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風流太監俏皇帝
風流太監俏皇帝 連載中

風流太監俏皇帝

來源:google 作者:划水青蛙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划水青蛙 李小芳

【穿越+歷史架空+女帝+成長】南陽知府李玉周因不肯依附梁國寧王蕭天佐的勢力,被污衊為反賊,全家慘遭殺害李府管家孟達為報李玉周救命知遇之恩,拚死保下李府少爺李小芳四十歲的孟達帶着十二歲的李小芳一路扮成乞丐,從南陽逃難到京都,機緣巧合下投靠到麗春院過活憑藉出色的表現,達叔很快得到了麗春院老闆娘的賞識,在裡邊當起了龜公,李小芳因此過上了衣食無憂的生活恍然間,五年時間已經過去,一日,合歡宗的大弟子龍羊行來麗春院消遣,看上了端菜倒酒的李小芳已經爛醉如泥的龍羊行一定要李小芳陪睡,李小芳執意不肯,推脫間,李小芳不小心將其推下了樓,當場斃命為了躲避合歡宗的追殺和官府的追查,達叔託人讓李小芳進宮當起了假太監不料發現皇帝居然是女兒身,而李小芳假太監的身份也被對方知道兩人此時已經成為最要好的朋友,皇帝沒有處死李下芳,並對其委以重任,二人合力肅清朝野,鞏固皇權,鎮壓叛亂,將梁國做大做強展開

《風流太監俏皇帝》章節試讀:

眼看自己即將大難臨頭,李小芳想到了那張「信任卡」,立馬對女皇帝使了出來。

女皇帝打了個冷顫,李小芳趕忙大聲喊道:「皇上,你聽我說!」

「喊什麼喊,皇上都說了不會信你的鬼話,安靜點,我扁你啊。」

多隆威脅李小芳道。

「等一下,你想說什麼?」

女皇帝開口說道。

多隆傻了。

皇帝這是怎麼了?剛剛還不讓人說,現在又讓人說。

君心難測呀。

女皇帝自己也納悶,怎麼突然就想聽這個假太監的話?

更奇怪的是,自己居然對他心中怒火完全消失。

要知道這傢伙剛才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足夠凌遲處死。

可是為什麼突然就對他生不起氣來?

不僅原諒了他對自己的所作所為,還原諒了他假太監的違法行為。

最重要的是,她看他出奇地順眼。

好似一起長大的老友,十分信任。

「把他放了,我聽聽他想說些什麼。」

女皇帝命令多隆道。

多隆懵了,搞不清為什麼皇帝對這個太監的態度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愣着幹嘛呀?沒聽見皇上的話嗎?」

李小芳抖着身體對多隆說道。

多隆連忙將他身上的繩索除去。

接着李小芳講起了自己悲慘的身世。

這實在是難得的機遇,自己一定要藉著這次機會為家族喊冤,請求朝廷制裁寧王這個真正的反賊。

「小人本是江南知府李玉周的獨生子,七年前家父不肯投靠寧王勢力被誣陷為反賊,全族一百七十三口人全被殺戮。

小人在管家達叔的幫助下化身為乞丐,一路乞討進京。

為了躲避追殺,達叔不得已帶着我躋身在京都麗春院內。

前幾日,一個喝醉了酒的客人想要欺負我,小人自衛沒成想將其推下樓,受了重傷。

那個人是宇文將軍府上的貴客,小人為了逃命不得已進宮當了太監。

小人所述句句屬實,求皇上明鑒。」

李小芳磕頭在地,聲音悲戚地說道。

「奧,我知道你是誰了,怪不得看你有點面熟,原來是麗春院的那名端酒小廝。」

多隆笑着說道,他是皇宮的禁衛軍統領。

平時經常和部下去麗春院吃花酒,對於李小芳這張臉他還是有些印象的。

「麗春院?那是什麼地方?」

女皇帝從小在這深宮大院內長大,對於外邊的世界不是很了解。

「麗春院就是一群人喝酒看女人跳舞的地方,一個遊樂場所。」

多隆連忙解釋道,他不想讓皇帝知道自己經常出入這種煙花之地。

「不過我聽說你殺了宇文將軍的座上客白公子,可不是讓他受了重傷那麼簡單。」

多隆接著說道。

李小芳欲哭無淚,這傢伙眼神也太好了,這麼輕鬆認出了自己。

「皇上,小人是無心的,求皇上開恩。」

李小芳凄慘地說道。

「朕相信你,多隆你先下去吧,朕和,你叫什麼名字。」

女皇帝這才想起自己連對方名字都不知道。

「回皇上,小人名叫李小芳,您叫我小芳子就行。」

李小芳低頭答道。

「李小芳,名字真好聽,我叫蕭凝,多隆你先下去,我和小芳子說點話。」

女皇帝對多隆命令道。

多隆懵了。

我去,皇上這是怎麼了,對方可是殺人犯,連名字都不知道,就這麼信任他。

還把自己的真名說出來,這幹嘛?交朋友?

君命難違,滿臉問號的多隆走了出去。

「來,坐下聊,這糕點不錯,嘗嘗。」

說罷,女皇帝拿着一塊糕點遞給了李小芳。

李小芳接過糕點,坐到了皇帝旁邊的椅子上。

「其實你父親的名聲我也是聽過的,他確實是一個難得的好官。可惜當初父皇已經年邁,聽信讒言,害了你們一家。」

女皇帝話語中流露出懊悔同情之意。

「這也不怨先皇,只怪那寧王欺上瞞下,在江南一帶,隻手遮天。皇上,您要小心呀。」

李小芳這一句話說的極有水準。

既表達了自己對於皇家當初下令滅殺李家一族表示原諒,將矛頭指向寧王。

又表明了自己對於皇帝的忠心。

李家滿門忠烈,父親李玉周是個忠君為民的好官,兒子李小芳也是個深明大義,忠君報國的好人。

女皇帝聽了這句話後,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她雖然只有十七歲,還是個女娃。

但身在皇家,從小深知「權謀」二字。

寧王在江南一帶瘋狂擴充勢力,她又怎會不知道。

只是現在朝廷內憂外患一大堆,她獨身一人,想處理,卻不知從何入手。

「寧王在江南一帶呼風喚雨,甚至有傳言他已經準備好了皇袍,不臣之心,世人皆知。

不過不臣之人又何止他一人。當朝太傅宇文將軍,集兵馬朝政大權於一身,有傳言其與高句麗和江湖門派多有勾結。

只怕不等寧王造反,朕這皇位也就被他篡奪了。」

女皇帝唏噓地說道。

她是梁國開國皇帝蕭天昊的獨生女蕭凝,從小被父母當做兒子養大,對外也宣稱為太子。

父親去世後,在母親的努力下,她成功登上了皇位。

可惜梁國內有寧王,宇文將軍一類不臣之人,外有達達,高句麗等虎狼環伺。

大梁雖幅員遼闊,人口眾多,但土地財富多聚集在世家大族手中。

國庫空虛,皇權凋零。

沉重的擔子壓在只有十七歲的蕭凝一人身上。

她本是女嬌娥,卻偏要裝作男兒郎,穩坐龍椅。

長久的壓抑在此刻迸發。

對於這個發現了她秘密的假太監,蕭凝感覺到一股別樣的放鬆。

她自己也很奇怪為什麼對這個輕薄自己的傢伙如此信任。

既然自己女兒身的秘密已經被對方所知,那其他的事情被對方知道又有何妨?

況且對方還是忠臣之後,與寧王有血海深仇。

於是女皇帝蕭凝將大梁國的處境,自己的境遇,蕭氏皇族的煩惱全部訴諸於李小芳。

李小芳終於知道寧王的勢力多麼龐大,就算皇帝知道李家清白,寧王才是反賊,也不能馬上幫他鳴冤。

皇帝不但幫不了他,甚至自己的位置都岌岌可危。

一開始是皇帝安慰他,後來,是他安慰皇帝。

兩個苦逼人經過一下午的交談成了真正的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