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都市極品仙少/都市極品仙少
都市極品仙少/都市極品仙少 連載中

都市極品仙少/都市極品仙少

來源:google 作者:吹牛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梁艷 現代言情 韓樂

小農民獲得神農傳承,人生從此彪悍!身懷絕世醫術,專治各種不服,眼帶逆天透視,縱橫都市懂風水、會武功、踩紈絝、得奇遇......各種奇遇紛呈,貧困小山村也徹底變了樣展開

《都市極品仙少/都市極品仙少》章節試讀:

其實這位鄧老的真名叫做鄧光澤,是中海市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的副院長,一生都在鑽研醫術,甚至也從死門關上救活了很多的病人。

哪怕在醫學界都享有極高的聲譽,天天找他看病的人川流不息,排隊都輪不到。

聽到四周這些不絕於耳的議論聲,鄧光澤心裏充滿了更多的愧疚感。

韓樂連忙將鄧光澤扶了起來,同時鞠躬作揖道:

「老先生,聽他們說你可是醫院的副院長,是醫學界的老前輩,你給我行禮,豈不是故意折我的壽嗎?」

鄧老笑道:「術業有專攻,聞道有先後,你雖然年數尚小,但我看你剛剛的施針手法,簡直可以用出神入化四個字來形容,就憑這一點,小老兒趕你還差遠了啊!」

「不敢不敢,晚輩這手法就是雕蟲小技罷了,不足掛齒。」

頓時,韓樂的印象在鄧老的心中又高上了幾分,醫術一流,心地善良,甚至很禮讓、不狂妄。

「年輕人,可不可以給小老兒一個面子,我有些問題想要向你好好的請教一番。」

「額。」韓樂露出一臉難為情的神色,「鄧老,我還要賣魚呢……」

聽到這句話,四周的眾人差點被雷到吐血。你知不知道你面前的這位老人是誰,這可是鄧老啊,是中海市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的副院長啊!

這麼一位登高望重的老醫生,想要向您請教一點問題,你小子居然說要賣魚!

很多人都忍不住想要衝上去將韓樂這個不長眼的傢伙暴打一頓,鄉下仔就是鄉下仔,跟鄧老相比,你這幾條魚算個屁啊!

只要他一句話,你小子可以立馬去醫院任職,中海市隨便哪個醫院隨你挑,到時候平步青雲,走上人生巔峰都是分分鐘的事情啊!

可是你小子倒好,居然說沒時間!

「呵呵。」鄧老笑了笑,對韓樂說道,「小夥子,你今天的魚,我全買了!」

「全買了?」韓樂好心問道,「我這魚可很多呢,您買回去吃得完嗎?」

「吃得完,天天都吃,換着花樣吃!」鄧老笑着問道,「小夥子,你看這樣行嗎?」

「額,那好吧……」

韓樂其實想把魚賣完了就回家的,但這位鄧老誠意太足了,假如還不答應他,那就真的有點不給面子了。

所以想了想,韓樂最終還是決定跟着鄧老走了。

鄧老帶着韓樂上了車,朝着市區繼續駛去,不到一會兒,車子就進入到了一個小區。

這小區很大,綠化也很好,最關鍵的是顯得很舒適,很適合棲身,能在這裏面買房子,一看就知道鄧老是個有錢人。

鄧老帶着韓樂上了樓,韓樂一進屋,兩隻眼睛瞬間就瞪大了,房子足足有一百多平,很大,三個卧室,一個客堂,另外還有一個書房,光照充沛,空氣也新鮮。

房子的裝修沒有絲毫的現代化氣息,相反還顯得十分古樸,進屋以後就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想來也並不稀奇,這很符合鄧老的品味。

「老婆子,來客人了!」鄧老衝著裡屋大聲喊道,「泡好茶!」

一個與鄧光澤差不多年齡的女人從裏面走了出來,就是鄧老的老伴兒。

韓樂連忙彎腰打招呼道:「婆婆您好。」

自己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鄧老與他的老伴兒都是六十多歲,叫聲婆婆也不顯得彆扭。

與鄧老的老伴兒簡單的寒暄了兩句,鄧老就將韓樂請到了書房,並叮囑老伴兒泡茶,順便把飯做好。

一進書房,「醫者仁心」四個大字就映入到了韓樂的視野當中,蒼勁有力,揮灑自如。

書房的布置很簡單,兩張書櫃與一張書桌,另外還有一張茶几,上面擺着一副茶具。

雖然布置顯得簡單,但卻不失優雅,一看就知道鄧老是個文人雅士。

鄧老一邊招呼着韓樂坐下,一邊笑着說道:

「小夥子,這麼久了我都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不知該怎麼稱呼?」

「我叫韓樂。」

鄧老點頭道:「那小老兒今後就叫你小樂吧!」

這時候,鄧老的老伴兒走了進來,將手中的兩杯茶放在了桌子上,招呼了兩句以後就退出了書房。

茶一端上來,一股清爽淡雅的氣味瞬間瀰漫在了整個書房,讓人賞心悅目。

鄧老招呼道:「小樂,看看這茶怎麼樣?」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韓樂端起茶杯看了看,輕輕抿了一口,說道:

「洞庭帝子春長恨,二千年來草更長。」

聽到這一句,鄧老被震驚得不要不要的:

「我以為小樂只是在醫術上有必然的造詣,但沒想到你還懂茶?」

「略微知道一些。」

韓樂禮讓道,其實他不怎麼喜歡喝茶,主要是他爺爺好這一口,什麼茶都喝過,每次喝的時候還非得拉着他一起。

所以長此以往,關於茶,韓樂也知道了一些。

「鄧老,我就是一個小農夫,你這茶可是君山銀針中的珍品,給我喝太浪費了。」

君山銀針可是國家黃茶中的珍品,產自岳陽洞庭湖的青螺島,它是具有千年歷史的傳統名茶。

君山銀針沖泡時尖尖向水面懸空豎立,繼而緩緩下沉,頭三次都如此。豎立時,如鮮筍出土;沉落時,像雪花下墮,品飲之時,還具有很高的賞識價值。

鄧光澤沒想到韓樂才喝一口就品味出了茶的種類,這讓他十分敬佩,再加之韓樂之前施展出來的針灸之術,更加的讓他認為面前這個年輕人不簡單。

他活了大半輩子,自然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個道理,經過短暫的接觸,他敢肯定韓樂是個世外高人。

年數如此之小,居然有這麼大的本領,那他的爺爺,其本領更是不問可知。

鄧老小抿了一口,笑道:「好茶,自然要泡給懂茶之人。」

鄧老的這句話剛一說完,韓樂對着杯子吹了吹,下一秒,整杯茶直接被灌進了肚子里。

「嘿嘿。」韓樂尷尬的笑了笑,「太渴了……」

要是換做一般人,絕對要嘲笑韓樂不會喝茶,但鄧老卻對他豎起了大拇指,讚美道:「小樂果然是脾氣中人!」

一連喝了好幾杯茶,鄧光澤這才把話題引入到了正軌上。

「小樂,我想問問你師父是誰?」

「我師父就是我爺爺。」韓樂說道,「他叫韓非子。」

聽到這三個字,鄧光澤就像被嚇到了似的,手中的茶杯沒拿穩,瞬間就往地上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