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刀劍天帝(書號:7700)
刀劍天帝(書號:7700) 連載中

刀劍天帝(書號:7700)

來源:google 作者:邢宇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洛穎 邢宇

簡介:刀劍天帝偶得神秘銅棺,卻被好兄弟和妻子偷襲致死,含恨而亡不料意外重生,得不死魔經,以魔心為根,魔棺為源,塑不死魔身,掌不死天道,成不死永恆之主!這一世,定要以吾手中刀劍,斬破九霄!劍碎天地!展開

《刀劍天帝(書號:7700)》章節試讀:

「疾刀斬!」

邢宇怒喝一聲,瞬間刀出鞘,宛如一道白光一閃而逝,凌厲的刀氣划過空氣中,傳來一陣嗤嗤響聲。

「終於成了!刀的重力加上自身力量武技,現在一刀之力將近三千斤!」

邢宇輕鬆一口氣,單單這疾刀斬就修鍊了三天。雖然很慢,但邢宇對於這具陌生的體魄掌握的也越發穩定。

又是用了六天時間,邢宇將影刀斬、閃刀斬全部掌控。

並且邢宇感覺,影刀斬提高了五百斤的力量,而閃刀斬更是提升一千斤的力量!

同時,邢宇的修為隨之突破至武體境四重巔峰,即將進軍第五重。

武體境武者,力量的恆定根據血脈品階而來。同時武技進行疊加,級別越高越強。並且三重之後提高一重,增強五百斤的力量!

第六天時間度過,邢宇依舊要不知疲倦的繼續修鍊,可忽然眉頭微皺,意識回歸身體,看向門外,此時傳來一陣吵雜之音。

現在的現實中方才剛剛度過六個時辰。

持刀推開門,邢宇看到一旁刑盈盈正一臉焦急。在對面,是幾十個邢家子弟,不過邢宇只是看向了為首的邢凱和一旁的邢星。

邢凱是三叔邢天山的二兒子,修為達到了武體境五重,二品初級血脈。

曾經和他大哥邢流都是邢宇崇拜的對象,而現在和邢星混跡在一起,倆人可謂臭味相投,一樣的忘恩負義!

邢凱看到邢宇出來,嘴角輕蔑一笑,「呦,聽說我們的大天才修為恢復了,特來拜見。身體挺好吧,竟然還沒死。」

「你就這樣對我拜見?」

邢宇淡漠的瞥了邢凱一眼,「曾經我不是教過你,見我的時候,要跪下嗎?」

此話一出,全場的面色都是一變,看向邢宇眼神中有畏懼,有人佩服,更有人憐憫。

「邢宇是不是瘋了?就算恢復,也是剛剛恢復,據說血脈品階只是一品初級而已,竟然膽敢對武體境五重的邢凱如此說話,還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啊!還以為他是曾經的天之驕子嗎?」

「武體境三重的邢宇讓五重的邢凱跪下,嘿嘿,果然不愧為曾經我們追捧的宇哥,夠屌!我喜歡!」

「切,他今天被打死都活該。都已經經歷三年廢物人生,還學不會藏拙,鋒芒畢露,簡直找死!」

……

邢凱一雙眼眸陡然被森寒所充斥,指掌一震,迅速從一側抽出佩劍,抬手劍指邢宇,「你是曾經說過,但那只是曾經,現在的你在我手下走不過一招!」

「是嗎?你就這麼自信?」邢宇撇了撇嘴,一臉不屑。

而邢宇的不屑,讓邢凱一時間想起了曾經邢宇看他的神情,那種高傲,那種俯瞰的神情,讓邢凱恨不得此時一劍捅死邢宇!

不過邢凱眼珠一轉,忽然冷笑道:「我們打個賭如何!如果你能阻攔我一招而無礙,我就跪下又如何,如果你做不到,對我跪下,磕頭認錯,大喊凱哥我錯了!」

「好。沒問題。」邢宇點了點頭,眼神深邃的看向邢凱,「不許反悔啊,邢家人沒有一個是孬種!」

「咦?邢宇為什麼這麼有把握的樣子?難道有詐?不對,他只是武體境三重,一品初級血脈,就算有詐,還能抵抗武體境五重的進攻不成?」周圍人一陣狐疑的猜測,因為邢宇的語氣,反而有些期待。

邢凱聽聞也不僅有些狐疑,邢宇似乎很有把握的樣子?

但,老子可是武體境五重,力量將近三千斤!

天才又如何,實力不夠強,一樣是廢!

當下邢凱毫不猶豫的點頭,「那是自然,我們邢家人,頭可斷血可流,男兒血性不能丟!」

邢宇嘴角揚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手持重刀雙臂環抱於身,緩步前行幾步,看向邢凱,「那,開始吧。」

「你就這樣抵抗?」邢凱看到邢宇這般模樣有些驚愕,周圍其他人同樣是有些傻了眼,這是自暴自棄了?

「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用你管?」

「你!」邢凱頓時一陣憤怒,當即就要動手,一旁邢星趁機拉住邢凱,低聲道:「小心點。」

邢凱點了點頭,可是卻絲毫沒有當回事。看向邢宇此時那一臉邪魅的樣子,他就感覺一股火在胸膛沸騰,一定要一劍捅死這個混蛋!

「事先說明,如果發生意外,概不負責。」邢凱已經下了殺心,要弄死邢宇了。

「可以。」邢宇點了點頭,嘴角的笑意越發神秘而邪魅。

「裝模作樣,等老子一劍捅死你我看你拿什麼囂張!」

邢凱這般想着,當即深吸一口氣,眼神一凜,下一刻武體境五重的實力釋放,靈力流轉長劍,劍光一閃,如寒光一凜,粼粼劍威壓迫而來!

「寒光劍!」

嗤!

寒劍划過,傳出一陣嗤嗤響聲,讓周圍人頓時一凜,果然不愧為武體境五重,將人級高級的寒光劍決發揮的淋漓盡致。

「看來邢宇要完了。」一旁人看到邢凱這番動作一陣無奈搖頭,為邢宇惋惜。

邢星見邢凱動手,嘴角揚起一抹冷笑,內心道:「我看你這次死不死!」

然而就在此時,寒光劍即將刺向邢宇的時候,忽然邢宇動了。

「疾刀斬!」

眼神一凜,身體促然前壓,瞬間一聲鏘音傳出,緊接着一抹白光一閃而逝,下一刻再次傳出金鐵鏘音!

咔嚓!

眾人眼中威力驚人的寒光劍應聲破碎!

邢凱面色一白,噗嗤一聲吐出一口濃郁鮮血,整個人應聲倒飛兩米!

靜!

整個院落內一片詭異的安靜!

所有人都傻了,看着門前依舊持刀雙臂抱胸的邢宇。又看向遠處吐血倒飛,面色蒼白的邢凱,都猶如做夢一般!

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這樣?

邢凱怎麼飛出去的?

眾人不理解,作為主角的邢凱更是不理解!

此時眼瞳緊縮,帶着難以置信的神色看向邢宇。

剛剛他只是感覺一抹白光閃爍而過,緊接着武器破碎,他又看到一名白光,然後就飛了過來!

想到這裡,邢凱猛然低頭看向胸口,衣衫從裡到外極其整齊的被切開,但是肌膚並沒有絲毫的損傷,然而,他卻感覺胸口劇痛!

一時間緩緩抬頭看向邢宇,除了震驚,就是畏懼!

曾經的天才真的回歸了!

邢宇瞥了邢凱一眼,淡淡的說道:「身為邢家男兒,頭可斷血可流,男兒血性不能丟。你說的,自己來實踐吧。」

嘶!

一時間所有人方才回過神,看向邢宇,不斷倒吸涼氣。

雖然剛剛發生了什麼他們並不知道,可有一件事情他們知道。

邢宇,強勢崛起了!