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太上老君是我師傅
都市:太上老君是我師傅 連載中

都市:太上老君是我師傅

來源:google 作者:野竹分青靄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白 都市小說 鍾瑤

師傅,這藝術品多少錢?施主,藝術品不說錢,說緣······我們華夏的歷史,在這個世界上悠悠長存五千年之久,而從未斷過的傳承,倘若用最簡單的話來說,我會如此說:「我林白生於句曲山,葬於華夏,我!不懼死!」展開

《都市:太上老君是我師傅》章節試讀:

天色漸暗,殘陽如血,廣闊的黃河宛如一條巨龍。

在夕陽餘暉的照射下,散發出金色的光輝,恍如要騰空而起的巨龍。

夕陽吻地的一刻,劃分出了白天與黑夜,人們三三兩兩地在黃河邊上漫步,河道**幾艘羊皮筏子上不斷有嬉笑聲傳出。

古話有言千年筏子百年橋,萬里黃河第一漂,筏子上的熱鬧和晚霞的紅暈,使黃河又增添了一份熱鬧的氣氛。

站立在黃河邊的林白此時用現代語言來形容的話,那就是•••

「靠,老子怎麼穿越了。」

到這裡也快大半個月了,林白總算是摸清楚了點事,那就是他真的是穿越了,

從他下山被崑崙宗的聖女當成假扮道士的採花賊開始,他就有種心神不寧的感覺。

事實上,他的感覺沒有錯。

林白情不自禁的摸了**口,

真險,

要不是打鬥的時候,被突然出現的九星連珠所產生的黑洞吸了進來,

怕是會被她一劍捅死,也不知道那瘋婆子是不是一起穿越過來了。

「亘地黃河出,開天此一門,千秋憑大禹,萬里下崑崙,入廟熏蒿接,臨流象想存,無人書壁間,倚馬將黃昏。」

林白輕聲的念道,這首詩在他被吸進黑洞的瞬間,突然在腦海里出現,隨後自己就陷入了昏迷,醒來就到了商都,也就是如今的Z州,

「難道回去的通道在這裡?」

「好詩,好詩,小兄弟年紀輕輕,能識的此詩,想必也是懷才之人。」

一道渾厚帶着歲月滄桑感的聲音從林白身後傳來,語氣中更是帶有幾分讚賞之意。

林白轉過身子,眼前一名老人正在默默的重複着他之前的詩句。

他觀察了下老人,中山裝,頭髮灰白,身材挺拔,自己一米八三的個子站在他身旁也只略高一寸,飽經風霜的臉龐,也被歲月留下了痕迹,

但是那雙眼睛深邃明亮,時不時的還閃爍出精芒,身後更是站着幾個面無表情的西裝男,顯然這位老人也是位不簡單的人士。

在默念幾句後,老者望向林白微微一笑,說道:

「小兄弟,聽你的口音,不像是Z州這一塊的人啊,不知道小兄弟貴姓,在哪裡高就?」

「老人家,我叫林白,來自句曲山,哦,也就是茅山,現在就住在附近的道觀。」

林白聽到老者的詢問,倒也大大方方的回道,如果說他是穿越而來的古代人,怕是他們會直接把他當成瘋癲了的文人騷客吧,額,用現在的話來說應該稱做精神病。

「你是道士?」

老者幾人看着眼前這個頭扎道髻,十六七歲的模樣,一身破爛青衫道袍,腳上還是一雙不知道在哪撿來的破布鞋,

雖說劍眉星目,稜角分明,但是和他們想像中的道士,差距還是不小,更像是一個小乞丐。

林白也看出他們眼神中的懷疑,更有甚者掩着嘴偷笑,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如果老者真是以貌取人之士,那隻能說明兩人沒有緣了。

老者也是看出林白的不爽,便抱拳拱手作揖道:

「小道長,是我等眼拙了,不好意思。」

「沒事沒事。」

林白擺了擺手,老者身後的幾人顯然不滿他對老人的態度,正要向前,老者瞪了幾人一眼,幾人臉色頓時一變,便不再上前。

「小友•••」

「救命啊•••」

就在老者想繼續說些什麼時,在離他們不遠處的曲流處,有人在河裡不停的呼喊着救命,還有人快速朝岸邊的防溺水崗位跑去,想叫巡查員幫忙。

「小趙,你們去幫忙,應該是有人溺水了,小友你•••」

老者轉頭跟身後的人說道,等他回頭找林白時,卻發現他已經不見了蹤影,

環顧四周,才發現林白已經到了曲流處,而小趙他們才跑了一半不到。

等林白趕到,聽見眾人紛紛議論着,原來幾個小孩在河邊玩耍,大人也在一旁照看着。

本來沒什麼事,

有個小孩卻突然指着河**說是有黑霧,隨後就跟着了魔似的瘋狂往河裡跳去,不是孩子他爹反應快一把拉住,怕是早就被水流沖走了。

誰知道旁邊的小孩也接二連三的往河裡跳。

這才沒看住,有兩個小孩已經被水流沖了下去,不過還好下方也有大人在,已經救起一個。

還剩下一個卻沒發現蹤影,防溺崗位的救護人員不停的下潛着想找出孩子的位置,卻因為水流太渾濁,一直沒找到。

「砰」

就在大家還在四處尋找最後一個溺水的孩子時,林白從曲流下方不遠的水面鑽了出來。

眾人望去,最後一個小孩正被他一手舉過頭頂,快速的游回了岸邊。

「孩子,我的孩子。」

孩子的母親在岸邊已經泣不成聲,防溺站的救護人員則是快速接過林白手中的小孩進行急救。

林白此時卻並沒有插手,反而望向黃河**,一旁的老者注意到林白嘴巴在不停的說著什麼,卻並沒有聽見聲音。

「對不起,孩子嗆水太久了,我們儘力了。」

救護人員對孩子進行了各種搶救方式,他卻還是一直沒有脈搏,救護人員只好跟眼前孩子的家人說道。

現場頓時一陣騷亂,孩子的父母更是抱着小孩的屍體痛哭。

「讓我看看可以嗎?」

林白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他蹲在孩子的身旁,摸了摸孩子的脈搏,確實沒有心跳。

周圍的群眾更是議論紛紛,連醫生都沒辦法,他怎麼會有辦法,卻忘記了之前也是林白從河流里將孩子救出來的。

老者也在人群中,但並沒有為林白解釋什麼,他也想看看林白怎麼將孩子救活。

林白並沒有被周圍人所說的話影響,他用左手托住孩子的腦袋,

右手快速捏住了孩子脖頸後方的督脈上,嘴裏大聲喊道:

「誰說死了,你們看這孩子不還活着嗎?」

眾人望向林白懷中的孩子,他的頭真的好似在扭動一般,只是眼睛還沒睜開。

老者眼神一凝,顯然他看出了端倪,但是並沒有點破,反而配合著林白大聲說道:

「是啊,你看這孩子還在動呢。」

林白看了一眼老者,隨後將目光看向黃河**,

一道黑霧此刻正懸浮在半空中,就在幾秒後,突然一團白霧從黑霧中分流而出。

他見狀嘴巴快速輕聲念道:

「此魂非凡魂,一點在魂中,眾魂皆回歸,病者吞之,百病消除,邪鬼粉碎,急急如律令。」

隨後右手手掌向黑霧方向一把抓去,只見白霧迅速被林白收入手中。

他捏住孩子的下顎,將白霧一把塞進了小孩的嘴裏,

剛剛還沒有了氣息的小孩立馬醒了過來,嘴裏也不停的向外吐出河水。

「活了,真的活了耶。」

周圍的群眾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驚呼道。孩子的父母更是緊緊抱住孩子不敢鬆手。

「還不快謝謝這位小哥。」

等孩子的父母反應過來時,卻發現找不到林白的身影,大家都沒注意到一同消失的還有那名老者。

「小友,好本事。」

剛剛回到道觀的林白,身後突然傳來了老者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