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大小姐的絕世兵王
大小姐的絕世兵王 連載中

大小姐的絕世兵王

來源:google 作者:騎鶴下揚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蘇芸 都市小說 韓峰

退役兵王,回歸都市,機緣巧合下,成為了大小姐的全職保鏢,且看一代兵王如何混跡江湖,橫掃八方之敵,成就不朽傳奇展開

《大小姐的絕世兵王》章節試讀:

韓峰快步到達了公司對面的便利店,此時便利店的售貨員換成了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姐。

韓峰急忙詢問:「大姐,請問一下,售貨員小美,你知道她去哪裡了嗎?」

大姐被如此鐵血男人問話,倒是很開心,微笑着回應道:「靚仔,小美,她被另外一個男人接走了,你要是追小美,你得上點心吶,別以為自己長的帥就行了,現在的女孩子心思可細膩了。」

韓峰當然沒有心情跟她瞎BB,急忙追問:「你知道,他們去哪裡了嗎?」

「你到這個地方看看,小美住這。」大姐見韓峰臉色嚴肅,也沒再調侃,給了個地址示意韓峰前去。

收到地址後,韓峰奪門而出,坐上的士飛快的趕往目的地。

汽車在路上奔馳,此時韓掏出手機再次撥打了那個陌生號碼,傳回的消息依然是,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韓峰複製號碼後,試着加了一下微信,手機屏幕上顯示的網名是:小美要加油。

以一個兵王教頭的敏銳,這下可以確定小美有危險了,不然不會打自己電話兩次。

很快韓峰按照導航來到了,小美住的地方。

這是一個城中村,很多外來的打工人員都住這裡,環境相對較差,人員雜亂,治安肯定是沒有小區好的。

「小美,小美。」到了小美租房的地方後,韓峰不斷敲門,但是依然不見回應。

沒有辦法,韓峰只能到村子裏面轉轉。轉了一圈,也問了一圈,大家都沒看見小美的身影。

正當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韓峰手機響了,是一個陌生電話。

「喂!」

「想要救她,就按照我的定位過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很顯然這個是早上那個過街老鼠的聲音。

掛斷電話後,韓峰直奔目的地而去。到了指定的地方,並沒有看見有人。

來的地方是一個未開發的海域,這裡礁石遍地,海風送爽。

剛好上班時間,很少有人會到這裡來。就連進來的路,都是泥巴路,完全是屬於未開發的野生海岸線。

韓峰心裏暗罵,狗兒子,多麼美好的風景,被你這煞筆毀了心情,等下你就得跪着叫爹。

此時電話再次響起。

「喂!」

「往前走。」電話里的男人,很不耐煩的催促着。

走了大概有1公里左右,總算在越過一個大礁石後面,看到了小美。

韓峰不急不慢,把未抽完的煙,扔在了沙灘上。

此時小美被對面五個人挾持,身上穿的異常清涼,只剩下性感的貼身衣物。

很明顯,這不是小美本來的穿着,而是被對面這群老鼠強行脫掉的結果。

她嘴裏塞着黑色的**,震紅的雙眼,臉上帶着若隱若現的巴掌印,看上去非常痛苦。

見韓峰出現以後,小美很顯然非常激動,雖然說不出話來,但是身體不停的在抽搐。

一個黃毛小伙見狀後,砰的一巴掌,給小美抽了過去。

狠狠打在小美那白嫩的臉上,頓時泛起血紅色的手印,清晰可見。

「鼠哥,這騷娘們,看見有人來救她了,還很興奮呢?」打人的黃毛面目猙獰的跟為首的男人交談着。

「二弟,你手下留情,等下這娘們,臉被你打爛了,看着就噁心。今天晚上哥幾個還能瀟洒一下。」為首的鼠哥,倒是笑嘻嘻的回了一句。

韓峰看見幾個跳樑小丑開口說了一句:「把小美,放了,有什麼事,沖我來。」

鼠哥笑呵呵的衝著韓峰迴應:「兄弟,從老子這褲襠底下鑽過去,磕100個響頭,這娘們再陪我們哥五個玩一玩,今天這事就算完了,不過欠老子那3萬塊錢,現在連本帶息得還6萬,你要是同意,現在就可以放人。」

韓峰笑了笑,也沒說話,而是蹲下招手示意鼠哥。

鼠哥倒是有些不太懂意思了,開口問了一句:「要鑽老子的褲襠?」

嘿嘿!韓峰暗笑。

而是點頭示意,微笑着也沒有說話。

鼠哥信以為真,示意手下拿好傢夥,自己則是上前兩步後,跨開步子,等着韓峰鑽。

韓峰假戲真做,蹲下身體準備往胯下鑽。

周圍的小弟,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這個面容英俊瀟洒,留着寸頭的男人,充滿鄙視的神色,臉上露出猥瑣的大笑。

囂張的黃毛小子,用刀架在小美的脖子上,**的笑着,猥褻着小美。

說時遲,那時快。韓峰正要鑽過去的一剎那,殺氣瞬間升騰而起。

心想,老子要泡的女人,是你們群狗兒子能糟蹋的?

右大腿肌肉發力以後橫掃而去,鼠哥由於重心不穩,狠狠的摔在沙地之上。

再次起身後,韓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左腳猛的踩了過去,踩在鼠哥的頭上。此時半顆人頭,已經入了黃沙。

只聽見一聲痛苦的慘叫,眼前的鼠哥去了半條命。

「鼠哥。」其他剩餘的幾個馬仔,被這突如其來的反轉嚇的不輕,大喊了一句。

「給老子,砍死他。」藉著最後一口力氣,鼠哥撕心裂肺的下達着命令。

聽見老大都發話了,其他四個老鼠,拿着事先準備的管制刀具,提刀就上,氣勢洶洶。

跑在最前面的一個人,被韓峰灑了一把黃沙後,頓時模糊了視線。

快步奪過對手的刀後,猛的一腳踢飛了數十米之遠,踉踉蹌蹌滾下了海去。

其他人,見前面的兄弟倒下,也並未退縮,開弓沒有回頭箭,提刀就是一頓猛砍。

第三個老鼠,揮動砍刀,正面猛的劈了過來,韓峰順勢一躲,側面閃了過去,回手一刀,直奔對方大腿而去,鮮紅的血液噴射而出,撒了一地。

第四個,雙手揮刀,猶如耍雜技一般砍來。

砰!

冷兵器對撞以後,對面的刀被韓峰硬生生砍斷。隨後便是一聲凄慘的喊叫,一隻手臂帶着血肉橫飛數米,重重的落在沙灘之上。

只剩最後一個黃毛老鼠,韓峰一個箭步,身影一閃,出現在了老鼠背後。

一招猴子撈月,從下面抽出黃毛的大腿,猛的一甩,人已經撂倒在黃沙之上。

隨後,救下小美,韓峰並未打算就此罷休,快步來到黃毛面前說道:「小美,剛才是這隻手打你是吧?」

小美點頭示意,很顯然,她由於害怕,不敢出聲。

咔嚓!

隨着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韓峰重重的踩了上去,黃毛整個手臂被踩斷。

「啊………」

撕心裂肺的疼痛,讓黃毛再也控制不住大喊了起來。

咔嚓!

慘叫聲夾雜着清脆的骨裂聲,再次響起。

韓峰的腿已經踩在了另外一隻手臂之上嘴裏念叨着:「小美,剛才是這隻手,摸的是吧?」

小美,依然點點頭,不敢出聲。此時心裏的害怕,讓這個剛畢業的小女孩有些不知所措。

解決完黃毛後,韓峰抱起小美,脫下自己的衣服蓋在她的身上,甩下一句話道:「鼠哥,下次再讓我看見你騷擾小美,你的頭就該挪位置了。」

此時的海風不躁,餘暉的夕陽溫柔的傾斜在沙灘之上,韓峰英俊的面容,毫無保留的映入了小美的眼睛裏,小美眼眶閃着淚水,抱着韓峰的臉吻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