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瘋狂的冒牌女婿
瘋狂的冒牌女婿 連載中

瘋狂的冒牌女婿

來源:google 作者:劍小賤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杜伊天 沐柒雪 都市小說

藍星第一奇門少主,天下第一玄決大成者杜伊天,偶然得知同胞胎哥哥,是個窩囊廢上門女婿,受盡了欺凌與嘲諷毅然用哥哥的身份,開始了普通人的生活踩豪門,戲富美驕橫小姨子為他洗臭襪子,不在話下!展開

《瘋狂的冒牌女婿》章節試讀:

「你們,你們想幹什麼?不關我的事,都怪他。」趙秋明嚇得把葉小建推上前,回過身抓住沐希妍的手。

「喲!原來是三哥啊!還在等着我給你調製聖水么?」葉小建搖頭晃腦地走到杜一凡面前,舌頭轉動着嘴裏的牙籤,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軟蛋窩囊廢,今晚是不是喝高了?你讓我喝聖水,那我讓你再喝一次聖尿。」杜一凡給四周的人遞了個眼神,「女的不要動,這個窩囊廢給我往死里打。」

「你們不要亂來啊!不然我報警了。」沐希妍說著從包里拿出青果手機,卻發現居然沒信號。

「哈哈哈,報警?沐小姐,你那個青果手機沒信號吧,要不借我的華米手機給你。」

一個寸頭青年說著,猛然揮着棒球棒就從葉小建後面偷襲過來。

「啊!伊歌小心。」沐希妍嚇得大聲尖叫。

葉小建像反應很慢的樣子。

可是就在棒球棒快要敲到他的頭的一瞬間,葉小建後腦如長了眼睛一樣。

腳底快速滑過,身體靈動般側身,避過了寸頭青年的這一棒。

而寸頭青年似乎是發力過猛,一下子收不住,葉小建剛讓開,杜一凡又剛好在葉小建前面,那棒球棒狠狠地砸在杜一凡的臉上。

「啊!」

杜一凡痛得蹲下身,捂住臉大叫,鼻子頓時血流不止。

「一…一凡哥,對…對不起。」

寸頭青年嚇得話都說不清楚,他本來砸的是軟蛋窩囊廢,怎麼就砸到杜一凡了?

四周的人一下子失去了主見,都怔怔地看着。

葉小建搶過寸頭青年手裡的棒球棒,舉起棒球棒向寸頭砸去,寸頭嚇得忘記了躲避。

球棒離寸頭青年的頭部一寸距離時停下。

葉小建一腳蹬在寸頭的屁股上,厲聲責備,「混蛋,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居然敢打我三哥。」

寸頭摔出三米左右,躺在地上爬不起來。

「三哥,你兄弟怎麼這樣狠,你不是搶了人家女友吧?」葉小建說著把棒球棒丟在地上,從兜里掏出紙巾,抽出一張遞給杜一凡,「來,擦一下血吧,免得等會出去丟人。」

杜一凡憤怒地一下站起來,一拳砸向葉小建,卻又突然向旁邊倒去,可能是怒腦充血吧!

葉小建一下將杜一凡扶住站穩。

「哎呀!這都站不穩了,是不是傷到大腦了?要不要去醫院啊!我先幫你把血擦乾淨吧!」葉小建抓住紙巾,使勁地抹向杜一凡的鼻子,像擦桌子一般。

「啊!你這個賤種,不要碰我。」杜一凡吃痛,向後退去。

「哎!三哥,不要生氣嘛!還沒擦乾淨呢!」葉小建話還沒說完,手上的紙巾又向杜一凡鼻子抹去。

敢讓哥哥喝尿,敢叫他賤種的人,他一定要慢慢玩到他內心崩潰。

杜一凡根本反應不過來,鼻子又吃痛,雙手捂住鼻子向後退了兩步。

他本以為眼前的人就跟螞蟻似的,隨便他怎麼玩都逃不出他的掌心。

卻沒想到,他現在倒成為別人戲耍的螻蟻。

「你們這些窩囊廢,還傻站着幹嘛,都給我上啊!」杜一凡哀嚎的叫聲,像殺豬一般。

現在臉上受傷,眼睛也有些模糊的他,基本已喪失了戰鬥力。

聽到杜一凡的命令,十幾號人又圍了上去。

「慢」葉小建大吼一聲,「都給我退下,不要逼我使出絕招來。」

「絕招?嚇唬誰啊!你是不是喝高了。」一個胖子不信邪地揮着球棒,狠狠地向葉小建砸來。

他自詡為最靈活的胖子,這軟蛋窩囊廢肯定躲不開他的球棒。

葉小建也不還擊,腳下一滑,一下就溜到杜一凡的身後,胖子砸了個空,球棒險些砸到杜一凡的肩膀。

「靠,這就是你所謂的絕招?有本事不要躲。」胖子說著跟着繞了過去,舉起球棒就砸向葉小建,這次的力量更猛。

「不躲?你以為我像三哥一樣傻,站着讓你砸。」

葉小建速度很快,在說話的同時,伸手抓住杜一凡的衣服,只輕輕一帶,杜一凡就成了他的擋棒牌。

胖子力量過猛,收不住力量,球棒狠狠地砸到杜一凡肩膀上。

「啊!混蛋,你打我幹嘛?」杜一凡痛得撕心裂肺般喊叫着,左肩猶如矮了半截,左手一下耷拉下去。

趙秋明和沐希妍看着這驚心動魄的場面,母女倆的手緊張得相互抓在一起,好在被圍困的人都有驚無險。

還是趙秋明老練得多,趁眾人圍住葉小建,拉起沐希妍鑽進車裡。

沐希妍發動車,放下半截車窗,焦急萬分,「伊歌快上車。」

沐希妍的一聲伊歌快上車,正在觀看直播的杜伊歌很是欣慰。

這說明沐希妍心裏還是有他的,丟失的自信又增加了幾分。

「小妍,你和媽先回去吧!我要送三哥去醫院。」葉小建說著伸手就去扶杜一凡受傷的那隻手臂。

「啊…」杜一凡疼痛得又向後退去,卻沒法掙脫葉小建那如鐵鉗般的手。

「小妍,開車吧!別管他了。」趙秋明催促着。

沐希妍對母親簡直無語,開始還和人家聊得喜笑顏開的,危險來臨就不管別人了。

葉小建用手指對着沐希妍彈出一個飛吻。

沐希妍小心肝一陣顫抖,如一顆小石子落在平靜的水中,盪起一陣漣漪。

帶着擔憂,沐希妍狠心踩下油門。

她留下來也幫不了什麼忙,出去了還可以叫人。

瑪莎拉蒂絕塵而去。

葉小建冷然一笑,突然轉身,一腳蹬在杜一凡的小腿上。

剛才嫂子和哥哥的岳母在場,他怕嚇到她們,怕給她們留下陰影。

現在她們離開了,也就無所顧忌。

杜一凡站立不穩,『撲通』一下跪在地上。

「三哥是喝聖水還是聖尿。」

葉小建冷冷一笑,說著一巴掌扇到杜一凡的臉上。

這哪裡是軟蛋窩囊廢,這簡直就是個惡魔。

四周十幾個人愣愣地看着,已經忘記了怎麼解救自己的老大。

從開始到現在,主動權好像一直在這個軟蛋窩囊廢手上。

不知不覺中,他們老大已經傷得慘不忍睹了,而且還是自己人出手傷害的。

「敢打我,你會死得很難看…」杜一凡吐了一口鮮血。

「哦!是么?那就讓我多難看幾次。」

葉小建冷笑着,又是『**』幾下扇在杜一凡臉上。

杜一凡一口鮮血噴出,內心直接崩潰,一下暈了過去。

「大家一起上。」看見杜一凡暈過去,一個光頭男子大喝一聲,掄起棒球棒向葉小建衝過來。

在光頭男子的帶動下,十幾個人掄起球棒沖向葉小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