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
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 連載中

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

來源:外網 作者:陳飛宇蘇映雪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陳飛宇蘇映雪

「老頭子說這山下生活多姿多彩,可我連一個美女都沒看到,他不會是在騙我吧?」 炎熱的夏季,一名穿着土裡土氣的少年走在馬路上,向著明濟市的方向走去。 少年約莫十七八歲,上身穿着白色體恤,下面是泛白的牛仔褲和布鞋,不過勝在長相清秀,給他加分不少。 陳飛宇是一名孤兒,從小就被師父用一個棒棒糖騙進了深山,跟着師父修行以及學習醫術。 由於資質過人,修行起來一日千里,別看年紀輕輕,已經成為一等一的高手。 展開

《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章節試讀:

林雨嘉嚇了一跳,忍不住縮到陳飛宇的身後,唐美蓮皺眉道:「你可不要含血噴人,你說我們撞你,可有證據?」

「證據?我說的話就是證據。」紋身男大笑起來,囂張道:「道上的人都稱我蛇哥,你去打聽打聽,在這一片,還沒人敢得罪我們。」

光頭男說道:「蛇哥可是不好惹的,這樣吧,今天就賣你們一個面子,也不讓你們賠錢了,待會跟哥幾個出去喝一杯,就算賠罪了,怎麼樣?」

「至於你旁邊這小白臉,還是儘早滾蛋,不然惹的老子不高興,直接廢了他。」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瞄向唐美蓮和林雨嘉的胸部,眼神火熱,毫不掩飾內心的慾望。

唐美蓮和林雨嘉又氣又急,碰到這樣無恥的人,她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突然,旁邊出來一個戴金邊眼鏡的帥氣男子,一臉正氣道:「住嘴,大庭廣眾下耍流氓,小心我報警了。」

「報警?」蛇哥神色一冷,像光頭男使個眼色。

眼鏡男還以為他們被自己鎮住了,想到能在這麼漂亮的美女面前出風頭,說不定,還能藉此抱得美人歸,不由得意氣風發,高聲說道:「不錯,給你們三分鐘時間,要是不離開……」

「去你媽逼!」光頭男不等他說完,突然一腳把眼鏡男踹在地上,連眼睛都摔碎了。

光頭男猶自不解恨,又衝上去多踹了幾腳,罵道:「靠,想英雄救美,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

眼鏡男想不到他們一言不合就動手,被打的哭爹喊娘,周圍不少人害怕惹禍上身,沒有一個敢出頭。

這時候保安剛衝過來,還沒說話,蛇哥立即冷笑道:「我是跟虎哥混的,你不想死的話,就滾一邊去。」

「虎……虎哥?」

「虎哥」這兩個好像有魔力一樣,保安眼中露出恐懼的神色,連雙腿都在顫抖,愧疚地看了林雨嘉一眼,然後轉身離開了。

就連眼鏡男眼中也出現震驚的神色,虎哥全名叫做蔣天虎,是威震整個明濟市的存在,既然蛇哥是他的手下,那自己這頓打是白挨了。

蛇哥得意地笑道:「哈哈,這位美女,現在礙事的人沒有了,你跟我們走吧。」

至於陳天宇,已經被蛇哥自動忽略了。

唐美蓮臉色鐵青,她從小到大,工作生活一直順風順水,什麼時候受過這等屈辱?

不過,另一個人的表現卻是讓她寒心。

陳飛宇從到頭尾都沒站出來,顯然是被蔣天虎的名頭給嚇到了。

唐美蓮心裏失望和鄙夷,暗暗嘆了口氣,雨嘉啊雨嘉,看來陳飛宇不像你說的那麼優秀,他並不適合你。

周圍不少人也都對陳飛宇露出鄙夷之色,暗暗嘲諷他是個膽小鬼。

只有林雨嘉對陳飛宇充滿了信心。

唐美蓮拿出手機,準備撥打電話。

蛇哥微微皺眉,他以為唐美蓮想報警,他雖然不在乎,但也不想節外生枝,立即上前一步,劈手就要奪過來。

突然,一隻手抓住了蛇哥的手腕。

「當著我的面,調戲我朋友,還要搶她的東西,你做好承受我怒火的準備了嗎?」

陳飛宇嘴角還掛着人畜無害的笑容,只是眼神很冷,冷的嚇人。

「宇哥哥好有氣勢啊。」林雨嘉略帶崇拜地想到。

和蛇哥比起來,陳飛宇身材略顯單薄,但是蛇哥的手腕被他抓在手裡,彷彿鐵箍一樣,紋絲不動。

唐美蓮微微一猶豫,剛剛拿起的手機,又放下了。

「不想死的話就趕緊給我鬆手,我可是跟着虎哥混的,你又是什麼人?」蛇哥冷笑道。

「要你命的人!」陳飛宇冷笑一聲,眼中似有精光閃過。

「草!」蛇哥大罵一聲,揮舞着拳頭,就朝陳飛宇臉上砸去。

陳飛宇腳步微微一錯,正巧避開攻擊,同時猛地一巴掌,狠狠扇在了蛇哥的臉上,要不是還抓着蛇哥的手腕,估計這一下就把他給扇飛出去了。

眾人大跌眼鏡,想不到這小子看着瘦弱,打起來還挺生猛。

被揍的眼鏡男這時候爬了起來,眼中浮現嘲諷之意,敢跟虎哥的手下動手,簡直是找死,大丈夫能屈能伸,像自己一樣服軟才是正途!

「你竟然敢打我,光頭,弄死他!」蛇哥大怒,抬腳就朝陳飛宇踹去。

同時光頭男伸出沙包大的拳頭,狠狠砸向陳飛宇的後腦勺!

兩人夾擊,無論是體格還是人數,陳飛宇都處於劣勢。

陳飛宇輸定了!

圍觀眾人下意識作出了判斷。

就連唐美蓮都忍不住俏臉變色。

林雨嘉更是掩嘴驚呼道:「宇哥哥小心。」

「哼,跟我動手,不自量力!」

陳飛宇冷笑,眼光一凝,手中再度出現兩根細小銀針,屈指一彈,銀光竟然後發先至,分別射進蛇哥和光頭男的身體里。

蛇哥和光頭男頓時只覺身體一麻,原本凌厲的招式竟然酸軟無力,到中途軟綿綿垂了下去,差點連站都站不穩。

兩人不由神色大變,蛇哥震驚道:「你……你對我們做了什麼?」

《都市至尊仙醫陳飛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