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頂級掠食者
頂級掠食者 連載中

頂級掠食者

來源:外網 作者:水千丞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水千丞 都市言情

真正的頂級掠食者,掠奪最好的生存資源,捕食最頂級的獵物 188男團第11本來啦~ 更五休二,周六日雙休,從來不坑~展開

《頂級掠食者》章節試讀:

沈岱心裏再難受,面上也是不動聲色的:「要怎麼確認?我和他完全不認識。」
「直接問他,嘗試激怒他,觀察他的反應。瞿承塵和他都對我戒心,我也不適合太靠進一個已經被標記的Oga,但是你,我相信他會主動來找你的,他會像瞿承塵一樣對你好奇。」
瞿末予說這段話時,表情與眼神所透露出來的冷酷,讓沈岱一時有些懷疑,這真的是兩次拯救過他的人嗎,他低聲說:「瞿總,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對於一個頂級Oga來說,只能得到目標對象的臨時標記,是一種羞辱,如果你拆穿他,他多半會惱羞成怒。」
沈岱愈發感到背脊發寒:「如果您猜錯了呢,瞿承塵確實把他永久標記了呢?」
「那你也會看到一個合理的反應。」
沈岱沉默片刻:「好。」他根本無法拒絕瞿末予,這個人說的每句話,對他來說無疑都是命令。
「這對你來說,是超出合同範圍的要求,作為交換,你也可以提一個要求。」
「……」瞿末予在與他的相處中,一直貫徹着「交易」的本質,而這頓飯甚至不是出於需要他幫忙的示好,僅僅是瞿末予在百忙中只願意為他抽出這點時間。
「別忘了我上次說的,現在你又有籌碼可以上桌了。」
沈岱的內心敲起了一連串的鼓點子。他不知道瞿末予是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他手裡不過一個鋼鏰,看到對面堆積如山的真正籌碼,他有什麼膽子「上桌」,他有什麼底氣提要求,他就是霸氣地all
ps://m.vp.
i
,也只能贏來多幾個鋼鏰,如此而已。
於是他謹慎地提出了一個「要求」:「我能加您的微信嗎?」
瞿末予微眯起眼睛,看着沈岱的眼神多了一種探究。
沈岱馬上解釋道:「我一時確實想不起來,既然您開了這個口,能給我一個延遲兌現的機會嗎。平時見不到您,等我想到了,就可以馬上和您說了,比如,那次我也是臨時想到周末要回家的。」他頓了頓,又補上一句,「我不會隨便打擾您的。」
瞿末予唇角輕揚,沈岱的心臟跟着漏跳了一拍,對方臉上那幾不可查的笑意似乎帶一點點嘲弄,也或許是自己心虛想多了。
「當然可以。」瞿末予把手機推給了沈岱。
回到房間,沈岱的心跳都還沒有完全平復。他看着瞿末予的頭像,是一段深灰色的、粗糲的、飽經風霜的樹皮,布滿溝壑的紋理分明有山間嶙峋怪石的氣勢,每一道皸裂的深谷里都藏着不可琢磨的故事。
沈岱的第一反應是,這是瞿末予那樣的人會用的頭像。
可是,瞿末予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呢。從外界和公眾視角窺見的他,三年前緊密擁抱過的他,以及現在能夠近距離接觸的他,全都不一樣,僅僅展露一點但隱藏更多,這個人深不可測。
沈岱懷着期許點進了瞿末予的朋友圈,並不意外地發現了一條單調的橫線,他覺得瞿末予不是屏蔽了他,而是這裡本就空蕩蕩,什麼也沒有。
但他仍然為能靠近了瞿末予一點點、為有了隨時可以聯繫到瞿末予的可能而欣喜。他知道這些想法很危險,人不該奢想不可能屬於自己的東西,可是這並非他主動走近,是他被拽到了這裡,他的光就在那麼近的地方,用明亮和溫暖誘惑着他,他還剩下多少選擇呢。
沈岱知道自己早晚要再面對尤興海,以及那個素未謀面、卻隨時能在網上看到各種生活片段的同父異母的弟弟。
所謂的豪門真是形式主義的奴隸,明明雙方都知道他和瞿末予結婚是怎麼回事兒,還非得把走親戚這種毫無意義的事都過一遍,就像瞿末予一定要他住進瞿家,都是為了給人看的。
尤興海見到他時,表現出了虛假的慈愛,似乎生怕瞿末予嫌他這個替補太跌份兒:「阿岱,回來了。」
沈岱忍着噁心叫了一聲「父親」,接着他的目光越過尤興海,看到了身後的人。
即便很多有關他的照片和視頻推送得全網都是,即便沈岱認為自己已經被迫欣賞了這個人各種角度的漂亮臉蛋和漂亮生活,都不及見到本人那一刻的震撼。
尤柏悅美得像個AI建模的假人,彷彿連劉海的弧度都是經過算法多次演繹選出的最優解,可是當他笑起來的時候,又生動極了。
尤柏悅在對着他的方向笑,當然,這笑容是為瞿末予。
「予哥。」尤柏悅信步走了過來,自然又輕快地迎着瞿末予的目光,沒有絲毫的怯,「好久不見了。」
是怎樣的熟識或者說膽識,一個Oga才能如此坦然地與一個頂級Alpha對視,這根本不是心理問題,是生理問題,好比人見到老虎能不害怕嗎。
瞿末予笑道:「我倒是經常在網上見到你。」
「你別寒磣我,我接點推廣賺個零花,能跟日理萬機的瞿總比嗎。」尤柏悅的眼梢含笑帶媚,熱情爛漫,有一種不經意地撩人,他的目光從瞿末予轉移到沈岱,神色還是很坦然,「你好,沈、岱。」
沈岱微笑點頭:「你好,幸會。」他嗅到了一絲晚香玉的信息素,鮮甜又貴氣的味道,別說是Alpha,他聞着也喜歡,同時,他也嗅到了屬於瞿承塵的榛木的Alpha信息素。
尤柏悅用一種疏離又不失禮貌的目光悄然打量了沈岱一番,莞爾一笑,好像有話想說,又在不言之中。
沈岱並不認為自己是個過分敏感的人,但尤柏悅的這種態度,可能比起瞿承塵故意直給的難堪,還要更輕蔑。當然,他也可以理解,相信尤柏悅對他的心情亦是十分複雜。
「承塵呢?」瞿末予問道。
「有點兒事晚到。」尤柏悅看了一眼手機,「也快了。」
「你們先聊,我和尤總去談些事。」瞿末予對尤興海做了個「請」的手勢。
尤興海道:「小悅,你帶阿岱休息一下。」
「好的。」
倆人走後,留下沈岱和尤柏悅留在當場,氣氛一度凝固。沈岱是完全不怕尷尬的人,就那麼木然地站着,他確實答應了瞿末予要試探尤柏悅,但無論如何開啟一段對話,都得尤柏悅卸下防備先開口,他相信尤柏悅會開口。
果然,尤柏悅說道:「要帶你認識一下親戚們嗎?」
沈岱掃了一眼到場的親戚,都在悄悄打量他,但沒有人主動上前,當然了,他只是一個從前尤興海棄如敝履的私生子,現在是有利可圖又認了回來,沒有人真的想要和他建立什麼關係。
「不麻煩了吧。」沈岱道。
「聽說你在星舟的稀土研究所工作?學霸呀。」
「談不上,只是份普通工作。」
尤柏悅歪着腦袋看着他,笑盈盈地說:「你是不敢看我,還是討厭我?」
沈岱看向尤柏悅的雙眸,禮貌地淡笑:「不是,只是我們第一次見面,還沒有找到合適的話題。」
「『合適的話題』。」尤柏悅好像聽了個笑話,失笑道,「我們之間的話題挺多的呀,比如我們父母的關係,我們的關係,我們和瞿家兄弟的關係,其實挺奇妙的,我們之間穿插了這麼多關係,今天卻是第一次見面。」
沈岱點點頭,覺得甚有道理:「確實,那你想聊哪個話題?」
「你就沒有什麼想問我的?」尤柏悅反問道。
沈岱沉吟片刻:「為什麼你會悔婚,這是你覺得我應該好奇的吧。」
「難道你不好奇嗎?」
「我好奇,但我不喜歡打探別人的隱私。」
尤柏悅輕挑眉:「你這個人……有點意思啊。」
「我知道了你的隱私,就要拿我的隱私做回報。」沈岱淡淡看着尤柏悅,「不如你直接說,你想從我這裡知道什麼,我看看能不能告訴你。」
「跟聰明人說話真方便。」尤柏悅笑道,「我想知道你和予哥睡了嗎?」
「沒有。」
「你想要他標記你嗎?」
「我們之間是合作關係,相信你很清楚。」
「你迴避問題。」
沈岱微蹙起眉:「我已經回答了你一個問題,現在輪到我問了,你為什麼悔婚?」從絕大多數人的認知來看,沒有人會不想嫁給一個頂級Alpha。
尤柏悅的眼神漫無目的地飄向遠處:「怎麼,他沒告訴你?」
「沒有。」
「他說他永遠都不會給出自己的標記。」尤柏悅輕輕努了努嘴,帶幾分嘲諷。
沈岱對這個答案並不意外。
「如果我連標記都得不到,那我憑什麼。」
「……有那麼重要嗎。」
「普通Alpha的標記當然不重要,可能祖上三代全副身家也不過市裡一套房子,但是瞿家……」尤柏悅朝沈岱眨了眨眼睛。
「那你現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了嗎?」沈岱看着尤柏悅,目光沉靜,又自有一種超然的力量感,「瞿承塵給你的,也不過是臨時標記吧。」
尤柏悅頓時瞪直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