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都市強化系統全領域制霸
都市強化系統全領域制霸 連載中

都市強化系統全領域制霸

來源:google 作者:夜弘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夜弘 奇幻玄幻 張雪薇

某天早晨起床,夜弘懵逼地看了鏡子一眼叮,宿主顏值+999......叮,宿主逼格+999............於是一個嶄新的大帥比,從此開始了開掛之旅展開

《都市強化系統全領域制霸》章節試讀:

白鷺市安明縣誌才中學,高一(18)班。

講台之上,一名戴着黑框眼睛的中年女老師正滔滔不絕地念着英語。

漫天的英文字母,像一首催眠曲,令學生們昏昏欲睡。

最後一排的某張桌子,一名留着短碎發的男生正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他叫夜弘,今年十六歲,是個學渣中的學渣。

夜弘只覺得做了一個好長的夢。

夢裡自己考上了縣裡最好的一中,而不是高價買入這見鬼的私立學校志才中學。

夢裡爸媽對自己百般褒揚,自己成了鄰居口中那個「別人家的孩子。」

夢裡自己的班花同桌,也不再是那般冷淡,而是笑靨如花。

夢裡……

突然有一個如冰冷威嚴的電子合成音,在夜弘腦中轟然響起!

「發現目標……綁定宿主中……神級強化系統綁定成功。」

是誰在說話?

神級強化系統又是什麼?

台上的英語老師眉頭一皺,看向後排那個正在睡覺的傢伙,氣不打一處來。

這個叫夜弘的男生,入學測試全班倒一,上課不是看小說就是睡覺,眼裡根本沒她這個老師。

最氣人的是,班主任還把自己貌美如花的女兒和這個差生安排成了同桌!

美其名曰是實行「學生一幫一」。

女兒已經同自己抱怨多次,說夜弘整天一直盯着她看,讓她無法專心學習。

想到這裡,英語老師忍不住停下講課,手中粉筆「咻」地飛向夜弘。

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夜弘頭上。

粉筆斷裂開來,在夜弘身上留下幾道白印。

班上同學被這驚變嚇了一跳,紛紛看向夜弘所在方向。

「是誰打我?!」

夜弘吃痛,直接從夢中驚醒,整個人站了起來。

「噗呲——」

周圍的同學們頓時響起一陣嘲笑聲。

尤其是夜弘的同桌,被評為班花的張雪薇,那張好看的瓜子臉上更是充滿鄙夷,恨不得離他遠遠的。

夜弘完全清醒了過來。

是了……世上哪有什麼系統……都是夢罷了。

今天是自己高中生活的第二周,現在正在上英語課。

夜弘抬起頭看向講台,略顯平凡的臉上帶着一絲忐忑。

台上面色陰鬱的歐巴桑是夜弘的英語老師,雖然一把年紀,卻臭不要臉地讓大家稱呼她為Miss張。

Miss張敲了敲黑板,冷笑道:「夜同學,睡得挺香的嘛?這道翻譯題來做做看,做不出來就罰抄一百遍!」

夜弘心裏罵娘,這個更年期大媽肯定是在故意為難自己!

他就算再學渣,也知道整句翻譯是下一章節的內容,根本不是他們這些入學沒多久的高一學生能夠做得出來的。

但夜弘沒辦法,自己睡覺被抓,理虧在先。

如果態度惡劣,是會被叫家長的。

無奈之下,夜弘只得硬着頭皮走到黑板面前。

底下的班級同學裏,傳來一陣竊竊私語。

「這道題連我都看不懂,這個吊車尾,怎麼可能會做嘛。」

「活該,誰讓他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看看自己尊容,竟然好意思和咱們班花同桌!」

幾乎所有人都在等着夜弘出糗。

夜弘看着眼前天書一般的英語題,咬了咬牙,正準備服軟和Miss張說不會做。

可就在這時,夢裡那道聲音再次在腦海里響起:「叮!查看英語單詞,英語能力+1,當前進度:1/10,等級:入門級。」

夜弘瞬間瞪大雙眼,他明明沒背過這個單詞,可是這個單詞的意思卻清晰出現在腦海中。

這種感覺,就好像在腦海里裝了一本英漢詞典!

「夜同學在發什麼呆?」Miss張雙手環胸,不屑道:「要是不會做就趕緊下去,乖乖抄一百遍,別浪費同學們的時間。

要知道你浪費一分鐘,等於浪費班上所有人五十分鐘!」

「煩死了!」夜弘被叨叨地一陣心煩,不由吼出聲來。

「你、你竟然敢頂撞老師!」Miss張氣得差點把眼鏡頂飛了,「好!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做出這道題!」

班上的人亦是被夜弘這一嗓子嚇了一大跳,隨即竊竊私語的聲音化作大聲討論。

「夜弘瘋了吧?態度這麼囂張!」

「氣急敗壞了唄,看他待會兒怎麼收場。」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夜弘身上。

夜弘毫不緊張,視線移到下一個單詞上。

果不其然,那道聲音再次響起:「叮!查看英語單詞,英語能力+1……」

夜弘如法炮製,眼睛掃過一整串句子。

「叮!英語能力+1……」

「叮!英語能力+1……」

「叮!當前進度:11/100,英語能力提升為:精通級。」

這一瞬間,夜弘彷彿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猶如醍醐灌頂一般,有一道暖流直衝天靈蓋。

那些艱澀的英語單詞,瞬間變得通俗易懂。

整串句子的翻譯答案,在腦海里完全顯現。

直到這一刻,夜弘才確信曾經在小說中才會出現的系統,有朝一日竟然真的降臨到自己身上了!

夜弘露出自信笑容,提起粉筆,在黑板上快速書寫。

不超過十秒,夜弘便已經將句子翻譯完畢。

「怎、怎麼這麼快?!」

「這不可能!他一定是在亂寫!」

同學們還是不相信夜弘的能力。

夜弘隨手瀟洒地將粉筆扔入粉筆盒中,拍了拍手上灰塵,看着一旁陷入獃滯的Miss張,淡淡道:「Miss張,雖然這種題目對我來說太過簡單,但我還是要說一句,麻煩以後別出這種有漏洞的題目了。」

說罷一指黑板上某個單詞:「這個interesting在這裡明顯要換成過去分詞interested更為準確。」

「啊,呃,嗯……」

Miss張好像剛回過神來,瞄了一眼課本這道題的標準答案,卻發現夜弘的答案比標準答案還要完美!

更誇張的是,夜弘還能一針見血指出這句子里的漏洞!

要知道,編譯課本的主編可是傳說中江大的教授啊!

夜弘這已經不是普通人才了,而是英語天才!

Miss內心恍然大悟,難怪人家根本不屑聽自己的課,有這實力,根本可以直接去參加高考了。

她漲紅了一張臉,羞慚道:「夜同學,你做的完全正確,快回座位去吧,咱們繼續上課。」

「嘶——」

18班的所有人,頓時震驚地倒吸一口涼氣。

怎麼可能?!

這吊車尾竟然完全做對了!

夜弘瀟洒轉身,往座位上走去。

看着眾人複雜的眼神,夜弘內心不由萬般感慨。

上去講台之前,夜弘覺得自己和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因為自己只是個學渣。

下來講台之後,夜弘仍然覺得自己和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因為他們在自己眼裡已經全部變成了渣渣。

回到座位後,夜弘發現同桌張雪薇偷偷遞來一張紙條。

上面寫着:怎麼做到的?

夜弘轉過頭去,卻發現張雪薇臉上一紅,身體不知不覺間往夜弘身上靠近了一些。

周圍看到這一幕的男生,眼中紛紛噴射出嫉妒的火焰。

夜弘內心冷笑,昨天你對小爺愛搭不理,今天小爺讓你嘗嘗什麼叫高攀不起!

夜弘假裝無視了那張紙條,在腦中呼喚道:「系統。」

記得那些小說里,系統是可以溝通,甚至調·戲的。

可這系統卻沒有絲毫回應。

看來是個自閉系統,不愛和人交流啊。

夜弘無奈之下,只得自己來實驗系統的其他功能。

他突然從抽屜里抽出了一本數學課本。

周圍看到這一幕的同學眼睛都直了,感嘆天才果然和大家的想法不一樣,竟然在英語課看數學書。

「叮!翻閱高中數學課本,數學能力+1,當前進度1/10,當前等級:入門級。」

夜弘又接連取出其他科目的教科書,果不其然,每一次翻閱系統都會有提示。

一趟下來,各科能力同英語一樣,全都被他提升到了精通級。

他有信心,只要給自己一個晚上時間,便能將整個高一的課程全都學會。

夜弘嘴角微微勾起,內心激動不已,有了這個系統,自己的人生必將不再平凡!

而這過程中,張雪薇眼神仍舊不停往這邊看,課也聽不進去。

可夜弘依舊是理都不理她一下,令她頗為受挫。

她甚至都照起鏡子來,開始懷疑起自己的魅力了。

下午放學,夜弘將所有的教科書裝進書包,背着鼓脹的書包便打算回家。

私立中學就這點好,晚上不用上晚自習。

他剛背好書包,卻發現張雪薇跟着他一起起身,低着頭顱,貝齒緊緊咬着下唇,雙手緊張地在衣角上攪動。

夜弘一米七五,張雪薇一米六二,從這個角度剛好可以看見張雪薇雪白的脖頸,以及那若隱若現的一絲少女風情。

夜弘心中一盪,面上卻依舊冷漠:「張同學,有什麼事么?沒有的話我要走了。」

張雪薇抬起頭來,水靈靈的大眼睛看着夜弘:「夜同學,我記得咱們好像順路吧?要不要一起回去,我剛好有些問題想請教夜同學。」

夜弘暗嘆,這番話自己幾天前也和張雪薇說過,可惜得到的不過是滿滿的白眼。

如今卻是反了過來,輪到張雪薇求他了。

真是諷刺。

但他卻沒有拒絕張雪薇,只是淡淡點頭。

張雪薇頓時開心地拍了一下手掌,背起書包笑嘻嘻跟在夜弘身側。

志才中學校門口,Miss張正立在大門旁,她每天都會和女兒張雪薇一起回家。

看見遠處張雪薇的身影,Miss張當即招了招手。

可當她看到張雪薇身旁有一個男生時,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她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張雪薇早戀,因為她擔心這會影響到張雪薇的學習。

但是二人走近之後,看見男生是夜弘時,Miss張臉色又變得極為不自然。

顯然她還沒從課堂上的陰影中走出來。

「媽,等會兒我和夜同學一起走,剛好有幾個問題想請教他。」

張雪薇笑嘻嘻道,夜弘則在一旁微笑不語。

「原來是這樣啊,是和夜同學一起,那我就放心了,記得早點回家哈。」

「放心吧媽!」

看着二人遠去的背影,Miss張突然反應過來:三個人一起走……不也能請教問題么?

隨即便苦笑搖了搖頭,這丫頭昨天還在家裡告人家狀,如今態度卻來了個一百八十度轉變……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一路之上,張雪薇不斷詢問夜弘學習突然變得如此厲害的秘密。

但夜弘總是顧左右而言他,就是不正面回答她。

這種表現,不僅沒讓張雪薇生氣,反而使得夜弘在她的心目中變得更加神秘起來。

「夜同學……我可以直接叫你阿弘么?老是夜同學的叫,也太生分了,咱們可是同桌呀。」

「當然可以,我以後也直接叫你雪薇吧。

雪薇雪薇,雪中薔薇,和你的氣質很般配呢。」

聽到這麼露骨的話,張雪薇頓時整張臉羞得通紅,聲若蚊蠅道:「討厭,人家哪有什麼氣質。」

「叮!通過言語讓女生心花怒放,撩妹技巧+1,當前進度:1/10,當前等級:入門級。」

我擦,這特么也可以強化?

這系統有夠牛掰啊!

雖然張雪薇還想和夜弘多待一會兒,但二人已經到了她家門口,沒有理由繼續纏着夜弘了。

張雪薇頗為失落地和夜弘告別,但一想到第二天還能見到夜弘,臉上便又重新泛起笑容。

……

安明縣東城區的一條美食街中,有一家不太引人注目的小吃店,名為【夜食小吃】。

小吃店門面不大,裝潢也比較老舊。

此時雖然到了飯點,店裡卻沒幾個客人。

夜弘來到夜食小吃前,內心吶喊:小爺我有了系統,從今天開始,再也沒人可以對我大吼大叫!

「臭小子!在那發什麼呆?趕緊滾過來幫忙!」

一道如同炮彈般的女高音,在夜弘耳邊炸響。

夜弘頓時氣勢全無,聾拉着腦袋走進店裡:「老媽,客人這麼少,哪裡還需要我幫忙啊。」

沒錯,夜弘就是這夜食小吃店的「少東家」。

這家小吃店是從夜弘的爺爺傳下來的,如今由夜弘父母經營。

但倆人顯然沒啥經營天賦,這小吃店的生意一日不如一日。

為了讓夜弘進入傳說中的貴族學校志才中學,夫妻倆更是咬了咬牙,拿出了大半輩子的積蓄。

夜弘默默發誓:以前我沒能力,現在有了系統,一定要幫助家裡改變現狀!

「客人再少,你也要學着點,以後這家店可是要交到你手裡的,到時候別像你爸這麼沒用!」

一名穿着圍巾的中年婦人從後廚里走出,一邊將一盤牛肉麵端到一名客人前面,一邊對夜弘嘮嘮叨叨。

這婦人身材微胖,一張臉倒是保養得挺好,白嫩無暇,完全不像一個十六歲少年的母親。

婦人正是夜弘母親——安小鶯。

此時的後廚,跟着傳出一聲抱怨:「老子哪裡沒用了?!」

「你要是爭氣點,老娘早就有時間去減肥了!」安小鶯毫不客氣地回擊回去。

夜弘頭痛地搖了搖頭,這老夫老妻的,每天不吵幾個來回都不痛快。

他扔下書包,溜進了後廚。

後廚內,一名壯實的中年男子,戴着一頂廚師帽,正在埋頭和着麵糰。

從他的五官里,依稀可以看出幾分夜弘模樣。

這中年男子自然是夜弘的父親——夜瀟,鄰里贈送雅號:【夜宵哥】。

夜瀟頭也不回,把一截生牛肉扔給了夜弘:「拿去練練刀工。」

這些年來,父母親已經開始逐漸培養夜弘的廚藝和經營能力了,顯然也認為他不是讀書的那塊料。

夜弘撇了撇嘴,想了想還是沒把今天發生的事告訴他們。

他要等出考試成績那天,直接用成績單告訴二老自己的變化。

洗手、洗肉、取刀,一氣呵成。

只不過在切下牛肉的那一瞬間,系統的聲音又來了:「叮!感悟食材變化,烹飪能力+1,當前進度:1/10,當前等級:入門級。」

嗯?

夜弘眼睛一亮,刀速不禁快了起來。

「叮!烹飪能力+1……+1……+1……」

「叮!當前進度11/100,烹飪能力提升為精通級。」

又是那種感覺降臨,腦海里好像突然多了許多烹飪知識。

經過這段時間摸索,夜弘大致知道了系統的等級劃分。

經驗值在1-10點的,為入門級。

經驗值在11-100點的,為精通級。

只是還不知道100點以後,是什麼等級。

獲得精通級烹飪的夜弘,切起牛肉來更加得心應手。

「篤篤篤篤篤——」

清脆的切肉聲在廚房裡密集響起,正在低頭和面的夜瀟不由一怔。

這小子什麼時候能切這麼快了?

夜瀟轉過頭去,不由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只見砧板之上,躺着一片片切好的牛肉。

牛肉大小均勻,紋理清晰,彷彿每一片所用的力道都是一模一樣的。

夜瀟捫心自問,讓他來切也沒辦法切得這麼漂亮。

「阿弘,這、這、這是你切的?!」

夜瀟扔下手中麵糰,撲在砧板前方,拾起牛肉片來仔細小心地打量,如同朝聖一般,生怕毀了手中的藝術品。

「廢話。」

夜弘淡定道,將菜刀擦了擦,放回架子上。

「好小子!」夜瀟不由大笑數聲,用力一拍夜弘肩膀,「啥時候偷偷把刀工練得這麼好了?這下夜食小吃總算後繼有人了!」

夜弘揉了揉肩膀,一臉不滿:「別老拍我,身子骨都快被你拍散架了。」

這個老爹,老是沒輕沒重的。

「叮!肩部肌肉遭到外來打擊,抗打能力+1,當前進度:1/10,當前等級:入門級。」

咦?這他喵也行?

「呃……老爹,要不你再打我兩下?」

「臭小子別皮,趕緊把牛肉下鍋,別讓客人等太久了。」

說罷夜瀟繼續轉身和面,嘴裏哼着小曲兒,顯然見到夜弘有所長進,心情大好。

夜弘搖了搖頭,將牛肉扔進鍋中。

接下來便是一成不變的牛肉麵烹飪過程,這個烹飪方法是從夜弘的爺爺傳下來的秘方,幾十年未曾變化。

可就在夜弘進行到一個步驟時,手突然停在半空。

他的腦中產生了一種怪異感,似乎有個聲音一直在告訴他:這麼做是不對的,有其他做法可以讓這碗牛肉麵變得更加美味!

夜弘明白,這可能就是自己精通級烹飪能力開始發揮作用了。

他放下手中的調料,改成了另外一種配料。

接下來,這種感覺又接連出現多次。

夜弘不斷變換順序,整個烹煮過程已經被他改得面目全非。

而這一幕,恰巧被剛剛踏入後廚的安小鶯撞了個正着!

「臭小子你瘋了?都教過你多少遍了,這一步怎麼能先加水呢?

這樣做出來的面,味道是不對的!」

夜瀟也被吸引了過來,二人對着剛出鍋的這碗牛肉麵長吁短嘆。

「要不重做一份吧?」

就在此時,外面的食客傳來了催促聲:「老闆,我的牛肉麵好了沒啊,快餓死了,再不上我可就走啦!」

「馬上來!」安小鶯笑着應了一聲,轉頭立馬凶神惡煞地瞪了一眼夜弘,「等會兒要是食客被這碗面嚇走,絕對把你小子屁股打開花!」

夜弘老神在在道:「安啦,保證他吃了還想吃,嘿嘿!」

安小鶯沒空搭理他,急忙端着牛肉麵出去前廳。

夜瀟也沒了和面的興緻,透過門帘縫隙,偷偷觀察外面的反應。

「客人,您的面好了,請慢用!」

點了牛肉麵的食客,偏偏留着個光頭,胸前掛着一條大金鏈子,滿臉橫肉看起來就很兇神惡煞。

安小鶯將那碗牛肉麵放在這食客面前,便到一旁擦拭另一張桌子。

一邊擦着,一邊忐忑地偷瞄着那食客的反應,隨時做好食客不滿意,上前賠禮道歉的準備。

「速度真慢,都快餓死老子了,要不是恰好路過,才不會來這種小店吃呢!」

這光頭食客嘟囔了幾句,掰開一次性筷子,夾起一束麵條,「哧溜」幾聲,便往嘴裏送去。

「唔!」食客突然瞪大雙眼愣住,手中的動作也停止了下來。

糟糕!

一旁的安小鶯立馬一個箭步趕到食客身前,點頭哈腰,賠禮道歉:「真的非常抱歉,我們做的時候出了些小差錯,您要是不介意,我們立馬給您換一份新的!」

那食客抬頭怔怔地看了一眼安小鶯:「老闆娘,你在幹啥?」

隨即便風捲殘雲般將那碗牛肉麵瘋狂往嘴裏送去。

「哧溜哧溜哧溜……」

很快,一碗面便見了底。

面吃完後,食客還不忘將剩餘的湯一起解決。

他依依不捨地放下空蕩蕩的碗,舔了舔嘴唇,對愣在一旁的安小鶯道:「老闆娘,我還要一碗!」

「你早說這面這麼好吃啊,讓我多等半天我也願意!」

「對了,順便幫我打包三份,不,六份,這麼好吃的面,我要帶回去給兄弟們嘗嘗!」

說罷撓了撓頭:「真是見了鬼了,這世上竟然有這麼好吃的牛肉麵!我以前咋就沒發現你們店呢?!」

安小鶯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後廚的。

她傻愣愣地端着碗,仍舊沉浸在那名食客的誇張反應中。

這碗不按常理出牌的牛肉麵,竟然受到了這等好評!

這名食客不會是味蕾壞了吧?

而夜瀟的表情,亦是和安小鶯一樣精彩。

他們倆誰也沒說話,一起直勾勾地看向夜弘。

夜弘聳了聳肩:「我早說過他吃了還想再吃的,這下你們信了吧?」

「你這小子,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夜瀟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夜弘。

而安小鶯則更加直接了:「你真的是我那蠢笨兒子么?」

「去去去,有你們這麼說自己兒子的么!」

夜弘讓他們讓開位置,又開始了下一碗牛肉麵的烹制。

有了第一碗的經驗,夜弘顯得更加得心應手。

「叮!烹飪能力+1……」

伴隨着悅耳的系統提示聲,夜弘一雙手如同變魔術一般,很快便做好了那名食客要求的七碗面。

這一過程中,夜瀟和安小鶯眼睛全都一眨不眨地觀察着。

他們發現夜弘完全沒有更換原材料,只不過是改變了幾種食材和調料的先後順序,可卻能化腐朽為神奇,將一碗牛肉麵打造成了另一種境界!

莫非,自己的兒子真的有做大廚的天分?!

「兒子,我看你也別考什麼大學了,以後乾脆把你送去新南方烹飪學校學廚藝吧!」

夜弘直接賞了二老一個白眼:「別鬧,你們兒子將來可是要做大事的人!」

……

當晚,夜瀟和安小鶯一整晚都在研究夜弘搗鼓出來的牛肉麵。

二人也嘗試着按夜弘的辦法烹制牛肉麵,可卻沒辦法做到像夜弘做出來的那麼好吃。

一次次的嘗試,反而把僅存不多的醬油給用完了。

「去,買點醬油回來。」

面對這麼兩個極品爸媽,夜弘乖乖認命。

他離開夜食小吃店,打算前往隔壁街道的超市購買醬油。

到那超市有一條捷徑,只不過要穿過一條昏暗的小巷。

這條巷子里經常聚集一些無所事事的小混混,所以夜弘平時一般不會往這裡走。

但如今他系統在身,膽兒瞬間肥了許多,今天卻是打算闖一闖這龍潭虎穴。

巷子里的路燈年久失修,派不上用場,整條巷子昏暗無比。

才走到一半,夜弘便聽到前方傳來一道急切慌張的女聲:「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