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毒醫萌獸:這個仙子不好惹
毒醫萌獸:這個仙子不好惹 連載中

毒醫萌獸:這個仙子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清一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洛 古代言情 清一一

她天生廢體,從小受盡欺凌,好不容易爭取到去第一仙門學習的機會,不料被堂姐謀害,意外獲得了魔族的力量,然而誰會放着陽關大道不走,偏走那邪魔外道?可後來,她還是用魔族的力量救了父兄,也順便救了眾仙門,卻招來忌憚與算計她死後才知道,自己身上藏着秘密……數年後,她成了世人眼中的驚世絕才,立誓要將害得她家破人亡的仇人揪出來,只是沒想到,她最怕遇見的那個老熟人已經盯上了她展開

《毒醫萌獸:這個仙子不好惹》章節試讀:

看着雲景川周身紫光亂串,雲念笙想到小時候被電得外焦里嫩的滋味,嚇得臉色發白,腿軟着退了幾步。

雲峰立刻飛身上前,擋在雲念笙面前,「雲景川,你想幹嘛?」

雲景川一步一個腳印,緩緩逼近,讓人緊張得透不過氣來。

只聞他深沉的嗓音透着雷電之怒,「三哥把孩子寵壞了,我這個做九叔的今日便要教她一個道理。」

「什麼道理?」

「殺人,償命!」

他站定在他們父女面前,那碾壓一切的氣勢,連雲峰都向後彎了腰。

「殺……她殺誰了?」

雲洛那丫頭不是好端端站在這兒么?

雲承也飛了過來,脫下外衣,披在雲洛肩上。

「妹妹,你怎麼樣?」

「哥哥別擔心,我吃了療傷靈藥,傷勢已經恢復差不多了。」

說著,雲洛看了爹爹一眼,她都不知道爹爹把一縷神魂附在她身上,這次可是什麼都瞞不住了。

雲景川一揮手,空中出現一道白色光幕,裏面漸漸有了影像。

正是雲洛在秘境偶遇雲念笙之後的種種遭遇。

眾人臉上神色各異。

大多數都是看個熱鬧,誰會在乎一個沒用的廢物呢?

廢物就活該被欺負。

雲念笙躲在雲峰身後,探出半個腦袋,顫巍巍的道:「九叔,這都是誤會,我只是和洛妹妹切磋,一時沒控制好,誤傷了她,我不是故意的。」

「切磋?你和雲煥二人抽干洛兒體內的風雷靈力,也是切磋的手段?」雲景川冷笑,「很好,承兒,你今日就陪她好好切磋一番。」

少年上前一步,單薄的身姿修長挺拔,俊美的面容透着慍色,「是。」

雲峰立刻反對道:「開什麼玩笑?雲承的修為高出念笙幾倍,如何能切磋?」

雲景川態度強硬,勢在必行,「如何不能?洛兒沒有修為都能和她切磋,她一個天才,難不成連廢物都不如?」

「念笙剛從秘境出來,身上還有傷,現在不宜切磋。」雲峰擋在雲念笙前面,寸步不讓,他當然捨不得自己的寶貝女兒挨打。

雲景川斜眸掃了他一眼,二話不說,祭出本命劍,紫色雷電纏住劍身,嗤嗤作響。

雲峰也不敢怠慢,趕緊召喚出他的本命武器方圓錘。

但云景川速度太快了,劍尖一指,他便被劍意擊退出去。

雲承順勢而上,直接一劍朝雲念笙揮去。

雲念笙不得不接招,但她在雲承面前根本不堪一擊,手中赤練都被這一劍的威壓震飛了出去。

她五臟六腑一陣絞痛,跪倒在地,體內的靈力無法凝聚。

剛開戰就失去戰鬥力,這是多可怕的事?

雲念笙驚恐的看着自己空空的手心,體內的疼痛逐漸加劇,「怎麼回事?」

雲承從不乘人之危,但看到雲念笙是如何對雲洛痛下殺手的,此刻也毫不手軟。

體內的風之力和雷電之力瘋狂涌動,天地為之變色。

圍觀的群眾被狂風吹的睜不開眼,那紫色的雷電冷光閃閃,直通天際,看得人毛骨悚然。

他這是要一擊斃命的節奏。

雲峰想去救女兒,卻被雲景川截住。

「啊……」

雲念笙整個人被風刃颳得東倒西歪,又被電得不停抽搐,渾身每個關節都在被切割拉扯,痛得她哭爹喊娘。

就在她命懸一線之際,一道金光從她體內爆開,吞噬了雲承的大招後,便如綻開的煙花一般謝了。

雲景川微微眯起眸子,這是高級的護身法陣。

雲氏一族,凡天資卓越者,大長老都會在他們體內結下護身法陣,等於可以免死一次。

雲承體內也有一個這樣的防禦法陣。

如此珍貴的法陣,就這樣沒了,雲峰氣急敗壞的瞪着雲景川,「這下總扯平了吧?」

「扯平是不可能的,除非讓你女兒也被欺負幾年試試。」

雲峰火冒三丈,要不是打不過他,害怕當眾出醜,他早就動手了。

「老九!你不要太過分!」

雲洛不想連累爹爹和哥哥受罰,這比讓她受欺負還難受。

「爹爹,東西我已經拿到了,咱們去找金爺爺煉器吧。」

雲景川並不理會,顯然是生氣她隱瞞自己被欺負的事情。

「敢欺負我雲景川的孩子,管他是什麼千古奇才,我照樣收拾,現在該輪到你了。」

他一手摺於腰前,冷峻的目光瞥了一旁的雲煥一眼,「承兒,給我替你妹妹好好教訓他。」

雲煥的父親也擋在前面賠笑臉,「孩子們年輕氣盛,難免行事衝動,你放心,我回去一定狠狠罰他。」

雲景川看着溫潤爾雅,但骨子裡卻有着不容輕犯的威嚴。

「他們在家裡什麼樣子,我管不着,但放出來咬人,就得承擔後果,既然你們管教不好,那就別怪我替你們管教。」

雲西梁聞言笑不下去了,再也顧不上給什麼好臉色,「不就是吸了那小廢物一點靈力嗎?你至於在這裡不依不饒嗎?這可是學院,弟子們犯了錯,自有掌教賞罰。」

雲景川不動聲色的看着他,「什麼時候強盜都敢如此理直氣壯了?真當我這一脈無人就好欺負么?」

雲煥被當眾說成強盜,羞的面紅耳赤,強行解釋道:「我當時被鬼氣影響,並非有意,都是同門,理應互相幫助,我只是借雲洛師妹一點靈力而已。」

雲景川質問道:「借?還真好意思說,你和那毒丫頭把洛兒的靈力吸得乾乾淨淨,可有想過她該怎麼辦?這跟殺了她有什麼區別。」

雲煥狡辯道:「您這話嚴重了,她這不是好端端的在這兒么?」

「這麼說,你要是能在承兒手下活命,那也是你的本事。」雲景川不屑與他廢話,隨即遞給雲承一個眼神。

雲承也正有此意,欺負他妹妹的人,一個都不能放過!

父親作為長輩,不便對小輩出手,可事關妹妹生死,怎能不憤怒?

雲煥也不能坐以待斃,只是剛運轉靈力,便覺得丹田絞痛,似乎有幾股力量在互相衝撞,痛得他倒地打滾。

就連雲念笙也跟他一起在地上翻滾起來,表情痛苦至極,不像裝的。

雲承皺了皺眉,「碰瓷嗎?我還沒出手呢,還有這毒丫頭,難不成被我打出後遺症了?」

兩孩子的父親心急如焚,紛紛派人去葯谷請藥師來看診。

雲洛趕緊扯了扯雲景川的衣袖,撒嬌道:「爹爹,洛兒也很不舒服,你快帶洛兒回去療傷吧。」

雲景川知道她是想催他趕緊離開這裡,就好像做了壞事怕被人抓住一樣。

再仔細看了那兩孩子一眼,頓時便明白怎麼回事了。

「也罷,還是給洛兒療傷要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