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帝女狂妃:魔尊別來無恙
帝女狂妃:魔尊別來無恙 連載中

帝女狂妃:魔尊別來無恙

來源:google 作者:伊家月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宮琦 小狼 現代言情

她是冷艷無情的女殺手一朝穿越,成了南宮家人人欺辱的廢材小姐生死間,被天地奇兵封天塔認主從此,丹藥隨我吃,天材任我用渣男讓我抽,綠婊由我殺小小萌獸,黏上我魔尊美人,寵着我踏征途,修長生,俾睨天下橫着走!展開

《帝女狂妃:魔尊別來無恙》章節試讀:

痛,全身都痛。

就像是幾千幾萬根利劍在狠狠的刺着,尤其是心口上,似被尖銳的利刃一次次的扎進去,又抽出來,反覆的刺着。

南宮瀟瀟有些忍受不住,作為一個出色的國際一流殺手,忍痛訓練那是必修課,但此刻真的要忍受不了。

因為那些無情的利劍,劍劍入肉,折磨着南宮瀟瀟的身體,一點也沒有停下的意思,

「啊。」南宮瀟瀟到了極限,她大叫一聲,但傳到施劍的人耳中時,卻只是如蚊蠅般的一聲輕哼。

「呵呵,有意思,你們看這廢物居然還沒有死。」一個悅耳的女聲,帶着無情的腔調冷笑道。

「小姐,這也太邪門了吧,這廢物從那麼高的懸崖上摔下來,又被小姐你刺了這麼多劍,怎麼可能還會發出聲音呢?」一個男人沙啞的聲音傳來,聽起來應該是女子的下人。

「什麼邪門,別瞎說,這個丫頭就是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你們看她的樣子,就算是不死,也快了,去,把她給我扔進狼群,你們就在外邊等着,等她被狼吃完了再回來。」聽着下人的話,女子也有些害怕,但還是故作鎮定的吩咐着。

「是。」下人應聲,南宮瀟瀟只覺得自己被拖着走了很久,然後,她就像是一塊破麻袋一樣被扔在了地上。

此時,南宮瀟瀟的意識才慢慢的清醒了過來,自己不是在完成任務,去海上擊殺一個商業間諜嗎?

記得自己好不容易在豪華遊艇頂層找到那個商業間諜,眼看着就要一槍打死他了,突然遊艇一陣顫抖,他們所在的海域,竟然突發海嘯,只是瞬間,南宮瀟瀟便被漫天的海水給吞噬了……

然後,自己就醒了,那麼現在是什麼情況?

「嘶……」突然,南宮瀟瀟的腦海劇烈的疼痛,一段段陌生的記憶湧進了她的腦海,瞬間,她的腦海中沒有任何抗拒的全盤接受了。

南宮瀟瀟,十四歲,天雲天大陸楚南帝國南宮家族族長南宮無我的嫡孫女,從小父母失蹤,天生廢材,不能修鍊靈力。

被族人看不起,也是楚南帝國嘲笑的對象,尤其是二叔南宮琦一家,更是看南宮瀟瀟不順眼,要不是因為爺爺南宮無我的保護,南宮瀟瀟可能也活不到今天。

這次是二叔的女兒南宮嫣嫣想要嫁給太子楚煜,而因為自己和太子有婚約在先,所以,為了讓南宮瀟瀟不再礙眼,趁爺爺南宮無我閉關之際,南宮嫣嫣將她騙到山上,推下山崖摔死了,還殘忍的用劍將南宮瀟瀟的身體刺的體無完膚。

雖然不是自己的記憶,但是南宮瀟瀟卻清晰的感覺到,這些都好像自己親身經歷過一樣,看到這一幕幕,她的心便疼,便難受。

明白了事情的原由後,南宮瀟瀟調整了一下情緒,這是她做殺手多年來養成的習慣,既來之則安之,許久,南宮瀟瀟睜開了雙眼,眸中閃過一份凜冽。

南宮嫣嫣,既然我就是南宮瀟瀟,這些年來的痛苦與折磨,便請你一一還回來吧。

「嗷。」

「嘶嘶。」

突然的一聲狼嚎將南宮瀟瀟的思緒拉回,南宮瀟瀟拖着這個破爛的身體使勁的坐了起來。

但是,瞬間,她的臉色煞白一片,眼前是兩大一小三隻狼,小狼嘴角還流着哈喇子,那種感覺,似乎自己已經是他們的盤中餐了。

而頭頂的樹上盤着兩條巨蟒,一花一綠,正吐着紅信子盯着自己。

這是什麼節奏啊!

南宮瀟瀟悲催了,雖然曾經遇到過許多的危險,可是也沒有這麼無助吧。

如果要是以前,就算再來幾隻狼也能對付,如今,這個身體,連抬個胳膊都痛的要死,這不明擺着,自己剛穿過來就又要死了嗎?

不過,很快,南宮瀟瀟便發現,那三隻狼和蛇不是一起的,它們都在等,等待一個吃掉自己最好的時機。即不被對方攻擊,又能一口吃掉自己。

趁着這段時間,南宮瀟瀟趕緊養神,既然不想死,就要絕處逢生,訓練時,在野地里最長的時間南宮瀟瀟呆了十天沒有動一下,到最後,老闆還以為她死了呢。所以,比耐心,她南宮瀟瀟有這個能力。

天色漸漸的黑了,那隻小狼有些堅持不住了,突然小狼迅速起身,朝着南宮瀟瀟的脖子咬去。

南宮瀟瀟一直盯着它們,就在小狼撲過來時,就地一個打滾,滾到了旁邊,但是,身上的傷口卻是痛的要死,血水順着傷口快速的流了下來。

另外兩隻狼見小狼出手了,也大叫一聲向著南宮瀟瀟衝去。情急這下,南宮瀟瀟的手碰到了一把斷劍,也不管合不合手,南宮瀟瀟拿起劍對準小狼就刺了過去。

小狼應聲倒下,大狼卻是發怒了,「嗷。」兩隻狼同時襲向南宮瀟瀟,南宮瀟瀟拖起破爛的身體,抓住一旁的樹枝,竄到了樹上,兩隻狼便開始撞擊樹榦。

「嘶嘶。」眼看着樹搖晃的厲害,兩隻蛇卻是尾巴一掃,將那兩隻狼扔了出去。

然後花蛇蛇尾便向南宮瀟瀟掃來,南宮瀟瀟嘴角一彎,笑道:「等的就是現在。」卻是一把抓住蛇尾,藉著蛇尾在空中划過的力道,落在了一旁的一個小樹洞中。

不過那條花蛇卻也很靈敏,看着南宮瀟瀟要逃,蛇尾還在半空,卻是一個回身,又掃了過來,南宮瀟瀟使勁的貼着樹洞,可惜樹洞太小了,一半的身子都漏在外面,被花蛇蛇尾從胳膊上掃過。

「啊。」比剛剛南宮嫣嫣用劍扎時還痛,南宮瀟瀟的臉色此時已經不能用人臉來形容了,全身都是血,有些雖然已經乾枯了,但經過剛剛的一番活動,又流了出來,而此刻的劇痛卻也快要讓她暈過去了。

花蛇似乎並沒有盡興,見一尾沒能抓住南宮瀟瀟,便在樹上輕巧的又一個轉身,再一次蛇尾一掃,這次,南宮瀟瀟沒有那麼幸運,左臂被花蛇的尾巴纏住了。

南宮瀟瀟忍着劇痛,眸中一道寒光閃過,處於殺手的求生本能,看準花蛇尾巴捲起自己扯到它身前的時候,右手中緊握的那把斷劍,好險不險的刺進了花蛇的三寸。

花蛇嘶叫一聲,蛇尾狠狠的打在南宮瀟瀟的胸口,然後便重重的摔落到地上。

看着花蛇落地,綠蛇急了,粗粗的蛇尾也向南宮瀟瀟打來,而此時,被兩蛇甩出去的那兩隻狼也撲了上來。

南宮瀟瀟眼中露出絕望,胸口疼的渾身發抖,幾乎已經沒有一點力氣了,畢竟南宮瀟瀟這個原主的身體太差,經過這麼一折騰,恐怕就算是在現代也救不活的。

想到這,南宮瀟瀟不由的吐出了幾口血,她就這樣斜靠在樹榦上,等待着被蛇和狼撕碎。

嘴角的血順着尖尖的下巴一直流到了脖子上,被脖子上帶的一個玲瓏小巧的白塔吸走,瞬間,一道金光,布滿天地,金光落處,兩個狼一蛇化為粉末,南宮瀟瀟卻被扯進了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