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秦從獻地圖開始
大秦從獻地圖開始 連載中

大秦從獻地圖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攪拌機a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嬴政 扶蘇

每一個帝國的崛起,不僅僅得有開國皇帝英明神武,還需要中興之主的辛勤耕耘,始皇帝已經走到了生命的尾聲,大秦帝國的未來,便依託於扶蘇之手從簽到一張世界地圖,到使天下人再不受饑寒交迫,最終彊拓數倍,萬國來朝,扶蘇表示:「父皇給予了大秦帝國成長的基石,吾便要繼承遺志,打下一片大大的疆土,於江河所至之處,千百萬戶人家的窗檯,擎起大秦的明月,輝耀萬里!」展開

《大秦從獻地圖開始》章節試讀:

被一群洋溢着朝氣的孩子圍着,扶蘇不自覺便被感染了,從行囊中取出一包蜜餞,分發了下去。

扶蘇看了一圈,發現在這群孩子當中,有個六七歲大小的男孩沒有將蜜餞放入口中,而是戀戀不捨地藏了起來。

他笑了笑,走到男孩面前,「南北,你怎麼不吃啊?」

南北懦懦道:「這幾年父親天天喝葯,每喝一次都會說苦,南北心想,如果他喝完葯後,再吃塊蜜餞,便不會覺得苦了。」

扶蘇摸了摸他的小腦袋,蹲下身來與他平視,「公子這裡還有一小包蜜餞,待會兒你給你父親,留着慢慢吃,你懷裡的那塊,就自己先吃了吧。」

說著扶蘇從懷中又取出手掌大小的一包蜜餞,放在了南北手上。

南北這才興高采烈地從懷裡掏出蜜餞,一口咬了下去,含在口中,久久沒有咀嚼。

「真甜!比熟透了的杏子還甜!」

扶蘇笑着起身,吩咐幾名護衛將糧食挨家挨戶分發下去,便拉着南北的手,同黑夫走在村裡的羊腸小道,往更深處走去。

一路上,凡是碰的村民,不論男女老少,紛紛向扶蘇問好,眼裡是發自肺腑的尊敬。

這些人將近半數都有殘疾,但衣着簡樸乾淨,並未有一個衣杉襤褸,臉上也沒有多少對生活的抱怨。

走在小道上,黑夫望着此起彼伏的土房木屋,以及成蔭綠樹下的農田莊稼,感慨道:「以後如若能有善終的話,黑夫也要到這解甲村居住,回歸鄉野。」

扶蘇瞄了他一眼,打擊道:「等到了那個時候,你或許就不會這麼想了,能有榮華富貴受用不盡,誰又願意到這窮鄉僻壤勞苦一生?」

黑夫撓頭,「這倒是一個需要取捨的點,但將來的事嘛,誰也說不準……」

「其實在那兒生活並不重要,無愧於心就好了。」

黑夫拍了拍大腿,「對,俺們就是這個意思,無愧於心!」

南北抬頭腦袋,好奇地打量了黑夫一眼,「這個黑叔叔以後要住在解甲村么?」

黑夫摸了摸臉,「公子,我黑么?」

扶蘇哈哈大笑,「不黑不黑,古銅色。」

古銅色……

黑夫吧唧吧唧嘴,「小傢伙,你要記住了,俺叫黑夫,但是俺們不黑。」

南北點了點頭,「好的,黑叔叔。」

黑夫捂着臉道:「你這小鬼……」

扶蘇哈哈大笑,「黑叔叔,你就接受吧。」

「這下子跳進大河裡也洗不白了。」

……

東西這會兒正在門口編織草鞋,見到遠處有個熟悉的面孔正在前面一蹦一跳地往前走。

定睛一看。

發現是弟弟南北。

再往旁邊一看,視線匯聚在扶蘇身上,頓時驚喜萬分,起身揮着右手,同他打招呼。

爾後匆忙走進屋裡,把大秦長公子扶蘇來訪的消息告知父親導。

導咳嗽了幾聲,顯得很是手足無措,片刻後讓兒子東西去準備好清茶,自己則是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內屋。

南北見到父親,急急忙忙的跑了過去,將他扶穩。

由於年紀尚小,個子並不是很高,力氣也不大。

所以勉勉強強將導扶起來,已經是筋疲力盡了。

扶蘇見狀,過去搭了把手。

導本想半跪,行軍中禮節,但還沒有彎腰就被扶蘇扶了起來,「規矩就免了。」

導誠惶誠恐的道:「導本就是一介莽夫,在軍中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功勞,何至於讓長公子特地來訪?」

「今日扶蘇僅僅是以個人的身份過來看看你,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用意,你也不用太過於緊張,一切從簡就好了,就當咱們兩個是同村的老友,簡簡單單聊個天。」

導那瘦小的個子顫了一下,猶猶豫豫道:「這怎麼好……」

南北把那小包蜜餞塞在導的手中。

「這是扶蘇哥哥讓我給父親的,父親的癆病一直都沒好,每天都要喝葯,葯太苦了,口裡含一塊蜜餞就好多了。」

導把蜜餞緊緊的攥在手上。

開口道:「這怎麼好意思呢……」

扶蘇笑了笑,「外面風大,咱們還是進去說話吧。」

導笑着哎了一聲。

「草民家中甚是簡陋,幾乎快要無立錐之地,唯一拿得出手的也就是自家茶葉炒出來的清茶,還請長公子不要嫌棄的好。」

「那裡的話。」

扶蘇跟着父子倆走進屋裡,只見屋內僅有一張吃飯的案台,一個灶台和幾張草席,然後案台還缺了一個角,用土塊墊高到不再歪歪扭扭,灶台被熏得黑黢黢的,木柴就堆在一旁,整個屋子裡也就草席收拾的較為妥帖,一塵不染。

雖然裏面環境不怎麼樣,但是扶蘇經常來這解甲村,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已經快要到酷夏了,睡着稻草做成的席子,難免會有些熱,還是換成竹席來的涼快。」

東西遞了兩杯茶過來,分別放在扶蘇和黑夫的手上,「咱們這方圓十數里的範圍內,就沒有一片竹林,想要砍竹子就得到那驪山去碰碰運氣。

可公子你也知道,驪山是始皇帝陛下的行宮所在之處,一草一木都是公家的,咱們這些鄉野村夫自然不敢以身試法……」

黑夫大刺刺的道:「這還不簡單,前些日子在南方之地的時候,我砍了許多竹子,制了幾十張竹席,想着回咸陽的時候就可以拿出去賣了換錢。

既然現在恰好碰上了,我就送你們三床,不要錢。」

嗯?

黑夫這傢伙挺有生意頭腦的。

而且一路上扶蘇居然沒有發現這傢伙在做竹席。

想來大概是他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做的這些手工活吧。

喝了幾杯茶,聊了半天。

扶蘇這才進入正題。

「大概三四個月以後,扶蘇會運幾車糧食種子過來,希望你招呼着大家栽種。

這種糧食是一個新品種,味道比之黍米也不差,而且對土地的要求不高,等你們收成以後,大可以嘗嘗。

如果覺得不錯,就多種些,這玩意兒準會叫你們從此糧食無憂!」

導與東西面面相覷,似乎是有些迷惑。

但本着對扶蘇的敬意,導還是滿答應了下來。

「既然是長公子說的,那必定是確信無虞的,只要長公子運過來了,導定然會第一個將之栽種。

至於村民那兒,有長公子的聲名在那兒,不用草民多說,他們絕然會蜂擁而至!」

扶蘇「嗯」了一聲,「那就有勞你了。」

「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大秦從獻地圖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