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之超級農場
大唐之超級農場 連載中

大唐之超級農場

來源:google 作者:小小甲殼蟲339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正 李鐵

貞觀元年,李正穿越大唐,激活超級農場系統,獲得農場空間,他只要在農場空間進行種植,很快就可以收穫,並且還開啟了超級牧場,小到雞鴨鵝牛,大到飛禽猛獸都可以養殖,並且開局就送猛獁象,袁天罡是他的頭號粉絲,李二更是整天一口一個仙師,這馬鈴薯是何方神物?為何豬肉能強國?這隻神鷹可否賜予弟子當坐騎?朕的女兒長樂再過幾年就可以出閣……展開

《大唐之超級農場》章節試讀:

李正可不會自己去賣菜,費時費力不說,他一個人也忙不過來。

但是舅舅家裡的人可以啊!

他們既然閑來無事,地裏面也沒有收成,今年已經這樣了,與其活活等死,不如讓他們幫自己賣菜。

白菜也好,其他蔬菜也罷,只要李正發達了,他母親娘家必然也跟着沾光。

李正想到這裡,一拍大腿,「阿娘,我有辦法了!」

「小正,你有什麼法子?」

李正神秘一笑,賣了個關子招呼道:「走,咱們去外公外婆家!」

……

王氏一家人都是正兒八經的老實人,在這個封建人吃人的時代,老實人註定要被欺負的很慘。

當然,這個時代,大多數都是老實本分了,但凡只要有一口吃的,他們就不會有其他心思。

真正的聰明人,早就在朝堂之中,在大唐高層之中發揮智慧了。

即便是身份低微的聰明人,也早就在山林之中趁着大唐法律還沒有普及到深山老林的時候,開始了「創業」。

再往下,還有那些不喜歡莽夫的,天天想着法子和官家混在一起的人,地頭蛇一類的極多。

最後才是這些無依無靠的平頭老百姓。

從二丫家裡借來一輛牛車,裝滿大白菜就朝着外公外婆家趕去。

王氏的娘家在清河縣邊緣,一個叫王家村的地方,王家村的人都以務農為生,一路上,李正終於看到了清河縣郊區這些人的凄慘。

土地皸裂,到處都是乾涸甚至起了鹽鹼的土地,別說淡水了,就連水汽都沒有。

明明才是夏末秋初,可一眼望過去,到處都是昏黃,明明還是鬱鬱蔥蔥的季節,可在登州地面上,幾乎已經看不到任何冒着綠光的存在了。

廣袤的平原上,盡數**涸和乾枯的死亡氣息籠罩着。

李正一路上趕着牛車,王氏坐在車子上面,李蛋和李清兩個小傢伙還不能丟在家裡,只能把兩個小傢伙放在厚厚的砧布上。

白菜太多了,李正覺得一次性拉這麼多白菜去王氏的娘家,一路上被注意到了,會很麻煩。

砧布也是從二丫家裡借來的。

「哥哥,我要喝水,我渴了。」

李蛋舔着嘴唇,流着鼻涕,這一次他學乖了,不往任何人身上抹鼻涕了。

李正停了下來,讓黃牛歇一歇。

地面上已經沒有青草痕迹了,黃牛無奈的在樹下乘涼,鼻孔里噴出一道道白氣,不停的反芻。

李正小心翼翼從背後摸出水袋子,現在清河縣的水源也不行了,前些日子,有人去打水的時候,井裡只有泥漿。

這還算好的,清河縣至少還是靠近大海,海水經過了土壤的滲透之後,興許還是有點不咸不淡的淡水出來的。若是過了滄州,或者再往西一點,怕是早就乾涸的沒有任何辦法了。

老天爺不作美,連續兩個多月沒有下過雨了。

水袋裡的水也不多。

「張大嘴巴,不能多喝啊,接穩了,別浪費!」

李正指揮着兩個小傢伙張嘴,倒出來一點點到了兩個小傢伙的嘴裏。

隨後把水袋遞給了王氏。

「阿娘,你喝點,離外公外婆那裡還有點距離呢。」

王氏拿起水袋,小心翼翼抿了一口之後,就放了起來,面帶慍色。

「現在水是金貴東西,小正,你可得藏好了。」

李正咧開嘴一笑,將水袋收好,「阿娘,不用擔心,水這種東西,很快就會有的。」

王氏雖然在點頭,但很明顯,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下雨。

抬頭看着高照的艷陽,王氏唉聲嘆氣了起來。

李正倒沒有多說什麼,歷史上,貞觀初年的大旱也不過是持續了一段時間而已,如果李正沒有記錯,應該就是三個月,現在呢,已經是連續旱災兩個半月了,也就是只要堅持幾天就行了。

休息了一會兒,李正繼續趕車,黃牛不情願的站起身來,尾巴驅趕着蚊蟲,打了個噴嚏之後,繼續上路。

「哞……」

老黃牛的在顛簸的土路上揚起巴掌高的灰塵,李正卻已經進入系統之中了。

「系統,超級農場之中的水可以取出來嗎?」

「宿主,超級農場系統之中,除了成熟的作物之外,任何東西都不能拿出去。」

這個結果也在李正的預料之中,如果這裏面的東西都能搬出去,那還要這個虛擬空間幹嘛?

此刻,李正外公家。

一家人現在已經面黃肌瘦了。

「老婆子,你餓不餓。」

老王黑黝黝的臉上滿是皺褶,有氣無力的問自己身旁那個老婦人。

老婦人自然就是他的媳婦。

「餓啊,餓有啥用啊,一會兒老大和老二來了,就不要他們東西了。」

老婦人眼圈紅了,只是老淚裏面水分不多,都是渾濁的乳白的液體。

「咱們都這把老骨頭了,死就死了。」

老婦人望着院子裏面的柳樹,手裡的竹扇子越搖越慢。

老王咬着牙,「老大家裡也不好過啊,咱這兩個孩子,都是本分人,沒有啥花花心腸,就會種地。」

「這賊老天,一旱就是兩個多月,還讓不讓人活啊。」

兩個老人話音剛落,門外就響起了一陣驚呼聲。

「爹,娘,我找到吃的了。」

沒有糧食,誰也活不下去,老王眼睛亮了,旋即又變得嚴肅起來。

進來的是他的大兒子。

「爹,娘,我找到了半袋子陳米。」

「二郎呢?」

「阿弟他去拉水了,現在整個清河縣已經沒水了,得到登州那邊去,那邊靠近海。」

老王蒼老的臉上毫無徵兆憤怒了起來,聲音也變得歇斯底里。

他雖然本分,但他不傻,活了一輩子,摸爬滾打經歷過的災年不下三次,這時候他很清楚:年輕人活下去才是希望。

光耀門楣的前提是得活下去。

「滾!帶着你的米滾!」

「老子不吃你的東西!」

那中年男子身上的粗布衫顫抖了幾下,「爹,你這是怎麼了?」

「你把我從小拉扯大,這年頭有我一口,就得有你一口啊。」

老王似乎很不領情:「大郎,帶着你的米,趕緊回去,我這裡的事情不用你管!」

剎那間,老王的大兒子明白了,自己的爹娘似乎已經決定不活了。

災年就是這樣,能活下去,那就能活的好好的,活不下去,真的就只能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