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打破禁錮
打破禁錮 連載中

打破禁錮

來源:google 作者:螞蟻上樹1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磌 李為民

張磌是一個普通小人物,卻意外得到囚禁神靈的玉柱,從此踏上修行進化路,並與宗教與神靈展開鬥爭,打破亘古以來神靈對人類的奴役與枷鎖,從此人類再不受神靈之苦,人類走向新的紀元展開

《打破禁錮》章節試讀:

轉眼間,張磌已經辭職已有三個多月了,這三個多月來發生在張磌身上的事情可以用神奇來形容。不過這段時間來自己雖然很努力的在提升自己的能力,但是還是不能幫助父母改善身體。因為前兩天夜裡,張磌趁父母熟睡之後嘗試過一次。張磌發現給父母進行身體的梳理實在是太耗費精力了,按照自己梳理身體的經驗,張磌在父親身上只進行了10分鐘,連一條腿都沒梳理完成,張磌就差點累吐血,更別提進行全身跟內臟等器官的梳理了。

張磌嘗試過之後,就在想什麼時候自己的能力能有長足的進步啊。另一面張磌也在想,為什麼自己給小黃進行身體梳理沒有這麼麻煩呢,難道說人體更複雜的原因嗎?一時之間也想不明白。不過張磌在對父親進行身體梳理時雖然累到吐血,但也有一點收穫,首先自己的精神力進入父親體內央射父親體內情形時,自己感覺到了一點點的阻力。但自己給小黃梳理身體時就不曾感覺到這樣的情形。或許這就是為什麼給父親梳理身體累到想吐血的原因了吧。不過如果自己的能力再有一個大幅度的增長應該就沒問題了。

張磌想着為了能給父母梳理身體,自己要更加努力的修鍊了,爭取早日讓父母身體健康。想到這裡的張磌跑回自己的房間,去更努力的修練了。

張磌自從開始冥想修鍊以來,基本很少睡覺。因為張磌感覺經過一番冥想修鍊後,比睡覺的效果更好,一整天自己都感覺有用不完的精力。所以這也更加堅定了張磌修鍊下去的信心。

經過一夜冥想修鍊後,第二天精神奕奕的張磌早早的醒來。醒來後的張磌一時也不知道幹什麼,想着自己辭職回鄉也有段時間了,不能天天總在家無所事事。雖然自己現在很充實,但在父母眼裡自己就是無所事事。父母雖沒有說什麼,但是有時候無意中也聽到父母的擔憂。

張磌的辭職沒有跟父母解釋過原因,回來後自己也沒有在想着工作,估計父母是擔心自己受了什麼刺激,一直也沒有問過張磌接下來有沒有什麼規劃,父母為了不在過多的刺激自己也就一直沒有過問自己的事情。而且父母這段時間來也觀察張磌的行為舉止是不是有什麼不合常理的地方。發現張磌除了時常把自己關在房間外,無論是說話辦事吃喝拉撒沒有不正常的表現,他父母也就放心多了。

張磌為了不再讓父母有其他的疑慮,想着自己也不能總是一心撲在修鍊一道上,怎麼著自己也得有個營生啊,畢竟自己還是生活在人間的,還沒有達到不食人間煙火的地步。再說了,自己也該為父母考慮考慮吧。畢竟他們也一把年紀了,不能老讓他們跟着自己操心啊。

張磌心想,自己在家裡憑空的也想不出什麼好的營生來,不行出去走走看看,看能不能受點什麼啟發。

張磌跟父母吃過早飯後,就跟父母說:「爸媽,我今天想出去轉轉,看看有沒有什麼適合我經營的項目,我辭職也回來有段時間了,也不能老是坐吃山空啊。」張磌的父母聽了趕緊點頭道:「兒子,你說的是,這個事你不提,這幾天爸媽也想跟你說說,你一個大小夥子不能總在家憋着啊,怎麼著也得出去找點事情做,要不然你這什麼時候能夠有姑娘嫁給你啊。」

張磌一聽,趕緊給父母解釋道:「爸媽,你們放心,我今天就出去看看去,爭取這段時間能夠確定下來以後的經營方向,你們二老就別跟着擔心了。」說到這,張磌又說道:「爸媽,我現在就出發,看看現在的行情,看看有適合的營生沒有,今天你們不用等我,沒準我很晚才能回來。」

其實張磌這樣說是為了岔開爸媽的話題,怎麼說張磌也二十七八歲了,村裡的同齡人孩子都會打醬油了,他怕父母說起來沒完沒了。

張磌帶着大黃一溜煙跑沒影了。從家出來的張磌其實也沒有什麼好去處,跟父母說是出去找項目,可項目哪有那麼好找啊,現在掙錢哪有那麼容易的,你能想到的別人都能想到,你想不到的賺錢方法別人也能想到。現在無論做什麼競爭壓力都很大,沒有什麼錢是容易賺到手的。

不過最近濮城及全國都在發展鄉村旅遊,自己村莊及周邊村莊也都有行動,就是不知道做的怎麼樣,今天出來也是想要去周邊鄉鎮及村莊實地看一看,了解一下詳情。如果可以的話自己也想投資一下。

想着張磌就一個一個村子的步行串了起來。自從修鍊後,張磌就發現自己的體力增長很大,耐力也非常好。以前自己慢跑三五百米就累的直喘氣,現在的自己變速跑,跑個十幾二十里的也不在話下。

有了身體的優勢,張磌現在出門基本也不再騎電動車了,這玩意沒電了還得自己推着走,想想就麻煩,還不如自己腿着呢。

張磌的想法其實很簡單,他想一個村子挨着一個村子的去做調研,看看每個村莊都在經營哪些內容,哪些經營的比較好,哪些有優勢。這樣的話經過自己的調研,也能為自己接下來的事業有幫助。

首先,張磌去自己的鄰村轉悠了起來。這個村子在自己所在村莊的北邊,直線距離不到400米,在豫州這種內陸省份,可想而知人口的稠密程度了。這個村莊叫賈村,張磌記得,在他上小學的時候這個村子的村民幾乎家家種菜,在那個收入不算太高的年代,這個村子的人均收入還是要比自己村子強不少的。不過後來因為國家發展迅速,城市建設加快大多數人都選擇了外出務工,這比種地要掙的多多了。

由於外出務工,所以造成大量的土地閑置,國家也看到了土地浪費的現象,近幾年來國家出台了很多惠民利民的政策。開始大力振興農村,不過到目前來看,效果還沒有顯現出來,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見分曉吧。

賈村就是明顯的例子,現在村裡土地大多數都是種植的玉米這樣的省事的莊稼,農民不需要投入太多的精力,只要保證土地不閑置就行。不過賈村人向來對種地很有一套,周邊的村子能比上這個村的不多見。近幾年賈村發展出了不少的採摘園,建起了不少的溫室大棚。其實張磌就是想要來看看採摘園的生意如何的,如果可以的話自己也想整一個採摘園,畢竟兩個村子離得近,這樣能形成產業集群效應,只要自己把控好栽植的品種,別跟別人的重複,應該會有不錯的收益的。

張磌帶着大黃很快來到了溫室大棚附近,現在天氣處於夏末秋初的季節,溫室大棚基本都是敞開的。張磌一眼就能看到裏面有不少人在採摘葡萄,有的人在忙着拍照。張磌看到後就感慨道,難道採摘園的效益這麼好嗎,平時人都是這麼多人嗎?

張磌的感慨恰好被旁邊的工作人員聽到了。「小兄弟,聽你口音應該是這片的人吧?」工作人員說道。張磌看別人問他,正好自己也想找個人了解一下情況,就趕緊的回答道:「是啊,我是郭張村的,這位大哥,這是你的採摘園嗎?」這位工作人員說道:「是啊,聽你剛才說效益不錯,其實平時也沒有這麼多人的,今天是周末,所以人比較多一些。」聽到這裡,張磌才意識到今天原來是周末,心想着,自從辭職以來,也不用每天出去工作,連今天周末都不知道了。

張磌又問這個採摘園的老闆道:「你的採摘園投資大嗎,效益怎麼樣呢?」這個老闆也是個愛說的人,聽到張磌問也就如實的說道:「現在建一個五畝左右的像我這樣的溫室,大概需要30萬元,再加上苗木費用大概在,還有苗木栽種上也不是立馬就能有收益的,有的水果需要一年,有的需要二三年,不過林林總總下來,投資的成本估計需要個50萬左右,我干這個也有幾年了,目前算下也來每年收益也就20萬多點吧。」張磌想一個五畝左右的溫室,每年收益穩定在20萬這不是不錯的了。

看來這個生意還是可以做的。不過這僅是張磌看的第一個項目,不過運氣不錯,遇到一個有什麼說什麼的老闆。讓張磌大概了解個一下情況不過張磌還是想着再去別處轉轉,好好調研一下。

就這樣張磌帶着大黃轉悠了起來。這一轉不知不覺的天就晚了,張磌心想,自己再不回去的話,估計父母就該着急了,還是趕緊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