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二十六禁區
二十六禁區 連載中

二十六禁區

來源:google 作者:愛蹲草的老六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即墨嶼 愛蹲草的老六 都市小說

我叫即墨嶼,一個在奶茶店做兼職的普通大學生我的平凡生活,因為一個女人而變得支離破碎生存在這個錯誤的世界上,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類,在怪物面前無異於是被豢養的食物......展開

《二十六禁區》章節試讀:

「殺!」

「吞了他!」

兩個禍亂聯手發起進攻,卻被東宮君赫兩拳打飛,直接鑲嵌在牆裡,一臉獃滯!

人類竟有如此力量?!

「畜生們,關於這個你們知道什麼嗎?」東宮君赫拿出大剪刀給他們看。

「不知道!」黑色衣服的禍亂不屑的吐了口血沫,然而下一秒腦袋就已經搬了家,鮮血噴濺到牆上,一陣陣的刺鼻血腥味瀰漫在空氣中。

這一幕嚇壞了旁邊的藍衣禍亂!

「你呢?」東宮君赫轉頭看向他。

「別殺我,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求求你們別殺我! ”藍衣禍亂連忙跪地求饒,他和被殺的夥伴只是出來覓食的,早知道會遇到斬首隊,他寧願在家餓死!

「真的不知道?」陸澈挑眉,那雙冰冷眼神中閃爍着寒芒,彷彿是在審視自己面前的獵物一般,右手還在擦着尖刀上的血跡,森冷的刀芒映襯在藍衣禍亂身上,他渾身都在顫抖!

「我沒騙你們,我真的什麼都……」不等他把話說完,陸澈手起刀落,藍衣禍亂直接被開膛破肚,倒在血泊之中,鮮血流淌一地,場面觸目驚心!

「非常感謝你的配合!」

「走吧,東宮,繼續搜查!」

就在兩人離開的瞬間,藍衣禍亂的手指微微動彈了一下,但是隨即又恢復平靜。

……

回到奶茶店的即墨嶼,換了身工作服,便來到樓上,他站在孫茉一的房間門口,猶豫了一下,然後深吸一口氣,臉上露出一抹自認為很帥的笑容,「打擾了,茉一……」

打開門的一瞬間,即墨嶼笑容一僵,陰暗的房間里,綠光此起彼伏,只見孫茉一正在進食,即墨嶼被嚇得尖叫一聲,一屁股坐地上,連連後退,連自己來的目的都忘了一乾二淨!

反觀孫茉一不慌不忙的拿起手帕擦掉嘴邊的血跡,抬眸,用着一種奇怪的目光望着即墨嶼,「你……」

「對不起……你繼續……」

驚恐萬分的即墨嶼迅速爬了起來,嘭的一聲關上門,背靠着牆,大口喘着粗氣,不敢多待一秒,轉身下了樓。

片刻,房間里響起銀鈴般的笑聲,她還是第一次看到一個大男人居然被自己一個小蘿莉嚇成這樣子,這麼看來,似乎男人也沒什麼好怕的嘛!

見即墨嶼一臉驚魂未定的樣子,正在泡奶茶的孟啟岩不禁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即墨嶼猶豫了一下,還是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這樣啊!」

孟啟岩恍然,然後笑呵呵的看着他,「即墨,你這樣可不行啊,人家女孩子可不喜歡被別人看到那種樣子啊!」

聞言,即墨嶼低下頭,臉紅的像煮熟的蝦米,心臟砰砰跳着,仔細的想了下,覺得也是,自己沒提前打招呼就進人家房間,結果還把人家當怪物看待,確實有點過分了。

「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最好不要把關係搞僵了,你是個男人,要有擔當,吶,作為賠禮,這杯奶茶趕緊給她送過去吧!」

「哦!」

即墨嶼端着奶茶又回到樓上,看了眼腳邊血淋淋的餐具,不由咽了下口水。

「你是個男人,要有擔當!」

他硬着頭皮敲了敲門,「那個,我可以進去嗎?」

「請進!」門內傳來孫茉一可愛的蘿莉音。

打開門,即墨嶼先是探出腦袋,發現對方正坐在沙發上看書。

「剛才的事情非常抱歉,這杯奶茶作為賠禮,請慢用!」他擠出一抹笑容,然後將奶茶放到茶几上,轉身就要走,卻被孫茉一給喊住,「等……等等!」

「有事嗎?」即墨嶼轉身疑惑的看向孫茉一。

「那個……哥哥是屬於哪一邊的呢?」

「這……這個……」

「是我冒昧了,因為你身上的氣息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樣,所以我很好奇……」

沉默片刻,即墨嶼嘆了口氣,「因為某種原因,我變成了這種半禍亂的身體,但我本質上還是人類啊!」

「抱歉,我問了這麼奇怪的問題!」

「不用在意!」

見氣氛有點尷尬,即墨嶼突然注意到桌上的畫畫,便轉移話題,「咦!這畫的是什麼動物呀?」

孫茉一臉色有些暗淡,「這個……是爸爸!」

「啊……畫的真好!」即墨嶼撓了撓頭,他還以為是一隻猴子呢,沒想到卻是孫爸爸……

「爸爸嗎……」即墨嶼喃喃自語,一時之間,他也想到了自己的父親。

孫茉一皺眉,「有什麼問題嗎?」

「沒什麼,希望你們一家能早日一起生活!」

「謝謝!」

正打算告辭的即墨嶼突然眼睛一亮,「你也在看『二十六禁區』啊!」

「是的!」

「老六的每部作品都很深奧呢,想不到茉一你年紀這麼小就能看得懂了,真厲害啊!」即墨嶼由衷的佩服。

「還……還好吧!」孫茉一臉色有些微妙,似乎對於即墨嶼的誇讚並沒有太高興。

「茉一喜歡老六的哪部作品呀?」

「處女作,『WYJT』!」

「嗯?」即墨嶼愣了愣,「應該是『WSJT』吧,那部是『二十六禁區』的前傳!」

「略~」孫茉一吐了吐香舌,小臉微紅,「不好意思,是我搞錯了!」

「別在意,我這個死忠粉有時候也會搞錯書名呢!」

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即墨嶼問道:「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孫茉一點點頭,「哥哥,有件事可以請教你嗎?」

「當然可以啦?」

見他同意,孫茉一連忙翻開小說,「這個字念什麼?」

「我看看……」

即墨嶼探過頭去,「念魑!」

「第二個我知道是念魅,那這個呢?」

「念魍,最後一個念魎!」

「這個念chi,這個念wang……」孫茉一趕忙拿出筆記本。

即墨嶼摸了摸鼻子,「喲,還會好好做筆記呢!」

「因為我沒有去上過學,所以把自己學到的知識都記在這上面,以免忘記!」

「對了,茉一!」

「怎麼了?」

「有空的時候,我教你識點字吧!」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咯!」

「謝謝你,哥哥你真好!」

接下來的時間,孫茉一一邊問,即墨嶼則是在一旁講解着!

殊不知,門外一個倩影正靠在牆上,聽着房內的對話,她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然後無聲無息的離開了。

暗無天日的下水道,一陣風吹過,發出嗚嗚的聲音,宛若厲鬼嘶吼!

角落裡此刻正有兩個禍亂在交談着,「什麼,斬首隊來Z區了?」

「嗯,幸好那傢伙沒有補刀,不然我怕是回不來了!」說話的是那個藍衣禍亂,他並沒有死,當時雖然身受重傷,但還是依靠禍亂的治癒能力勉強活了下來。

「該死的,看來Z區也不再安全了!」綠衣禍亂咬牙切齒。

「和品鑒師那傢伙有很大關係,如果不是他最近亂來,我們也不至於陷入這種局面,還損失一個兄弟!」藍衣禍亂恨恨道。

「對了,你的傷是怎麼回事?難道也是因為斬首隊?」

「不,我倒不是因為……」

「好痛!」因為陸澈留下的傷口還在隱隱作痛,藍衣禍亂不由慘叫一聲。

「真是的,你這傷勢我覺得還是去找孫醫生看看吧……」綠衣禍亂話未說完,突然一抹刀光閃過,在他面前的藍衣禍亂竟被一刀砍成兩截,滾燙的鮮血噴涌而出,澆了他一身。

「果然引誘畜生就得用畜生做誘餌才最有效率吶!」話音落下,一陣腳步聲傳來,在這陰暗的空間中顯得尤其刺耳。

綠衣禍亂看着黑暗中逐漸顯露身形的兩個人,尤其是那個一臉扭曲的男人,頓時嚇出一身冷汗,「不會是……」

「那麼,這個畜生又會引來什麼樣的畜生呢,真叫人期待呢,你說是吧,東宮……」

第二天早上,一個穿着白色西裝的男人正哼着歌兒悠哉游哉的漫步在街道上!

奶茶店內,門鈴突然響了。

下一秒,好聽的蘿莉音響徹在整個大廳,「大家,早上好!」

「美子小姐,茉一,早上好啊!」上官柚可臉上掛着甜美的笑容,一雙明眸彎成了月牙狀。

這時,孫茉一突然竄到即墨嶼面前,兩人經過那天的交流,彼此之間的關係已經拉近了不少,小蘿莉也徹底的恢復了往日的活潑,雙手背在身後,臉上洋溢着純凈的笑容,「哥哥,早上好啊!」

「茉一,早上好!」即墨嶼微微一笑,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

寒暄幾句,洛美子帶着女兒上樓去了,眾人也開始各忙各的。

這時,門鈴又響了。

即墨嶼轉過身去,「歡迎光臨!」

一身白色西裝的男人走了進來,深吸一口氣,「果然還是這裡能讓人放鬆啊!」

「盧逸舟!」

上官柚可半眯着眼睛,一副不爽的模樣,「你來幹什麼?」

盧逸舟紳士般沖她微微一笑,「好久不見了,上官小姐!」

「哼!」上官柚可瞥了他一眼,繼續做事。

見對方不鳥自己,盧逸舟也沒生氣,撓了撓腮幫子,「還是一如既往地不給面子呢,不過這也是你的魅力所在!」

上官柚可瞪了他一眼,「閉嘴,別再噁心人了!」

盧逸舟聳了聳肩,目光突然落在一旁的即墨嶼身上,「嗯?沒見過的面孔,你是店裡新來的嗎?」

「是!」即墨嶼點點頭,見對方一步步朝自己走來,他下意識的退後了兩步。

盧逸舟圍着即墨嶼轉了一圈,「你叫什麼名字?」

「即,即墨嶼!」

「不錯呢!」他聞了聞即墨嶼,嚇得對方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連連後退,直到退到桌子旁,他才停了下來。

怎麼最近遇到的人都那麼古怪?

那個安伯丞也是,一個個都像變態一樣,難道自己真的有那麼香嗎?

「好奇怪的香味吶!」

盧逸舟還想靠近,卻被一旁的上官柚可攔下,「我說,你這傢伙別打擾人家工作了,這麼久沒見還是一樣的噁心,這裡不太歡迎你,快點滾回去!」

「別一見面就說這麼傷人的話嘛!」

他也不跟上官柚可計較,相反他對這個即墨嶼很感興趣,走過去拍了拍對方的肩膀,「我還會再來的!」

說完,盧逸舟走到門口,揮了揮手,「再見,即墨!」

大門一關,即墨嶼走到上官柚可面前,「他……他是什麼人啊?」

「你可要小心這傢伙,最近Z區風頭正勁的麻煩人物!」

一家西式餐廳,這裡的環境清幽優雅,充滿着浪漫情調!

餐廳**的舞台,鋼琴師輕柔地彈奏着抒情的曲調,旁邊還有小提琴伴奏,悠揚的旋律在餐廳回蕩,場景美輪美奐,讓人彷彿置身在童話世界一樣。

「先生,這是你點的牛排,請慢用!」侍者將一份牛排擺在了盧逸舟面前。

「謝謝!」盧逸舟拿起叉子切下一塊牛排吃了起來,牛肉的鮮嫩滑膩令人垂涎三尺!

當然,那只是對於人類而言!

他看了眼桌上一張角度明顯是偷拍的照片,「即墨嗎,真是讓人興趣盎然呢,尤其是他身上那讓人慾罷不能的味道……」

帝櫻高校!

班裡,學生們正吃着自己家裡帶來的午餐,上官柚可拿起一塊麵包,裝作若無其事的吃了起來。

「怎麼今天又吃麵包?」江晚澄嘟了嘟嘴。

「有什麼問題嗎?」上官柚可疑惑的問道。

「總是吃這個,你不覺得很膩嗎? ”

「還好吧,而且麵包吃起來最方便了!」

「不行啊,我們可是處於發育期呢!」

說著,她從自己的飯盒裡邊夾了個肉丸,然後伸到上官柚可嘴邊,「來,嘗嘗!」

「我吃了你吃什麼?」

「還有呢,快吃!」

「不用了吧!」

「只吃麵包不頂餓啊!」

「真拿你沒辦法!」

「味道如何?」江晚澄一臉期待的看着她。

上官柚可朝她揮了揮手,在對方湊過來的一瞬間,手指輕輕地彈了一下她那光潔的額頭,「好疼!」

「挺好吃的!」

「評價的好隨便啊!」

「……」

女衛生間,傳來嘔吐的聲音!

但上官柚可一隻手死死的捂着嘴巴,不想把剛才吃下去的東西吐出來。

另一隻手瘋狂的捶打着自己的肚子,「消化,快點給我消化……」

良久之後,她虛脫的靠在門上,冷汗直冒,臉上卻掛着一絲笑意,「澄澄,你的心意,我吃下去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