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大魏第一神捕
大魏第一神捕 連載中

大魏第一神捕

來源:google 作者:酒叄兩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無涯 武俠修真 沈浪

大魏朝,嚴州城聖葯案剛平息了兩年,又掀起了一樁撲朔迷離的盜玉案抽絲剝繭後沈浪發現這樁案子後居然隱藏着聖葯案的線索為了給父親報仇,他逐漸的發現這背後隱藏着更深的驚天陰謀足矣顛覆大魏朝廷南疆祭祀,太陰門,明月山莊,諸多勢力也逐漸登場展開

《大魏第一神捕》章節試讀:

酒館窗邊沈浪端着酒碗,思索着案情時無涯帶着蘭舟已經走到了他桌前。

「啪!」

摺扇打開的聲音在沈浪耳邊響起,接着熟悉又陌生的男子話語傳來。

「小友在想什麼,這麼入神?」

沈浪轉頭望去,看見是無涯心裏感到意外,無涯兄,怎麼會在嚴州城。

接着便是欣喜的開口道「無涯兄好久不見。」

無涯微笑道「好久不見。」

無涯和蘭舟拉開凳子坐在沈浪對面繼續道「方才看小友想的入神可是遇到什麼難事了?」

沈浪搖搖頭「沒什麼,只不過是些案件上的小事。」

說完又望着扎着馬尾的蘭舟問道「不知這位是……?」

「我叫蘭舟,無涯兄的債主,請多多指教。」蘭舟不等無涯開口便率先介紹道。

沈浪聞言望向無涯,無涯微笑點頭算是默認了。

接着沈浪對着蘭舟抱了抱拳:「應天府捕快沈浪。」

蘭舟大大咧咧的擺了擺手表示知道,然後又朝小二要了兩副碗筷。

沈浪和無言見狀則露出爽朗的笑容,久別重逢千杯少,沈浪和無涯說著這兩年嚴州發生的趣事。

無涯搖着摺扇也聊着這江湖上發生的奇聞異事。

不大的酒館內,兩人的開懷大笑引的其他閑散客紛紛矚目。

「無涯兄,你們來嚴州是為了讓我和你們去一趟金陵調查漕幫成員失蹤一事?」聽到無涯聊到此行的目的沈浪皺着眉頭問道。

「不錯,金陵漕幫失蹤一事頗為複雜,我和小蘭舟調查了兩個月,至今沒有頭緒。」

無涯心裏無奈論武功這江湖上或許沒有幾個人是他的對手,可輪到查案,他只能兩眼一抹黑。

「沈大哥,無涯兄可是誇了你一路,你可一定要和我們去一趟金陵啊!」因為喝了不少酒,蘭舟小臉紅撲撲的在一旁說道。

沈浪聞言無奈嘆息一聲:「無涯兄,實不相瞞這兩天嚴州城也發生了一起大案,我恐怕一時走不開。」

無涯搖着摺扇似乎頗為感興趣:「哦!小友說來聽聽。」

沈浪點點頭便把這兩天發生的盜玉案和失蹤案說了出來。

「什麼?蟲子,是不是那種蠕動的紅色蟲子,落地會消失。」蘭舟聽到沈浪所說驚的站起身問道。

酒館裏的人見狀紛紛望向這邊,無涯拿起扇子打了一下他的頭:「人多眼雜,慎言。」

蘭舟似乎也知道自己這樣不妥趕緊坐下來壓低聲音:「沈大哥,我們在金陵城調查漕幫失蹤成員時,也遇到過這些蟲子。」

無涯搖着扇子「有趣,有趣,看樣子小友這邊的案子和金陵城失蹤案有所聯繫,這幕後黑手想來是一個人了。」

沈浪思索了一下,想到昨夜在玲瓏坊遇見的那些黑衣人,武功路數似乎也是出自漕幫,只不過和平常橫練者同,身體瘦弱的很。

疑惑下,便和無涯又講起了昨夜在玲瓏坊遇見的黑衣人說了一遍。

無涯搖搖頭說道。「漕幫橫練在江湖上也是有名的存在,練習者多為身強體壯,太陽穴高鼓,辨識性很強,昨天小友遇見的那些人體型瘦弱,卻用的漕幫武功路數這就很古怪。」

酒館裏無涯見正在討論案情的沈浪突然往外望去出聲問道:「小友,怎麼了?」

沈浪轉過頭笑道「沒什麼,遇見一個熟人,無涯兄等我一下。」

說完沈浪從窗戶翻出來到不遠處的肉鋪對着鄭屠夫交談了一番,遞過一些碎銀說著什麼。

見鄭屠夫微笑點頭後沈浪又返回了座位。

無涯盯着遠去的一個獄卒有些好奇,這個人剛剛明顯想要買肉,最後好像有些猶豫然後沮喪的離開了。

接着沈浪便翻窗出去,明顯是替那個獄卒付錢買肉。

「小友,那些肉可是值不少碎銀,最少也是你一個月的俸祿,,我看你付錢猶豫都沒有猶豫,莫非和那個獄卒沾親帶故?」

等沈浪重新坐回座位,無涯好奇的詢問道。

沈浪搖搖頭說道「只不過是我一樣的可憐人罷了?」

無涯聞言搖着摺扇「小友之痛,我感同身受,可逝者已逝,小友何苦為難自己。」

蘭舟在一旁喝的暈乎乎的,聽到無涯雲里霧裡的言語感到好奇,剛想開口問就被無涯一扇子打斷。

吃痛的她只能趴在桌子上喝着酒生着悶氣。

沈浪端酒碗敬了無涯一下,一口飲盡:「往事不提,既然無涯兄為了漕幫失蹤成員而來,恰好這事似乎也和盜玉案有關,不如兩位在嚴州多待兩天,或許等我們把盜玉案結案了,你們的事也解決了。」

無涯摺扇一合:「術業有專攻,如此就麻煩小友了。」

沈浪端酒笑道「無涯兄客氣了,一些小事罷了,比起無涯兄傳功之情,這點事情不足掛齒。」

「傳功,什麼傳功?」蘭舟在一旁聽到沈浪說道傳功突然坐直身子直勾勾的盯着沈浪。

無涯尷尬的搖搖頭示意沈浪不要多說,畢竟《南海刀典》,事關小蘭舟終身大事,讓這丫頭知道了指不定鬧出什麼事來。

沈浪看着無涯的表情,心裏明了笑了笑說道「沒什麼,就是當時沈某武功遇到了瓶頸,無涯兄指點過幾句。」

蘭舟聞言趴在桌子上說道:「嚇死我了,我以為你這傢伙把《南海刀典》傳給男的了呢!」

無涯和沈浪同時尷尬的磕了磕,接着沈浪對着無涯投來一個疑惑的眼神。

無涯假裝沒有看到端起酒碗,飲酒。

眼看時間到了晌午,小蘭舟喝的已經醉倒在桌上,沈浪抱了抱拳「無涯兄,小弟還有要案,就先查案去了,等忙完我們再好好聚一聚。」

無涯搖着摺扇看了看趴在桌上的小丫頭,似乎也知道沈浪的處境:「也好,等我安排好這小丫頭,就去城東幫你打探一番,看看有沒有其他消息。」

沈浪聞言點頭告辭,有無涯這位江湖中人去往城東會比他去更容易獲得意想不到的信息。

三人分別,沈浪想着昨天那兩個人似乎消失在城南地牢那邊,於是便朝着城南而去,想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

城南那邊比較特殊,人少屋稀,除了應天府真正的一個地牢入口,並沒有其他建築,如果有什麼遺留下來的線索絕對可以很容易發現。

為了不引起幕後黑手的注意,沈浪邁着悠哉的的步子,吹着口哨朝城南走去。

路上熟絡的百姓,笑着和他打着招呼,沈浪也是點頭微笑的應着。

路上行人漸漸稀少,沈浪也來到城南的空地上,打量着城牆腳下不大一間房子,幾名獄卒正在屋外巡邏。

那裡是應天府地牢的入口,本來此處是前朝的藏兵處,地下面積佔據了大半個嚴州城。

後來大魏取代前朝,嚴州城經歷了幾次江湖中人劫獄事件,應天府便把天牢安置在了這裡。

下面地牢結構錯綜複雜,機關遍布,不要說江湖中人劫獄,就連獄卒有時都會迷路。

地牢入口處,幾名巡邏的獄卒,隔得老遠望向沈浪這邊,見他這裡看看,那裡瞧瞧,形跡可十分疑,

於是兩名獄卒和同伴說了幾句,提刀就跑了過來。

沈浪見兩名獄卒氣勢洶洶的跑過來,也沒有當回事,繼續低頭觀察着地上一攤可疑的血跡。

「什麼人?」

兩名獄卒跑到沈浪身前拿刀指着他問道。

沈浪抬起頭笑了笑「是我!」

兩名獄卒看見是沈浪收回了刀說道「原來是沈兄弟啊!」

「李兄,張兄」沈浪站起身抱了抱拳。

兩名獄卒見狀也是趕緊抱了抱拳,其中一名李姓獄卒問道「沈兄弟,是在查盜玉案?」

沈浪頷首:「李兄,這兩天地牢這邊有什麼異常嗎?」

「還不是那樣,這裡還不是那樣,除了我們幾個獄卒和王頭,鬼都沒有一個。」

看着荒涼的四周,沈浪點點頭,因為地牢機構特殊的緣故,應天府並沒有在這裡安排大量的獄卒。

加上王鎮惡也就五人而已,四名獄卒白天駐守在地牢門口巡邏,晚上則由王鎮惡放下斷龍石封鎖地牢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