所當然,這麼大的一頂綠帽子,身為一個高階武修的武將,沒偷偷把她這個小兔崽子給宰了,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便宜爹是便宜爹,也是個不錯的便宜爹。」蘇珩如此感嘆。

蘇珩回到自己的房中,發現侍女已經準備好了浴桶、放好了葯浴,換洗衣物一應俱全,一旁還有傷葯。

侍女看見蘇珩回來,低眉順眼地叫了一聲「大小姐」,有些緊張。

開玩笑,這位煞星剛在二小姐臉上練了刀子,誰知道她現在順氣沒有?

「嗯……你去,拿一些硃砂和空白符篆給我。」蘇珩吩咐。

「是!」小侍女點了頭,也不問為什麼,趕緊轉身跑了。

蘇珩也不在意,自己把自己收拾乾淨,再把傷葯上了。

其實,她也就是髒兮兮的看上去嚇人,外傷好了一半,內里靠靈力護持,暫時也算無恙。

但靈丹消散,對於修行者來說,卻是致命的。一時半會,她還真的想不到重新凝丹的方法。而她千年積攢下來的靈力,也並不是用之不竭。

今時今日,修行者眾多,各路方法五花八門。

靈氣微薄者,多修符道;

喜歡鑽研的,首選丹道;

體格健碩的,偏愛武道;

而有本事凝出靈丹的人,都是萬里挑一的天才,一般直接選擇了術法一道。

各種族之間擅長的領悟也會有所不同,獸族體格強壯擅馭獸,鬼族擅幻術,妖族法力高強者眾,人族多選符道和煉丹。

每一種修鍊方式都沒有絕對的壁壘,只要有本事,通通練了也沒人有意見。

只是做任何的事情,都是易學難精。成就一種修鍊方法已是不易,兩種便是天才,學成三種以上的,那就是老天爺故意拿來氣死世人的。

而蘇珩能凝出靈丹,主要還是因為天脈之體,靈力運轉天生比常人順暢百倍,洗筋伐髓更是事半功倍。所以同為術法一道的修行者,蘇婉與蘇珩相比,那就是塔尖和塔身的區別。

不過,現在的蘇珩,已經淪為塔底的地磚,渣渣中的戰鬥渣。

「得想想辦法啊!」

要想重新凝聚靈丹,首先要做的,就是徹底修復身體,重鑄丹田。而重鑄丹田,最快的方法就是拿上好的靈藥砸。

蘇珩躺在床上滾來滾去,那是一筆極大的開銷啊啊啊~~可是……

「蘇珩啊蘇珩,你的公主娘留給你的資產,居然讓你全都給了齊氏??你好樣的!!」

沒錢啊沒錢!

「大小姐,您要的東西送來了。」小侍女捧着一個托盤,上面放了毛筆、硃砂和一沓空白的黃紙。

「放那放那!」蘇珩從床上彈了起來,兩眼放光:來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