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宋權臣
大宋權臣 連載中

大宋權臣

來源:google 作者:蜂蜜柚子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韓墨 韓嫣

韓墨一不小心穿越了,變成一個天生神力的小書生正準備大展拳腳,走上人生巔峰的時候,忽然發現,這坐在皇帝寶座上的居然是宋徽宗!距離靖康已經不足五年,坑爹啊!本着打不過就加入的原則,韓墨進入了官場,斗六賊,除奸佞,清吏治,平四夷,談笑間成了大宋權臣「陛下,把這碗葯喝了,您該上路了!」「朕,朕……」展開

《大宋權臣》章節試讀:

「現在去?」

雖然現在已經天光大亮了,但是一想着韓墨昨天晚上操勞了一晚上,小丫頭有些心疼的看着他。

「反正現在我也睡不着,這個時候過去正好還可以蹭一頓早餐吃。」

韓墨笑了笑。

他現在時間寶貴,既然已經決定了要做什麼,按照他的雷厲風行的性格,自然不會再有任何的拖泥帶水。

「那好吧,那我去給你找身衣服換上?」

春桃說話之間,直接扭頭朝着屋裡走去。

「行吧!」

不管怎麼說,畢竟今天是去談生意,韓墨還是覺得要注意一點形象。

不得不說人靠衣裝,春桃特意把韓墨上太學的時候穿着的那身儒袍找了出來。

這一身天青色的儒袍穿在身上,再加上韓墨原本的底子就好的出奇,就是小丫頭都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好了,沒什麼事情你抽空睡一覺好了,等我回來,咱們的還有大事要辦!」

韓墨說完之後,伸手捏了捏小丫頭紅彤彤的臉頰,這才直接扭頭出門去了。

韓嘉彥是韓琦的第六子,因為娶了齊國公主為妻,官拜駙馬都尉,贏海軍承宣使。

說穿了,不過就是兩個閑職罷了,不過因為齊國公主和當今的官家的感情還算是不錯。

再加上他背後站着的韓家,雖然他只是個沒有實權的駙馬都尉,可即便是新舊兩黨相爭最嚴重的時候,他依然活得順風順水。

身為韓琦的兒子,他又怎麼可能會是個笨人呢?

這些年來他一方面遠離朝廷的爭端,另外一方面也開始琢磨着怎麼能把自己的日子過得紅火起來。

神宗在的時候,對他們夫妻兩個就多有恩寵。給予他們的賞賜,自然也是不在少數。

等到當今的官家徽宗上位之後,就把自己在廣福坊的一座大宅送給了他們夫妻兩個。

這座宅子的佔地面積足足有二十餘畝,在這寸土寸金的東京城裡,那可是相當的夠排面了。

而且,更主要的是五丈河就在這座宅子的後院流過,宅子到手之後,夫妻兩個又特意找名家改造了一番。

現在這時候,幾乎已經成了整個汴梁城裡的一景了。

從自己的院子出來之後,韓墨直接花了半吊錢,從田莊里借了一匹馬,然後直奔廣福坊的公主府而去。

「墨哥兒,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一路來到了公主府的後門,韓墨還沒進門,就看到家裡的劉管事直接迎了上來。

「怎麼?這大年節下的,我不應該來拜見叔祖大人嗎?」

公主府的這些奴才們,全部都是當初的齊國公主從皇宮裡帶出來的。

所以逢高踩低,仗勢欺人的事情,他們自然做的十分捻熟無比了。

整個公主府上下,所有人都把韓墨當成了吃白食的,他這個管事自然也不例外了。

別看這傢伙是個太監,但是韓墨卻知道,這傢伙同時和府里的四五個侍女有些不正常的關係。

「墨哥兒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來你當然是應該來的,只不過今天你來的很不是時候啊!」

往日里的韓墨幾乎從來不會往這府里來,就算是偶爾過來的時候,基本上整個人也是什麼話都不說的。

劉金福倒是沒想到,韓墨今天居然長出了一張巧嘴。

這幾句話說完,他反倒是有些無言以對了。

「不是時候?那你告訴我什麼時候是時候?」

韓墨冷笑了一聲,然後直接說道。

「墨哥兒,你也知道,現在是大年節下的,這公主殿下的晚輩們今天自然要來府中熱鬧一番!你這個時候過來有點不太合適啊,你還是改天再來吧!」

劉金福說話之間,不屑的白了韓墨一眼。

韓墨整個人一愣,他心裏頓時就明白了,這老小子這是看不起自己啊!

「你的意思是,我相州韓家的子弟,不配和幾位殿下同室?」

韓墨說話之間,聲音直接高了八度。

這下子,原本正在洒掃的那些僕役們立刻全都看了過來。

「俺的爺啊!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俺,俺不是這個意思啊!」

這個罪名有點太大了,劉福金頓時就傻眼了。

開什麼玩笑,韓嘉彥就是韓家出身,這句話要是傳到韓嘉彥的耳朵里,那還不得打斷他的狗腿啊!

「不是這個意思?那你是什麼意思?」

韓墨冷笑着看着這個傢伙。

劉福金這下子徹底的懵了,一時間,他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才能把韓墨給攔下了。

「劉管事,你就算沒讀過書,你也該知道兩句話吧?」、

看着他那難看的臉色,韓墨冷笑着說道。

「什麼話?」

劉福金鬱悶的問道。

「一句話是:『風水輪流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另一句叫『疏不間親』!什麼意思,需要我給你解釋下嗎?」

看着他臉上便秘一樣的表情,韓墨反而很是輕鬆的笑着說道。

「你……」

「我什麼?你可想清楚了,我父親雖然只是個小官,但是,終究還是有入京的時候的,你說到時候我如何跟父親說呢?你攔的住我,可攔的住我父?」

劉福金話音未落,韓墨已經笑呵呵的打斷了他的話。

「俺也是一片好心,墨哥兒你既然不聽,那等下丟了麵皮,卻不要賴在俺身上!」

劉福金還真是被他給唬住了,畢竟,韓墨說的本就是事實。

齊國公主和韓嘉彥兩口子也算是伉儷情深,現在這公主府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他說了算。

真要是韓墨把他給臉子的事情跟韓嘉彥說了,恐怕韓嘉彥得直接讓人把他拖出去打死了!

這開封府雖然三令五申的不許苛待下人,但是,他們這些官奴可不在開封府的管理範圍之內!

就算是韓嘉彥讓人把他打死,也不會有人多替他說一句好話的!

這府里的人都是什麼德行,還能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嗎?

「廢話少說,你現在帶我去拜見叔祖大人吧!」

韓墨冷笑了一聲,然後看都不看他,直接朝着後院走去。

劉福金狠狠的咬了咬牙,到底還是沒敢繼續跟韓墨頂牛,只能自認倒霉的緊走幾步追了上去,在前面給韓墨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