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無雙戰神
都市無雙戰神 連載中

都市無雙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趙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炫 趙延 都市小說

葉炫在執行最後一項任務,卻意外成為美女總裁的冒牌男友,從此開始了溫情的都市生活,當感情升溫的時候惡疾卻降臨展開

《都市無雙戰神》章節試讀:

葉炫看到了那一老一少,小男孩呼吸平穩,只是有一點腦震蕩,昏睡過去了。

不過,葉炫當轉目看到了那老太太,臉上的神情一變,虎目微睜。

老太太嘴唇發紫,此時狀態已經極為惡劣,若是再耽擱下去,就可能會有性命之憂。

葉辰會一點醫術,都是在 ”ME組織的時候學的。 ”平時很少顯擺,而他知道現在站在這裡的路人懂醫的人也很少。

醫術都是葉炫看着一本醫譜,因為,以前訓練的時候自己也經常受傷。所以也就多看了醫術相關的書本,典型的自學成才,他也不知道自己醫術究竟達到了什麼程度,總之就是一種自我感覺良好的程度。

葉炫看到了老太太的狀態,觀察了一下面相,就知道這老太太可能是過分的緊張,一口急氣直衝腦門,於是引發了極其嚴重的後果。

這種癥狀極為嚴重,是醫學上老年人發病率極高的一種病,俗稱急性腦淤血!

擠過人群,他想要出手救這個老太太一命。

這老太太的情況十分危機,若是救援的慢了,她老人家就可能就會喪命於此!

雖然葉炫與對方素不相識,可是他終究是個善人,不能見死不救。

而且哪個傢伙好像說過,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總之葉炫就是想要救人。

可是,當葉炫拚命的擠過人群,正想要救人的時候,卻被四個高大威猛的保鏢攔住了。

”你,不能靠近! ”為首的黑衣人,把手按在葉辰的肩上,阻止了葉炫的靠近。

雖然被人擋住了,可是葉辰沒有火氣,對方語氣中並沒有什麼惡意,只是謹守職責而已。

”你一個臭民工來湊什麼熱鬧,趕緊一邊去! ”

突然有鄙夷的聲傳來,一位穿着西裝,身材挺拔的青年人來到了這裡。

他的年紀大約二十六七歲,臉上掛着燦爛的笑容,就彷彿剛才那尖酸刻薄的話語不是他所說的一樣。

這青年男子走上前面,把平民形象的葉辰扒拉到一旁,這只是一個小人物,連被他正視的資格都沒有。

”我叫於正卿,是宜州人民醫院的醫生,可以讓我來看一看他們的情況嗎?在時間面前,病人可是等不及的。 ”

這青年對着那位保鏢首領有些焦急的說道,他的確是宜州人民醫院的醫生,不過他說的醫生前面,少加了實習兩個字,他現在不過是個宜州人民醫院的實習醫生而已。

四位黑衣保鏢依舊挺站在那裡紋絲不動,他們接的命令是全方面保護老夫人和小公子,不讓任何人靠近,而自己的老闆正帶着大批專家趕過來急救。

”這是我的工作證,病人不能耽誤!請你們理解一下! ”青年人再次說道。

見到四位壯漢依舊沒有一絲反應,青年人果斷的掏出了自己身上的工作證。

姓名:於正卿

簡歷:畢業於宜州人大醫學院,在校期間表現優異,是一名合格的……

現任:京城人民醫院,內科專家……

葉炫也湊過腦袋看了一眼,好奇的看了看這位自稱是專家的證件,可是,還沒看完,於正卿就把證件就放進了自己的口袋裡。

”好像,專家後面還有兩個字! ”葉辰在心裏暗示道,後面那兩個字就是助手,現任人民醫院內科專家助手!

媽的,一個助手都跟我這麼張狂,若是還在組織里,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葉炫心中在暗罵,剛才於正卿可是在嘲笑他,罵他是一個沒用的平民。

”若是病情嚴重,很可能威脅道生命,請讓我觀察一下病情吧! ”於正卿說道,表現的極有醫生的樣子。

事實上,地上兩人的死活於正卿才不關心,只是今天他的旁邊有一位很漂亮的美女。

他正是想要展現自己才華,搏的美人一笑,正是在拿學醫的手段來泡妞。

”就是啊,就讓他觀察一下病情嘛,萬一病情加重了可怎麼辦! ”

一個美女走了過來,絕艷登場,顯然他是和於正卿是站在一個站線上的。

葉炫只感覺有一陣香水味飄來,一位絕艷美人就出現在自己面前。皮膚白皙,身高出眾。女的到時挺好看的,就是眼光不咋滴,居然看上這樣的男的,葉炫在心裏暗暗想到。

”人家這小夥子是人民醫院的專家,你讓人家看看能怎麼了?能受什麼傷害還是什麼! ”

”就你們這些保鏢,吃人飯,不辦人事!看着自家主子都病倒了,也不趕緊送醫院,還不醫生觀察病情!我要是你們老闆,我就炒了你們! ”

”就是啊,炒了你們! ”

美女的話語讓周圍的路人紛紛都附和起來,紛紛聲討四位長相帥氣卻不辦人事的保鏢大哥。

或許是人民群眾的力量是無窮的,又或許是如今社會就業壓力太大,保鏢大哥們怕被老闆炒了,總之保鏢首領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同意了讓於正卿來觀察病情。

於正卿在那位美女面前裝逼成功,更是得意洋洋起來,剛才她挽了我的手有木有!

若是我能起死回生,把這兩個患者給救醒了,那如此的美女豈不是任他玩在手心,於正卿心裏美美的想着。

不過,於正卿可沒真閑着,而是有模有樣的走到昏倒在地的兩人跟前。

他蹲下身來伸手摸了摸老太太的脈搏,又摸了一下老奶奶的頸動脈,之後又翻了翻眼皮,最終還是輕嘆了一口氣,卻沒說出什麼話來。

雖然他真的是宜州大醫院專家的助手,可是並沒有什麼實際操作的經驗,那個所謂的醫科大學的畢業證也是他家裡花錢給他買來的,自己根本就無從下手。

可是,若是不表現點,那豈不是讓身邊的美女看了笑話,那他還怎麼把她留在自己身邊。

於是,於正卿又查看了一下這個小男孩的狀況,發現男童額頭上有血,一番說辭就已經湧上了自己的心頭。

”老太太是沒啥大事,不過就是嚇昏了。但這小男孩的情況很不妙,頭都磕出血了,可能會有些輕微腦震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