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凡問仙
凡問仙 連載中

凡問仙

來源:google 作者:小五快跑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五快跑 王元

書童王元寶因緣際會陪少爺去青霞山尋仙,不想卻被少爺騙去丹堂,成了試藥童子深陷死局十死無生的他憑藉莫大毅力拚得一線生機,憑着驚人的天賦習得曠世神功決心復仇的他重返宗門,卻見識到了宗門衰落後的人性冷暖逐漸成熟的他道心如磐,決心證道成仙,與這不公的天道,問道一場!展開

《凡問仙》章節試讀:

從黑市北門離開的王元一臉欣喜,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竟然這麼順利的就在這黑市買到了可以掩飾他身上煞氣的法寶。

王元謹慎的圍着小鎮轉了幾圈,才回到小院里。

王元從儲物袋中取出三煞鐲,發現它的表面有三道紋路,注入靈氣後鐲子上第一道紋路閃現,煞氣閃現一團黑霧出現掩蓋了王元的身形,靈氣增多第二道紋路亮起霧氣越來越濃,凝聚成一把把黑色的小劍,小劍與王元心念連通,如同他身體的延伸一般,繼續注入靈氣第三道紋路亮起,煞氣匯聚成了一個盾牌模樣。

反覆測試後欣喜的王元將這三煞鐲擺弄了半天,最後確定了三種紋路驅動各自需要消耗的靈氣。

意猶未盡的王元忽然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他用煞氣直接注入手鐲一點點的觀察着它的變化。

手鐲起初沒有什麼明顯變化,王元又加大了灌輸後,手鐲的三條紋路同時亮起,黑霧、飛劍和煞氣盾一起出現,反覆試了一會後,王元發現使用催動三煞鐲所使用的煞氣要明顯少於靈氣,催動靈氣凝聚煞氣盾與煞氣催動可以三個紋路同時發動的消耗相當,最大的區別就是靈氣只能驅動一種紋路,需要依靠快速切換完成攻防。

王元嘗試用煞氣飛劍攻擊煞氣盾,一輪十把飛劍過後,煞氣盾緩緩消散,基本可以得出每把飛劍的攻擊強度和凝氣中期的修行者攻擊相當,煞氣盾則可以抵擋凝氣後期的全力一擊。

心滿意足的王元吃了點醬肉後準備開始修行補充剛才研究三煞鐲消耗的靈氣和煞氣。

王元現在的修行與其他的修行者略有不同,修行者引天地靈氣入體的時候,也會有等量的煞氣會同靈氣一起吸收,其他的修行者需要把靈氣吸收後再把煞氣排出,而王元恰恰不需要這一步,他可以在體內將靈氣和煞氣區分開,導入他體內的兩個循環之中,省去了排煞的過程,這就使他的修行效率大增。

王元沉浸在修行之中,一夜無事。

次日天剛亮,王元活動了一下感覺回到了最佳狀態後,簡單收拾了下東西,啟程趕回了位於青霞山頂的萬道門。

「顧師兄,好久不見啊,近來可好?」

王元和這位執法堂的內門弟子拱手,「在外執行任務,今日才剛返回,柳師弟別來無恙啊?」

柳志給顧磊做好登記,「師弟近期修為穩重有進,多虧上次師兄低價出售給我的養血丹。」

「師弟無需這麼客氣,急人所急,是顧某人的一貫風格,家師等着我去復命,咱們來日再聊。」王元和柳志寒暄一句後朝着丹堂趕去。

「這顧磊左右逢源,心機城府俱全,往後還是要多多拉攏啊。」

柳志雖然是執法堂的內門弟子,又擔任着宗門看守,平日里宗門人員往來出入都少不了他的油水,但和丹堂的人比起來,還是要差很多,前些日子他正是找顧磊買了幾瓶養血丹才穩固了凝氣後期的境界,看到顧磊年齡與他相仿卻已經是凝氣後期圓滿境界,心裏更多了一些拉攏報團的想法。

王元在趕往丹堂的路上心裏雖然有些忐忑,但更多的還是對顧磊的交際能力有了一個充分的了解,他能在陳老魔和李扒皮身邊當這個弟子和二師弟,不僅僅是依靠法術,他的為人處世能力更是他的依仗啊。

「師兄,別來無恙啊?」王元以顧磊的身份故地重遊,看到仍舊懶洋洋的在丹堂門口看門的李文,率先開口打招呼。

李文抬眼看了一下他的這位油滑的師弟沒好氣的說:「你一個喝人血的,快收起你的那套假仁假義吧。」

王元不以為意,「師兄,你我二人得有半年未見了吧,說話怎麼還是這麼不客氣,師弟有一事正要與你說,你這般態度我都不知如何開口了。」

「顧黑心,你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別在這裡跟我磨蹭。」李文語氣不善的回了一句。

「呵呵,師兄,你可知我為何這半年不曾回來啊?」王元依舊不在乎的道,他現在對於顧磊的性情把握的愈發嫻熟。

「哼」

李文冷哼一聲,顯然沒了耐心。

「我去了一趟閃光村,你說巧不巧,老漁夫剛好打撈了一具屍體讓我去掌眼,結果我去了後,那屍體還活了過來,費了我好大的功夫才將他收拾掉,師兄現在做事真是越來越大意,別哪天你自己被那老漁夫給撈了去,你說他看到被寒澗泡的浮腫的你,該作何感想啊?」

王元說完沒有理會額頭青筋凸起的李文,邁步進了丹堂。

「師父鴻安,弟子顧磊前來複命。」王元走到那間屬於陳宏的丹房門前開口問候。

「怎麼,在外躲了為師半年,終於敢回來了,我還以為你死在外面了。」

低沉的聲音從丹房傳出,王元再次聽到這個聲音心裏難免有些波瀾。

王元推開門繞到陳宏身前拱手行禮,「師父,我本該早日回山復命,不過弟子在山下的閃光村遇到一點意外,一直在山下養傷,近日身體狀況好轉一些後,就急忙回山復命來了。」王元說完從儲物袋中取出之前顧磊就準備好的交給陳宏的材料。

「區區閃光村,一群撈屍人,你能遇到什麼麻煩?」

宗門煉藥師每月都需要為煉製足額的丹藥供宗門日常運轉和弟子修行,眼見又快到了上交丹藥的日子。

陳宏今日就沒有煉丹,而是在梳理煉丹房裡置物架上的成品丹藥,他的氣息比之前王元見到他時顯得又弱了不少。

「師父,弟子有一言不知當不當講?」王元裝作欲言又止的模樣。

「廢什麼話?」

王元經過一番調整後已經能平靜的面對陳宏的那張殭屍臉。

「師父,您的五行丹,我想應該是成了!」

「什麼?這跟你去閃光村有關係?快跟我詳細說說。」陳宏停下手上的動作,布滿血絲的雙眼盯着王元。

「師父,你還記得那外門弟子王元寶嗎?」

「你出去吧,把你師兄叫來。」不等王元說下去,陳宏就讓他出去叫李文,他顯然是聽到了剛才李文和王元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