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腹黑偶像輕點虐
腹黑偶像輕點虐 連載中

腹黑偶像輕點虐

來源:google 作者:蘇西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舒羽 李亦安 現代言情

(腹黑帥氣男偶像vs清冷內斂富家女虐戀+娛樂圈)周舒羽是周氏集團的養女,儘管周氏夫妻一直對外宣稱是自己的小女兒一直寄養在鄉下親戚家但是周舒羽從小就無比清楚她只是一個被人拋棄的孤兒,每當她感受到幸福的時候孤兒院的孩子口裡的「掃把星,盧一凡就是被你剋死,所有對你好的人都會被你害死……」這些話就會再次在她的耳邊縈繞,如影隨形的伴隨着她長大她既自卑又膽怯,在父母面前乖巧懂事,在外人面前溫柔從容,她所做這一切都只是小心翼翼的維護着自己那僅剩自尊直到李亦安的出現,他陽光開朗,在人群中閃閃發光,像一束光一樣照進了她閉塞黯淡的生活「周舒羽,我喜歡你」她用了一個極其荒謬的借口拒絕了他因為李亦安實在太耀眼了,是她這輩子都無法企及的美好,從此他就徹底消失在了她的生活…6年之後再重逢之時,他已經是亞洲頂級偶像,變成了一個她再也無法觸碰的人,一次偶然的邂逅她再次遇到以為已經去世的孤兒院哥哥,感情糾葛加重在這個魚龍混雜的娛樂圈,三個人的愛情到底要何去何從……展開

《腹黑偶像輕點虐》章節試讀:

李亦安輕輕道出:「是我的初戀。」那種雲淡風輕的語氣彷彿在訴說一件和自己無關的事。

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眼睛是直視鏡頭的。

坐在後台盯着屏幕的周舒羽莫名有一種被注視的感覺,只是李亦安那雙平靜如水的眸子里,看不到任何情緒的波動。

只有她,在這個空曠的房間里莫名的心跳加速着,彷彿下一秒心臟就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

應該不是我,肯定不可能是我?怎麼可能會是我呢?李亦安怎麼可能會喜歡我這種平凡無奇的人。想到這裡周舒羽不禁鬆了一口氣,然後一瞬間情緒又陡然跌入谷底。

思緒一下子被拉到了高二那年。

那是一個炎熱的暑假,那個時候的李亦安還是個青澀的少年,他熱情又陽光,肆意而自由。就像他的身上永遠散發著的淡淡的清香,有那種被陽光洗滌過的清冽和爽朗。

李亦安就是那種會在人群中閃閃發光的人,這是周舒羽從見到他的第一面開始就有的認定。

那是一個悶燥又冗長的夏夜,她和李亦安肩並肩走在晚補課回家的路上。

路邊蟬鳴連連,兩個人的腳步身後窸窸窣窣,一前一後的走着。

空曠無人的別墅小道里迴響周舒羽無聊踢開路邊石子的聲音。

「周舒羽,我之前說過的事情,你怎麼想的?」李亦安冷不丁的在背後開口,帶着少年的稚氣和莽急。

周舒羽走在前面的身影,聽到他的聲音的一瞬間,微微僵硬了一下。她雙手緊緊的攥住書包的肩帶,輕輕的吸了一口氣。

似乎像是做了某種決定一樣,轉身對身後的李亦安說道:「李亦安,你知道嗎?你真的就像哥哥一樣溫暖,但是我喜歡的那種會閃閃發光的人。」

少年如星閃亮的眸子,瞬間就黯然失色。

「哦…我知道了。」然後轉身和她背道而馳,那是李亦安第一次從周舒羽的背後消失,然而他這一消失就是6年。

後來李亦安就再也沒有出現在周舒羽家的樓下,那個永遠陪伴在她身後的男孩子就像從未存在過一樣的消失了。

周舒羽,從未去尋找過。因為她堅信人若選擇離開,總有緣由。

再次重逢的今日,似乎已時過境遷。

主持人顯然沒有料到李亦安這個意外的回答,不禁瞪大了雙眼,帶着媒體人的直覺嗅到了八卦的味道,想要一探究竟。

然而還沒等主持人繼續提問,李亦安就以一句:「謝謝大家。」轉身瀟洒的走下台。

一場鬧劇終結……

典禮結束的時候,周舒羽貼心的準備好了棉衣站在後台入口處,她在昏暗飄忽的燈光里看到了李亦安從舞台上走下來的身影。

她急忙的走過去,想要把衣服遞到李亦安的手上。

李亦安明明看到了她,卻故意的和身旁的女明星打起了招呼,裝作沒有看到她一樣徑直掠過,向前走去。

周舒羽也不氣惱,默默的轉身跟上。

走到休息室門口的時候,他們終止了交談,互相道別。李亦安此刻談笑風生的樣子完全和平時的他大相徑庭,就連坐在房間裏面的徐澤言看到了都大為震驚。

李亦安一進門就走到了黑色真皮沙發上面坐下來,兩條修長的雙腿蹺在一起,一隻手臂斜靠在椅背上,雙目微閉,手指輕撫眉尖,骨節分明。

眉宇緊簇,怒氣中蘊。

周舒羽一臉乖巧的站在門口,等待一場暴風雨的來臨。她總是那麼輕巧的可以探知到他情緒,即使他不動聲色。

徐澤言並未察覺,滿臉堆笑的迎上去打趣道:「李亦安,你小子可以呀,桃花運這麼旺,這麼快就和蘇蔓之搞的這麼熟。」

「蘇蔓之是誰?」他語氣尖銳,略有發怒的前兆。

「蘇蔓之,你不知道?大名鼎鼎的京圈小公主,身材外貌在圈內堪稱一頂一,演技唱歌舞蹈全能型,就連家世也是相當顯赫,這是多少男人心中的完美情人呀!」徐澤言眉飛色舞的描述着,清秀的眼睛裏滿是崇慕的神色。

其實徐澤言也算的上是眉目清秀,只是在李亦安的驚才風逸下,頗有幾分相形見絀。

「不認識。」李亦安語氣冷漠的簡直可以凍死人。

徐澤言有些詫異,自顧自的說著:「就是你剛剛熱聊的那位,你完全不記得了?你剛剛的表現完全不像不認識她的樣子啊?話說你也從來不會和不熟的人打招呼啊?你該不會是對人家有意思,又……」

「只是今天碰巧遇到,並無交集。」徐澤言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李亦安語氣嚴厲的打斷,他此刻已經睜開了眼睛,就盯着站在門口周舒羽一字一頓的說道。

話里話外都帶着解釋的味道。

他也訝異自己為什麼要做說明,但是一臉手足無措的站在門口的周舒羽不得不讓他在意,或許他只是想解釋給她聽,誰知道呢?

「過來。」李亦安手指微微一勾,示意周舒羽。

她此刻乖巧的站在門口等着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讓他實在忍不住想要挑逗一下。

即使他用消失來表達自己的不滿,希望能夠讓她動容,然而她卻不聞不問。即使他消失了6年,也沒能等來一次她的關心或是詢問。

周舒羽但凡你中間有一次試圖聯繫過我,哪怕你只是假裝一下你是在乎我的,我都不至於像現在一樣厭惡你。

想到這裡李亦安秋水般的眸子里已怒氣滿布,雙目如炬的看着周舒羽慢慢靠近,額頭青筋凸起,似乎下一秒就要情緒不受控制的爆發出來。

他真的很想上前掐住她的脖子質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對待他?難道他的感情在她眼裡就那麼一文不值嗎?還是說她這個人是沒有心的,根本看不到別人的付出?

他很想扯下她那一副總是裝作無辜又單純的面具,看一下她到底是怎麼樣冷血一個人,才可以做到如此鐵石心腸。

不過,這也太便宜她了,他要留着慢慢折磨她,讓她一一奉還自己所受的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