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瘋狂農民工
瘋狂農民工 連載中

瘋狂農民工

來源:外網 作者:彈劍吟詩嘯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彈劍吟詩嘯 都市言情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玉不雕不成器 if!=2&&locationhrefindexof展開

《瘋狂農民工》章節試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漆黑的夜色中,夏建背着母親給他收拾好的一個小包,從豬圈的hou mén鑽了出來,朝村子後面的一個小山上快步摸去。

身後的村子裏,狗叫聲響成了一片,離他家近的幾家村民家,紛紛亮起了燈光,夏建心裏清楚,這是派出所的人正在挨家挨戶的搜查他,一種從來沒有過的謙意感頓時襲上了心頭,看來是他連累了村民。

這次出來,他本來是想到市內去謀條生路,想着自己這麼一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來時,夏建的腳步不由得停了下來。他忽然想到了趙紅,這個讓他魂牽夢繞的女人,今天的一切,可都是因她而起,他不能就這麼一走了之。

夏建坐在小山頂上,一直看着村裡的燈光全滅了,狗也不叫了時,他這才朝村裡返了回去。趙紅家和他家中間只隔了一塊菜地,而且分為前後兩個院,前院住着趙紅的公公和婆婆,而後院則是趙紅一個人住。這裡對於夏建來說,是非常熟悉的,因為他們是鄰居,夏建會經常找點借口,幫趙紅干點家裡的重活。

前院的院牆雖然有點矮,但夏建不敢貿易行事,畢竟自己乾的這事不太光明正大,萬一被人發現,那可真是黃泥巴掉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夏建摸到趙紅家的後院外,攀上了一棵大槐樹,利用伸到院牆內的枝條,三兩下便順利的到了趙紅的房門前。第一次深更半夜的往女人房門前摸,這對於夏建來說,還是人生第一次,他難免有點緊張。雖然他在學校里,常聽城裡哪些同學吹自己如何去勾搭女人,可真到了自己,他心裏還是有點怕怕。

「誰?「屋內忽然傳來了趙紅輕柔的聲音。

夏建不由得一驚,自己這麼小心,還是被趙紅聽到了,看來這個女人也是一直未睡,否則她是聽不到房門前的響動的。夏建的心快要從嗓子里跳出來了,從來沒有過的興奮與剌激,他長吸了一口氣,小聲的說:「是我「

房門輕輕的開了,趙紅一把把夏建拉了進去,然後又輕輕的關上了房門,打開了房間里的燈,這間房子對於夏建來說,並不陌生,可是在柔和的燈光下,屋子裡的一切,都讓夏建感到興奮不已。花色的單子,白里紅面的被子,還有炕角處,堆放着的女人……

「怎麼了夏建?還不快坐下「趙紅柔聲的對夏建說道。

夏建如夢初醒般的「哦「了一聲,便屁股一扭,坐在了炕邊上,這時他才看清,穿着薄薄睡衣的趙紅,是那麼的xing gǎn迷人。尤其是她裸露在短褲下的兩條雪白大腿,看的夏建心跳加速,面紅耳熱,他如喝醉了酒一般。

夏建都有點不敢相信,農村人每天都要下地幹活,這大太陽,怎麼就曬不黑趙紅?

趙紅似乎覺察到了夏建的異樣,她條件反射般的雙手往胸前一抱,屋內的氣氛頓時尷尬了起來。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着,兩個人誰都不願先開口說話。最後倒是趙紅成熟點,她輕輕的抬頭看了一眼低頭不語的夏建,輕聲的說:「夏建,你為了我這樣做不值……「

「別說了,都是我自願的,為了你,別說是打人,就算是讓我去死,我也心甘情願「夏建打斷了趙紅的話,情緒非常激動的說。

被感動了的趙紅,紅着眼圈說:「夏建你太小了,對感情方面的事知道的太少,你應該好好學習,等將來上了大學,好女人多的是……「

「不,我就喜歡你一個人,這輩子,我非你不娶「夏建又一次打斷了趙紅的話,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能說出這樣讓人臉紅的話,他雖然喜歡趙紅,而且經常多次和趙紅單獨相處,可是涉及這樣敏感的話題,他還是第一次說。

趙紅聽了夏建的直白,假裝生氣的把臉別到了一邊,她低聲說道:「別傻了,你這樣做將來會後悔的,難道今天的付出還不夠慘重?」

趙紅的執着,讓夏建有點生氣,他猛的抬起頭,正準備好好反駁趙紅兩句時,夏建看到了站在他面前的趙紅,圓圓的美臀,還有兩條白的發亮的měi tui,不但粗細均勻,而且修長。關

熱血在體內迅速的奔騰了起來,血氣方剛的夏建,不停的咽着口水,眼前美麗誘人的趙紅,讓他幾乎臨近於瘋狂。他沒有想到,每天下地幹活的趙紅,竟然要比城裡哪些女人還要漂亮。

當趙紅髮覺情況不對時,已經晚了,滿臉通紅的夏建,猛的撲了過去,從後面一把抱住了趙紅,女人柔軟的身體,激發了男人的原始,他的一隻手,哆嗦着朝趙紅的胸前狠狠抓了上去。

被弄痛了的趙紅,厲聲喝斥道:「夏建,我們不可以這樣……」

被燒暈頭了的夏建,根本聽不進去趙紅說什麼。他只知道,爺也是人,是人就有。

女人神秘的福地,是多少男子夢寐以求的嚮往,正當夏建的手,正準備朝哪兒探索時,忽然,寂靜的夜空中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要死!」 夏建怒罵了一句,耐着性子,豎起耳朵一聽,不好,這聲音好像是從趙紅家的前院傳過來的,難道……一種不祥的預兆頓時襲上了心頭。剛才的ji qing,在夏建身上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趙紅翻身而起,動作非常迅速的穿好了炕角處的衣褲,並把弄皺了的單子拉了開來。她眼睛在房內一掃,輕聲的說:「快到牆角的空面櫃里去,我會從外面上鎖,你放心,絕對安全」

事情都到了這一步,夏建也無話可說,他抓起自己的背包,跳進了牆角處的面櫃,剛一進去,他聽到了趙紅上鎖的聲音。

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停在了門口,一個女人邊敲門邊喊道:「紅紅,快開開門,派出所來人了,想找你了解一下情況」敲門的女人五十多歲,慈眉善目,她就是趙紅的婆婆,非常不錯的一個母親。

吱的一聲,房門被打開了,王德貴領着兩位jing chá走了進去,他看了一眼面帶怒容的趙紅,輕輕笑道:「不好意思了侄媳婦,打擾你睡覺了」

趙紅沒有吭聲,把臉轉到了一邊。兩位jing chá在屋子裡看了看,對王德貴說:「王村長,什麼也沒有,哪有人啊?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說完有點不耐煩的朝屋外走去。趙紅的婆婆嘆了一口氣,跟着也走了出去。

王德貴有點不甘心的看了看牆角處的面櫃,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走了出去。

「王村長,請留步!」就在王德貴即將跨出屋外時,趙紅忽然朝他喊道。

王德貴只好退了回來,陰沉着臉問道:「什麼事?要不明天再說」

「不行,現在就說。我勸你放過夏建這一次,他還是個學生,王有財的醫藥費我來掏,如果你不答應,我就把王有財跑我這兒的事,公布給村裡的所有人,而且還要上告,我看你這個村長還怎麼往下當」趙紅的話,讓坐在面櫃里的夏建,大吃了一驚,這個女人真瘋了,竟敢拿自己的清白來威脅村長。

王德貴冷笑一聲說:「空口無憑,你嚇唬誰?法律講的是證據,就算你能迷倒全村的光棍漢,可對我家三兒沒用,因為你是個掃把星,誰沾你,誰倒霉,難道不是嗎?」

「哼!如果沒有證據,我也懶得跟你費這種嘴舌,這事你自己掂量,這件東西你應該認識吧!「趙紅不知拿出了什麼東西,面櫃里的夏建怎麼也看不着,他一動身子,沒想到頂到了面櫃的蓋子,只聽咣當一聲。

「誰!「王德貴吃驚的喊道,屋內的氣氛頓時緊張到了極點。

if!=2&&locationhrefindexof

《瘋狂農民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