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毒童話系列之:雪國公主
毒童話系列之:雪國公主 連載中

毒童話系列之:雪國公主

來源:google 作者:㳅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西施 雪兒

都說騎白馬的不一定是王子,可能是唐僧王子也沒料到叫公主的不一定是仙女,可能是個土肥圓王子跪求:救你是偶然,公主請自重!公主追夫,重生歸來:必須按照童話故事的劇情走!展開

《毒童話系列之:雪國公主》章節試讀:

如海洋般純粹的寶石,在圓月的映照下泛着藍光。而這耀眼的光芒已被那在露台上的飛賊盯上了。

正當雪兒要接受那枚戒指時,一道黑影閃過,盒子里的戒指不見了。

護衛:「有刺客!保護公主!」

「什麼狗屁刺客!明明是個賊!別跑!」 雪兒脫掉水晶鞋,隨着那賊人躍下露台,往林中追趕而去。

「快!捉住刺客!救回公主!快!」 廉一聲令下,全城搜捕。

雖說那飛賊跑的快,但對雪兒來說,待在宮中數月,別的本事沒學會,但逃跑的本事練的最好。

飛賊上躥下跳使出渾身解數,雪兒雖然沒有功夫,但體力驚人,再加上她好像有狗鼻子似的,讓飛賊無處遁形。一夜追逐不歇,飛賊累的跳上樹休息,而那公主也緊追其後。

面對那個怎麼甩也甩不掉的女人,飛賊實在無力跑下去。雪兒也跑的腿軟,兩人一個樹上,一個樹下的喘着粗氣。

「你個毛,毛賊,偷,偷到本公主頭,頭上來了。你,你給我下來!把戒指還給我!」

連說話都快接不上氣,飛賊看這個一國公主為了一個戒指是要拼出命來。

「喂!怎麼說你也是個公主,幹嘛為了一枚戒指這麼拚命啊!」

「什麼不偷,偏偏偷老娘的求婚戒指!我能不拚命嗎?」

「求婚?……哈哈哈!」飛賊笑的直拍腿:「誰那麼不長眼,敢娶你這樣的公主!」

「你!你給我等着,抓到你非要拆你的骨頭不可!」將蓬裙紮起,雪兒擼起袖子往樹上爬。

「好呀!我等你,你上來呀!」

飛賊坐在樹上,笑看那壯如牛的公主笨拙的爬着。

此時太陽慢慢的露出一個邊角,照亮了這片森林。飛賊才發現,經過這一晚的追逐,竟然跑到了瀑布的頂端。

日出的光,照在瀑布之上,形成了一道美麗的彩虹,這美景着實迷人,令飛賊忍不住想多看一會兒。

或許是看的太入迷了,飛賊全然沒有發現那公主已經爬到眼前。

雪兒大喊:「還給我!」

「什麼?你竟然!」 飛賊沒想到堂堂一個公主還有爬樹的本事。公主上前要奪,飛賊在驚訝和爭搶中失了衡。

飛賊:「戒指在這裡,你別亂摸呀!」

「啊!!!!!」從飛賊的手裡,雪兒奪回了戒指,可也一腳踏空,拽着那飛賊一同跌入樹下的急流中。

雪兒不會游泳,只能死抓着飛賊不放。

飛賊終於抱住一根枯木,雪兒見狀也踏上飛賊的身體,趴在枯木上。

飛賊大喊:「喂!你快放手!你這麼重,這木頭會斷的。」

雪兒不聽,反而抱得更緊:「憑什麼要我放手,就算死也要拉你陪葬啊!」

正說著,只聽「喀嚓」一聲,木頭真的斷開了。抱着斷裂的木頭,兩人再一次被急流沖走。

飛賊:「你看你幹得好事!什麼公主?我看是母豬還差不多!」

雪兒:「你個毛賊,敢說本公主是母豬!我打不死你!」

爭吵毆鬥中的兩人,毫無察覺到他們正被急浪推近瀑布。

「停!!!你有沒有聽見什麼聲音?」 飛賊發現前方的水聲不太對勁。

「什麼聲音?」雪兒隨聲看去,只見他們已身處瀑布邊緣。

「啊!!!!!」

———

兩人墜下瀑布,飛賊被衝到了河岸,而雪兒因為裙子勾住了樹枝,被掛在河流上。

飛賊甩甩頭,從暈眩中醒來,掏掏口袋,發現自己偷來的珠寶都沒了。

「真倒霉,費這麼大力氣,竟落得一場空。」 正在飛賊沮喪時,一道鑽光閃在眼前。尋找光的出處,原來是那公主指上戴的戒指。

飛賊游去想把那戒指拔下來,也算是小有收穫。可那公主的手捏的緊緊的,怎麼使勁也掰不開。

手上的粗暴,弄醒了雪兒。她拉住飛賊不放,硬要飛賊把她拉上河去。

無奈這塊狗皮膏藥又貼上自己,看在戒指的份上,飛賊將她拖上了岸。

身上衣服都濕透了,生了火,兩人終於可以和平的坐下來烤衣服。

「我說,不就是個婚戒,你是公主,丟了大不了再做一枚。至於為了它差點丟了性命嗎?」

「你懂什麼!這是我第一次被心愛的人求婚,我從小就夢想能有個王子跪在我面前,用一顆寶石鑽戒向我求婚。這個夢想終於實現了,我要戴着這枚戒指回去和我的王子,幸福快樂的生活。」

飛賊沒有繼續數落眼前這個捧着夢想的女人,因為當她知道她的王子另有所圖時,夢想就全碎了。

飛賊對那枚戒指也不再感興趣,烤乾了衣服,準備上路。卻發現那公主一直跟着自己。

「喂!戒指都還你了,還跟着我做什麼?回你的國家去,嫁你的王子吧!」飛賊嫌棄的吼道。

面對周圍陌生的環境,雪兒心裏本是害怕極的,但又不甘在飛賊面前示了弱:「我都不知道這是哪裡,你倒說說怎麼回去!」

的確,不知被瀑布衝到了何處,這個陌生的叢林就連飛賊也不認識。

「是你害的本公主流落異土,你要負責護本公主回去!」

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畢竟她是一國的公主,要是真的流落至此出了事,責任就大了。

飛賊:「要想回家,就收起你的公主招牌,要是被壞人知道你的身份,我就不敢保你安全咯~」

「你不就是最壞的壞人嗎?我暫時允許你叫我雪兒。」

「唉~,這名字用在你身上,真是糟蹋了。」 飛賊撿起一根樹枝,遞給雪兒:「抓緊了,跟着我,丟了我可不負責。」

雪兒:「喂!你總該有個名字吧!」

「我叫麥洛,花旗麥洛。」

兩人來到一個村莊,口袋裡沒有半毛錢。麥洛要雪兒賣掉戒指換食物,當然被雪兒拒絕了,但雪兒也餓,她賣掉了自己的衣服,換上農戶的舊衣,買了些麵包。

失去華服,挎着背簍的雪兒,沒有了耀眼,但看起來,舒服多了。

他們一路偶爾步行,偶爾搭車,睡棚子,喝米湯。

錢花完了就幫路過的農田收麥子,孩子們都喜歡取笑雪兒的長相,更愛親近帥氣的麥洛。小女孩都喜歡扮成公主要嫁給麥洛,而雪兒總是扮演那個巫婆。

一路上,有景,有故事,雪兒覺得好開心。麥洛也發現這公主其實也,不那麼丑了。

一路歡聲笑語的走來,但當到了城門口,發現城門外插着陌生的旗幟,雪兒才知道這不是自己的國家。

「這不是瑞琪國,麥洛我們走錯了!」 雪兒一臉緊張,卻看見麥洛反而一臉輕鬆。

「這的確不是瑞琪國,瑞琪國在南面,而我們一直在往西面走,你不知道嗎?」

雪兒鬆開了麥洛的樹枝,害怕的退遠了他。

「什麼?你騙我!你敢擄劫本公主!」

面對雪兒的一臉緊張,麥洛聳了聳肩不否認他的欺騙,但卻善意的說著:

「別緊張,這是我的國家,進去吧,帶你參觀花旗國。」

「花旗國?花旗麥洛……,難道你是……」

「快看!王子回來了!快開城門!」守城的士兵看見了麥洛,趕忙命人出迎。

雪兒傻傻的站在那裡,看着麥洛向她揮手召喚,她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偷她戒指的飛賊,竟然是一國的:

「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