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凡間小吏
凡間小吏 連載中

凡間小吏

來源:google 作者:烏蒙書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白 李青牛

李青牛所在的這方宇宙,共分為神、仙、凡三界三界本為一體,太古時與天地共同誕生的大能,趁天道法則尚未形成之時,攫取了天地間大量的資源能量創造了神界,希望逃脫天道法則約束天道法則形成後,以吞噬神念法則補全自身,每隔十二萬五千年通過創造神界時掉落的息壤之土和虛空之金,前往神界吞噬掌握了法則之力大能,是為「弒神劫」神界遭受重創後,採取斬神下凡的方式培養修行之人,以供下次劫難時吞噬然而,斬神下凡後產生的大能與原來留在凡界的覺醒者發現神界秘密後,共同反抗神界,並模仿神界創立了許多仙界空間,後一統為仙界李青牛本是大周西南道鬼門郡南牛溪鎮的一個野民機緣巧合下,帶着祖傳的銹鐵劍前往鬼門郡求學,以一個凡界小吏的身份,走上了修真修仙、遊歷四方、奔走呼籲共抗劫難的證道、改命之路在遊歷九州、勇闖三界,經歷過世間諸苦、感悟到逆天改命之艱難後,憑藉手中虛空之金所化證道劍,聯合息壤所化的天運聖人(小白)和三界諸神、仙聖、妖魔、古獸等,斬去了天道法則的自主意識、破開了三界壁壘,建立了新的世界,自己則壽元耗盡,化作一律神念依附於證道劍上.......展開

《凡間小吏》章節試讀:

李老二一大早起來,感覺身體輕鬆了許多,在身邊摸索一番,卻沒發現那把鐵劍,心想,這小子心急,原本就是要給他的嘛。於是讓李老三找來工具,用竹木獸皮忙碌了起來。

夏大蓮和李老三則忙着收拾一些遠行物品,為李青牛外出做準備。

村東頭的大槐樹下,李青牛召集了自己那幫兄弟顯擺。

「弟兄們,看到了吧,這就是我家的祖傳寶物,那可是仙人用過的東西呢!」

王二狗一臉羨慕:「青牛哥,你這寶物給我看看唄!」

其餘幾個也爭相要看。李青牛倒也大氣,把劍往前一遞,自豪道:「拿去、拿去,讓你們長長見識。」

幾人人接過鐵劍一邊耍弄,一邊問:「青牛哥,這真的就是那次從你家祖墳里撿到的那根鐵棍?咋變成這樣咯。」

李青牛自是不知根源,但嘴上卻說:「你們懂啥,我家這祖傳的寶物,自然玄妙無比。你可小心點,別磕壞了!」

「咦,既然是寶物怎麼可能會磕壞掉嘛。」

「你懂個屁,越是寶物才越要愛惜呢!」

樹根接過鐵劍,略顯不舍:「青牛哥,你是要帶着這寶物去郡城闖一番大事業嗎?」

「那是自然,你們可知郡城離這裡有多遠?」

……

見眾人七嘴八舌說不清楚,就高聲道:「光走路就要走足足半年呢!」

大個兒又問:「那豈不是我們要等半年才能在一起玩啦?」

「傻大個,去郡城要半年,回來也要半年啊,即使我到了郡城就往回走,你們見我也得是一年以後了,再說了我去郡城是去念書的,說不定還要在那裡闖蕩一番大事業,所以你們再次見到我,指不定要多少年呢。」

眾人一陣驚嘆:「竟要這麼久呢!」

「怎麼,兄弟們果真捨不得我的話,不如跟我一起去?」

眾人聞言,頓時沸騰:「好啊,好啊!我們都跟你去!跟着青牛哥去闖出一番大事業。青牛哥做大將軍,我們都是你的先鋒大將。」

「我才不信呢,前次說好一起走的,結果你們一個都沒來。」

李青牛隨即從樹根手中奪回鐵劍,看着這些從小玩到大的夥伴們。

「算了,你們就在村裡待着吧,等哪天大哥我真的做了大將軍,定然不會忘了你們的。那句話怎麼說來着,狗富貴不相忘,狗富貴了都不會忘記,更何況你們牛哥我呢!」

王二狗盯着李青牛仔細思索了會兒一臉認真地問:「青牛哥,你走了,我姐咋辦?你不是說等你長大了就娶我姐過門的嗎?」

李青牛紅着臉尷尬道:「二狗啊,那不是說著玩的么,你怎麼當真了呢。再說你姐比我大六歲呢!」

「那你不是說男子漢大丈夫說話算話,我不管,反正你答應了就要說話算話!」

說完,扭過頭不再看李青牛李青牛心想不能讓自家兄弟認為自己是個不守信用,不講義氣的人,於是誇下海口。

「你放心,男子漢大丈夫說話算話,不過我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來,如果你姐等不及了,嫁給了別人,可就不怪我咯。」

「好,你說話算話!」

……

李青牛和幾個兄弟又嬉鬧了一陣,告別了這些自小陪自己的兄弟們。此刻他似乎覺得有什麼東西變了,自己與這幫兄弟們有了不一樣的地方。

李青牛回到家時,見二爸正在院子里倒騰木工,想了想還是鼓起勇氣走到跟前。

「二爸,鐵劍是我拿的,現在還給你。」

李老二也不接,暫停手中活計反問:「你拿劍去幹嘛呢?」

李青牛嘿嘿一笑:「我這不是去讓王二狗、大個兒他們長長見識嘛!」

李老二若有所思:「二爸我曾經聽說,那些神都的世家子弟,到了十二歲便可配劍,你已經滿了十二歲,這劍也算是祖上上傳下來的,你還我幹啥?」

「二爸,您的意思是這劍歸我啦?」

「傻小子,這劍本來就是你的。」

李老二心想,咱們家歷經六百多年,一直人丁稀薄,偏偏在你的手中,讓它現了身,或許祖先冥冥之中就安排了,這把劍就是留給你的。隨即遞給李青牛一把竹片獸皮製作的劍鞘。

「你又沒習武,現在明晃晃的背着把劍,反而會招來禍端。這把劍鞘剛好合適。」

李青牛高興的接過劍鞘,只見這劍鞘用兩片竹子合攏,再用獸皮包裹。把鐵劍插入,用布包裹的嚴嚴實實,兩端各有一條獸皮製作的繩子,往身上一背更像一根粗棍子,背着走了幾步。

「二爸,你這劍鞘太長了,走路打屁股!」

這時,李老三用竹背簍收拾了滿滿當當的一背行李遞過了去。

「還有這個呢!」

「啊!這麼重,我可背不動!」

李青牛接過往身上一背,感覺壓得直不起身。

「你以為出門遠行,就是空着手跑一趟?這遠行可苦着呢!還想去不?」

「不就是背個背簍嘛,我背得動!」

李青牛哪肯認輸,背着背簍,斜挎着與自己差不多高的劍鞘倔強的在院子蹦躂了幾下。

李老二看着李青牛這傻樣,怕他還沒下山先把人摔壞了。

「好了好了,今日又不走,先放着吧,明天一早咱就下山。」

……

次日天還未亮,夏大蓮便起來做飯,還蒸了足足三大籠屜的饅頭,用布包裹着。

一家人吃了早飯,李家兄弟帶着李青牛拜別了李母,正準備出門。夏大蓮從屋裡追了出來,抱住李青牛交代。

「小牛兒,阿媽給你說的話你可都記住啦?」

「哎呀,阿媽,我記住了,你不要擔心,我在路上一定聽二爸的話。」

「傻兒子,這一路上一定要好好吃飯!」

說罷從懷裡掏出一個綉着「平安」二字的荷包遞給李青牛。

「這是阿媽攢的一些錢,你貼身放着,路上想吃東西了,就自己買,別老向你二爸要。知道嗎?」

「阿媽,我要這錢有啥用?」

「你這傻小子,去了外面還能像在家一樣?路上所有的東西都得用到錢。也怪我們,你從來沒離開過家,哪知道用錢有多重要呢。」

言罷有了哭腔。李青牛見自家阿媽要哭,趕緊笑道:「阿媽,你放心啦,我會好好保管的。」

言罷扭過頭出了院門。夏大蓮看着自家兒子瘦弱的身形背着一個大背簍,挎着一根布棍子,脖子上還挎着一袋饅頭,叮叮咚咚的走遠了,心中百般滋味儘是不舍。又追到院子前面的李花樹下,大聲喊:「小牛兒,要好好吃飯哦!」

然而,離得太遠,李青牛回頭時,只見院子門口高大的李樹,開滿了白色花朵,隨着風四處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