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嫡女殺瘋了,王爺哭着要以身相許
嫡女殺瘋了,王爺哭着要以身相許 連載中

嫡女殺瘋了,王爺哭着要以身相許

來源:google 作者:九凰紫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沐紫菀 軒轅鐸

以兇悍聞名的沐陽郡主突然暴斃!再次睜眼,竟成了沐家嫡女沐紫菀此時的沐紫菀衣衫單薄,骨瘦如柴,是被活活凍死的沐家一張草席將她丟入亂葬崗埋了變成沐紫菀的沐陽郡主怒了,從土坑裡爬出來,揍殘了惡奴,手執鐵鏟從正門打進了沐家,攪的沐家天翻地覆,雞犬不寧自此,沐家嫡女殺瘋了!只是,那個前世對她避之不及的臭小子,如今對她死纏爛打是怎麼回事?多年後,那個戰神王爺領兵百萬,兵臨城下,以天下為聘她說,我不嫁又如何?他卸下鎧甲,一身喜袍,那我嫁!展開

《嫡女殺瘋了,王爺哭着要以身相許》章節試讀:

「是沐紫菀……」沐榮蓉揚聲道。

「閉嘴。」沐大夫人沉聲制止,「她是你大姐。」

「嗚嗚……」沐榮蓉徹底地崩潰,直接推開兩個丫頭,坐在地上放聲大哭。

「二妹妹要哭,回自己的院子哭去,在我這裡哭什麼?」沐紫菀眉頭緊蹙,「難道二妹妹是覺得沐家沒了規矩?」

沐大夫人抬眸打量着沐紫菀,不知為何,她對上沐紫菀那雙眸子,明明看似與素日並無不同,可,那眼神怎麼就宛如刀子,鋒利無比呢?

這到底怎麼回事?

在沒有弄清楚原因之前,她萬不能意氣用事,輕舉妄動。

明明已經死透了的人,卻活生生地站在她的面前?這豈不是太詭異了?

沐大夫人並非是那等衝動之人,既然她能弄死這丫頭一次,就能弄死第二次。

沐大夫人面露溫柔,一副慈母的姿態。

「菀兒,這院子裡頭缺什麼,你儘管與我說,我定然都給你準備妥當了。」沐大夫人溫聲道。

沐紫菀見沐大夫人如此識趣,她眸底閃過一抹冷意,輕蔑一笑,「我原先院子是什麼樣子的,恢復原狀。」

「什麼?」沐榮蓉又不哭了,連滾帶爬地起來,「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沐紫菀只覺得好笑,「二妹妹覺得是誰欺人太甚了?」

「你將我的院子弄成這副模樣,還將我的東西都當垃圾丟了出來,竟然妄想着將我的東西都拿回去,難道不是欺人太甚?」沐榮蓉壓根不覺得那些她霸佔了沐紫菀的東西,歸還給沐紫菀是應當的,反而,她覺得那些東西理所應當的是她的。

沐紫菀好笑地說道,「二妹妹,腦子是個好東西,你得有才是。」

「沐紫菀……」沐榮蓉揚聲道。

只不過,還不等她說完,沐大夫人直接又給了她一巴掌。

「母親,你竟然……當著她的面打我?」沐榮蓉自幼便被嬌寵着長大的,哪裡受過這樣的委屈呢?

她憤恨地怒瞪着沐紫菀,她發誓,一定要將沐紫菀碎屍萬段了。

既然沐紫菀能死一次,她就不妨讓沐紫菀再死一次,只不過,這一次,她要將沐紫菀挫骨揚灰了,看她還有沒有命回來,欺辱她。

沐紫菀哪裡看不出這母女二人的心思,頓時覺得好笑。

這母女二人鳩佔鵲巢也便罷了,竟然還不知足,一心想着要將她除去。

沐紫菀挑眉,又看向沐大夫人,「母親,我院子何時能恢復原狀?」

「這有些東西,也不知放在何處了。」沐大夫人也不願意將那些好東西送回來。

沐紫菀無所謂道,「反正我這也有清單,倘若母親不能恢復原狀,我便拿着這清單,入宮去。」

「等等。」沐大夫人先前聽沐紫菀提起入宮,她是不以為然的。

畢竟,沐紫菀被送去了偏僻的院子,被看的死死的,踏出那個院子都是難事,更別提入宮了。

可如今的沐紫菀就不同了,畢竟,她現在這脾氣,是能夠出去的。

入宮,她既然說的這般篤定,那也是能進去的。

沐大夫人立馬認慫,她知曉,忍一時之氣,才能夠讓這個死丫頭放鬆警惕。

沐大夫人盯着她,連忙溫聲道,「半月之內如何?」

「三日。」沐紫菀直言道,「就給你三日,若三日之後,不能恢復原樣,就莫要怪我了。」

她說罷,便將清單拿了出來,「不能摻假,畢竟,那些東西上頭都有印鑒,我知曉,母親是不會目光短淺到將那些東西給變賣的,倘若被傳出去了,沐家的名聲可就徹底地沒了。」

她說完,又看向了一眼喜鵲,「去將管家喚過來。」

「是。」喜鵲應道,便去了。

沐紫菀嫌惡地看了一眼沐榮蓉,「這些個東西,放在我院子外頭太礙眼,你是拿回去還是我一把火給燒了?」

「你……我……」沐榮蓉正要反駁,卻對上沐大夫人那冰冷的眼神,連忙斂眸,咬牙切齒道,「我會帶走。」

「一個時辰之後,倘若還堆在這,我便都燒了。」沐紫菀說罷,便轉身回了自個的院子。

沐大夫人扭頭看向沐榮蓉,冷聲道,「還不趕緊讓人收拾了。」

「母親,她當真是……」沐榮蓉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只覺得自個是在做夢。

「是與不是,來日方長。」沐大夫人附耳與沐榮蓉說了幾句。

「我知道了。」沐榮蓉斂眸道,「放心吧,女兒不會衝動了。」

「去吧。」沐大夫人揉了揉沐榮蓉的臉頰,「先去洗把臉,消消腫,剛才我也是迫不得已。」

「母親,女兒明白。」沐榮蓉輕聲應道。

「快去吧。」沐大夫人這才放心道。

「大夫人,咱們得趁着老爺回來之前,將大小姐的事情解決了。」路嬤嬤在一旁說道。

「你昨兒個待在她這,她都說什麼了?」沐大夫人又問道。

「老奴差點沒有被嚇死。」路嬤嬤便將沐紫菀昨兒個如何與她說的,都一五一十地說了。

沐大夫人一面往回走,一面驚訝道,「怎麼可能性子差的這麼大呢?」

「老爺陪着老夫人去祭祖了。」路嬤嬤提醒道,「再有半月便回來了。」

「我知道。」沐大夫人又突然想到了什麼,「昨兒個報喪的人你可攔回來了?」

「攔回來了。」路嬤嬤回道,「不過……老夫人倘若知曉大小姐還活着,怕是要失望了。」

「等着吧。」沐大夫人挑眉,「我定然不會讓她得意太久。」

「可是眼下……」路嬤嬤皺眉道。

「她手裡頭有咱們不敢輕易妄動的東西。」沐大夫人又說道,「可不能有任何的差池。」

「只是這大小姐的性子變得也太可怕了。」路嬤嬤皺眉道,「倘若不是老奴偷看大小姐換衣裳,確認了她身上的印記,還有那難以抹去的傷疤,老奴以為那並非是大小姐。」

「看來這死丫頭,先前在我跟前是裝的。」沐大夫人冷聲道。

「大夫人,那些東西?」路嬤嬤又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