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都市無敵醫婿
都市無敵醫婿 連載中

都市無敵醫婿

來源:google 作者:葉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默 張一張 現代言情

"三年了,師傅我按照您的吩咐做了三年的廢物""您離世的時候我卻不在您身邊,也沒有機會告訴您我已貫通《青囊經》根本不需要通過隱忍保護自己""您怕我被葉家和章家謀....展開

《都市無敵醫婿》章節試讀:

下了班以後葉默沒有回家而是打車去了劉遠威那裡。

今天有客登門。

東江市千百度夜總會。

”你就是葉默? ”

一個身材魁梧臉上有一道明顯刀疤的壯漢瓮聲道。

”不錯。 ”

葉默倒進辦公室的背椅里笑道。

”你知不知道東街是七爺的產業,你不經過七爺的允許,甚至沒有拜山門就換了幡子已然壞了規矩。 ”

疤臉漢子開門見山,冷聲道。

”哦?什麼規矩? ”

葉默笑問。

”七爺的規矩! ”

疤臉漢子聲音低沉的說道。

”從我拿下東街那天開始,東街便只有我葉默的規矩! ”

葉默身體前傾,盯着疤臉漢子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

”你敢挑釁七爺?信不信我弄死你?! ”

疤臉漢子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把外面守門的黃毛嚇了一跳。

”你犯不着把七爺掛在嘴邊裝傻,七爺身邊的人不會那麼膚淺,有話直說。 ”

相比疤臉漢子葉默顯得十分淡然,自始至終說話的語氣都很平淡。

”哦?你果然很有意思。 ”

疤臉男子聞言一笑,也像葉默一樣倒進沙發靠背,臉上哪還有之前的怒氣?

之前劍拔弩張的氣氛彷彿根本沒有存在過。

”怎麼稱呼? ”

葉默抽出一根上等雪茄剪去茄衣隔空扔了過去。

”宗虎。 ”

疤臉漢子隔空單手接住,點起火來深深的吸了一口。

”宗虎先生今日到訪究竟有何事?七爺的抽水東街也是按照慣例繳了的。 ”

葉默把玩着手裡的雪茄剪看似漫不經心的問道。

”七爺想要見你。 ”

宗虎神色一正,瓮聲說道。

”哦? ”

這下輪到葉默詫異了,新舊勢力更迭本來就是很正常的事情,身為總瓢把子的鄒七根本沒有必要主動要求會面一個剛出道的小子。

”什麼時候。 ”

”七爺很忙,等到七爺有空的時候,我會來接你。 ”

”好。 ”

葉默手指敲了敲桌子接下了這個邀約。

”能夠讓阿威屈服想必你也是很有手段。 ”

宗虎站起身來正視葉默說道,目光之中戰意涌動。

”膚淺功夫罷了。 ”

葉默放下雪茄剪,抬起眼正視宗虎。

二人目光接觸的一瞬間突然同時出手!

宗虎一記重拳帶着風聲直擊葉默面門。

葉默雙目一凝,在宗虎拳頭臨近面門的一瞬間,向側邊一閃。

一雙手宛若猿猴攀樹掛在了宗虎臂上。

閃過這一擊之後葉默身形不停,宛若游蛇一般貼近宗虎身側,一記鞭腿直取宗虎肋下。

宗虎沒有想到葉默居然會以這種詭異的身形躲開他的攻擊,明顯一愣。

攻防之間的轉換如此之快!

但總虎明顯戰鬥經驗豐富,面對葉默犀利的一腿,宗虎低喝一聲下盤一沉竟是打算硬接。

”嘭! ”

葉默感覺自己踢的不是人,而是一塊皮革包裹着的鐵塊。

巨大的反震力讓他的腳尖都有些發麻。

落地以後葉默雙臂一展向後躍起,正好躲開了宗虎兇猛的抓取。

”形意拳? ”

”硬氣功? ”

簡單一個交手二人對於對方的實力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再來! ”

宗虎一個箭步向前張開蒲扇一樣的大手,直取葉默的咽喉。

葉默這次沒有跳開,而是宛如柳條一般向後倒去。

在宗虎的身位臨近自己的時候,霍的擰身,雙指併攏一下子點在宗虎腋下的極泉穴處。

宗虎的胳膊一下子就軟了下去。

葉默沒有放過這個機會,趁着宗虎泄氣的瞬間。一腳蹬在他的肚子上把宗虎踹了出去。

”夠勁! ”

僅僅退了兩部宗虎就穩住了身形,拍了拍衣服上的鞋印瓮聲贊道。

”宗先生好霸道的橫練功夫。 ”

踹到宗虎小腹的一瞬間,葉默通過腳上的反震力就知道,儘管泄氣了但硬氣功依然沒破,自己的這腳並沒有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我像你這個歲數的時候肯定不是你的對手,怪不得阿威會同意你當東家。 ”

宗虎笑道,臉上刀疤被他這一笑扯的更為猙獰可怖。

”七爺忙完我就來接你。 ”

”有勞。 ”

葉默拱手道。

宗後走到門口拉開大門走了出去。

”虎爺您慢走…… ”

黃毛點頭打着招呼,剛剛屋裡的動靜把他嚇得夠嗆。

宗虎沒有理他徑直下樓。

”虎哥…… ”

大門口劉遠威替宗虎拉開了車門,顯得十分恭敬。

車子駛離前宗虎意味深長的看了劉遠威一眼。

劉遠威躬身相送,臉上掛笑。

……

三樓。

葉默敲着桌子沉思着。

七爺會派人來東街這一點他並不意外。

畢竟在自己管轄的地方換了幡子,七爺肯定要過問和立規矩的。

宗虎這個人絕非等閑之輩,這也讓葉默更加重視起鄒七來。

這可是能夠驅策宗虎這種高手的巨擘。

自己並未露面卻引起了鄒七的注意。

這一切都顯得不那麼簡單。

”七爺的眼線很厲害嘛。 ”

葉默望着門口已經歸屬於他的一眾小弟,臉上浮現起意味深長的笑容。

……

待到葉默趕回家中已經是深夜,葉默輕輕的打開門卻發現屋裡開着燈,林希正瞪着一雙杏目看着他。

場面一時間有點尷尬。

”那個…還沒睡啊… ”

葉默有點受不了林希的無聲凝視,率先打破了沉默。

”我餓的睡不着。 ”

林希面無表情一字一頓的說道。

葉默大汗,他這才反應過來,自從自己認真做菜以後林希再也沒有點過外賣,而是天天準時回家吃飯。

今天自己在藥房接到劉遠威的電話以後就匆匆趕往東街,把做飯的事給忘了。

沒敢接話,葉默趕緊溜到廚房以最快的速度給林希做了一碗麵條。

看着林希狼吞虎咽的樣子,葉默臉上不自覺的有了笑意。

”你笑什麼? ”

正在吸面的林希瞥到了葉默的笑容愣住了,鼓着腮幫子問道。

”沒什麼… ”

葉默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以後準時回來做飯! ”

林希突然反應過來自己餓着肚子生着氣等葉默回來,結果他一碗面就把自己忽悠到忘了發火於是冷聲道。

”嗯。 ”

葉默點了點頭答應到。

”父親說有東江有一個大人物要過壽,林家三房都受了邀請,你我明天一起去乾街挑一件禮物。 ”

林希咽下最後一口麵條說道。

據悉那個大人物喜歡文玩,而古玩街上魚龍混雜林希也不敢自己去,所以林希才叫上葉默。

”文玩? ”

葉默聽聞後一愣,而後臉上帶着意味難尋的笑容。

”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