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大叔的鮮嫩小嬌妻
大叔的鮮嫩小嬌妻 連載中

大叔的鮮嫩小嬌妻

來源:外網 作者:慕安安宗政御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慕安安宗政御

展開

《大叔的鮮嫩小嬌妻》章節試讀:

在宗政御掀慕安安衣領時,她臉都白了,趕緊抓住宗政御的手,「七爺,你幹什麼?」
宗政御眯眼,「這麼緊張?」
慕安安笑,「我是女孩子,你翻我衣領。」
說完,慕安安拉下宗政御的手,一臉難受樣,「七爺,外面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感覺亂鬨哄的,我難受。」
慕安安這難受是真的,臉的蒼白也是真的。
畢竟發狂的七爺,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
慕安安甚至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沒死在七爺床上已經是慶幸。
宗政御看着慕安安,眉頭微蹙。
尤其是在看着慕安安眼裡有些冒出紅血絲時,手便覆蓋至慕安安的眼,「昨天沒睡好?」
「嗯,難受了一晚上。」慕安安聲音憨憨的。
宗政御蹙眉,「沒打遊戲?」
慕安安趕緊搖頭,「七爺,我很聽話的,你說打遊戲傷眼,我就沒打過了。」
她一臉賣乖。
宗政御則是滿意的點頭,扶着慕安安躺回去,「保護好眼睛。」
慕安安乖乖的躺回去,心裏還是非常緊張,但又不敢多看宗政御。
七爺太精了。
慕安安但凡表現出一點慌張,他都會看出問題。
而宗政御在扶着慕安安躺下後,手伸到她腹部輕柔。
在其乾燥的大掌撫上小腹時,慕安安身體猛的一顫,回憶起昨天的勁爆畫面,雙頰忍不住發燙,口乾舌燥的。
「臉怎麼紅了?」宗政御正要伸手去撫慕安安的臉,慕安安趕緊躲開。
宗政御蹙眉。
慕安安解釋,「我,我累,就是想睡覺,七爺你趕緊去忙吧。」
說著,慕安安就掙扎開宗政御放在腹部的手。
在繼續被碰下去,她一定會綳不住的。
果然當醫生說的是對的,發生過關係和沒發生過關係的親昵動作,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我睡了我睡了。」慕安安趕緊閉上眼。
可,慕安安明顯感覺到宗政御俯身,那溫熱的氣息灑在慕安安的臉上,宛若羽毛輕扶慕安安的心口,叫其忍不住發顫、緊張的難受。
「好好休息。」
宗政御在其耳邊安撫着,同時,手已經掀了慕安安的脖子。
慕安安渾身緊繃到極致!
而宗政御只是順手給慕安安拉上被子,不再多停留,轉身離開。
宗政御剛退出慕安安房間,便遇到來送紅糖水的傭人。
他冷着臉,擺手,讓傭人退下。
但宗政御的腳步卻停頓了下,回頭看着慕安安緊閉的房間門。
想着剛才掀慕安安衣領,看到的白皙皮膚。
他竟然疑心,昨晚的女人是那小孩。
是真的疑心病了。
那小孩雖然性子野,心眼多,把他當成長輩,做不出這樣的事。
宗政御有些頭疼的揉了揉眉心。
腦中卻不可控的浮現,昨天與那女人的一、夜。
女人身子很軟,腰非常戲,原本叫人發狂的頭疼,在觸碰她那一刻,全都消失殆盡。
像藥引一般。
思及此,宗政御揉眉心的力度更加加深,邁開步子離開,回到書房。
他落座沙發,抓過桌上的煙和打火機,低頭點燃後,將純金打火機丟置桌上,發出清脆聲響。
他抽着煙,煙霧入肺,隨後吐出漂亮煙圈,眼眸半眯。
在薄弱的煙霧慢慢散去後,露出了宗政御那張似妖一般的逆天神顏。
劍眉星目、五官本就冷硬,加上本矜貴冷傲的氣場,儼然就是一站在雲端的神邸,睥睨世間萬物。
只是,此時,神邸眉眼之間有幾分煩躁。
『叩叩叩』
隨着書房敲門聲響起,羅森推門進入。
恭敬彙報:「七爺,我已經讓人調查過,昨天晚上安安小姐一直在房間內,根據她遊戲登錄情況,應該是一直在打遊戲。」
彙報完,羅森偷偷抬眼看了宗政御。
宗政御只是懶洋洋的『嗯』了一聲。
他身體幾分慵懶的靠在沙發上,右手夾着煙垂在椅子上,左手揉着眉心,表情冷淡。
背後落地窗外的陽光剛好照在他身上,宛若渡上一層金光。
羅森見此,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文件,「還有另外一件事,關於慕家慘案。」
原本閉着眼的宗政御,聽完後,當即睜眼。
羅森將一份文件放到宗政御面前。
宗政御將煙掐滅,翻開文件。
是關於一近50左右男人的資料。
羅森簡單彙報,「這男人叫陳科,就是當年買兇殺害安安小姐母親與外公的兇手,因為當年事件之後,陳科整容改名出國,所以一直調查不出來。」
「另外,根據調查,陳科和安安小姐父親關係匪淺,所以不難排除,是安安小姐父親為了謀取慕家家產做的一次行兇。」
慕安安的父親當年入贅的慕家。
慕家是江城有名的醫療企業,但在八年前慕家慘案後,慕家醫療便徹底成為現如今的江家。
宗政御也知道,慕安安不斷鍛煉自己,就是為了給家裡人報仇。
她也無數次懷疑過,買兇殺人的是自己禽獸父親,但沒有直接證據。
而現在,直接證據已經出現。
羅森:「七爺,我立馬將這件事告知安安小姐……」
羅森話未說完,宗政御已經抬手阻止。
他聲音冷漠,「兇手三日後自首,這事便徹底過去。」
羅森很詫異,對七爺這樣行為並不是完全理解。
畢竟,慕家慘案一直都是慕安安心裏的痛。
可宗政御卻一臉冷漠,低頭重新點煙,抬頭時,眼眸眯起。
以慕安安性格,這樣證據一交給她,她會立馬殺到江家去同歸於盡。
但,當年慕家一案,並非是江鎮為奪公司買兇殺人那麼簡單。
背後牽扯出是一個龐大的利益。
慕安安羽翼未豐,宗政御不可能讓她牽扯其中。
……
慕安安房間。
在宗政御離開後,慕安安就跑洗手間。
因為太緊張了,所以身上都冒汗。
剛才掀開被褥時,都是濕漉漉的。
而此時,她已經將身上衣服脫掉。
鏡前少女的身體白皙嬌嫩,無任何痕迹。
但在慕安安以卸妝水整理擦拭過後,那身上被遮瑕膏隱藏下來的吻痕、青紫痕迹一一浮現,可以說是慘不忍睹。
可見宗政御昨天蹂躪的有多狠!
腿有點發軟。
慕安安搖頭,不讓自己多想,將身上遮擋的洗乾淨。
半小時後,慕安安從洗手間出來,剛好碰到抱着要想前來的顧醫生。
「安安小姐,你睡不安穩是因為疼的,我這邊給你弄了葯湯,喝完你就可以睡了。」
顧醫生故意大聲說完,立馬湊近慕安安,壓低聲音詢問,「安安小姐你怎樣,露出馬腳了嗎?」
「沒有。」
慕安安搖頭,「可我心裏不安,總覺得七爺是懷疑我的。」
顧醫生聽完,瞬間緊張。
畢竟這餿主意是他出的,雖然有效,但一旦被發現,慕安安送出國,他是直接沒命。
思索一番後,顧醫生給建議,「要不,安安小姐你以學校有事為由,趕緊離開?」
慕安安一聽這建議,立馬贊同。
沒有比趕緊離開更安全的。
可是轉念一想,她立即搖頭,「我不能走!」
顧醫生詫異,「為什麼?」

《大叔的鮮嫩小嬌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