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帝道至尊
帝道至尊 連載中

帝道至尊

來源:google 作者:武子明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上官驚鴻 奇幻玄幻 武子明

熱血澎湃的戰鬥,激情慾望的誘惑!美女,地位,實力,統統都會有的!天若欺我,我便捅破這天!地若壓我,我便踏碎這地!大帝不是無敵的,而我戰無不勝!大帝不是萬能的,而我無所不能!帝羽重生天玄大陸,這是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身為帝家之人,卻不能姓帝!父母究竟去了哪裡?帝家究竟有什麼驚天大秘?逐出家門,逐出師門,難道人人唾棄?天罰降世,地火焚身,難道天地憤恨?展開

《帝道至尊》章節試讀:

通靈學院位於飛羽王朝郊外,歷史悠久,培養了一代代的人才。學院共分為兩大部,文部和武部。同時分初級班和高級班,初級班六歲到十二歲,高級班十二歲到二十歲。

今日剛好是初級班文部的文試,文試只有初級班畢業的學員才可以參加。飛羽王朝以武治國,但是要的並不是純粹的武夫。

考場之中,一名眉目清秀的少年,從容的應答着考卷上的題目。整個考場均是衣着華麗的少男少女,唯獨這名少年一身樸素的衣裳。

他叫上官羽,是飛羽王朝左將軍上官驚鴻的第三子。自小不能修鍊武道,直到現在體內都沒有一絲一毫的元氣,被人稱作廢物羽。

「上官羽,把你的考卷給我,我們交換下!」後面一名華服少年用腳踢了下上官羽。

上官羽頭都沒回,他知道踢他的人肯定是武子明。武家與上官家向來矛盾不斷,上官驚鴻為左將軍,武沖霄為右將軍。兩人互看對方不順眼,也都不服對方。

「畢業文試,可不是開玩笑的,不能作弊的!」

「好,廢物羽你給我等着,文試結束你就完了!」武子明一隻手捏着筆,一隻手緊握着拳頭,狠狠地瞪着上官羽。

武子明咬牙切齒,神色不善。這時候上官羽又看了看自己的考卷,突然轉過頭來。

「好啊,武子明我們現在就可以出去了!」上官羽滿臉笑容,可是在武子明看來就是惡魔的微笑了。

因為……

「上官羽,武子明,文試不準交頭接耳!念在你們讀書不易,就罰你們現在交卷!立刻,馬上,給我出去!」

文部考官王通,也是上官羽他們的授課夫子。這是一位讓人敬重的老者,滿頭白髮梳理的整整齊齊,渾身衣服沒有一絲褶皺。為人剛正不阿,不慕權貴,做事一絲不苟。

上官驚鴻和武沖霄,權傾朝野,各掌百萬大軍。上官羽和武子明,自然不能輕易得罪。其他考官看到他們作弊,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唯獨王通絲毫不懼,更是將他們攆了出去。

上官羽淡然的走出門外,甚至面上還帶着淡淡的微笑。

只是他沒有看到,考場內一名少年的冷笑。這個少年正是上官驚鴻的二兒子,上官建城。

武子明卻一臉憤恨,被王通抓到,只能被迫走出考場。要不是上官羽故意那樣做,他是不會被攆出考場的。

「廢物羽,你別走,咱倆到演武場去!」武子明剛一出門,就衝著不遠處的上官羽吼道。

「自然奉陪,也不知道誰更廢物,每次都叫侍衛幫忙!」

「你…!哼,現在我已經修鍊到人極境巔峰了,不是你這個廢物能比的!你又不能修鍊武道,永遠也體會不了天地元氣的奧妙!」武子明一臉得意,上官驚鴻二子上官建城他是打不過,不過欺負這個廢物還是可以的。

上官羽沒有多言,他大步走向學院的演武場中。武子明也趕緊跟上,兩人對演武場可都熟悉的很。

這個時候,學院的兵器庫沒有開放,他們兩個只能徒手搏鬥了。

一陣風吹過,塵土飛揚,兩人互相看着對方。

武子明一臉冷笑,人極境巔峰的他可不認為上官羽會是他的對手。

兩人自小就愛打架,只是武子明每次都是被上官羽狂揍。上官羽自小就氣力驚人,遠超同齡人。只可惜就算肉體再強,不能修鍊武道也照樣是廢物。之前的武子明沒有修鍊到人極境巔峰,哪裡會是上官羽的對手呢。

今日上官羽害武子明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修鍊到人極境巔峰,武子明信心暴漲,想一雪前恥。

武子明也不想想,要不是他找威脅上官羽,上官羽又怎麼會如此對他?上官羽也不是吃虧的主兒,況且兩人一直有仇。

武子明一拳打向上官羽,沒有什麼花哨,就是直直的打來。上官羽一側身,等武子明沖了過來,出拳打向武子明的腰部。武子明迅速轉身,雙拳迎擊上官羽。

兩人雙拳對轟了一擊,武子明卻往後退了幾步。這對他來說,太不可思議了,人極境巔峰的他竟然還不如不能修鍊的上官羽。

「看我武家絕技,武動山河!」武子明運轉元氣,全身的力量集中於雙拳之上。這並不是一拳,而是連續三拳,一拳比一拳威猛。

上官羽一矮身,一條腿橫掃,武子明立馬跳開。就是這麼一耽誤,武子明失去了先機,連續三拳卻只揮出了一拳。

上官羽自是不懼,力貫雙臂。「看我破了你武家絕技武動山河!」

上官羽也是大言不慚,武子明這個哪裡能叫武動山河?別說山河了,就是一顆大樹都不一定武得動。

「砰」

這一次卻是兩聲轟響,上官羽和武子明盡皆倒地。

兩人根本就不會什麼武打技巧,純粹就是流氓打架。只是兩人比流氓厲害一點,起碼身體素質要好得多。

上官羽和武子明迅速站了起來,兩人又衝到了一起。這一刻,沒有什麼武學招式,只有你一拳我一腳。

「廢物羽,你別得意!等我突破到兵極境,必定把你打得半年爬不起床!到時候,看你怎麼和我斗!」

武子明本來就要比上官羽遜色一點,打鬥時間久了,人極境的元氣耗光,這下就更不是上官羽的對手了。

演武場中,只剩下上官羽在虐武子明。

「我說,你別打了行不?我認輸!」武子明心裏恨死了上官羽,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好吧,今天就教訓你到這裡,以後還敢不敢叫囂了?」

「不敢了,不敢了……」上官羽也沒有準備繼續和武子明計較了,和一個十二歲的孩子計較實在沒什麼意思。

這時候,武家的四名侍衛趕了過來。

「少爺,奴才們來遲了!」

一名侍衛對着上官羽就是一腳,上官羽打鬥了這麼久,早已筋疲力竭了。這一腳,彷彿封了上官羽的所有退路。如果是全盛狀態,上官羽有一定幾率躲過,這時候就……

「砰」

上官羽直接被踢飛了兩丈之遠。

「噗」上官羽吐出了一口血,但是並沒有懼怕那個侍衛。

武子明被抱在另一名侍衛懷裡,吃下了了一粒療傷丹藥。臉色明顯好轉了起來,可是眼神卻很惡毒。

「你們幫我教訓下這個廢物,快去!出了事情本少爺擔著!」

武家四名侍衛二話沒說,全都沖向了上官羽。

這四個侍衛全都是兵極境修為,隨便一人不是現在的上官羽能夠抗衡的。更何況還是在疲累的狀態下,同時應對四個呢?

他們一拳接着一腳,更是運轉了體內的元氣。上官羽就彷彿是風雨飄搖中的一片落葉,隨風飄蕩,任雨滴打。

這四個侍衛下手,也都是及其刁鑽。專門朝着人體最痛的位置打,但是偏偏又不下死手。上官羽被揍的齜牙咧嘴,但是生命卻不可能有危險。

他們自然也不傻,武子明是說出了事情他擔著。但是如果上官家三少爺死在這裡,那武沖霄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將他們拉出去做替死鬼。

而上官家的護衛呢?上官家的兩名護衛,卻是根本不管上官羽。

上官建城就在旁邊,他看上官羽從來不順眼。小時候,上官驚鴻就疼愛上官羽一個人,對他上官建城是不管不顧。那時候,上官建城心裏就決定了,以後一定要上官羽好看。上官建城後來發現上官羽並不是他的親弟弟,也就是說並不是上官驚鴻的親生兒子,就更為痛恨上官羽了。

直到後來,上官驚鴻發現上官羽不能修鍊武道,也就不再管上官羽,反而更為疼愛上官建城了。

上官驚鴻常年在外征戰,家裡就上官建城最得寵了。上官建城太小,掌管不了整個上官家,但是訓幾個護衛,還不是小菜一碟。

上官建城早就放出話了,「誰敢救上官羽那個廢物,我就將他攆出上官家!」

侍衛們也都是聰明人,誰得勢誰失勢,他們心裏都明白的很。上官羽這個少爺,明顯不得家主喜歡。這些侍衛是靠上官家吃飯的,該怎麼做他們心裏都是清楚的。

在武力至上的飛羽王朝,上官羽這個不能修鍊的廢物,明顯不被大多數人看好。就算肉體力量強點,也就在前期耍耍威風,到得後來肯定會被其他人遠遠甩開。

上官建城冷笑的看着被揍的上官羽,並沒有絲毫的同情,反而心裏還有種快感。

「我們上官家怎麼就出了你這個廢物?大哥是武道天才,我將來自然也不差,可是你這個廢物是怎麼回事?」

上官羽漠然的看了上官建城一眼,「我的事不用你管,你算老幾?有什麼資格管我?」

「好好好!今天侍衛們都不許幫忙,我看你今天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上官建城本來就厭惡上官羽,這下被上官羽一衝,更是氣得頭上冒煙。

武家的侍衛也都知道情況,上官建城從來不管他們如何打上官羽的。只要武子明沒說停,他們就準備一直打下去。

就是其他學員都看不下去了,四個侍衛一起打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實在是太過分了。不過礙於上官家和武家的勢力,他們也是不敢多言。

「你今天不向我求饒,就準備被打死吧!我看你能撐到什麼時候!」上官建城冷笑道。

四個侍衛都打累了,但是上官羽仍然沒有屈服。他們不得不承認,上官羽的意志實在是太強了。

上官羽仍然一臉淡然,這些根本不能對他造成任何影響。「你們四個繼續,這些對我來說實在不怎麼樣!」

「不是吧?打成這樣還沒事?」

「看來不能叫他廢物羽了,這份意志我自愧不如!」

「是啊,我們有幾個人能做到他這種程度?」

圍觀的學員議論紛紛,武子明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本來想給上官羽一個教訓,讓他當眾出醜,沒想到反而成全了他。他實在沒想到,上官羽竟然能忍受得住四個侍衛的毒打。

眼見事情越鬧越大,武子明給四個侍衛打了個眼色,極度鬱悶的走掉了。他實在不想呆下去了,上官羽那種韌性他自認不如。

「三哥,你怎麼受傷了呀?不要嚇傾城好么?」

只見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跑了過來,**的小臉上掛滿了擔心。小女孩來到上官羽身邊,想將上官羽拉起來。

上官羽向小女孩擠出了一個笑臉,忍受着全身劇痛站了起來。「傾城乖啦,三哥沒事的,只是摔了一跤而已。」

「三哥別逗我啦,你肯定是被壞人欺負了,回去讓爹爹教訓他們!」小女孩揮動粉色的小拳頭,彷彿能打跑一切壞人。

這個小女孩如今六歲了,是上官驚鴻的小女兒上官傾城,也是上官羽最疼愛的妹妹。

「傾城,你快點回家,這個廢物不是你哥哥!他根本不是我們上官家的人,不信你回去問爹。」

上官建城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看着上官傾城的樣子直皺眉。他走了過去,一把拽走了上官傾城。

「二哥,你放開我!他是我三哥,也是你弟弟,你怎麼這樣呀?」

「你們兩個過來,幫我把小姐送回家。」上官建城對着上官羽的兩個侍衛說道。

兩個侍衛也不敢多說,只得抱起上官傾城往學院門口走去。

「放開我,你們放開我呀,我要和三哥在一起,你們快點放手……」

上官傾城一直在掙扎,但是僅僅六歲的她,又怎麼能從兩個侍衛手裡逃得掉呢?

「傾城乖,三哥沒事,你趕快回家吧。三哥回家還要帶傾城玩呢。」

果然,上官羽一句話就讓小傾城平靜下來了,也讓兩個護衛鬆了一口氣。「那三哥快回來,傾城等三哥帶我玩!」

上官傾城向著上官羽揮了揮小手,戀戀不捨的走進了馬車。

整個上官家,上官羽就和這個妹妹關係最好。上官傾城從小就喜歡黏着上官羽,喜歡和他一起玩,喜歡和他在一起。上官羽也是使出渾身解數,哄這個妹妹開心,兩人比親兄妹還親。

馬車漸行漸遠,上官羽目送着馬車,直至消失在視線中。

上官羽淡然的看了上官建城一眼,就彷彿看陌生人一樣。而上官建城看上官羽,更是和看仇人一樣。這兩人怎麼看都不像是兄弟倆,外貌不像,感情更不像。

上官建城看着上官羽也覺得奇怪,為什麼上官羽每次受那麼重的傷第二天都能痊癒?他已經限制下人,不讓上官羽找醫者治療的。那他到底是怎麼治傷的呢?

上官羽忍受着身體的劇痛,一瘸一拐的離開了。今天被四個侍衛這樣揍,他是憋了一肚子火。也更激發了他變強的信念,強者生存,弱者淘汰。

這個世界,武力至上,律法根本管不了武道高深的人。飛羽王朝也是以武治國,只要是武道修為足夠,完全可以凌駕於律法之上。

別人覺得本來就該是這種現象,但上官羽肯定不會這麼覺得。

他有着前世的記憶,來自於地球的二十一世紀。這具身體十二歲,但是他只有十年的記憶。不知道為什麼,前兩年的記憶很模糊,始終記不起來。

記得前世的最後一天,天空下着滂沱大雨,電閃雷鳴。他前世也就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平時喜歡看看小說,打打遊戲。生活過的實在是無聊,那天下雨也是剛從網吧出來。

他就想了,要是雷劈到他,然後讓他穿越就好了。真的是穿越小說看多了,下雨還能想到這些,不得不佩服他的神經之大。

他還想,要是能穿越到異世大陸,然後煉成絕世神功,長生不死,再娶幾個美女老婆。越想越爽,忍不住大吼:「劈我吧,我要穿越!」

然而雷神並沒有理他,就算是天空密密麻麻的閃電,也沒有光顧他的。他就這般走了回去,可是卻莫名其妙的昏倒了。等他再次睜開眼睛,就在這個世界了,他成功穿越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反正他就算穿越了。

前世是孤兒,又沒有娶妻生子,他也沒什麼牽掛。後來更是知道,這個世界就和他想像的一樣,武道強盛,誰拳頭大就聽誰的。當時他就興奮了,看了那麼多穿越小說,穿越者都會有大成就的。

穿越者,要麼天賦卓絕,要麼有神秘老師,要麼身懷神器,要麼有特殊體質。反正就是會特別厲害的那種,他也找了很多疑為古物的東西,甚至去一些神秘的地方,希望能有所奇遇。

然而事實令他絕望了,這些他都沒有。更悲劇的是,他竟然不能修鍊!他開始不信,以為自己體質特殊,的確,他的身體異於常人。可是漸漸地,他發現他的確不能修鍊,武者修的天地元氣,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可是上官羽是個不甘平凡的人,他渴望揚名立萬,渴望萬人敬仰。因此他必須要變強,如果永遠不能修鍊,那別說那些,就是好好生存下來也是妄想。

這個世界,他是有父母的。他能感覺到父母對他的愛,母愛似海,父愛如山。前世他沒有感受過,今世沒有清楚地記憶,但是卻能感受到。

這個世界無比廣袤,他必須足夠強大,才能去找尋自己的父母。不說種種危險,就是距離也讓他絕望。如果是靠馬車,哪怕耗盡他一輩子,他也走不到這個世界的另一端。

只有傳說中的大神通者,咫尺天涯,相隔無盡遙遠,一步也可抵達。只有達到那樣的境界,他才有可能找尋的到自己的父母。

不能踏入武道一途,他就努力修鍊肉身。他也不是沒有優勢,他的肉體就是奇異之處。

每次受傷,他恢復的都特別快。他那些皮肉傷,一夜就能好個乾淨。這就讓他可以放心修鍊了,反正就算受傷了,也能很快恢復過來。

而且他氣力驚人,如今更是遠超一般的成年人。他今年才十二歲,能達到這樣的程度,已經是個奇蹟了。

上官羽舉起兩塊大石墩,往上拋飛,再用雙手接住。這樣鍛煉是很危險的,不過對他的肉體沒有什麼壓力。他可以讓這兩個大石墩,在他身上上下飛舞。

上官羽的修鍊簡直是玩命,每次都鮮血飛濺。他光腳踢一顆大樹,可以踢到雙腳上全是血沫。他雙拳擊打巨石,也可以打到骨斷筋折。

正是這樣不要命的修鍊,才使得他肉體越來越強大。他並不滿足,靠肉體力量在飛羽王朝當將軍的也有。但是,上官羽的目標,可不是當飛羽王朝的將軍。

「喝!啊!」

上官羽彷彿並沒有感到疼痛,繼續瘋狂的修鍊着。

穿越到這個世界,他過得並不好。在他剛穿越過來的時候,上官驚鴻對他特別疼愛。可是三年之後,對他也就一般般了。直到發現他不能修鍊武道,上官驚鴻更是完全不待見他了。

後來就被安排到下人的住處了,吃穿用度也和下人是一個檔次的。上官建城更是在背後煽風點火,興風作浪,很多下人甚至敢欺負他這個名義上的少爺了。

上官羽一遍一遍的揮拳,直拳,擺拳,勾拳,刺拳,鞭拳,一遍又一遍的練習。側彈腿,正蹬腿,側踹腿,扶地後掃腿,鞭腿,轉身橫掃腿,截腿,一遍一遍的重複。

沒有疲倦,沒有厭煩,只有一次一次的重複。他深深明白,武道一途,基礎肯定是很重要的。地基不打好,怎麼能蓋摩天大廈?

前世由於好奇,看了不少武學方面的書。網絡是那麼發達,什麼武學觀念都有。再結合這個世界的武道知識,上官羽默默的按照自己的理解努力着。

他看過古籍,知道這個世界很大。飛羽王朝位於整個天玄大陸的東部,然而飛羽王朝只是一個小王朝而已。

對於目前的他來說,飛羽王朝是那麼強大,但是他明白這只是他的層次不夠。飛羽王朝只是在偏僻的地方,如果拉到其他地方,早就不知道被滅了多少次了。

如今想這些確實遠了,上官羽搖了搖頭,繼續苦練了起來。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一切只能靠實力說話。

「父親,母親,總有一天,孩兒必定會找到你們的!」上官羽在心裏默默的念道。

銀色的長河突然濺起一片水花,「小羽,你好了沒啊?偶可都等的餓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