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瘋批美人重生後,又甜又軟
瘋批美人重生後,又甜又軟 連載中

瘋批美人重生後,又甜又軟

來源:google 作者:吾心長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洛憐 苗酥

【瘋批x病嬌+甜爽蘇】從亂葬崗里爬出來的瘋批美人失憶了,她抓着一隻奶白狗崽,表示問題不大殺人揍人砍人,她樣樣精通!重生第一天,她笑眯眯的和當朝國師結成了死仇重生第二天,她慢吞吞抬眼,抓包了想葯倒自己搶走狗崽的國師重生第三天,她面無表情,想宰了要剋扣報酬的國師重生第四天,她恍然大悟,興沖沖對人國師談喜歡重生第n天,動心的冷清國師眉眼瀲灧,哄着說:阿姐,你再說一次喜歡可好?展開

《瘋批美人重生後,又甜又軟》章節試讀:

寒風過,少女緋紅的裙子仍舊是被風輕輕的吹動着。

空氣里的血液氣息變濃。

苗酥垂着眼,望着地上剛才還在叫喚着,活生生,像是要撕裂她的那些人。

她有些苦惱、不開心地皺着眉:「這麼快,遊戲就結束了。」

苗酥嘆着氣,足尖輕輕往地上躺着的像是死屍一般的領頭上踩去。

看似輕弱羽毛般的足尖,把領頭的胸,硬生生踩下一個凹痕。

準備裝死的領頭,頓時大叫起來,神色充滿恐懼之色,一股腦地說道:「我錯了!!我錯了!苗三姑娘,我只是接了懸賞,奉命行事罷了!冤有頭債有主,一切都是苗大姑娘指使在下做的。」

「求苗三姑娘放我一條生路!我們也不想殺你的!」

少女聞言,輕軟的聲音,喃喃着:「苗大姑娘?」費力地想了會兒,總算從空空如也的大腦,想到了關鍵——啊,這是指我的仇人是苗大姑娘。

「唔。」苗酥含糊地應聲,又在腦海里認認真真的記下這個名稱後。

她足尖微微用力,臉頰微鼓,順勢也踩暴了領頭準備暴起的最後奮力一擊。

微鼓的臉頰奶凶,綿軟的聲音說道:「就知道,你,不老實,哼。」

騙子,就這還想騙我。

一道念頭自腦海閃過,連眼底的殺意都藏不住。

唔——殺意?

苗酥微微愣了下,歪了歪腦袋,頭頂的呆毛隨風無辜搖晃。

殺意是什麼東西?眨巴了下眼,想不明白的少女也不糾結,輕快地置之腦後。

她雙足微微墊着,半踩着那具屍首,緋色的裙衫輕晃。

苗酥垂着眼,在十幾具屍體里,恍如一個天真又嬌氣的少女,低聲軟語的說道:「還沒有玩夠呢。」

白皙的耳朵微微一動,耳垂下方的銅鈴跟着輕晃,一聲小小的狗叫聲收入。

奶聲奶氣的狗崽,叫的好不可憐。

少女聞聲尋去,不過在十來米的地方,就找到一隻被少年屍體壓在懷裡,護的嚴嚴實實,卻還是奄奄一息,叫聲微弱的白毛小狗崽。

這是個有趣的小東西。

國師大人站在樹梢上冷眼旁觀地看着少女是如何解決人的,他冷清的眉眼內情緒淡淡,只是微微轉眸時,落在小奶狗的視線頓時一怔,旋即眸色徒然一暗。

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那竟然是他七日前莫名其妙就會附身而上的對象!

那日莫名附身後,隔了三日,他又附身於上。

洛憐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附身在一隻狗崽子上面,而且附身的時間不定。

也不清楚,這隻狗崽子死了的話,會不會對自己有什麼影響。

還沒等他弄清楚事情,又於三日前,這隻狗崽子就失蹤了。

當時他還想着,到底是什麼人把狗崽子帶走的。

可惜,一直都尋找無果。

好在,現在這狗崽子又出現了。

他素來不喜歡把危機留在外面的。

少女臉上還髒兮兮的,她蹲在地上,饒有興趣地一本正經的跟着學着:「汪汪——」甜滋滋的清脆聲音混着小狗崽奶聲奶氣的叫聲,格外的有趣。

學了兩聲,那小狗崽微弱的叫聲,突然提了起來。

那是動物求生本能的最後掙扎。

在空白的像是白紙一樣的苗酥眼裡,卻是以為它也要跟自己玩遊戲,於是抿嘴一笑,把手掐在狗的脖子上。

因為狗崽太小,她連着狗頭也一起埋在了手心裏。

剛才那些人就是和自己這麼玩遊戲的。

它也要這麼和自己玩嗎?

樹梢上,國師大人冷清的視線,再次淡淡落在少女的身上後,察覺動作後,他湧起的殺心更韞。

那隻狗崽子有危險。

洛憐眉梢緊擰了下,不知何時一枚葉片藏於手中。

那對着的方向正是苗酥那兒。

殺機一閃而逝。

只要見勢不對,這葉片就會割裂打疼少女的手腕,也足夠他出去拎回那隻狗崽子。

少女掌心的力度逐漸收緊。

突然苗酥感受到了一股濕漉漉的,熱乎乎的什麼東西,舔舐了下自己的掌心。

那感覺十分的怪異。

她下意識地鬆開了自己的手,五指輕張。

再看過去,只見着軟毛白狗崽,用那雙濕漉漉的狗狗眼,無辜地望着自己。

國師的眉頭淡淡鬆開,手中捏着的葉片掉落於地。

狗無事,這人他便多留一刻,親自殺。

軟毛小白狗又舔舐了下苗酥的掌心,酥**麻的癢意,令再一次感受到的苗酥輕輕彎眼。

心中顫慄的興奮感,逐漸消弭。

她眸色純澈,看起來和小狗崽一樣的天真無辜。

她甜滋滋的嗓音,愉快地說道:「你這是做什麼呀?」

「是打算換一個遊戲玩嗎?」

小狗崽怎麼可能會說話呢?

它只是緩慢地虛弱的繼續舔舐了下,捧着自己腦袋的手。

準備捏爆狗頭的苗酥,想了想,又傾身,把狗崽子抱到了自己的懷裡。

她眼眸微亮,自說自話又笑道:「哦,我知道了。你快要死掉了,所以玩不玩那個遊戲,都會死的。」

「那的確很沒有意思。」

「所以,讓你活下來,好不好。」

小狗崽,只是抬起那雙濕漉漉的狗狗眼,輕聲地叫喚了下。

苗酥便笑着,像是得到了個新奇玩具的小朋友,開心又滿足,「活下來,比死有趣。」

「這個遊戲,我也喜歡。」

軟軟的白毛小狗崽,奶聲奶氣又喊了聲,就特乖巧地窩在苗酥的懷裡。

她**着雙足,離開了這屍首旁。

來到剛剛玩「遊戲」的地方。

莫名覺得有些累的苗酥抱着小狗崽,往地上一坐,可是很快她又覺得這裡坐着一點不舒服。

有些嬌氣的苗酥抬起頭,若有所思地看了眼那些橫七八豎的屍體,頓時眼前一亮。

苗酥足尖輕輕地踢動,很快那十幾具屍體就被她輕描淡寫地踢着堆積在了一起。

看着那人屍小山丘,苗酥露出一軟甜的笑容,她踩着屍體往上,直至屍體頂端。

苗酥抱着懷裡的小狗崽,這才格外滿足地坐下,足尖輕輕晃動着,眸色仍舊清澈。

剛剛那裡好臟呀。

還是坐在這上面好了。

軟乎乎的,還不硬邦邦。

苗酥覺得再沒有比這個更舒服的坐墊了。

髒兮兮的小臉上,她眸色依舊清澈,只是她身上漸染了血液,便是狼狽的臉上也跟着帶着一絲血色紅痕。

看起來越發的的詭異妖冶。

這一刻,苗酥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天真而又可怕的鬼魅,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殺傷力是有多麼的大。

耳垂下的小銅鈴左右搖晃,苗酥在微腥的血液氣味里,感受到小奶狗在懷裡叫喚。

她的指尖正好蘸着一點紅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